世界杯盘口 > > 最强狂兵 > 第3102章 我要总指挥权!
    一天之后,赤龙准备离开了。

    只是,让苏锐感觉到意外的是,那个小护士肖娟竟然跟在赤龙的身旁,准备一起上飞机。

    苏锐笑了起来:“你们这是怎么了,这么快就恋爱了?”

    肖娟今天穿着一袭白裙,俏脸之上带着微红的表情,看起来甚是可人。

    “我邀请肖娟去欧洲旅行。”赤龙笑着说道。

    此时此刻,苏锐分明从赤龙的脸上感受到了阳光。

    这种神情,真的很少会在他的身上出现,好似青春重新焕发一样。

    肖娟面带羞涩,笑了笑,她现在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小苏”并不是赤龙的司机了。

    “祝你们玩的愉快。”苏锐笑呵呵的,给了赤龙一个大大的拥抱。

    自这一趟华夏之行后,赤血神殿和太阳神殿之间的关系已经是坚不可摧了。

    “再见。”赤龙重重的拍了拍苏锐的后背,便登上了自己的私人飞机。

    赤龙坐在靠舷窗的位置,飞机冲天而起,看着越来越小的华夏大地,眼眶有些红。

    “再见,华夏。”他说道。

    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已经了结,赤龙心里的心结也就彻底解开了。

    他这个无家可归的人,还要继续在西方漂泊着。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赤血神殿不是他的家。

    家,这个字眼,更多的是来自于心理上的状态,而不是现实的处所。

    “祝你好运,赤龙。”苏锐看着天空之上越来越小的那个黑点,轻声说道。

    …………

    告别了赤龙,苏锐便回到了苏家,和老爷子聊了聊天,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又登上了前往普勒尼亚的航班。

    任务艰巨,时间紧迫,马不停蹄。

    人生,就是这样,总是在被鞭策着,总是被时代的潮流裹挟着不断向前。

    苏锐不是超人,也会累。

    苏锐这次没有亏待自己,给自己买了个头等舱,想要趁机补补觉,可是思绪翻飞,一路上却根本睡不着。

    看着舷窗之外的蓝天白云,苏锐还是想到了赤龙。

    苏锐有家,有个能够归来之后可以休息的温暖地方,还有很多期盼的眼神等着他归来,而这些,是赤龙并没有的。

    很多人都羡慕赤龙的生活,站在西方黑暗世界金字塔的顶端,那是何等的风光?可是,在这风光之后,便是无穷无尽的寂寞了。

    赤龙的孤寂与落寞,能够真正理解的人不多,但是苏锐一定算是其中一个。

    只是,苏锐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真正的停下来,好好的休息一下。

    没有答案,未来究竟会怎样,没有谁能够说的清。

    人有时候真的活的很累,只希望到老的那一天不要后悔,当站在生命旅程的终点、满头白发地回看之时,会不会对此生一笑而过?

    如果真的那样的话,这辈子其实也算是活的值了。

    苏锐总是会不定期的感慨,像他每天承受着这么大的压力,肩膀上挑着这么多的重担,还一直没有抑郁,只是偶尔发发牢骚, 也算是相当不容易了。

    “赤龙啊赤龙,等有机会再回到西方黑暗世界,一定要找你喝一杯。”苏锐笑了笑,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了那个小护士的样子。

    苏锐知道,赤龙绝对不会只是心血来潮来撩妹,他一定是发现了这个小护士身上的闪光点,或许,他也想有个家了。

    说不定在未来的某一天,苏锐能够喝上赤龙的喜酒呢。

    在抵达了多马纳齐之后,苏锐去了一趟沙巴克总统府邸,和这个普勒尼亚的最高领导人碰了个面,两人简单的谈了一下未来的作战计划,在这方面,沙巴克总统的态度非常好,表示愿意在这个方面上全力配合苏锐。

    而事实上,现在叛军领导人阿克佩伊的日子非常不好过。

    他已经撤退到了普勒尼亚和兰斯尼亚的边境,而烈焰特种大队则是化整为零,深入边区,开始了对阿克佩伊大股部队的袭扰行动。

    虽然烈焰大队的人数不多,可是双方的实力也不在同一个档次上,因此,烈焰大队每一次的袭扰,都能够造成阿克佩伊的队伍减员。

    一次两次就罢了,十次八次下来,阿克佩伊觉得自己也有些承受不起了,每一次受到攻击,他都愤怒到了极点。

    可是,愤怒归愤怒,阿克佩伊根本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烈焰大队的机动性实在是太强了,每次完成小规模的突袭之后就立刻遁走,跟刺客一样,一击即中,远遁千里。

    当然了,如果阿克佩伊想要率领着队伍去追踪,那么极有可能落入烈焰大队设立的圈套之中,被伏击的焦头烂额,有一支五百人的分队,就这样被扎上口袋当头痛击,被打的稀里哗啦,丢下了两百多具尸体之后才撤出来。

    双方的战术素养,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相差确实太远了!

    “总统先生,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要彻底解决这件事情。”苏锐看了看日期,对沙巴克说道。

    “是的,巴托梅乌港再过不到两个月,就要落成了。”沙巴克的眼睛里面全是诚恳的感谢:“在这件事情上,真的太感谢华夏了,只要巴托梅乌港口投入运营,那么普勒尼亚以及周边国家的经济一定会被带动起来的。”

    这是傻子都知道的事实,苏锐也懒得跟他废话:“当初普兰铁路建好的时候,不也是这么说的吗?”

    沙巴克总统尴尬的笑了笑:“但是,这次情况不一样,有了巴托梅乌港,普兰铁路就算是想要衰败,都不可能了。”

    “确实如此。”苏锐点了点头,目光之中满是认真:“所以,这次不能有任何失利的可能,必须把阿克佩伊的叛军全部歼灭才行。”

    “我知道,我会让政府军全力配合。”沙巴克说道。

    苏锐看了沙巴克一眼:“总统先生,我不仅要政府军无条件来配合我,还要这支队伍的最高指挥权。”

    这个要求初听起来很是有些过分,弄的沙巴克总统都稍稍的愣住了。

    苏锐沉声说道:“最终的决战并不远了,我敢肯定,以普勒尼亚政府军以往的表现,到时候执行命令不力的情况一定会发生,总统先生,想必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也是明白的。”

    沙巴克当然明白这一点,而且,他对本国政府军的德行再了解不过了,以往那么多次败仗,基本上都是命令到了,但是行动却到不了,战斗力简直跟渣渣一样。

    可是,即便把总指挥权交给苏锐,他就能搞定的了吗?

    沙巴克持怀疑态度,他觉得,本国政府军换谁当总司令都没用,而且,苏锐这一个华夏人,来拥有政府军的总指挥权,是不是不太合适呢?

    “我不需要任何的头衔,什么总司令之类的都不要,我只要政府军关键战役听我指挥就行。”苏锐目光平静,语气也很平静,但是却似乎能够形成强大的压力。

    沙巴克知道,恐怕自己今天不得不答应苏锐这个要求了。

    “放心,我不会让你们的政府军成为炮灰的。”苏锐微微一笑,“我可不是那种牺牲别人成就自己的人。”

    “我明白。”沙巴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的,苏锐将军,我答应你,关键战役中,普勒尼亚的政府军将全权由你来指挥,另外,我会立刻把这个消息告知斯拉克森将军。”

    苏锐笑着伸出了手:“总统先生,这次是整个普勒尼亚的国运之战,所以,你也不用觉得吃亏,咱们两国世代交好,我自然不会坑你们的。”

    “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沙巴克当然明白,事实上,他可能已经是普勒尼亚最清醒的人了。

    如果不背靠华夏的话,这个国家的经济永远都无法腾飞起来,这是事实。

    而华夏政府和人民已经向普勒尼亚和兰斯尼亚两国展现出了极高的诚意,这两个国家自然没有不接受的道理。

    “好,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先告辞了。”苏锐在临走之前,又微笑着补充了一句:“也请总统先生对我充满信心。”

    沙巴克看着苏锐离去的背影,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刚刚这个男人身上所释放出来的无形压力真的很强,让他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之中。

    这个时候,旁边的秘书走过来,轻声问道:“总统先生,这个苏锐将军值得信任吗?如果在关键战役把政府军的总指挥权交到他的手里,那么……”

    “如果连苏锐将军都办不到这件事情,那么,我们永远也看不到普勒尼亚经济腾飞的那一天了。”沙巴克很认真的说道。

    说完之后,他抬起头来:“说来也快,决战,就在眼前了。阿克佩伊这个盘踞在普勒尼亚土地上的毒瘤,终究要被除去了。”

    说着,他攥了攥拳头,眼睛里面所流露出来的是无与伦比的振奋。

    紧接着,沙巴克补充了一句:“如果苏锐将军不要总指挥权,我反而还有点不放心,他既然张口,我就彻底安下心来了。”

    秘书一愣……还能这样操作的吗?

    把秘书的表情尽收眼底,沙巴克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还年轻,以后就明白了。”

    …………

    苏锐走出了总统府后,给某个男人打了个电话。

    ——————

    PS:今天两更吧,我先早点睡了,大家晚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