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一千二百七十章 寻回最初的美好
    

    裴赢被捕,沈冰的遗体由我亲自运回基地。

    ……

    换上了一套崭新警服,沈冰静静躺在床上,就仿佛是熟睡了一般,我站在一旁,几乎觉得每一刻她都有可能会醒来,王信站在一旁,眼睛通红,邢烈、斧头等人紧握着拳头,沉默不语。

    眼睛有些干涩,我扶着床沿,轻声说着。

    “她一直想加入斩龙公会,但都被我拒绝了,因为这样太危险,很容易就暴露了她自己。”

    “沈冰姐多好啊,每次都嚷嚷着让我请她吃牛排,可就算是我带回来更便宜的肯德基她都不会生气。”

    “她还说要为小烈介绍女友呢,现在怎么办啊。”

    “斧头,你那件大号的制服还是她特地给你申请的,你长得那么壮XXXL都穿不下你。”

    “她还不准基地里抽烟,自称是基地的禁烟狂魔。”

    “我还欠她好多顿饭呢。”

    “如果她能醒,我会立刻让她加入斩龙,入驻斩龙殿。”

    ……

    我兀自说着,邢烈从后抓着我的肩膀,泪水夺眶而出,哭着说:“头儿,你别说了,你别说了,大家知道你憋了一肚子火。”

    我转身看着他,摇摇头,指了指心口,说:“小烈,我这里痛,好痛……”

    斧头终于眼睛一红,抹着眼泪,这是大家第一次看到他哭,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哭起来可真是难看。

    王信道:“逍遥,她已经去了,我们都很难过,你……节哀顺变吧……”

    这时,外面传来了哭声,一对老年夫妇哭着跑了进来,是沈冰的父母,他的父亲眼睛通红,而母亲早就精神崩溃,大哭着扑在沈冰的遗体上,大声叫着她的乳名,可谁都知道,沈冰永远都不会醒来了。

    哭了一会,母亲猛然转身,恶狠狠的看着我,抬手一巴掌就打在我的脖颈上,哭着大骂道:“你们这些混账警察,说了会保护她的安全,为什么现在我女儿去了,你们却一个个都能活着站在这里,为什么一定是她?你们告诉我!”

    我没有躲避,没有解释,浑身颤抖,任她一下一下的打在脸上。

    脸上一片麻木,但心里却如万箭穿心!

    ……

    “阿姨,你别这样,这不是李队的过错。”邢烈拦住阿姨。

    那叔叔还算是通情达理,拥着自己的妻子去旁边的房间休息了。

    又剩下一群守护者小队的人守在这里了,没过多久,四名军方高级将领出现在这小小的房间里,一名中将,两名少将,还有一个上校,至少都是副师级别的。

    “王信,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说话的是孙翔,我们早前见过的一位军方代表,也是这四人里唯一的中将。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王信身上,他如坐针毡,紧握拳头说:“这是一次陷阱,布斯特知道我们会打盒子的主意,所以在盒子里安装了远程控制的脉冲炸弹,一旦我们的人拿到盒子就立刻引爆,沈冰也就是这样才遇害……”

    孙翔道:“你们掌握了是布斯特干的证据吗?”

    “没有。”

    王信颓然摇头:“证据随着爆炸一起没了,我也失去了左膀右臂中的一个。”

    我知道,在王信心目中,守护者基地他最看重两个人,他曾经对人吹嘘过,杭州守护者小队之所以强,是因为“文有沈冰,武有李逍遥”,沈冰是整个杭州乃至南方一带最杰出的计算机解码大师,我们破获的案子许多都是她的功劳,可是现在,沈冰不在了。

    孙翔咬了咬牙,说:“既然没有证据,军方就不能直接对布斯特干预动手了,这家公司的背景实在太大了,总部在纽约,并且安排了大量的国际记者停留在中国,只要我们动手,立刻就会被曝光,国际舆论对我国的地位将会影响非常大。”

    王信有些酸楚,道:“我知道,这件事……责任在我,有什么追责都给我就是了。”

    一名少将哼了声,说:“现在不是追责的时候,而是怎么样才能掌握他们的犯罪证据,或者,怎么样我们才能悄无声息的把布斯特的这伙人从中国抹去!”

    “难,太难了。”

    孙翔道:“他们培养出为数不少的A级殖装人,我们即便是派上特种兵也无法正面抗衡,一星期前珠江三角洲发生的战斗你难道忘了吗?除非是动用重型武器,否则将会很难,而动用重武器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杭州这座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可能就要毁于一旦了。”

    说着,孙翔一声叹息:“多派出便衣,就算是付出再大代价也要找到布斯特与殖装人科技有关的铁证,到时候我们就能出动军队直接动手了!”

    王信点头:“是,我会全力去办。”

    ……

    这时,我抬起头来,看着他们一群人,淡淡道:“还要等吗?一定要等那证据吗?难道,你们就不怕会有更多人受难吗?”

    孙翔愕然,道:“李逍遥,你先别生气,只是我们需要按照章程办事,而且这件事确实棘手,如果布斯特中国总部是在郊区,我可以立刻调动战机把它轰平,但是现在……这样做的代价实在太大太大了,是我们无法承受的。”

    我站起身,摘掉了肩膀上的警徽,轻轻放在沈冰遗体的手边,说:“我不会让你们难办的,王队,这是我的警徽,从这刻起,我不再是杭州警队的一员了,你们无法解决的事情,我一个人去解决!”

    “李逍遥,你别疯了!”王信低喝道:“你这算是什么意思?”

    我也怒道:“你说我什么意思?等等等!等死了东城雷,等死了沈冰,我们要害死多少重要的人才能果断出手?今天我就算是死,也要拉着布斯特的人一起下地狱!”

    说着,转身就走,把身上笔挺的制服迅速脱掉,只留了一身的劲装,随后对讲机内说道:“我现在已经不是警队的一员了,但是还是请大家帮我一个忙,侦察组,告知我汪泽诚今天晚上的所在位置,小烈,开车送我过去,斧头,带人接应,在外围堵截他们,看到有殖装人逃出来就用纳米子弹,直接毙命。”

    “是!”耳机里传来了非常一致的声音。

    王信看着我的背影,咬牙怒道:“李逍遥疯了,你们一群人跟着他一起疯?”

    邢烈笑笑:“我们不想再看到同事死了,王队,原谅我们疯这一次。”

    ……

    出了门,邢烈开车,斧头等人提着重型武器殿后,侦察组则发来了汪泽诚的实时地址,很好,在西湖边上的别墅度假村里,应该是他自己的房子,有钱,虽然这钱来路太脏了。

    谁都知道炸死沈冰是汪泽诚的主意,谁都知道东城雷之死的真正主谋依旧是汪泽诚,这个善于伪装的布斯特CEO到底会笑到什么时候没有人知道,但我知道,今天我会以命相搏!

    凌晨4点多,路上的车辆非常稀少,邢烈开车的时速已经超过了100,一边担忧的看看我,说:“头儿,我们……我们虽然都很想为沈冰姐报仇,但是你一个人去……没问题吗?”

    “不用担心我。”

    我握了握蝴蝶的剑柄,说:“这算是一次私人恩怨的仇杀吧,可能……我杀掉汪泽诚之后,会被警方缉捕,但只要杀掉汪泽诚,至少能压抑一小段时间殖装人的气焰,至少能为沈冰姐和阿雷报仇。”

    “嗯。”

    邢烈重重点了点头,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

    西湖的水一片平静,我们循着湖边的公路一路前行,很快的一个别墅群就出现在了前方,其中最大的一座简直犹如城堡一般,那就是汪泽诚的所在地,卫星已经定位锁定了。

    相距至少还有一公里我就让邢烈停下了,提着蝴蝶我打开了车门,说:“小烈,我直接上了,你在旁边的山上寻找隐蔽点,远程增援我,1000米应该是你最擅长的狙击距离。”

    邢烈将车熄火,微微一笑:“复仇!”

    “嗯,复仇!”

    ……

    “沙沙……”

    踩着落叶直奔别墅群而去,我一边奔跑一边将意海张开,微微一愣,这个别墅群周围的人不是一般的多,除去至少超过10名A级殖装人之外,居然还有一个御气巅峰的强者,汪泽诚果然手眼通天,什么样的人都能笼络在麾下。

    “刷!”

    一个纵身,越过了防护栏,我身穿黑衣,在月光下快速移动几乎无法被发现,殖装人的力量很强、防御也很强,但洞察力比起我却不知道逊色了多少,我追随北辰观修炼之后,双目已经能把黑夜看得跟白昼一般,加上意海的洞察,这些殖装人根本无所遁形。

    “咔”一声,鲜血迸溅,一名躲在树上的B级殖装人一声不吭的就被解决掉了。

    我继续压着气息,一个纵身从树上落下,踏着落叶,一个箭步冲向前方,拔出军刀就是一次投射,“噗”一声,又解决了一个B级殖装人,双手握着蝴蝶电射而去,再前方就是一个龙血战士了,不等他有所反应我迅猛出击,身形跃起,膝盖撞击在他的下巴上!

    “嘭!”

    鲜血迸溅,他落地之后脖颈处就已经生出了一道道血色鳞片,但我没有给他发威的机会,左掌一张堵在他的嘴巴上,阳炎之力喷涌而出,直接将其头颅连同脖颈一起烧成了灰烬。

    ……

    站起身,却忽然觉得脚下踩到了什么,糟了,是地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