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人生有多短?
    

    任务在身,暂时是没有办法回去了,给林婉儿发了条消息,报了平安,随后就手机静音了,换上一套新行头,白衬衫、黑风衣,下面则罩着军裤,两柄军刀分插左右,将蝴蝶剑用黑布裹着背在身后,整个人除了看起酷一些之外倒也没有可疑之处。

    ……

    傍晚5点左右,沈冰与裴赢相约一起吃饭,谈酒吧联营的事情。

    今晚的沈冰特别美,一袭白色长裙,整个人多出了几分仙意,提着米色小包坐着基地配给她的那辆跑车飞驰而去,我站在草坪上,几秒钟后一亮黑色大奔在路边停下,车窗落下,邢烈咧嘴一笑:“头儿,走,今晚我跟你搭档。”

    我点头一笑上车,将蝴蝶剑摆好,随后升上车窗。

    打开跟踪器,追踪沈冰的手机信号,不远不近的跟着,邢烈的驾驶技术还算是不错,相距超过200米,但就是没有被甩掉。

    沈冰晚上的约会地点在一间法国餐厅,我们就停在餐厅的斜对面,邢烈带着一包干切牛肉,两个人一边吃着,一边用夜视望远镜看着远方,确认沈冰的安全,远远的,沈冰在敬酒,裴赢原本就对沈冰这个小美人有意思,自然多喝了几倍。

    等他们吃完的时候,我的手机上也受到了来自沈冰的一条信息:“试探出一点点源头了,他们管殖装人改良药剂叫做‘力量药水’,力量药水确实是从布斯特公司购买的,但所有的购买数据与交易记录都在一个电子盒子里,盒子在他家,我要跟他回家。”

    我没有回复,这时候给沈冰短信简直太危险了,只是示意邢烈开车继续跟着。

    ……

    裴赢与沈冰出门的时候已经相当亲昵了,手臂就环在沈冰腰间,邢烈忍不住一拳打在方向盘上,怒道:“妈的,真想砍了他那条脏手!”

    我皱了皱眉:“似乎沈冰姐不开车了,要坐裴赢的车,小心点跟着。”

    “嗯。”

    邢烈在耳机里道:“二组请注意,裴赢要走了,锁定他在城内的几个住处,不要让他走脱了,我们十分钟后再出发跟。”

    二组是斧头跟另外三个组员组成的,一辆破破烂烂的金杯跟了过去,开这样的车倒是跟斧头的气质有些相似,他那么粗犷,十天不洗澡的人要是来开这辆奔驰的话反而显得可疑。

    ……

    十分钟后,出发,夜色也缓缓降临在杭州城内,七转八绕,居然不是去居处,而是绕到了Papa酒吧,邢烈忍不住皱眉道:“这裴赢真是王八蛋,难道还要泡吧?逍遥哥,我们进去吗?”

    “不。”我坐在车里看着外面,说:“我们执行过很多次任务了,早就在他们的黑名单上,让最新入组的小弟去。”

    “好!”

    邢烈马上在通讯器里安排:“三组靠过去,小弟进酒吧,随便找个女孩一起进入喝酒,用论坛私信告诉我实施情况。”

    再过几分钟,他转头看我:“确实是在喝酒,裴赢又找了几个狐朋狗友,似乎是想把沈冰姐给灌醉了,然后方便带回去。”

    我:“放心,沈冰姐的酒量我知道,不会比我差多少。”

    “但也架不住一群人喝啊?”他有些着急。

    我也有些恼火:“那怎么办,现在冲进去,任务失败?小烈你给我记住,你是一名特警,必须服从命令!”

    邢烈咬着牙,道:“对不起,头儿……”

    我拍拍他的肩膀:“我也心急,我也担心沈冰的安危,但是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

    “嗯。”

    ……

    一直到晚上11点多的时候,终于三组传来信息,他们出门了,沈冰已经喝得摇摇晃晃,而裴赢则扶着沈冰,脸上带着笑意,手掌则在沈冰的腰臀间游走着。

    “妈的!”我低喝一声。

    邢烈更是差点咬碎了牙,沈冰在基地里的地位就像是大姐姐一样,一样**、照顾好邢烈这些小弟弟,大家对她的敬爱自然可想而知。

    裴赢酒驾了,开着他的车缓缓离开了蓝水街,我们一路跟着。

    这时候,我的手机上再次收到了一条来自沈冰的消息:“我跟他回家,他答应先让我看看这个神秘的盒子,不用担心。”

    我不禁失笑,怎么会不担心呢?

    近12点的时候,车子缓缓在某名邸小区停下,裴赢醉醺醺的搂着沈冰上楼,邢烈刚要开车跟过去,我急忙制止道:“不要,左转,绕个圈再回来,有人在监视!”

    在夜间,我的目力绝非常人能比,裴赢住在一座独栋别墅里,周围至少超过7个人在虎视眈眈的保护着他,并且后面跟了两辆车,也都是裴赢的人,这位蓝水街地下老大的派头简直太大了,同时我也能感应到那股能量的波动,这群人里有殖装人,而且是A级殖装人!

    这次行动的危险性骤然升级了,我马上在通讯器里说道:“所有小组注意,危险性提升到S级,裴赢住处周围有殖装人,大家一定要小心!进入警戒区域立刻车子熄火,人别露头!”

    ……

    一共四辆守护者小队成员的车子进入了独栋别墅的周围区域,缓缓停下,沈冰跟着裴赢上楼了,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对着通讯器道:“科技组,马上以警方身份进入小区的监控系统,把别墅内的实时画面发到我的车上来。”

    不到半分钟,奔驰车的导航画面发生了转变,变成了室内的情景,可以看到,沈冰依偎在裴赢的怀里,似乎在撒娇讨要什么东西,我知道,她需要的是那个盒子,只要得到那个盒子,布斯特的覆灭就已经成定局了,我们一直都需要一个证据,而这就是证据。

    很快的,醉醺醺的裴赢拗不过,便站起身去保险箱里拿东西,果然是一个黑漆漆的正方盒子,当触摸某个按钮的时候,盒子的两翼缓缓张开,一道道光束凝聚成画面,布斯特的东西确实是高科技。

    “拿到手了?!”

    邢烈哈哈一笑。

    我紧盯着画面,发了条信息给沈冰:“打晕裴赢,出来!”

    画面里,沈冰捧着盒子,一次轻松肘击,直接将裴赢打晕,看来这裴赢并不是殖装人的一员。

    眼看沈冰就要出来了,我马上在通讯器里命令道:“2组清理别墅东边草丛里的4个人,3组清理长椅上的两个,4组停车坪上那辆别克车里的人,我去搞定最北边的那个A级殖装人,小烈,注意保护好沈冰姐,千万不要让她有事!”

    邢烈已经将狙击枪捧起来架在车窗上了,嘿嘿一笑:“放心,沈冰姐交给我!”

    ……

    “嗖!”

    我已然提着蝴蝶剑冲了出去,悄无声息,步伐落在草丛里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而那个A级殖装人居然还在车内抽烟,吧嗒吧嗒的抽着像是尝尽生活的辛酸一般。

    “嗯?!”

    他猛然发觉我的时候,我已经冲了过来,蝴蝶在月光下泛着慑人的寒意。

    “操……”他只来得及大骂一声,脖颈处的血红色鳞片迅速延伸,手臂更是变成了钢铁般的铁臂打破了车窗轰向我,可惜太迟了。

    “咔!”

    蝴蝶剑直接从车顶切入,自车底盘切出,而这个号称龙血战士的A级殖装人猛然倒在了方向盘上,头颅顺势滚落,一击必杀,偷袭就是那么简单!

    ……

    另外几个方向也传来了枪声,听声音是我们的枪声,应该也料理得差不多了,裴赢大约也没有想到我们守护者小队会派出那么多人来“伺候”他,这次的行动算是一次大礼吧!

    草坪上,沈冰怀抱着盒子,一步一个趔趄,真的喝多了,小脸在路灯下红彤彤的,边走边笑着冲我说:“证据……终于到手了,嘻嘻……”

    邢烈提着枪走过去,笑道:“就是让裴赢那王八蛋吃了那么多豆腐,逍遥哥都要气死了!”

    “唔?他有那么心紧我吗?”

    我哭笑不得,一抬头,却看到夜色中,沈冰怀里的盒子散发出耀眼的蓝色光泽,越来越强,顿时心底一咯噔,急忙大喊道:“沈冰姐,快扔掉盒子,快!”

    “啊?”

    沈冰愕然,急忙丢掉盒子,但是已经太迟了。

    “蓬!”

    爆炸自沈冰的脚下发出,眼前一片火光,照耀得人无法睁开眼睛,并且形成了一道蓝色冲击波,席卷周围,邢烈的身体被冲得急退数步,跌倒在地。

    ……

    “沈冰……”

    一瞬间,仿佛天地旋转,我的心口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疼痛,跌跌爬爬的冲进了爆炸区域内,眼前的一幕让我终身难忘,沈冰躺在灰烬之中,下半身的双腿几乎炸成了粉碎,上身满是血污,身体不住的颤抖着,却依旧睁开眼睛,想最后看看这个世界。

    我急忙扑上前,跪下把她抱在怀里,鲜血从她的口中溢出,她低头看看自己的双腿,脸上却一片平静,说:“腿……没了……”

    泪水夺眶而出,我看着她,心已经乱了,颤声道:“不要看……沈冰姐不要怕,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说着,抬头大吼着:“来人啊,快叫救护车,你们都在干什么?快叫救护车啊!”

    但是大家都知道,迟了,沈冰的上身被弹片打出许多穿孔。

    她忽然抓着我的手臂,费力的抬起头:“亲爱的李小子,再让我看看你……”

    我捧起她的后颈,泪水不断滑落:“我……”

    沈冰笑了:“你也会哭啊?”

    我更是鼻子一酸:“你……你别说了……”

    “不说就……就没机会了啊……”她仿佛重伤的人不是自己,紧紧的盯着我,说:“就是可惜……可惜我……我不能再这样看着你了……就是可惜……证据一起炸没了……”

    我浑身颤抖:“沈冰姐,求你别说了……”

    “最后,亲一下吧?”她挤出一丝笑容,说:“虽然我现在……不好看了……都……都来不及在好看的时候说爱你了……”

    “不,好看,我们的沈冰永远都好看……”

    我还想继续撒谎,可是沈冰却闭上了眼睛,身体低垂下去,最后的呼吸也消失了。

    ……

    最后亲一下吧……

    我没有大哭,却低头吻在她的唇上,尝到的只有浓浓的血腥,以及无比的苦涩。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