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偷袭粮草
    

    “好好养伤,接下来就交给我们了。”

    将流霜扶着躺在办公桌后的床榻上,我拍拍她的肩膀,笑道:“放心吧,沧澜也受伤了,他现在是只是一只惊弓之鸟,不会有太强反扑的了,你只管好好休息,其余的一切不用再担心了。”

    我刚要转身走,流霜却拉住了我的手。

    “真的……可以吗?”她的声音很轻。

    我微微一笑,指了指肩膀上的军衔,上面纹着三条雅致的藤蔓与四颗金色的紫荆花,那是凌驾于上将军的军衔:“你看,我可是天翎帝国的大执戈啊,整个大陆上兵权最大的人,相信我,我一定会代替你守住寒荒龙城。”

    “嗯,小心。”她轻轻点头。

    ……

    我转身而去,没有再回头,外面的许多事情现在真的需要我来负责了。

    一出大门,顿时寒风扑面而来,沧澜召唤的炼狱深寒气息虽然已经散去了不少,但依旧还有许多盘旋在寒荒龙城上,影响着玩家和NPC军队的战力。

    远方,龙晶炮依旧在肆虐,而方歌阙、问剑、燕赵无双则率领一大群天翎城的玩家在搏杀着一些冲上城墙的魔殿骑和灵伞虫,异魔军队一直都没有断绝,小股的攻击也必须防备,不然让他们大规模杀上城池就难办了,特别是现在玩家的属性大幅度受到深寒气流的削弱,更需要集中兵力来打击那些踏上城池的异魔,这些事情我没有去做,好在天翎城高手众多,还有方歌阙、问剑、剑锋寒等人。

    踏着雪地,我一步步走向前方,却看到许多龙城甲士正在拖拽着一具具冻死的尸体,运送到龙城南方去,同时,南方的山道上也陆陆续续无数NPC军队开始入驻城池。

    “损失怎么样?”我问。

    一旁,龙骑队长青萝提着龙剑,神色凝重道:“大人,沧澜率领的这一次进攻,我们一共战死4000人,但是……”

    “但是怎么了?”

    “但是……”青萝咬着银牙,说:“战死的人不算,龙城上不完全统计的情况,我们一共有超过10W人被冻死了,其中,龙城甲士超过2W人被冻死,死亡人数还在不断的增加,这里实在太冷了,凡人的身躯根本就无法承受,每一秒都有人在冻死,甚至,这股深寒就连火焰都会无法燃烧起来,伤亡根本就无法控制,火神盖亚的力量几乎被吸光了,我们很难对抗这种寒冷了。”

    我看着南方,天穹军的人马正不断进驻龙城,他们虽然已经裹得非常严实,但进入龙城领域的时候明显一个个冷得战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林穹提着长剑走来,神色并不好看:“将军,龙城已经快要成为一块鸡肋,我们守的话,反而平添被冻死的伤亡,不守的话,可能龙城就会沦陷,到底该怎么办?”

    我一声叹息:“从帝国军里抽选5000名修为最深的人驻守龙城,体魄不够强横的人下城墙,不要在这里白白送死,多搜集一些引火的东西,在城上燃烧大火,别烧了城池就是了。”

    “是!”

    林穹转身办事去了,我则看向了景音,说:“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刀锋山那里……怎么样了?”

    景音的眼睛红红的,快要哭出来了,声音哽咽着说:“大人……青朴万夫长战死了,夏叶副统领重伤,刀锋山上,27000名御林军死在沧澜的一击下,3门神威炮、93门龙晶炮被毁,御林军好久没有承受过那么多的战损了。”

    我心里一疼,说:“只留下重炮营防御刀锋山,其余的人撤回岭南吧。”

    “是……”

    ……

    这时,一个布拉格的玩家策马而来,说:“逍遥盟主,请去一趟神话的阵地,各大盟主在议事,需要你去一下。”

    “嗯。”

    我将长剑归鞘,召唤神烈龙马,一路疾驰而去,抵挡的时候果然看到方歌阙、燕赵无双、叶来、慕萱等人都在,另外,天策府的大节钺流言也在,汪泽诚、西楚霸王、飞龙在天这些人也是一个不缺,想来虽然内战里一个个打得焦头烂额,但是这种生死存亡的战役大家都还是挺团结的。

    我一到,会议也就开始了,方歌阙提着傲天杖,道:“都说说吧,到底该怎么办?”

    叶来将战斧横在肩膀上,说:“有什么该怎么办的,我们已经在这里伤亡那么多人了,继续跟沧澜玩命呗,我就不信这老小子能把我们几千万玩家杀个精光,我在山下还有5W兄弟可以随时上来增援,有什么好担心的。”

    燕赵无双也说:“赞同,我认为应该誓死寒荒龙城!”

    但异议还是有的,汪泽诚提着长枪,说:“我不认为是这样,你们也看到了,沧澜召唤了寒流笼罩整个寒荒龙城,这里现在已经沦为了一个杀人的坟场,我们留在这里,属性被大幅度削弱,防御力就被削弱了40%,请问这样还怎么打?与其在这里白白的死在平时根本打不过我们的异魔手里,倒不如弃守寒荒龙城,去八荒城境内继续守御,了不起回头再夺回寒荒龙城就是了!”

    我怒从心起,扬眉看着他:“汪泽诚,你要是想撤退你就撤退,没有人拦着你,但你别煽动别人撤退,寒荒龙城一旦被异魔攻占,沧澜、希芙坐镇,谁有本事在这种地形劣势下攻下寒荒龙城,你能吗?”

    飞龙在天打圆场:“逍遥盟主,你别生气,现在只是商议而已,还没有下决定。”

    说着,他看向了流言,道:“流言,你是天策府大节钺,天策府的众多成员公会都应该听你号令,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流言依旧没有下马,高高在上的看着我们一群人,淡淡道:“就以苍诚和逍遥自在的说话,我认为寒荒龙城不该弃守,但也不能死守。”

    方歌阙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明说吧。”

    流言道:“很简单,我们死守在这里只会白白的蒙受损失,与其这样,我们不如集中兵力,派遣一批人从岭南迂回,利用NPC的战船,从海路上直接去野龙族领地的屠龙要塞,偷袭沧澜的后方补给地,这样或许能取得大胜,你们看,官渡之战的火烧乌巢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

    刘英抚掌笑道:“好办法,没有想到大节钺还能想到这样的办法。”

    他言下之意就是说流言这样的蠢货是想不到这种妙计的,流言显然有些不悦,但也知道刘英这笨蛋是为了夸自己,口不择言而已,就不予计较,只是微微一笑说:“各位盟主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我们不需要去太多兵力,十万玩家,趁夜偷袭就可以了。”

    方歌阙沉默不语。

    问剑则依靠在城墙边,淡淡道:“太冒险了,恐怕去的人肯定会有去无回的。”

    流言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简简单单看向我:“逍遥,你觉得呢?”

    “……”

    我沉默了几秒钟,说:“首先,异魔不需要补给,他们是吃腐肉或者吸收灵魂的,我们偷袭他们的补给,偷袭什么?烧掉战死玩家和NPC的尸骨吗?就算要烧,又许多多少的时间和准备,就连柴火都没有,怎么烧也是个问题。”

    流言顿时有些恼火:“你这么说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除去这个办法,你有什么建议就直说,否则闭嘴。”

    他的态度挺恶劣,叶来顿时就来火了:“流言,不会说话就闭上你的臭嘴,别忘了,寒荒龙城能守到现在,用的逍遥的策略,不是你流言守龙城守到现在。”

    流言更加恼怒,但被一旁方歌阙用眼神制止了。

    方歌阙最大的能力就是他的威望,黑白通吃,他淡淡一笑,说:“逍遥,说说你的看法吧?”

    我点头:“一般而言,异魔不需要粮草,他们走到哪儿吃到哪儿,所以断粮草这一说可以不用考虑,但是我们可以考虑断他们的兵源,你们也知道,大部分异魔都是沧澜直接从炼狱中召唤出来的,而每个炼狱入口都有魔法加持的侍僧,所以只要杀死侍僧就能截断沧澜的兵源通道,另一个,沧澜打开炼狱通道,召唤寒流,这个寒流入口也可以一起击破,我支持去偷袭,但我不支持去‘焚烧粮草’,我支持去攻击炼狱缺口。”

    叶来提着战斧:“那不用说了,我们审判愿意去偷袭!”

    我点头:“我跟你一起去!”

    方歌阙却摇头:“不,寒荒龙城依旧是最强的受力点,逍遥你又是军团系统里地位最高的人,你必须守在龙城运筹帷幄,派遣别的人去吧。”

    我看向众人:“谁愿意?”

    布拉格盟主燕赵无双站起身,笑道:“我这把老骨头不去,还有谁去?布拉格尚存的4W人愿意一起远程偷袭。”

    叶来道:“再加上我们审判的5W人!”

    飘渺云烟笑了:“兵临城下3W人一起去吧,这就12W人了,够了。”

    不远处,魔山提着火神矛走了过来,脸上一片平静,道:“东海去野龙族领地的路途十分曲折,我认路,我跟你们一起去!”

    方歌阙忍不住笑道:“魔山盟主真的愿意帮忙?”

    魔山脸上带着一丝痛苦之色:“老子经营了那么久才建立的屠龙要塞就在这一战里毁于一旦,这个仇不报,我几乎无法在九霄城立足了。”

    “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