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火甲护身
    

    我大受打击,难道我的阳炎甲就是杂牌的吗?不过北辰观说的或许也对,阳炎甲原本就是纯能量形成的护盾,只要能量足够精纯,那就真的是刀枪不入了,甚至就连A级殖装人的利爪也绝对无法突破阳炎甲的防御。

    ……

    “前辈,那我该怎么修炼?”我问。

    北辰观笑道:“吐纳,运转,都能非常缓慢的淬炼你的力量,你只需要闭上眼睛,心无杂物的运转你的阳炎力,凝聚于手心里,形成阳炎化铠,不要停息,生生不息的不断吐纳、运转,直到用尽你体内所有的阳炎之力。”

    我点头,继续端坐在地上,闭上眼睛,右手张开,“哗”一声火焰飞起,凝聚为一枚小小的阳炎甲在指尖上。

    北辰观道:“看你的左上方,那是一架红外线测温仪,你可以看到你的阳炎甲温度,纯度越高,则温度就越高,不过你要控制好力量,不要让阳炎力毫无克制的外泄,否则我这小小的木楼就要被你烧掉。”

    我转头看看,果然有一个测温仪,红外线远程测温仪,上面显示着我目前阳炎甲的温度,4711度,不过我确实已经在压制着热力不外放,否则小范围内的高温也足以让这个塔楼变成火海了,事实上,阳炎强者的必修课就是控制热力,将温度全部控制在阳炎甲周围1厘米内。

    ……

    北辰观不再说话,只是闭上眼睛,而我也缓缓闭上眼,缓缓呼吸吐纳,不断凝聚新的阳炎力来延续阳炎甲的纯度,我试过这样的修炼,但是从来没有试过用尽浑身力量去不断吐纳,果然,正如北辰观所言,阳炎甲的温度越来越高,不久之后已经突破5000度了,并且还在不断攀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浑身的力量仿佛被抽空了,衣服尽数湿透,整个人有种强烈的脱力感。

    “继续,不要放弃,直到你完全无法支撑阳炎力为止。”他继续说。

    “嗯。”

    我重重点头,继续支撑着。

    又不知道多久,浑身都已经开始颤抖了,手指更是传来一片灼热感,我的体魄快要无法支撑阳炎铠化的能力了。

    “哗……”

    指尖上的阳炎火在闪烁着,眼看就要熄灭了。

    终于,我一声闷哼,重重跌倒在地,仰天说:“前辈,我的内力似乎被掏空了一般。”

    北辰观轻笑:“这就对了,人的身躯犹如一个水池,想要容纳更多的水,就需要抽空所有的水,挖掘泥土,重建这个水池,你现在所做的就是这个过程,刚才测温仪最高测到多少度?”

    “6122度。”

    “不错,吃掉你身后的饭,休息半小时,再继续。”

    “是!”

    也不知道一共修炼了多久,肚子早就咕咕叫了,转身一看,果然,身后的小门旁边不知何时被人放了一桶饭,外加几个小菜,虽然修炼房里毫无光线,但我只要动用心眼就马上能洞察一切了,甚至都能看到什么菜……红烧鸡块、鱼香肉丝两个小菜,都很下饭,于是马上开吃!

    连续吃了7碗饭,几乎把整个桶里的饭给吃完了,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什么时候我的饭量已经那么丧心病狂了?

    打了个饱嗝,躺在背后的墙壁上,稍微休息一会就被北辰观命令着继续坐起来修炼。

    其实半小时时间,我的力量最多恢复了25%左右,老爷子有点涸泽而渔的感觉了,不过我也能感觉到,我的力量上限似乎真的已经在开始突破了,这是我最近一段日子的修炼里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身躯、脉络间的力量通道更加宽敞,有种被打通任督二脉的感觉。

    没过多久,力量再次被耗光。

    北辰观老爷子又给我一段时间恢复到25%的力量,继续再修炼,依旧耗光。

    不过,我也发现,测温仪上我的阳炎甲温度确实是越来越高的,已经从4000度攀升到了9000度了,直到突破一万度的时候,让我只觉得指尖这小小的一块炎热护甲简直就是一个小小的核反应堆,也多亏我在这层力量表层形成一个护盾,否则光是这么小小的一块就能把附近百米的房屋烧个精光!

    浑身的衣服湿透了又重新蒸干,然后再湿透,这个修炼的过程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不过老爷子还是非常慈祥的,至少迄今为止是这样的。

    ……

    不过很快的,我见识到老爷子“暴烈”的一面了。

    “哗!”

    在我休息近3小时恢复了七八成力量的时候,老爷子忽然站起身来,飘然欲仙的悬空而立,脚下踏着一道道烈焰,看着我笑道:“李逍遥,阳炎中阶最强的能力是什么,你知道吗?”

    “阳炎化铠?”我问。

    “不,一小部分的铠化毫无用处,真正的高手总能洞察你的弱点,真正的最强防御是无懈可击的全身防御,所以,阳炎化铠的最高境界是这样的……”

    说着,他一声低喝,顿时火焰萦绕周身,形成了一块块半径大约10厘米左右的阳炎甲,一道道的密集组合在一起,将他周身全部都保护起来,火光大涨照亮了整个塔楼内部,北辰观浑身萦绕着流动的火焰残甲,宛若天神,微微笑道:“这便是阳炎化铠的最高境界,被宋代的修炼者称之为——火甲护身!”

    我默默无语,这宋代的人肯定是游戏开发商的前辈,不然这名字怎么那么像是技能名呢……

    ……

    北辰观继续道:“我知道,你的任务需要应对各种危险,所以你最需要的就是这个火甲护身能力,而你现在还做不到,所以这次你来,我便要你在此地领悟火甲护身,否则你就别想走出这个道观的大门!”

    我微微一愣:“前辈,这未免有些太勉强了吧?”

    “不勉强。”

    北辰观嘴角一扬,终于露出了最残暴的一面了,说:“我会不断用阳炎之力来攻击你,你要不停的凝聚阳炎甲来保护自己,记住,我不会手下留情,你凝聚的阳炎甲越多,自己就会越安全,直到最后你能完成100%的防御,你的火甲护身也就练成了。”

    我深吸一口气,站起身,踢开身旁的碗筷,向前走了几步,一躬身,说:“那就……有劳前辈了!”

    ……

    北辰观微微一笑,也不说话,甚至连动作都没有,但是他身上衍生的烈焰迅速凝聚出一道火焰剑刃飞向我,力量不算太强,但速度绝对是一流的!

    我根本来不及闪避,北辰观也不打算让我闪避,只来得及迅速在胸前凝聚出长度大约20厘米的一块火焰残甲!

    “嘭!”

    北辰观控制住了力量,这一次阳炎力攻击迅速在我的阳炎甲上迸溅散开,他微微一笑:“还行,不过……我的攻击会越来越多,你要小心了!我还听说,我们家风儿喜欢的一个女孩叫林婉儿,你把林婉儿从他身边硬生生的夺走了,有这个事情吗?我这个做老爷子的,不做一点事也不太好,对不对?”

    我去,这老家伙难道想杀了我?

    接下来,北辰观的行为与残杀无异了,“刷刷刷”的连续三道火焰剑刃飞来,而我也迅速凝聚三枚阳炎甲来防御,同时控制阳炎甲的运行轨迹来阻挡他的攻击,三击刚完又是三次攻击,并且是分为另外三个角度,极为刁钻,速度更是快如闪电,无法移动身体来躲避。

    “嘭嘭……”

    仓促之下凝聚出的两枚阳炎甲抵挡住了两次攻击,但第三次攻击却“啪”一声在我肩膀上炸开了,顿时我的外套和衬衫肩膀部位都被击碎了,好在北辰观发动的力量不强,只痛不伤!

    “再来,小子!”

    ……

    小小的道观里,不停的飞旋着火焰流星,而我则立于原地,不断凝聚阳炎甲来防御,身体“屡遭摧残”之下,却也洞悉了一些其中精妙,凝聚阳炎甲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准,原本可以用意识思维控制3-4块阳炎甲,但越来越多,甚至超过了9枚之多。

    但一个人的极限到底在哪儿,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会知道。

    眼前的北辰观,就是为我认知到自己极限的这个人!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甚至我已经不知道我进入这里到底多久了。

    ……

    “嘭嘭嘭……”

    连续多枚火焰流星轰击在我的周围,但无一能对我造成丝毫伤害,虽然此刻的我狼狈不堪,全身衣物快要变成一堆堆碎片了,不过此刻萦绕在我身周的火焰残甲已经密密麻麻,并且每一道残甲都与我的思维交汇,受我控制,似乎……我已经练成了传说中的火甲护身了?

    “哈,我是不是成功了?”

    浑身虚弱不堪,我还是充满喜悦的问道。

    北辰观浑身的烈焰倏然散去,再次静静的坐在蒲团上,淡淡笑道:“孩子,你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资的修炼者,以后好自珍重吧,林成那老小子托我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到,你可以出去了。”

    “谢谢前辈!”

    一抱拳,单膝跪在地上,浑身的阳炎甲也缓缓散去,但就在阳炎劲散去的瞬间,整个人也仿佛虚脱一般,就连走出门都是半爬着出去,当我来到外面的时候,却是一个早晨,外面,林婉儿、东城月惊喜的看着我。

    “怎么……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啦?”林婉儿惊讶的扶着我。

    我一把抱住了林婉儿,眼泪差点夺眶而出,这修炼过程太心酸了,简直就是一个被各种痛扁的过程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