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一千零七十八章 出其不意
    

    所谓的军事会议实际上就是安排某军团守某面城墙而已,另外则是后勤负责运送辎重、重炮等,天翎城四面被围,本已经陷入绝境,好在城池内多年建设倒也积蓄了许多物资,只要守御现实时间的30小时,游戏里的5天保证城池不失,那就可以了。

    ……

    重新登上城墙,洛浅林坚持要观战,于是就在天翎城的西城墙为他设立了一座远离边缘的瞭望塔,可以看到战争的一角,但又不会受到龙晶炮的轰炸,而且洛浅林的修为越来越精湛,事实上就算是中了一枚龙晶炮也不至于会被杀掉。

    城墙上几乎是一片火海,城池上的龙晶炮轰鸣不绝,但大地之上却依旧是密密麻麻的玩家,有日本战区的人,也有韩国战区的人,更有一些诸如菲律宾、越南、老挝等小国服务器的玩家,连成一片,不计其数,一眼望去直到蝴蝶林,尽数都是玩家,天知道我们要杀多少才能让这群人退去。

    西城墙,由锋芒、凡界、圣殿骑士团等公会负责主力守御,而此时,剑锋寒就握剑站在城墙的一段处奋力将爬上城池的玩家砍杀下去,简简单单就守在他的身后,把一个个魔法丢在城下,姐弟俩的状态都不算太好,剑锋寒的战袍已经被鲜血染红,简简单单的法袍则被弓箭射穿了不少洞孔,没有办法,国战进行到这个地步剑锋寒也只能拼,国战积分榜上,剑锋寒连前十都没有杀入,排在第19位,而在中国区的榜单上则在第9位,对于他这个CBN战网第6的人怎么说也不是什么太好的排名。

    一场国战一场封神,几乎所有的顶尖偶像级玩家都是依靠国战或者是英雄之翼这种全球性的赛事来封神的,天命开通之后,剑锋寒还能位列中国战区前三,但是随着精锐玩家的不容涌入与崛起,叶来、婉儿、东城以及我和花枪一壶酒,这些新崛起玩家对老牌玩家的冲击实在太大,剑锋寒不拼命,恐怕排名依旧会一降再降。

    我提着长剑缓缓走在城墙,“嘭”一声肩膀上受到了一枚炬石的轰砸,整个人身体微微一倾斜,却以强大的力量值将炬石给硬生生的震碎了,身体只是一个趔趄,继续保持前行的姿态,吓得周围一个个的锋芒公会玩家目瞪口呆,大约他们还没有谁见过玩家受到炬石的攻击还这么没事人一样。

    “吱呀……”

    正前方,一架来自菲律宾服务器的攻城楼车缓缓架设在城墙边缘,楼车的铁门上熔铸着白铁,完全无法被轰破,桥板“嘭”一声在城墙上激荡出无数灰尘,那铁门放下,数十名菲律宾服务器的玩家提着铁剑、长矛就冲了出来。

    我悍然上前,刀剑急旋,身体带着螺旋力量直冲过去,将十几名玩家掀翻落下城墙,同时重重的高速撞击在楼车内部,长剑一凛劈出乘风斩,15道金色剑光刺透了战车,硬生生的把这架攻城楼车给拦腰斩断了,楼车内藏着的玩家和NPC一脸惊恐的看着屹立空中的我,却无能为力。

    重新落回城墙上,蝴蝶剑远程飞出去利刃空旋杀人,而我则信步继续往前走。

    “嘭!”

    剑锋寒横扫一剑,金色光芒激荡,圣灵三阶技能寒风扫荡,也练到19级了,三次横扫间,几个日本战区的玩家惨嚎着落下城墙,同时剑锋寒的胸前连续中了两箭,倒退数步,抬手荡开箭矢,灌下一个血瓶继续冲上前,抬脚又把一人踹下城池,另外一群锋芒公会的骑战系玩家与剑锋寒一起,齐刷刷的挥剑砍杀冲上城池的人。

    终于,几秒钟后剑锋寒看到了我的到来,转身扶着血迹斑斑的长剑看向我,道:“李逍遥,你终于回天翎城了!”

    我摊手一笑:“天翎城是所有中国玩家的老巢,我自然要回来。”

    剑锋寒一扬眉,说:“斩龙的人还好吧?”

    “除了掉了许多级之外,一切都还好。”我心情有些沉重。

    剑锋寒笑笑,说:“我已经加入天策府,所以锋芒公会的行动都要受到节制,希望你能理解,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看到凡书城被摧毁,但没有办法,比起九霄城,凡书城只能退而居次了。”

    我不由一笑:“嗯,其实九霄城原本有机会拿到的,只不过外交没有做好,如果我们抢先联系菲律宾、越南这些小国服务器的话,给予一定的好处,或许这2000W人能为我们所用。”

    剑锋寒失笑:“那只是最理想的战术,你想,南海争端那么多年,菲律宾人、马来西亚人会真心诚意的跟我们合作吗?恐怕不能,与虎谋皮倒不如自立自强,我是这么想的,方歌阙也是这么想的,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我们没有想到印度人会帮魔山收服九霄城。”

    我点点头,低头看看,脚下四处几乎都是玩家的尸体,城下无数玩家正在用远程技能倾泻城墙边缘,锋芒玩家承受的压力绝不小。

    继续往前走几步,简简单单提着法杖已经在迎接着我了,笑吟吟道:“HI,逍遥。”

    我:“HI,简单美女。”

    简简单单一双星眸在我浑身上下扫了扫,说:“现在的装备都那么好了啊……啧啧,逍遥,凡书城的战斗,你们受苦了,我也听见了一些消息,斩龙的李牧、王翦、月倾浅这些人每个人都至少阵亡3次以上了,真的很惋惜。”

    我心里有些酸楚,说:“这时候还说这些干什么,幸好凡书城是守住了,不然斩龙的大家这些付出都白搭了。”

    简简单单濡了一下红唇,说:“嗯,斩龙在西南角牵制住铁颅城、望月城、泽渊城三大服务器长达5天,不论这次国战最后的结果如何,斩龙都是英雄,都是第二轮国战的最大功臣,不过现在还是要先守住天翎城再说啦!”

    我拔出蝴蝶剑,说:“是啊,所以我和婉儿来天翎城增援了,至于斩龙的其余人,一来他们杀不进来,二来他们掉级实在太多了,再掉至少就是8级,代价太过于惨重,所以我命令他们在火云城守城,不来天翎城送死了,不论别人怎样,我这个当盟主必须心疼他们的等级。”

    简简单单轻笑一声:“嗯,一个合格的盟主就该这样,话说,你来西城墙是要帮我们锋芒守城吗?”

    “嗯,算是吧,哪边需要增援我就去哪边!”

    “好!”

    ……

    留在西城墙上,到处飞跃去杀人,身后千霜化翼的光芒不迭的闪烁,就像是一个浑身闪光铠甲的冰人在空中到处杀戮一般,也因为我的到来,西城墙受到的战鹰骑探等空中兵种攻击压力要减少了许多,同样会飞,但战鹰骑探的破坏力显然无法跟我相提并论。

    硝烟弥漫,西城墙上的尸体1小时一刷新,但依旧越叠越厚,最后都差点要踩在尸体上战斗了。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转眼已经是国战第7日的深夜11点许,再过13个小时,第二轮国战就要正式结束了。

    但天翎城的状况并不好,很不好,外城墙的四面城墙都已经破残不堪,韩国人Lee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召唤来几个石巨人,直接将南城墙砸出了两个深坑,惨不忍睹,数万越南人拼了命的冲进了缺口,已然进入天翎城的南广场到处杀人了。

    我分身乏力,只能在城墙上继续守御,一边命令司徒薪抓紧修复城墙,但司徒薪手里头的兵力也越来越少,禁军几乎不够用了,只得动用预备军,搬运着巨大的石头去填坑去了。

    ……

    正杀着,忽然一条语音提示来自于女友林婉儿——

    “猪头,我有个想法。”

    “嗯,什么?”

    “既然天翎城被团团围住,我们为什么不动用火云城的部分兵力呢?李牧、王翦、倾浅他们正无聊着呢……你看——”她把大地图共享给了我,在上面标记出几个点,说:“这是菲律宾的次级主城渔城,另一个是越南的次级主城寒焰城,这两座次级主城位于火云城、临海城南方,既然他们的玩家和NPC都在围攻天翎城,我们为什么不派斩龙骑兵迅速出击,把这两座次级主城拿下呢?即便是拿不下,那也可以牵制他们的兵力,让他们回援,为天翎城争取一点时间。”

    “OK!”

    我大喜,说:“这件事就由婉儿你来指挥吧!”

    林婉儿道:“那我去火云城亲临现场指挥了。”

    “嗯,加油!”

    ……

    对于林婉儿的智慧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一旦给她部分兵权,她总能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战术出击,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没有我,那会不会是林婉儿在指挥斩龙与清眸拓墨这个宿敌抗衡?那结果又会如何呢,还真不好说。

    行会频道里,林婉儿已经在开始召集兵力了,让李牧、王翦、月倾浅等高层管理迅速集结熔神铁骑和赤火铁骑,即便是阵亡多次也必须上,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不过斩龙公会的灵魂就不包含懦弱与怯退,不需要命令大家也会上的。

    林婉儿给我共享了一部分的视野,火云城下,斩龙3W精悍骑兵已经集结完毕,再加上火云城的7WNPC重骑兵,已经是一支非常可观的兵力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