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一千零六十四章 大造杀孽
    

    深夜,一艘艘运输船升起了风帆,漆黑色的船体在月光下泛着妖艳的光泽,一名名魔殿骑、野蛮狼骑等策动坐骑整齐的登上舰船,争吵与打斗声不绝,动辄就有局部异魔之间开始厮斗起来,异魔们性格暴躁,相互攻击更是家常便饭了。

    我这个客串的先锋官坐在主战舰的船头,沉默的看着远处两个厮打在一起的魔殿骑,也没有阻拦,也没有说什么军法从事,异魔大军越乱越好,他们不乱,我反而要担心下一次异魔对人类帝国发动进攻的时候我们该怎么抵挡了。

    “起锚,出发。”月光下,一名一星神级的BOSS级异魔军官拎着战斧大声喝令。

    眺望远方,大批等待运输船运送的异魔军队在山坡上聚集,而在山腰上兰娜瑟尔提着长弓站在那里,她才是这次远征的主帅,负责中军,而我这个先锋官要先行一步。

    战船缓缓摇晃离岸,夜风正急,千万艘战船利箭一般的驶向了不归海的彼岸,而在那里,设立着一共11座望月城的守望港口,这在地图上都是能看得到的,并且港口还有为数不少的NPC战舰,少不了一场海战。

    ……

    大约30分钟后,遥遥的已经可以看到远方港口的灯火光芒了。

    我迅速命令:“熄灭所有火把!”

    一群野蛮狼骑与半兽人勇士“呼呼”的嚷嚷回应,将火把悉数丢入海水之中,我们凭借月光就差不多能看到周围的事物轮廓了,但是我们熄灭火把的话,那岸上的NPC就未必能看到深海中来的敌人了。

    我瞅了一眼运输船上的巨炮,忍不住皱皱眉,巨炮都被固定在船舷上了,无法移动,只能依靠转移船体来校准,这些异魔不是一般的笨蛋,算了,不能依靠巨炮了,要利用好另一个兵种,我拔出蝴蝶,起身飞到众多战舰的前方,问:“巨鲧有多少头?”

    一名BOSS级战将用嘶哑的声音道:“先锋营里一共拥有27头巨鲧,你这杀千刀的先锋官,有什么命令吗?”

    我微微一笑,也不跟他计较,只是说:“派出所有巨鲧,袭击他们的海港,最大程度的毁灭他们港口战船,其余战船全速前进,最快速度登岸战斗。”

    “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这BOSS级异魔嘿嘿一笑,月光下咧开的嘴巴里一排黄牙,发出腥臭的气息,让我忍不住想把它的脑袋也砍下来。

    没有正面回应,我看向北岸,说:“兰娜瑟尔任命我为先锋官,如果我以不听将令这个理由来汇报给兰娜瑟尔,我想她手里的绛云长弓一定不会介意在你的脑门上留下一个拇指粗的大洞,你说呢?”

    这异魔忍不住身体一颤,冷笑一声:“只知道龟缩在南方都城里的杂碎居然还知道威胁别人,好吧,老子不跟你计较,等到拿下望月城之后,老子要把你的脑袋砍下来插在长枪上,然后竖在望月城的城墙上,等着瞧吧!”

    我也笑了笑,轻蔑的看着他:“放心吧,如果有机会,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砍下你这颗狗头,别说那些没用的,立刻派出巨鲧助战,要是拿不下海港,我现在就砍掉你这颗臭烘烘的脑袋!”

    “哼,是……”

    ……

    这BOSS终究还是服从了我的命令,巨鲧在海水里翻滚着冲向了海岸,而我们距离那里也不到300米了,很快的就听到夜间斥候的灯塔上有人在高声喊着:“异魔来袭!异魔来袭!这些杂种趁夜偷袭海港了,快去报道守将!”

    已经迟了,在他的声音尚未停息的时候,一头头巨鲧翻起了滔天巨浪席卷海港,用身体将一艘艘停泊在港口里的战船给撞翻,此时正值游戏里的深夜,战船上基本上没有人守御,27头巨鲧自然也就起到了奇袭的作用了。

    “上岸!”

    我提着长剑,第一时间冲了过去,蝴蝶猛然一挥,乘风斩爆发在一群手持利剑的NPC人群中,瞬间秒杀了几个人,那几个被乘风斩撕碎身躯的战士缓缓惨叫倒地,一抹抹白色灵魂迅速受到吸引飘进了我手里的囚魂龛中。

    身后,战船“嘭嘭嘭”的靠岸,一个个握着战斧、长矛、锯齿刀的异魔勇士嚎叫着冲上岸,保持着他们的最原始的侵略性,用战斧劈开敌人的脑颅,张开巨口以尖利牙齿咬断对手的喉咙,肆意咀嚼敌人的血肉,口中咬着敌人躯体的一部分肉,继续用武器分解对手。

    惨叫声迭起,整个海岸已经沦为了一片火海,伴随着一艘艘战船的靠近,第一批近20W异魔已经全部登陆了,而我提着血迹斑斑的长剑,不断到处杀戮,同时手里的囚魂龛将数里内的灵魂全部吸纳过来,看着不计其数的灵魂光芒飘向囚魂龛,心底倒是觉得非常造孽,这次是我带领异魔来入侵人类的家园,罪过罪过。

    但这笔交易纯粹就是为了天翎城,即便是受到审判我也乐意,不过,如果我能一己之力夺取望月城的话,谁有资格审判我,谁又有胆量审判我?

    ……

    “魔殿骑。”

    我远远的低喝了一声,顿时一名身后插着血色战旗的魔殿骑BOSS级战将奔跑过来,是一个184级次神级BOSS,沉声道:“大人,什么事要安排给我们魔殿骑?”

    我伸手一指前方的丛林:“派出几百人全速冲到前方的丛林寻找到官道,把所有试图回去通传消息的人砍掉。”

    “是,大人!”

    一列魔殿骑迅速隐没在丛林里,指挥怪物的感觉真好啊……不过我现在已经进入了这个任务系统内,异魔军队在我的界面里全部是清一色的绿色友好色,NND,这简直有种与虎谋皮的感觉,不过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兰娜瑟尔、银戈、希芙等异魔君王的惨状我和流霜都已经看到了,做戏是做不出的,他们能骗过我,但绝不可能骗过流霜的眼睛,流霜拥有上位神神格,能够清楚的感应到这些君王神格的削弱与饱经摧残。

    接近凌晨的时间,月亮落下了丛林,取而代之的光源就是漫天的星光了。

    野蛮狼骑、魔殿骑纷纷潜入丛林中,而空中则传来了剑灵骑兵的呼啸声,一头头战鹰骑探被砍杀掉,望月城的戍边能力几乎在瞬间就被异魔军队给废掉了,其实异魔军队原先的指挥都是些嗜血生物,哪儿知道什么清野战术,也不知道我这次指挥他们是好是坏,万一以后他们用这些战术来对付天翎城,我可不敢保证天翎城戍边的军队能抵挡得住这样的进攻。

    再过一会,密密麻麻的异魔大军铺天盖地的出了丛林,估计望月城那边应该已经获得消息了,因为在丛林里有不少玩家被异魔杀掉,并且我自己也亲手解决了三个在丛林里练级的玩家,不过就算是消息走漏了也不要紧,现在给望月城的时间大约就是关闭城门了!

    “大人,前方是清雨城!”一名魔殿骑的指挥官低声道。

    星光下,一座次级主城耸立在丛林中,这是望月城的两座护卫城池之一,也是不归海去望月城的必经堡垒。

    一抬手臂,蝴蝶剑直指清雨城,我说:“三分之一兵力攻打清雨城,其余兵力绕过去,直接进攻望月城,不要耽搁,迅速一点!”

    “是!”

    ……

    清雨城的防御非常一般,下一刻漫山遍野的异魔军队已然将这座小城包围得水泄不通,云梯纷纷竖起,甚至那些掘墓鬼直接以刀臂登上城墙,非常吓人,清雨城里的玩家原本就少,NPC更是少得可怜,哪儿经得起这样的猛攻,一小时之内必然沦陷!

    大军绕行,一个个半兽人、野蛮人、活死人骑乘着战马,挥舞兵刃,口中发出杀戮的怒吼声,就像是野兽出笼一般,我身为这支大军的指挥官,心底更是百味杂陈,哎呀这些牲口全部变成经验给我的话就好了,估计瞬间满级的节奏啊,不过现在还得好好利用他们!

    远方,望月城出现在地平线上,城墙上雕刻着月亮的图案,这是望月城皇族的家族徽记,不过这也应该是这个徽记最后闪耀的时刻了,今天之后,这个家族与这个徽记将会从这个城池里被抹掉!

    ……

    “杀!”

    魔殿骑的次神级将领高高扬起锯齿刀,看着城池,近乎狰狞的哈哈大笑道:“人畜跳蚤,一个不留,给我杀个干净!”

    我皱了皱眉头,全部杀光的话,那岂不是就留给我一座死城?我要的可不是一座死城啊!

    可是,我这时候再下命令什么似乎也来不及了,左手提着的囚魂龛里一片凄厉的惨叫声,慑人灵魂,我造下的杀孽已经不少了,似乎也不差这一点,由着这群禽兽去吧!

    ……

    望月城内,大军出城,这是守城的禁军,大约人数在12W左右,这也是望月城能够守城的最后精锐了,至于玩家,大部分都是在凡书城下战死的人,总数在200W左右,更多的则已经在继续再次前往凡书城的路上了,调遣回来也来不及,国战期间禁止使用传送卷轴,必须要用瓦雷利亚水晶之类的特殊道具才能实现瞬间移动,不过瓦雷利亚水晶太珍贵,根本无法量产,这种战术是无效的。

    ……

    500W异魔大军,对212W留守城池的弱军,孰胜孰负已经一眼可见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