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一千零一十六章 王者会猎
    深夜,寒风拂过军牢,远处的战争学院里一片寂静。

    “杀啊,把他们全部杀死!”

    一个喊声忽然响起,掀起了千层浪,一时间杀声四起,守备牢房的一群死囚原本以为捞到了美差,却不想大祸临头了,戎狄军俘虏们全部配发了武器,而且许多人都是身经百战、杀人如麻的军人,手起刀落,几百颗人头落地,不到20分钟,7000人的俘虏纷纷离开了营地,直奔临海城的方向而去。

    ……

    草丛里,我的身影若隐若现,司徒薪看看我,嘴角抽动了一下,说:“李师居然能在草丛里隐身,果然是高人!”

    我嘴角一咧:“年轻人好好学着点。”

    司徒薪也是咧嘴一笑:“末将知道咧……我们是不是该现在就追?”

    “不着急,让他们先跑半小时再说,反正他们没有骑兵,让战鹰骑探在天上远远的跟着就好了,不要被他们发现。”

    “是!”

    ……

    结果这群俘虏倒也聪明,知道天翎城境内想去临海城就要通过武神河、问天峰雪山,所以就从八荒城境内绕行,一路劫掠,我们也任由着去,直到他们走了半小时之后,我们埋伏的丛林远方,沉重的马蹄声传来,一群举着御林军大旗的重骑兵飞掠而来,是韩渊统帅的御林军5000名重骑兵。

    “韩渊,你怎么来了?”我走出了草丛。

    韩渊憨笑一声,翻身下马抱拳道:“将军,我担心这群丧心病狂的逃犯会危及到将军的生命,所以带着御林军的重骑兵前来护卫,还望将军宽恕末将没有遵从将军守御武神河的命令。”

    “算了,下次别再犯。”

    “是!”

    虽说军令如山,但韩渊、萧厉、夏叶等人都不是什么笨蛋,明知道武神河浮桥肯定安全的情况下派兵来增援我这边,倒也无可厚非,毕竟是为我好,大约韩渊这货看惯了杀人和被人杀,所以担心我这个统领在孤身之下被人把脑袋给砍走了,虽然我是一个玩家,对许多事情都大大咧咧,不过韩渊却是对我的生命看重得紧,许多事情他是不会明白也没有必要明白的。

    ……

    一路跟着逃犯们追进,当我们赶到八荒城设立在国界上的关口时,这里的数百名守兵也已经被杀光了,看来我们故意放走这些俘虏又是欠了安吉拉一个人情。

    再过一会,王者会猎活动正式开启了,再往前,我们就抵达了一片冰原,是问天峰下的问天冰原地图,已经是王者会猎的指定地图之一了,前方也接二连三的出现了俘虏的尸体,不少人直接在冰原上被冻死了,但只在少数。

    我骑乘着神烈龙马一路疾行,司徒薪和韩渊都紧跟着我,韩渊拥有5000御林军重骑兵,司徒薪则带着至少1W名禁军重骑兵,兵力是足够了,机动性也完全可以孤军深入,司徒薪在寒风中咳了咳,说:“李师,你说云飘飘敢接受这群俘虏吗?”

    我抓着神烈龙马的缰绳保持行进速度,道:“难说,如果云飘飘还想和天翎城虚与委蛇,那就不会接受,如果她真的决定脱离天翎城,自立为王,依靠印度战区冒险者的力量与天翎城抗衡,那就多半会会接受了。”

    司徒薪愕然:“印度战区冒险者?”

    “哦,是临海城的冒险者……”

    “唔。”司徒薪这才听明白,笑道:“临海城的冒险者又能强到什么地步,难道还能抵挡得住帝国铁骑吗?”

    我不禁失笑:“不要小瞧了冒险者的力量,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真正的战争主导。”

    司徒薪一脸肃然:“是,末将听教了!”

    ……

    行会频道,月倾浅也传来了消息,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印度战区加入临海城五大军团系统的玩家人数已经超过了2000W人,这也意味着我们这次至少要面对2000W对手,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放学、下班的人也会加入,至少有5000W人要与我们在几张大地图内对抗。

    不过或许是因为时间的紧迫关系,我们这15000人重骑兵长驱直入,直到来到临海城城下的时候也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挡,而周围也出现了不少临海城的玩家,他们的名字都是红色的,不过并未对我们展开进攻,15000人NPC精锐重骑兵,没有10W玩家之众谁会来送死呢?

    远远的,我命令重骑兵在丛林里驻守,而我则带着韩渊、司徒薪走出了丛林,远远的看着那群逃犯来到了城下,果然,云飘飘、侀火的身影出现在城下,云飘飘已然身穿一身的白袍,头顶上盘起发髻,佩戴着精致优雅的鹅颈型高冠,一派女王的装束,与城下的戎狄军俘虏说了一些话,不久之后点头笑着,并且将7000人带进了城池内。

    “她果然决定背叛浅林陛下了!”司徒薪握拳怒吼道。

    我点头:“是啊,我们早该想到她会背叛,她是洛洵的女人,浅林默认我逼杀了洛洵,这个女人也一直怀恨在心呢!”

    司徒薪看向我,笑道:“李师,你逼迫洛洵自刎,这件事有没有后悔过?”

    我深吸一口气:“从没有后悔过,洛洵不死,天翎帝国只会更乱!”

    司徒薪微微一笑:“起初,我也质疑李师的做法,但现在我可以确认了,我支持李师当初的决定,洛洵不死,确实只会让帝国越来越乱,权力分化越来越严重。”

    我点点头,道:“撤退吧,到武神河边缘扎营,准备迎战了,王者会猎即将开始,云飘飘既然决定背叛天翎城,那就一定会出兵挑衅的。”

    “是!”

    ……

    当我们一路赶回武神河的时候,却发现不少玩家和军队已经在这里扎营了,武神河边缘的森林里满是营帐,印度玩家想要偷袭浮桥的话肯定是没有可能了,御林军的营地里,一尊尊龙晶炮已经架设完毕,随即可以迎战,沿着河岸,一头头浑身氤氲着烈焰的炎鹰正在栖息,骑射手们也下骑休息了。

    池玉清提着荆棘鞭,一步步走来,笑吟吟道:“大人,炎鹰骑射手已经在这里开始宿营了,只不过我们需要大量的肉食来喂养炎鹰,否则他们就会失去再次飞行的力量。”

    我看向韩渊,道:“解决一下。”

    韩渊马上低声道:“军需官,出来!”

    一名将领策马而出:“韩将军,末将在!”

    韩渊道:“每天准备3000头牛羊,喂养这些炎鹰,知道了吗?所有的配给,从御林军的军库里抽取便是了!”

    “是将军,末将这就去督办!”

    ……

    武神河沿岸到处都是驻兵,火斧军的人也来了,罗飞是个比较年轻的将领,并且是由司徒薪一手带出来的统帅,比较有正气,由他来当这个统领显然比罗嗣要好太多了,人群中,汪泽诚提着铁枪,正在指挥自己的万人营备战,而在他的麾下,赫然有一个老将,正是断了一只手腕的罗嗣。

    “罗嗣,你的队伍扎营太慢了!”汪泽诚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罗嗣身为禁侯,不过现在只是一个万夫长,有苦说不出,只能点头道:“我会督促他们加快速度的,请将军放心!”

    这时,我从旁走过,韩渊、萧厉、龙硎、夏叶四将就跟在我身后,韩渊看着罗嗣的身影,戏谑笑道:“没有想到,堂堂的君侯罗嗣居然会落到这个地步,早知当初不当兵啊!”

    罗嗣愕然,脸上满是苍茫,一招错步步错,他当初就不该与洛洵为伍,否则又怎么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犯了大错之后,罗嗣并不是玩家,不能像是汪泽诚一样躲着就把责任推卸掉,他要承担这个后果,而当初被他“视为己出”的汪泽诚却又以万夫长的身份而盛气凌人,可谓是世间冷暖尽在眼前,看着罗嗣的样子我倒也觉得很心酸,就说:“韩渊,不得对禁侯无礼!”

    “是将军。”韩渊嘿嘿一笑。

    罗嗣也看向了我,脸上带着疲惫与唏嘘,道:“上将军,你也来啦?”

    我点头:“云飘飘、侀火在临海城一手遮天,我身为御林军统帅当然责无旁贷的准备远征了。”

    罗嗣笑笑:“这倒也是,你可是帝国的大执戈,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将帅……”

    我也颇为唏嘘,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禁侯不用过于介怀,做好本分事,终有一天天下会给你一个公道。”

    “希望如此吧……”

    ……

    再往前走,走到了狂雷军的营盘,徐焰身为统帅正在指挥准备战斗,不过他的脸色不太好,显而易见,云飘飘只给了他温柔的一夜,就离开投入了侀火的怀抱,大约徐焰还在怀念着满怀的温玉感觉,现在整个人落魄得像是一个失恋的小男生。

    正检阅着各大军团的营盘时,忽然一名战鹰骑探从天而降,低声道:“统领大人,前方的火泽平原出现了一大群来自临海城的冒险者所组成的军队,是否出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