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九百三十三章 蠢猪一样的npc
    策动神烈龙马,缓缓迈步在御林军与斩龙阵地的人群中,身为盟主和统领,这也是我该做的事情,查看伤兵营的时候特别的惨不忍睹,至少数百名野蛮人士卒躺在地上惨嚎的景象犹如噩梦,更让人难过的是我们的军医缺乏,许多人是直接痛死的。

    炊烟随风飘来,呛得人连续咳嗽,而这时,又有几名野蛮人停止了挣扎,当炊事营将面饼与菜汤端到眼前的时候,野蛮人士兵已经饿得两眼发花了,抢过碗筷,就这么在死者身边狼吞虎咽起来,这种场景让人倍感凄凉。

    硝烟中,一骑飞来,手中举着王旗,挺眼熟的,看头顶上的ID字眼,是禁军统领司徒薪,他握着王旗,一边策马飞奔,大声道:“上将军,上将军!”

    我翻身上马:“司徒将军,怎么了?”

    司徒薪道:“上将军,罗鼎的先遣军正在迅速调集,下一波攻势很快就要到来,陛下让你去中军帐议事,商议我们下一步该如何做。”

    “怎么现在是你来通知了?”我问。

    司徒薪一声苦笑,说:“陛下帐下的12个传令兵已经全部死在三角兽的犄角下了,不说了……我还要去通知其他的军团统领。”

    “好!”

    ……

    我也没有耽搁,迅速策马前往中军帐,弑神铠上满是三角兽的鲜血,顺着紫霄斗篷一滴滴的往下掉,当我迈步踏入中军帐的时候,三角兽的鲜血也就与红色地毯溶于一处了,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了洛浅林身边,抱拳道:“参见陛下!”

    洛浅林温和点头一笑:“李师,不必拘礼了。”

    我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在两侧站定,而洛洵就站在我的正对面。

    再过一会,各大军团的统领级战将都到了,甚至就连花枪一壶酒、方歌阙、问剑也来了,手握重兵的万夫长也有资格参加这种顶级军事会议,大帐外一群国王近卫身穿金甲站在那里,长枪突起的萧杀感十分浓烈,仿佛我们这里任何一人有所僭越就会被拉出去处斩一般。

    “陛下。”

    侍卫长侧立低声道:“所有将军都已经到齐了。”

    “好。”洛浅林站起身,一拂身后的帝君斗篷,越来越有君主的威严了,低声喝道:“北域侵犯,来势汹汹,多亏了诸位将军的浴血奋战我们才得以在先遣军与海妖族的猛攻下守到现在,罗鼎和雷丁不会放弃的,接下来可能会是更加惨烈的战斗,各位将军,可有什么建议?”

    方歌阙走了出来,一抱拳说:“久战不下,不如釜底抽薪!”

    洛浅林眼中精光一闪即逝:“炎龙军的方将军此言何意?”

    方歌阙说:“既然我们无法正面一举击溃先遣军,不如派一支人马偷偷从不归海的东边潜入,烧了先遣军的粮草,一举多得,没有食物,先遣军迟早都会溃败。”

    洛浅林颔首:“此言有理,哪位将军愿意去?”

    罗嗣皱眉道:“这恐怕……有所不妥吧?”

    洛浅林看向我:“李师,你认为呢?”

    我抱拳一笑:“方歌阙说的很有道理,或许这确实是一招釜底抽薪的好办法,不过我担心的是……先遣军大部分都是亡灵,他们有粮草吗?”

    司徒薪微微一笑道:“启禀陛下,据我所知,先遣军不吃粮草,他们的食物来自于战场。”

    “来自于战场?”我和洛浅林、方歌阙都是一愣。

    司徒薪抱拳道:“是的陛下,我亲眼所见,先遣军的进食就是在战场上吞食我方士兵的尸体,只要有战斗与死亡,他们就不会饥饿。”

    洛浅林禁不住打了个寒战,道:“该死的先遣军!”

    洛洵道:“陛下,罗鼎此人已经活了的数万年,是一个真正的老不死的,而且他是第一个参透天道,踏入圣域的强者,那么多年早就已经踏入神界成为诸神之一了,以罗鼎的智谋不可能中了我们釜底抽薪之计的,我们唯有跟他们拼正面,以鲜血捍卫人类的生存权利。”

    洛浅林眼中透着赞许,道:“父王所言极是,那么,接下来这一波,又由哪只军队来抵挡呢?”

    雷斯抱拳道:“陛下,狂雷军损失惨重,已经无法再担任先锋。”

    罗嗣也说:“火斧军的损失一样不少。”

    洛洵道:“陛下,戎狄军承受了三角兽的一次重击,折损了数万人,正在休息,不过陛下如果一定要戎狄军上的话,我们没有怨言,愿为帝国效忠!”

    洛浅林皱了皱眉头,说:“这……还是算了吧,戎狄军的最大任务是镇守临海城,不能在这里就全部折损了,父王,戎狄军不必出战,守在中军帐右翼执行护卫任务便是了。”

    洛洵脸上的神情一松:“多谢陛下!”

    几秒钟后,洛洵目光一扫人群中的一位将领,说:“盛临将军,盛临将军在吗?”

    顿时,一名穿着火红色战铠、佩带镇国将军令牌的人走了出来,抱拳道:“末将在,不知道镇南王殿下有何赐教?”

    我认识这个人盛临,欧恩死后,他就以镇国将军的身份担任了夏禹军的统领之职,也算是帝国手握重兵的一个大将了。

    洛洵道:“夏禹军团重建之后拥有4W骑兵、4W步兵,可谓是兵强马壮,训练多时之后正是用夏禹军之时,不如接下来异魔军队的一波进攻就由夏禹军来抵挡吧,不知道盛临将军是否有信心能够击退先遣军呢?”

    盛临脸色瞬间苍白,身体也微微颤抖了,却依旧抱拳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夏禹军愿为了帝国死而后己!”

    我皱了皱眉头,夏禹军在多次战争磨难之后老兵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了,新组建之后也没有多少战斗力,训练更是比不上御林军这样的精良,现在让他们上去抵挡比三角兽更强的军队,那简直就是送他们去送死的。

    盛临这么一说,顿时站在他身后的玩家万夫长叶来就有些不爽了,叶来早就带着审判的一群主力玩家转投入夏禹军团麾下了,此时也混到了万夫长,他提着战斧就走了出来,扬眉笑道:“镇南王,你就不觉得过分吗?你手握二十多万的戎狄军尚且怯战,却怂恿让只有八万新兵的夏禹军迎战敌方主力,这是故意想让我们夏禹军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吧?”

    洛洵目光一寒,道:“叶将军此言差矣,老朽什么时候说要陷害夏禹军了?”

    盛临则呵斥了一句:“叶来,不得放肆,这是你该对镇南王殿下说的话吗?”

    叶来是个暴脾气,指着盛临的鼻子就骂道:“你先让8W士兵的尸骨为你铺成一条踏上上将军的道路吗?做梦,老子就不会为你这种人去拼命!”

    盛临怒道:“来人,把叶来给我拉出去,解除他在夏禹军的全部军职!”

    外面几个武士冲了进来,就要扭着叶来,而叶来也不是好惹的主,战斧已经扬起了,上面泛着慑人的烈焰,审判公会的通天浮屠等千夫长职衔的玩家也纷纷剑刃出鞘,眼看就要真的造反了。

    我急忙扬起手臂,低喝道:“住手,金甲武士退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

    一群金甲禁卫怔怔的看着我,又看看盛临,最终一抱拳道:“上将军,有什么事情再呼唤我等……”

    盛临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道:“碎鼎公,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教训我的部下,这难道有你什么事吗?”

    我微微一笑,说:“盛临,你身为夏禹军团曾经统领欧恩的部下,难道就对夏禹军没有一点眷念吗?你就那么愿意看着夏禹军全军覆灭?如果这样的话,你这个统领倒不如不当了,让给叶来当好了。”

    盛临骇然,急忙对着洛浅林跪下,磕头连连:“陛下,末将根本就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碎鼎公想要剥夺末将的军职,如果末将真的做错了什么,请陛下裁决,末将绝无怨言!”

    洛浅林为难的看向我:“李师,你这是?”

    我转身看向帝君,抱拳说:“一位不珍惜士兵生命的统帅,就是一个不称职的统帅,在某种意义上,盛临确实不配当夏禹军统领,不过我无权僭越剥夺他的兵权,所以希望陛下能够体恤士卒的生命,再从戎狄军里抽取10W人增援夏禹军,这样18W人应该也差不多足够抵挡得住下一波的异魔进攻了,而且戎狄军数量庞大,少了这10W人应该足够保护陛下周全了。”

    洛浅林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便看向了洛洵,道:“父王,您意下如何?”

    洛洵咬牙切齿,却又无法争辩,只得说:“臣愿意听从陛下安排!”

    洛浅林微微一笑:“好,那就依李师所言,戎狄军出5W骑兵与5W步兵,与夏禹军一起抵御下一波主战场上的攻势!”

    “是!”

    ……

    众人纷纷散去,不归海上暗流涌动,远远的晃荡着风帆,先遣军的下一波应该也快要来了。

    走出中军帐之后,叶来拍马追上我,笑道:“逍遥,刚刚谢谢你了,MD,这些NPC将领蠢得跟猪一样,我又不好意思骂,气死我了!”

    我不由一笑:“你就是脾气太火爆了,不然何至于到现在还只混个万夫长的职衔?对了,你想不想当夏禹军的统领?”

    叶来眼睛一亮:“想,当然想,如果夏禹军受我节制的话,至少200门龙晶炮就归我所有了,到时候谁还敢对我们审判公会动手?”

    我笑笑:“靠,看你一副还没上位就想着以公谋私的嘴脸,我真瞧不起你!”

    叶来哈哈一笑,压低声音道:“话说,逍遥你真的有办法让我当上夏禹军的统领?”

    我点点头:“只要这一战,盛临战死,我会尽力斡旋,让你成为夏禹军的NO.1,当然,如果连盛临都战死了,多半夏禹军也不剩下什么了,你要做好跟花枪一样重建夏禹军的心理准备。”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