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九百零五章 巨鲧拦路
    迈步上前,一把抓住了欧恩的领子,镇岳刀横起劈翻了两名想要来扑抢的士兵,我转身就飞出了船舱,对着外面的李牧等人说道:“任务完成,撤退!”

    战靴踏着虚空,“啪”一声气旋激荡,原本我是想凭借千霜化翼的无限飞行高度效果带着欧恩远离,却不想耳边回荡一阵铃声,手中的欧恩仿佛重逾千斤一般,飞行岛离地2米的地方就飞不动了——

    “叮!”

    系统提示:你携带了重要军团任务人物,无法飞行!

    ……

    鹿湖西岸传来一声炮响,顿时纸上画魅与周围的数十人都被龙晶炮洗礼了一番,唯独纸上画魅一个人提着水神戟跌跌撞撞的策马而出,气血掉得见底了,另外的人则全部都被龙晶炮秒杀了,纸上画魅的战袍几乎都被烧焦了,一步一个趔趄,我远远的张手一个命疗术,聊胜于无的给了她1800点治疗效果,可惜我的装备都不加治疗效果,不然这一次命疗术至少能加到5000血左右,那就比较可观了。

    “快带着欧恩走啊,逍遥自在!”纸上画魅提着长戟,瞪着一双美目看着我。

    我提着欧恩踏波疾行,岸边,冉闵、抹茶等一群人也都在,但另一边,地图上一片血红色小点蔓延过来了,显然望月城的主力玩家来了,丛林几乎瞬间被踏破,一大群骑战系玩家奔涌而出,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微笑,雷神公会的盟主,在微笑的身后,至少数万玩家冲杀了过来,后面似乎还有更多人,这绝非我们能够抵挡得住的。

    “嘿!”

    微笑提着铁戟,策马飞奔的低吼道:“他们想营救欧恩大帝,那就让这群中国人知道什么叫做绝望吧?雷神的勇士们,杀过去,一个不留,夺回欧恩那个傀儡!”

    马蹄声震撼大地,我率领一万余之众的玩家向着碎骨者灌木林方向撤退,带出来的5W人要么是被冲散了,要么就是已经被杀了。

    “现在是什么计划?”纸上画魅抬头看看空中的兰娜瑟尔,眼中掠过一丝惧意。

    我策马飞奔中说道:“去碎刃峡,利用碎刃峡的效果胁迫他们,望月城的人不知道碎刃峡的周期与发动时间,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让他们不敢近前,绕到命运浮桥的西岸那里,我会让御林军的战船来接应,到时候把欧恩送上战船,望月城的人就不敢有什么作为了。”

    “那兰娜瑟尔呢?”

    纸上画魅的话让我心里一痛,是啊,兰娜瑟尔怎么办,这个女神级的恶魔一直在天空盘旋射杀着我们的人,但我们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寒荒龙城那里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消息,肯定是受到进攻了,不然流霜不可能不来增援天翎城,为今之计也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后方一片杀声四起,微笑率领英国战区的人越追越近,不断与我们殿后的玩家拼杀在一起,咱们的人也自然是越来越少了,更要命的是一群驭兽重骑兵带领着猛兽出现在我们的右翼,迅速扑杀而来,5级异魔,想必是兰娜瑟尔召唤来的,人数不计其数,至少十万之众。

    大地图上已经是一片血色,我越看越心寒,微笑至少带着超过20W之众的玩家在逐杀我们了,而兰娜瑟尔也至少派出10W异魔追杀,一共30W人,这也太看得起我们这区区的1W人了!

    马蹄声敲打在石板路上,我们进入了碎刃峡,计算了一下时间,距离寒流风暴的下一次侵袭还有24分钟,太久了,我们可能根本就撑不到下一次寒流风暴了。

    一掠而过,众人纷纷进入碎刃峡,我提着欧恩,一边看着后方的人,大声喝道:“有谁愿意带人在这里殿后?”

    纸上画魅怔了怔,没有说话。

    跪下叫主上抿抿红唇,说:“贪狼骑防御太低,殿后是找死,让我们冲锋我们还是很乐意的。”

    六丫一摆手,说:“布拉格的骑战系只有900人,还不够人家塞牙缝,就不留下殿后了,以免丢人。”

    这时,花枪一壶酒提着铁枪走上前,眼中透着决意,说:“龙翔还有2300黑岩骑,我知道我们不是微笑的对手,不过……由我们来吧,我不想被人一直认为龙翔是一个废物公会,兄弟们,你们说呢?”

    一群黑岩骑纷纷举起长枪,齐齐的低喝道:“我们跟宁哥混!”

    我点头,上前一拍花枪的肩膀:“那小花你保重了,不用硬拼,且战且退,等到我们带着欧恩越过命运浮桥你就可以撤退了!”

    “了解!”

    ……

    我一转身,拉着缰绳:“其余的人,跟我走,目标命运浮桥!”

    身后,花枪一壶酒已经提着长枪与追杀上来的微笑、阿波罗、夏天等英国战区的玩家搏杀在一处了,黑岩骑们也奋起余勇,不顾等级、装备的压制扬起盾牌猛砸对手的马头,一时间技能光芒交织成一片,短时间内不会分出胜负了。

    “李……李将军……”

    欧恩被我抓住身躯横在马上,看着我,哀求道:“快点把孤王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我……我册封你为镇国大将军!”

    我冷笑一声:“帝国好像没有这个官职吧?”

    “孤王可以另立……哦不,我还要册封你为王!”

    “王?”

    我笑笑,继续策马而行:“等天翎城能渡过这一劫再说吧!”

    几分钟后穿过碎刃峡,再往前就是一片开阔地,命运浮桥就在前方了,我还没有来得及欣喜,忽然空中就是一道雷霆之箭落下,“嘭”一声在我身边炸开一道道惊雷,同时我的身体也受到雷电的攻击,瞬间掉了6W气血,以我的防御力还被打掉那么多,真可怕!

    抬头一看,空中的兰娜瑟尔飞翔在那里,手中长弓再次拉开,微微一笑道:“小子,看你能逃到哪儿去!”

    我咬牙切齿,却拿这兰娜瑟尔毫无办法。

    “上桥!”

    李牧、王翦策马在前方行进,带着一群火龙骑在前方开道,战马狂奔进入了命运浮桥,纸上画魅、六丫这马上带人殿后,大约5000人迅速踏上了命运浮桥,寒风吹拂,今天武神河上格外的阴冷,让人忍不住的寒颤。

    就快抵达中部的时候,忽然坐在抹茶战马上的月倾浅一指远方,说:“小心啊,那水底有东西!”

    “什么东西?”

    李牧、王翦愕然,冉闵则持续向前冲过去,低喝道:“不管什么东西,都杀过去!”

    就在这时,忽然河面上波涛恶急,一个个巨大漩涡激荡着水花,下一刻一阵尖利的鸣叫声回荡在耳边,众人纷纷忍不住捂住耳朵,而我则怔怔的看着水面上,那里赫然是一个类似于鲸鱼的庞然大物冲出了水面,脊背上竖着一道犹如剑刃的鳍,笔直的冲向了命运浮桥。

    “那是什么!?”李牧瞪大眼睛。

    “7级异魔,巨鲧!”我大声道:“离开浮桥边缘,快点,这条巨鲧一定是兰娜瑟尔召唤来的!”

    “不止一条!”林婉儿大声道

    果然,水面上再次浮现出一个个巨鲧的身影,下一刻尽数冲向了命运浮桥,“嘭”一声撞击得浮桥边缘的钢铁组织迸溅开来,其余的巨鲧不顾一切的继续撞击,声音不绝于耳,命运浮桥居然从中部就开始断裂开了,冉闵更是一失足连人带马都掉进武神河中。

    “啊?!”

    只有一声喊,随即就被湍急的河流所吞没,队伍频道里冉闵的名字也变成了暗黑色,挂掉了。

    几十头巨鲧不断的撞击,命运浮桥已经从中部完全崩碎了,我急忙千霜化翼试图从水面上飞向御林军的战船,却不想巨鲧张开血盆大口就扑了过来,差点一口就把欧恩给吞掉了。

    急忙回身,我看着身后数千名惊慌失措的玩家,心底百感交集。

    “现在,怎么办?”纸上画魅一脸无奈。

    六丫说:“还有别的办法吗?”

    远处,一艘御林军的战船猛然被长空落下的雷霆箭射穿,木屑迸溅爆炸开来,我心里又是一痛,兰娜瑟尔在天空,我们是没有地方可以躲避的。

    突然把心一横,我抓着欧恩再度召唤出神烈龙马,一拉缰绳,说:“走吧,我们绕过碎刃峡,去龙城避难!”

    纸上画魅问道:“龙城?斩龙的龙城真能抵挡得住微笑带领的千军万马?”

    我忍不住低喝道:“那去你们神话的九云城就能抵挡得住吗?!”

    纸上画魅神色一黯:“大约也是不能,那走吧……”

    ……

    在命运浮桥上搏杀了近半小时,当我们再次抵达碎刃峡的时候,却发现这里已经是一片狼藉,刚刚经历了一次寒流风暴,峡谷中到处都是尸骸。

    花枪一壶酒呆呆的站在碎刃峡内,一身的装备几乎稀烂了,手中的长枪像是在血水里浸泡过一样,他一脸茫然,再也没有昔日的神采与飞扬,看着身周密密麻麻的黑岩骑尸体,天知道这里到底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斗,飞龙在天一脸愤怒的带人在不远处看着他,口中唾骂着什么。

    花枪一壶酒的眼睛红了,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看着李牧、王翦,终于像是一个脆弱的孩子一样哭了出来:“我错了吗?我只是不想让领土被践踏,只是想让我的朋友们活得有尊严……”

    李牧动容,翻身下马,道:“你没错,天翎城为你而感到骄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