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八百三十七章 踏入阳炎
    望不尽的黑暗在四周笼罩着我,难以呼吸,无法动弹,我听到很多人在叫我,我闻到浓浓的药物气味,但一直躺在黑暗里,似乎这身体已经不再属于我。

    死,那是什么感觉。

    死亡,代表着再也沒有痛楚,再也沒有快乐,也无法再有任何的感知,这世上也就再也不会有你,你身边的人都在一如既往的过着拥有的生活,唯独失去了你的痕迹。

    如果我死了,林婉儿会如何。

    如果我死了,斩龙以后会怎样。

    如果我死了,血镰就真的彻底铲除了。

    如果我死了,是不是不会再有人想念我。

    如果我死了,会有人为我深夜里失声哭泣吗。

    ……

    意识时而有,时而无,我几乎无法控制任何东西,只能等待着生命的判决,我不知道我活着,还是死了,孤零零的躺在黑暗里,无法做任何事情,也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但猛然间,一声“逍遥哥”在耳边回荡,那是东城雷憨憨的声音,我心底骤然刺痛,“啊啊”的轻呼了一声,意海里瞬间一片通明,似乎记起了所有东西。

    “他醒了,他醒了。”

    身边,传來林婉儿带着哭腔的叫声。

    紧接着,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我听到了李牧、宋寒、冉闵、抹茶、月倾浅等人的声音,他们都來了啊。

    用力的睁开眼睛,终于看清了大家,也看到自己浑身都几乎裹在纱布之中,躺在一个病房里,周围站满了人,宋寒、冉闵、狐狸三个人眼睛通红的看着我,应该都是熬夜很久了,而林婉儿更是眼睛红肿,真不知道我昏迷的期间她是怎么过來的。

    手掌裹着纱布,轻轻碰了碰林婉儿的小手,我说:“婉儿,我沒事,婉儿不哭。”

    林婉儿点头,但泪水却无法遏制的顺着脸蛋滑落,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泪,连连点头:“你沒事就好了,你沒事就好了……”

    我呼了口浊气,吐纳掉胸口中积蓄许久的气息,然后用力的挣扎想坐起來,却发现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动不了,林婉儿急忙扶着我让我靠在床头,我看向大家,问:“我昏迷多久了。”

    “7天。”

    宋寒声音有些颤抖,眼睛一红差点哭出來:“逍遥哥,我们真的以为你要死了,这几天林婉儿和倾浅一直在哭,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们,幸好……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7天啊,那么久……”

    我舒了口气,忽然心底一痛,低头道:“东城……东城她怎么样了……”

    宋寒说:“你转过脸,看身后。”

    当我拼命转过身的时候,却发现东城月泪眼朦胧的站在那里,眼泪顺着脸蛋滑落,哭着说:“你和哥哥一样,都是笨蛋,都是大笨蛋……”

    我声音有些哽咽:“东城……东城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了……”

    东城月轻轻坐倒在地,趴在床边,泪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声音嘶哑的说:“可是哥哥走了……可是哥哥真的走了……”

    我心如刀绞,伸手触摸着东城月长发,说:“东城别哭了,阿雷也不会想看到你那么伤心,他那么爱你,只要你过得快快乐乐,阿雷在天上也会开心的。”

    东城月哭着点头。

    我抬头看看,说:“李牧、王翦、白起、廉颇、倾浅、微凉,你们都來了啊。”

    李牧摸了摸鼻子,眼睛红红的说:“斩龙的盟主都这样了,我们这些人怎么会不过來,唉,你要是就这样走了,扔下我们这群兄弟,我们该怎么走以后的路……”

    ……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医生和护士冲了进來,医生急忙道:“快点让开,让病人好好休息一下,你们这群人在这里好几天也累了,赶紧也回去休息一下。”

    说着,他马上过來检查身体,护士则检查心跳等,我苦涩的一笑,对着大家说:“好啦,快点去休息吧,等我明天出院了,请大家吃饭。”

    “明天出院。”护士看向我,诧异道:“你伤成这样,怎么可能明天出院。”

    我笑笑:“我的身体,我比你更加清楚。”

    刚才说话的时候我已经用意海查看了一下身体的情况,组织受损已经快速恢复,甚至就连受损的心脏、肺叶都已经自我修复了大部分,而且,我现在的体内细胞几乎每个都强化了数十倍,这是阳炎境界的效果,甚至,我的内息中随时都可以衍生灼热的生命力量,虽然受伤极重,但只要我保持意识清醒,自我修复一天就一定能出院了。

    李牧、月倾浅、宋寒、抹茶等人纷纷回去休息,一个个都累坏了,林婉儿、东城月两个MM怎么也不愿意离开,我只好让她们两个一边一个睡在我身边,好在这病床是VIP房的床,足够大,两个MM和衣而睡倒也不显得拥挤,只不过是那医生似乎眼神怪怪的看着我,大约是觉得我在住院期间也能有那么好的福利,这太不科学了。

    ……

    沒过多久,病房门再次打开,我看到外面有几个守护者基地的警员守在那里了,不过也有几个人径直走了进來,赫然是林天南、王信、沈冰、东城风、邢烈等人。

    林婉儿和东城月揉着美目坐起身,就那么守在我身边,倒也沒有什么避嫌之说。

    王信快步而入,看着我,一脸欣喜,像是一个孩子一般的大笑起來,对林天南说:“我就说,这小子命大,哈哈……这样居然都沒有死,李逍遥你小子的命实在是太硬了。”

    我说:“心里还有牵挂,舍不得走……”

    林天南也欣慰的一笑,说:“你要是真的走了,我这个女儿沒有几年恐怕是恢复不过來了……幸好,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沒有就这么撒手而去。”

    我的目光落在东城风的身上,忽觉心中一痛,愧疚不已,说:“东城叔叔,对不起,我……我沒有能保护好阿雷……”

    东城风老眼一红,说:“阿雷……阿雷有你这样为他拼了命的兄弟,九泉之下也一定很开心……李逍遥,你不用自责,沒有你,月儿也未必会那么轻易的救回來……”

    我问:“东城月是怎么救到的。”

    王信道:“就在你决战欧阳川的时候,那个叫唐琦的小伙子溜进了血镰的内部,杀了7个殖装人,把东城月毫发无损的救出來了。”

    我点头:“哦,这样,唐琦这小子确实很有胆识……”

    沈冰抱臂胸前看着我,说:“唐琦再有胆识也沒有你李逍遥有胆识,你知道你那一夜杀了多少人吗,包括欧阳川在内,死在你那边小黑下的人一共113人。”

    我闭上眼睛,缓缓靠在床头,身体有些颤抖:“我……我当时沒有想那么多……”

    林天南却宽慰道:“你不用自责,你杀的人都是该死的人。”

    我看看身边的东城月、林婉儿,不禁有些庆幸她们两个沒有看到我杀人的样子,那样的我恐怕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便问道:“血镰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王信说:“魏凡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欧阳川,不过我们还是顺势捣毁了他们的研究基地,这批殖装人几乎被一扫而光了,但是魏凡居然直接抢先起诉我们,简直恶人先告状,不过沒有关系,血镰的人已经差不多被清理干净了,魏凡的屁股也不算是太干净,这笔账慢慢算,反正他魏凡失去了一大群手下之后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了。”

    “欧阳川,死了吧。”我问。

    王信点头:“人是你杀的,你总应该比我们更加清楚吧。”

    我松了一口气:“死了就好,这样……我就能确认……方圆千里不会再有人是我的对手了……”

    王信笑笑,说:“李逍遥,你是不是已经突破阳炎境界了。”

    我愕然:“你……你怎么知道。”

    “哈……”

    王信继续大笑:“我在摄像头上看到你杀人的一幕,小黑居然能涌动火焰,这种火焰跟欧阳川的一模一样,而且如果沒有阳炎实力的话,恐怕你也杀不掉欧阳川,所以我那么断定了。”

    说着,王信兴奋的说:“太好了,我们杭州守护者小队有一个阳炎级高手,看他么的还有什么妖魔鬼怪敢跟我们叫板。”

    我说:“魏凡在哪儿,有沒有拘捕他。”

    “已经在局里了。”

    “那就好。”

    “不过很快就会有他的朋友取保候审他的,我们沒有直接的魏凡参与血镰、殖装人计划的证据,最多也只能关他几天而已。”

    我叹息一声:“就这样把一个王八蛋给放出來继续祸害别人吗。”

    沈冰道:“法律是讲究证据的,我们会尽力。”

    “嗯。”

    我抬头又看看东城风,说:“东城叔叔,阿雷的葬礼已经结束了吗。”

    东城风点头:“是的。”

    我哽咽了一声:“等我明天出院了,我想去祭拜他,可以吗。”

    “嗯。”东城风叹了口气,说:“这是应该的。”

    ……

    一想到东城雷的死,我依旧心如刀绞,多好的一个兄弟,就这么沒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