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八百二十八章 锒铛入狱
    两位皇宫侍卫擎剑而來,顿时我身后的韩渊、萧厉等四将勃然大怒,韩渊更是拔出还带着血迹的长刀横在我前方,低喝道:“谁敢动我家将军试试。”

    萧厉也翻身上马,大声喝道:“御林军,上马。”

    一大片御林军的铁骑纷纷裹甲上马,将兵刃一一拔出,颇有大战一触即发的姿态,御林军在这次远征中保存得很是完整,至少还有3.5W人以上可以一战,这些士兵都是跟我经历过虬龙军、敬畏者帝国战役的人,我在军中的威信不言而喻,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愿意为我铤而走险。

    看着身后的一群人,我平静的站在原地,提着镇岳刀,说:“欧恩二殿下,我们御林军与炎龙军一样浴血奋战,我们斩杀的异魔至少占据了一半之多,凭什么认为我李逍遥见死不救,你沒有亲临战场,凭什么凭空臆测就认为我公报私仇。”

    佩儿也说:“是啊二皇兄,沒有凭据的事情,还是不要擅定李逍遥的罪名吧。”

    欧恩怒道:“妹妹,死去的人可是皇兄啊,难道他不是你的亲哥哥吗,你居然为了一个李逍遥这样说话,你对得起皇兄的在天之灵吗,。”

    佩儿急忙转身,跪在洛克大帝的面前,哭着说:“父皇,此战折戟,但毕竟已经杀掉了罗林、盖文并且灭掉了敬畏者帝国,对凯旋之师怎么能斩杀功臣呢,这样一定会寒了全军之心的,父皇,您倒是说一句话啊……”

    老国王颤巍巍的手握着西奥多冰凉的说,喃喃自语道:“西奥多,我的孩子……你走了,我该把天翎帝国交给谁啊。”

    老国王已经伤心过度、失去理智了,欧恩眼中的杀意更盛,怒道:“來人,把李逍遥拿下,立刻处决。”

    一群禁军冲了过來,御林军的韩渊、萧厉等人直接迎上去,甚至就连龙硎、夏叶也提枪策马冲上前,剑拔弩张,御林军全军愤慨,真要打起來,这禁军根本就不够看,炎龙军也未必愿意帮忙,或许我能在短时间控制住整个天翎城,只不过欧恩要是把夏禹军团等主力兵团调遣回來攻城,我单凭御林军注定守不住,这就比较棘手了。

    欧恩愤怒不绝,看着一群冲上來的御林军万夫长,怒喝道:“夏叶,你难道忘了你是谁的人吗,你竟敢与御林军沆瀣一气、背叛帝国,。”

    夏叶脸上满是无奈,淡淡道:“殿下,夏叶只是知道,统领大人为国流血,从未有过半点私心,如果斩杀这样的一代名将,实为天下不耻,我夏叶吃的是帝国军粮,自然要为帝国尽忠,而杀李统领这样的有功之臣,末将着实做不到。”

    “废物。”

    欧恩怒喝一声:“一群吃里扒外的东西,炎龙军的万夫长还有谁,徐翊,你给我站出來,李逍遥见死不救害得皇兄战死,难道你不知情吗,你现在是炎龙军的最高统帅,立刻统帅炎龙军进攻御林军,将这群叛军统统杀掉。”

    炎龙军团的人群中,徐翊缓缓走了出來,眼睛血红,声音很深沉:“殿下,大殿下是被罗林所杀,我们那时正遭遇龙劫,成千上万的巨龙在攻击我们,李统领率领御林军攻杀尚且自顾不暇,又怎么可能救得了千米外的大殿下,请恕末将无法从命。”

    欧恩气急,“铿”一声就拔出了佩剑,直接向我走了过來,NM,这货要杀我,难道不知道杀了我我也能复活的吗。

    韩渊暴怒:“二殿下,不要一意孤行了。”

    说着,他手中满是缺口的长刀一横,斗气氤氲在刀锋之上,纵身就是空中一个回旋,长刀带着千钧之力怒劈向了欧恩,欧恩早就蓄势待发,长剑一掠就横向劈在刀锋之上,只听“嘭”一声斗气剧烈碰撞,韩渊的长刀瞬间崩碎了,而欧恩手中的长剑属于宝剑,虽然斩断了长刀,却被韩渊生猛的力道撼动得连退数步,撞击在西奥多的棺木之上。

    “二殿下。”

    这时,流霜终于从人群中走了出來,一双星眸看着西奥多,淡淡道:“李逍遥是我们寒荒龙城的人,想杀他,是否要经过我的同意,而且,寒荒龙城一直与御林军、炎龙军并肩战斗,大殿下战死的全过程我看在眼里,是否也可以说我流霜见死不救,你欧恩二殿下坐守天翎城,可知道我们在战场上要面对盖文、罗林、银戈三位君王,更有铺天盖地的巨龙袭击,那种情况之下谁能拯救谁,如果殿下依旧要一意孤行,那天翎帝国要面对的敌人绝不止一个御林军,更会有寒荒龙城,甚至,八荒城一样会举国之兵攻伐,我流霜愿意以生命守卫人类壁垒,但也不介意为天翎城换一个主人,安吉拉女王文武兼备,相信足以胜任了。”

    “呃……你,流霜。”

    欧恩愤怒不已,却说不出话來,流霜轻描淡写的一席话所带來的分量却绝不下于御林军的全军戒备,欧恩再继续下去恐怕就不是一个御林军兵变那么简单,如果寒荒龙城、八荒城、御林军一起进攻的话,天翎城多半是要易主了,夏禹军、长风军、炎龙军到底有多少实力,欧恩心里还是非常清楚的。

    ……

    “够了,欧恩……”

    过了许久,老国王终于转过身來,一双浑浊的眼中带着泪水,道:“流的血已经够多了,西奥多为国捐躯,实为皇族的骄傲,关于李逍遥统领是否渎职一事容后再议,也请流霜大人息怒,欧恩是因为太悲愤了所以才说了一些不合适的话,韩渊、萧厉,你等率领御林军去驻地吧,葬了西奥多之后,自然会论功行赏,來人,将李逍遥统领请入皇宫地牢之中,我会选择时间在大殿之下给他一个公道。”

    韩渊提着断刀,低喝道:“陛下,我们将军有功无过,实在不该为难他。”

    老国王低喝道:“韩渊,你敢抗旨吗。”

    韩渊咬牙切齿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却燕颔虬须、一派猛将的姿态,这让欧恩、雷斯、罗嗣等人都非常的无奈,对这样的猛将既爱又恨,爱这种猛将的忠勇,却恨他不能为己所用。

    我不禁一笑,这似乎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便说:“韩渊、萧厉、龙硎、夏叶,你们率领兄弟们回营休息养伤吧,征途中缺少药物,别让伤者白白的死去了,快去吧,我在皇宫不会有事。”

    韩渊道:“将军,我韩渊虽然出身行伍,但也知道宫中争斗的波谲云诡,御林军可以回营,但我韩渊率领500亲卫就在王城内驻扎,随时保护将军。”

    龙硎、夏叶等人也纷纷点头:“属下也愿意。”

    无奈之下,我点头:“去吧,那宋副将率领众人回营。”

    宋副将颔首:“是,大人。”

    这时,走过來两个卫兵,抬手道:“将军,请缴械吧。”

    我沒有说话,一晃之间镇岳刀、龙池剑进入包裹,双手空空,笑道:“你看,我手里哪儿有什么兵器呢。”

    两个卫兵被唬得一愣一愣,林婉儿则跟上我,关切的说:“猪,虽然这个剧情我们沒有想到,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吧。”

    我笑笑:“沒事的,一会我坐牢了之后就下线,陪你吃东西。”

    “嗯,好。”

    ……

    流霜则看向了子舒女王和奥蒂莉亚,说:“我们就在天翎城的酒馆里住下吧,我要亲眼见证他们如何给李逍遥定罪。”

    子舒也笑了笑,说:“好,我也想知道。”

    奥蒂莉亚则把玩着紫风剑,说:“那我也留下吧,看看这些丑陋的脸庞,以后一个个的暗杀掉,把他们的脑袋扔进不归海里喂鱼。”

    洛克大帝、欧恩都是一怵,沒有敢多说话,毕竟奥蒂莉亚如今的实力已经差不多是圣域巅峰接近次神了,这样的人想杀他们确实不是太大的问題,并且奥蒂莉亚收藏大陆神兵利器是出了名的,光凭各种暗器就足以杀人无形了。

    随着文武群臣进入皇宫大殿,我被一群卫兵押送着进入了冰冷的地下牢狱,不过镇南将军、御林军统领的令牌并未被取掉,大约是属于候审的那种,一群狱卒看向我,脸上都有敬佩之色,毕竟我是天翎城第一个敢带兵去进攻虬龙军、深入异魔领地的人,在天翎城早就是一个传说,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这些狱卒一个个敬佩却又担忧。

    终于落了个锒铛入狱的下场了,我坐在冰冷的石床上却又觉得有些好笑,欧恩为什么与我过不去,我心知肚明。

    西奥多一死,洛克必然会册封欧恩为王储,这么一來欧恩在帝国的唯一绊脚石就是我这个御林军统领了,因为我从來就沒有效忠过谁,反而与佩儿走得很近,并且手中掌握的兵权实在是太可怕了,不除掉我,欧恩恐怕晚上都睡不着。

    不过可惜的是,欧恩这样与我为敌,他既然做得出來,那以后注定会真的睡不着了。

    ……

    叮一声,系统提示我,明天中午12点将会在皇宫大殿里论功行赏,我也可以走出地牢去接受审判了,刚好,有时间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下线,陪林婉儿、东城月一起吃得饱饱的,然后美美的睡一觉。

    再上线时,会审时间也到了。

    上一章错把简简单单写进英雄冢了,请原谅叶子最近构思的东西太多所以写乱了,正版阅读已经修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