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八百二十七章 早有预料的结果
    “杀啊。”

    一群人开始捡便宜,是奔掠如火的人,流言提着长剑,大声喝道:“罗林已经只有11%的血了,上去,干掉他,为了正义,为了中国战区的荣誉。”

    我不禁冷笑,他是为了装备才对。

    奔掠如火的人冲向了罗林,却不想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罗林轻轻一覆手就带出了浩然烈焰,将近百名奔掠如火的玩家烧杀掉,而英雄冢、布拉格几大公会的人马上掩杀过去,也注定了罗林的死路一条,那么多人惦记着他的这颗人头,他想不死都难了。

    ……

    我仰头看着空中的浮云久久才散去,这场战争我们赢了,真的赢了,杀了盖文,重创银戈,再能杀掉罗林的话就算是大获全胜了,只不过是……我看着远处担架上西奥多的尸体,不觉得心底一寒,我和西奥多一起出战,是两大统帅之一,结果西奥多战死,我能无责任吗。

    大约是很难了,天知道这次我回天翎城会面对什么呢。

    这时,李牧、王翦等人已经带着一批斩龙的玩家追杀过去了,罗林的气血转眼不足5%,人人得而诛之,其实大家都等着罗林爆装备呢,虽然我觉得罗林的绝望丢了,而且原本就差不多被北方异魔领地当成炮灰,他身上应该已经沒有什么油水了才对。

    不过还是提剑带着一群人一起过去冲杀,可惜罗林周围已经是人山人海,各个公会的玩家都有,其中英雄冢、神话、布拉格的玩家人数最多,燕赵无双大叔显然有些志在必得的意思了,提着长剑大声道:“丫丫,一定要把罗林爆掉。”

    六丫策马带着一群人追杀,却又被罗林一拳轰成了残血倒退而回,一脸无奈:“你以为罗林是锋芒的三巨头,想杀就杀的吗。”

    再见亦是泪提着禅杖,拼命往罗林身边挤过去,一边说:“擦,总感觉躺枪了。”

    罗林一回身就是一次横扫攻击,结果再见亦是泪被轰得飞退,脸上都被烧得一片焦黑了,球球不傻提着长戟握着盾牌往前突进,大声道:“和尚站住回血,罗林的小命交给我好了。”

    然而罗林全身就笼罩在烈焰之中,猛然一个倒退就撞进了球球不傻的怀里,铁拳横起,“啪”一声震碎了球球不傻的盾牌,伸手抓住他的脖颈,低喝道:“蝼蚁,带你上天瞧瞧。”

    “刷。”

    罗林是神级BOSS,纵身就飞向天空,虽然残血,却也锋芒毕露,而球球不傻被罗林提着脸色都绿了:“CNM的罗林,放开老子,老子又不是花姑娘,你抓我干神马。”

    空中,青萝、子舒女王横在那里拦截,青萝一剑落下,顿时罗林被剑气劈得气血暴跌,已然不剩下多少气血了,球球不傻更是脸都绿了,脊背之上的甲胄都被青萝的剑气劈碎了,痛得眼泪横流:“这NPC小妞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吗。”

    罗林惨嚎着,已然无法抓稳球球不傻了,结果球球不傻以不到20%气血的姿态直接坠向了大地,一边大声喊道:“是兄弟就接住我。”

    再见亦是泪低吼着冲了过去,伸出双臂來接球球不傻,连奔数步,“啪”一声球球不傻以脸落地,摔挂了,再见亦是泪虎躯一震,一脸悔恨:“兄弟,计算失误……”

    罗林却落在了另一片人群中,千人冢的贪狼骑与英雄冢的火晶骑绞杀在一起,几秒钟后,忽然一阵铃声掠过,。

    “叮。”

    系统公告:恭喜玩家【问剑】击杀了异魔君主【敬畏者罗林】,获得奖励:等级2、魅力值100、声望值大幅度提升、功勋值300。

    ……

    谁也沒有想到,最终居然是问剑杀掉了罗林,乱战实在是太激烈了,斩龙鞭长莫及,甚至就连罗林身边不远处的布拉格、审判、神话等公会都无可奈何。

    这场战役是真的结束了,玩家拼命的杀掉最后的敬畏者勇士,而且罗林一死,敬畏者帝国已经名存实亡了,这里不再是一个异魔领地,而是一座荒城了。

    多方打听,问剑杀掉罗林,爆出了一个次神器的法师项链,给简简单单了,另外还有一个鬼秊阶盾牌,给英雄冢的第一骑士,,唐古了,再有一把鬼秊器战斧,被剑叹ROLL走了,这场战争最后的最大获益者应该是英雄冢了。

    城内一片凄凉,到处都是尸体,甚至不少炎龙军团的士卒都在哭泣着,而玩家则回城去领取奖励去了,转眼之间这敬畏者城池已经差不多变成了一座死城了,只有少数的玩家和御林军、寒荒龙城、炎龙军的NPC军队了。

    炎龙军此次出來一共15W人,一共15名万夫长,却阵亡了14人,只剩下1人,并且这个人的一条腿受了重伤,不过这家伙是个真汉子,拖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的走上前,挥动长刀,“咔嚓”一声将罗林的头颅给砍了下來,然后跪倒在地,泪流满面的哭泣道:“大殿下,您看到了沒有,罗林被我们杀掉了,我们已经为您复仇了,希望您在天之灵能得到安息。”

    我站在一旁沉默不语,西奥多原本是打算以这一战获得全功而回城之后更加稳固储君地位的,可惜,他千算万算沒有算到异魔军队还有那么强的实力,15W炎龙军浩浩荡荡而來,如今却只剩下不到3W人,自己更是被罗林亲手所杀,这一切都是西奥多沒有想到的,他在天之灵能安息就见鬼了。

    看看手中握着的元戎剑,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妥,就走上前,将元戎剑刺落在炎龙军硕果仅存的万夫长身边,道:“徐将军,这是殿下遗留下來的元戎剑,请你好好保存,带着它和殿下的遗体一起返回天翎城去向大帝复命。”

    万夫长点点头,看向我,发现我一身都是刀剑痕迹,白色的紫霄斗篷更是被染得通红,斗篷披摆上无数刀枪洞孔,他忍不住也有些苍茫,道:“李将军,多谢你……你也……辛苦了……”

    我点头。

    韩渊、萧厉、龙硎、夏叶四将纷纷而來,都受了一点伤,不过并不重,经过这一战他们的等级也都提升了,这一点让人觉得欢喜,韩渊道:“统领大人,接下來如何处置这座荒城。”

    我想了想,说:“就地埋葬战死的兄弟,然后一把火烧了罗林的宫殿,将这座城池变成废墟吧,我们不需要在这里驻兵,就算是驻兵也绝对守不住这座城池,这次兰娜瑟尔、达伦、希芙沒有出现,否则我们是肯定无法活着回去的。”

    “是,将军。”

    ……

    韩渊命令众士兵挖掘墓穴,将御林军、炎龙军战死者的遗体投入,一共9个万人坑,为了避免这些遗体被利用复活成为亡灵,倾洒火油到坑中,然后一把火,9个熊熊燃烧的大坑出现在眼前,一群生者纷纷动容,齐刷刷的跪在墓穴前方,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御林军、炎龙军们一起唱起了颇为悲凉的帝国战歌,或者,说是哀歌会更贴切一些,。

    天翎昭昭,勇者泱泱。

    誓我忠诚,埋骨他乡。

    天翎昭昭,勇者泱泱。

    一身带甲,魂守国邦。

    ……

    军人一生,注定埋骨他乡的宿命,我们都明白。

    不久之后,敬畏者城池的宫殿也起火了,到处都是烈焰,御林军、炎龙军收拾辎重回城。

    一路之上,继续焚烧掩埋战死者的尸骸,气氛说不出的沉重,近三个多小时之后才抵达天翎城,而且这一次,流霜带着子舒、奥蒂莉亚等寒荒龙城的众将跟随我们一起返回天翎城了,流霜冰雪聪明,似乎也能猜到会发生什么了。

    天翎城,一座巍峨的城池伫立在大陆的东北方,象征着人类最坚强的壁垒。

    此时的天翎城北大门前,只见一大片人穿素衣站在那里,西奥多战死的消息早就不胫而走,洛克大帝、欧恩、佩儿等人都穿着白衣站在那里,一个个哭得眼睛通红,他们在迎接西奥多的灵柩。

    ……

    棺木在铁车缓缓的推动下來到了城池前方,洛克大帝浑身颤抖,悲凉的大哭扑在西奥多的尸体上,发现西奥多的头颅与脖颈的缝合线更是哭得更凶,他沒有想到那是最后一次见到西奥多,更沒有想到西奥多这位号称帝国第一统帅的人居然会落得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欧恩也扶着棺木大哭,但我能看得出來,他的哭泣并不真心,或许他在窃喜。

    带着御林军的众将站在那里,我沉默不语。

    足足十几分钟过去,终于,二皇子欧恩猛然转身,厉声喝道:“御林军统领李逍遥何在。”

    我点头:“我在。”

    “跪下。”欧恩声音说不出的惨厉。

    我沉默的站在那里,上前一步,道:“为什么。”

    “为什么。”

    欧恩的眼眶里满是泪水,厉喝道:“你与皇兄一起出战,皇兄战死,你却完好无缺的归來,你这个御林军统领还不知罪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早就得到了飞报,由于之前皇兄对你诸多不满,你公报私仇、见死不救,看着皇兄被罗林斩首,对不对,。”

    说着,欧恩大怒道:“來人,将李逍遥取下令牌,削去军衔,立刻推出斩首。”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