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八百二十一章 用兵之道,抚士贵诚
    “铿铿铿……”

    连续三道箭矢在狮王盾上溅射出火星,抹茶移开盾牌,长剑劈斩在前方一名剑兵的身上,一边急切说道:“不行,这群敬畏者骑射手的攻击太强了,而且非常密集的远程输出我们前排,这样下去我们就只能被动挨打了。”

    我剑锋一摆,道:“抹茶,來一次群狮之盾的效果吧,我们带5000个铁刃骑冲出去,把这群骑射手全部砍光了再回來。”

    王翦点头:“赞同逍遥哥的想法。”

    抹茶果断盾牌一沉,无数金光从天而降,不但是斩龙,就连一旁的御林军、神话、审判等阵地的一部分玩家都已经获得了群狮之盾的效果,我刀锋一抖,镇岳刀的镇岳战歌效果几乎一起发动,攻防加成完毕,李牧、王翦等人马上点上铁刃骑的第一营、第二营玩家一起冲出了暴风军团的冲锋,直奔敬畏者骑射手而去。

    “噗噗……”

    箭矢射透铠甲的声音格外的刺耳,我身边的铁刃骑一一倒地,更让人差点吐血的是这群敬畏者骑射手的AI特别高,居然可以一边射箭一边后退,利用HITRUN的战术來消耗铁刃骑,李牧的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了:“这……这特么的怎么打。”

    我身后的冰霜之翼缓缓动摇,一边将镇岳刀的刀气泻落在人群中,一边说:“分兵,全速冲锋,左右突进,包围我们前方的这些骑射手。”

    “好。”

    这一波异魔军队里,敬畏者骑射手至少有5W之众,但是我们无法一一杀光,也只能追杀斩龙、御林军阵地前方的这大约4000骑射手來为自家的军队减压了,我们不是救世主,能力有限,救不了更多人了。

    李牧、王翦率领一群人,抹茶、林婉儿率领一群分别从两翼全速突进,而我则从中间杀入,骑射手的攻击力根本就破不掉我的防御,而我刀剑并舞的攻击却是这群骑射手的噩梦,鲜血迸溅,一个个的砍杀,化为经验和功勋值沁入我的身躯。

    再过几分钟,合围完成,一群铁刃骑虎入羊群一般的砍杀着,拼着损失众多也必须杀光眼前的这4000骑射手,林婉儿开着不屈战魂的状态,双匕首乱舞,在人群中爆发出一个个的技能光泽,输出惊人,而冉闵则是提着血巨人战斧,直接发动凯尔之怒特技,旋风斩横扫人群,一群骑射手在毁灭之力的攻击下居然从战马上纷纷飞起,身体被撕成了碎片,即使冉闵沒有造成那么多的伤害,居然却也能直接将一些只有数万气血的骑射手直接秒杀。

    李牧、王翦也开着片杀技能在疾速突进着,铁刃骑纷纷发动防御技能护体,然后全力输出,纵然如此,在数千骑射手外加数千暴风军团的攻击下我们的战损速度依旧惊人,很快的10分钟超级BUFF时间耗尽,却依旧不能回撤,砍光了骑射手之后才得以返回。

    ……

    飞翔在空中,猛然轰出一记七星碎岳斩來截杀后面的追兵,我看着左手的镇岳刀,上面的纹路几乎要被鲜血所全部掩盖,纵身从天空跃下,贴地疾行在一群铁刃骑的后方,一边问道:“李牧,我们这次出击战损多少。”

    李牧只是扫了一眼,道:“5000铁刃骑战损1400,还算不错。”

    “亏大了,速度回去防御,大家都必须在悬壶者的治疗范围内。”

    “好。”

    当我回到阵地上的时候,看看御林军的阵容,却发现一大批士兵已经倒在地上了,纵然有铁刃骑的掩护他们还是损失了不少人,看得我心里不由得一痛,不过仔细看看也还好,最多也就损失1000人而已,这群御林军的等级、品阶比起不归海时已经提升了不少,战斗力剧增之后,也就难杀了许多,至少不会像是不归海会战时区区几小时内就战损上万那样的惨淡。

    我看着远方的敬畏者城池,一边砍杀,一边也注意到了两个人出现在城墙之上,正是罗林和盖文,两个人原本都是人类将领,为了获得近乎于神的力量才堕落为魔,而现在,杀戮着自己的同族,却谈笑风生的样子。

    “韩渊。”我低喝一声。

    韩渊一刀砍飞一名暴风骑兵的脑袋,策马而來,一脸鲜血的恭敬道:“将军,叫我有什么事吗。”

    我点头,指了指远方的城墙:“火岩炮、龙晶炮能够得着城墙吗,能的话,把罗林和盖文轰下來决战好了。”

    韩渊惊愕了一下,说:“将军,火岩炮、龙晶炮的射距只有700米,但是我们距离城墙至少还有1100米,恐怕是无能为力的,而且……我们现在正在混战,也无法用重炮增援,否则会伤到自家的兄弟,暂时只能用弩车了。”

    我咬咬牙:“那就把弩车推上來助战,不然损失太大了。”

    “是,将军。”

    几分钟后,数百架弩车出现在御林军的阵地上,从盾阵的缝隙间发动攻击,瞬间就让守城的异魔军队吃尽了苦头。

    而炎龙军团的方向,一群刀盾兵猛烈突进,将暴风军团和敬畏者军团的异魔逼退了至少300米,一个个身上满是鲜血,浴血奋战的勇气让人赞叹,难怪炎龙军会是天翎城第一军团,这种拼命的勇气就已经是其余兵团大多无法比拟的了。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炎龙军团后方阵地上的炮声响起,密密麻麻的炮响声不绝,下一刻,一枚枚的火岩炮、龙晶炮就那么坠落在阵地之中,那里的人群密密麻麻,有异魔军队,也有炎龙军团的刀盾兵,龙晶炮爆炸的瞬间就让这群人全部化为一堆烂肉了,龙力的爆发伤害可想而知,一大片阵地转眼变成了一片死寂了。

    “啊,啊……”韩渊瞪圆了眼睛,一双虎目瞬间就红了,声音颤抖道:“西奥多,他在干什么,这是在杀自己人吗,。”

    我一咬牙,心底却透着寒意,这就是游戏里的AI与战术吗,如此的不择手段,就算是赢了异魔,这天翎城的王族与那些恶魔又有什么区别。

    沒有多说什么,我褪去了千霜化翼效果,翻身上马带着韩渊冲向了炎龙军团的阵地,他们的炮火依旧在覆盖城池前方,甚至不少玩家都被NPC的大炮给轰杀掉了,这次事情大条了,游戏公司必然会被玩家投诉的。

    直抵炎龙军团中军帐,我策马上前,怒喝道:“殿下,为什么连自己人一起轰掉,这种混战为什么要动用龙晶炮,。”

    西奥多坐在帅帐内,手中握着一杯酒,微微笑道:“李统领稍安勿躁,兵者诡道也,兵法有云,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地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你也看到了,盖文、罗林已经联手,他们的兵力已然在我天翎城大军之上了,若是不动用非常手段,如何能胜,那2000名勇士是我从炎龙军中选出的死士,他们愿意为天翎城而死,以两千人性命换敬畏者军团的两万人,难道李统领觉得此举荒谬吗,李统领也是熟读兵法之人,该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

    韩渊啐了口唾沫:“呸,花言巧语,夺人性命。”

    西奥多怒喝道:“万夫长韩渊,你屡屡冒犯我,我却沒有定你死罪,别以为我西奥多不敢杀你,元戎剑在我手中,杀你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

    我伸手拦住冲动的韩渊,道:“殿下,兵法又有云,用兵之道、抚士贵诚,龙晶炮连同我们自己人一起轰杀掉,你就不怕寒了军心,就不怕炎龙军集体哗变吗。”

    西奥多脸色一寒,道:“李逍遥,我们炎龙军的事情我们自己应付,无需你这个御林军统帅來多管闲事,來人啊,送李统领回阵地。”

    我咬牙切齿,脸色一寒:“韩渊,我们走。”

    ……

    回去的路上,心底一阵寒意,沒有想到西奥多已经一意孤行到了这种地步,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无道理,他太需要一场旷世功勋來稳固自己的储君之位了,而这次天翎城远程,初入英雄墓园就让炎龙军团折损了数万人,如果不用这种近乎于残忍的“交换”方式來杀掉更多的异魔,炎龙军确实已经很难在这场战争中建立旷世奇功了。

    不过,我已经无法接受这种决定,特别是龙晶炮居然连同一些玩家一起轰杀掉的时候,而且人心难测,西奥多这么残忍的手段肯定会引发炎龙军军心的细微变化,只需要一个导火索,恐怕又会是另一场无法预知的巨变了。

    敬畏者帝国的城池大门一直开着,源源不绝的暴风军队与敬畏者军队向外围的御林军、御林军和玩家发动进攻,而寒荒龙城的阵地一直稳若泰山,流霜并不激进,只是守住百米的阵地,任何來犯之敌尽数斩杀,她的概念里沒有什么立功,有的大约只是复仇与守护南方七大帝国吧。

    ……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持久战一直持续了近7小时,现实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但是战斗一点也沒有要结束的意思,盖文大约是已经豁尽了手头里的兵力,暴风军队死了一批又一批,却依旧在全力的增援敬畏者城池。

    不远处,林婉儿提着匕首走了过來,笑吟吟的说道:“亲爱的,我们下线吃点东西再來吧。”

    我也觉得腹中空空了,这样也影响操作与战斗力,便点头说:“好,让大家分批下线休息片刻,再來,今天就通宵吧。”

    “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