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八百一十八章 ai极高的掘墓鬼
    “吼吼……”

    炼狱猎犬就是疯狗,第一批被砍杀掉,第二批马上无间隔的继续撕咬玩家的阵线,以至于不少小行会很快的就已经抵挡不住了,一个个鬼哭狼嚎的喊着“啊嗯,我不要了”,可惜炼狱猎犬依旧追着乱咬,不多久后,天翎城排名100名开外的行会几乎全线崩溃,居然连3级异魔都抵挡不住,后面就更加不用说了。

    ……

    镇岳刀翻滚,刀气纵横飞梭,又不知道多少炼狱猎犬躺在我的马蹄下了,而斩龙阵地前方已然是密密麻麻的一大堆尸体,铁刃骑的气血、防御摆在那里了,炼狱猎犬的平面攻击无法突破,那就只能拥挤在一起被远程火力收割了,而御林军也大致一样,近一小时的杀戮,居然斩龙和御林军都无一折损,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再过不久,炼狱猎犬这开胃菜被越杀越少,已然只剩下稀稀拉拉的一群,然后便是地上堆积如山的尸体了,还好怪物尸体刷新快,否则我们的视线大约都要被遮掩住了,而地上更是密密麻麻的银币和装备等,3级异魔爆不出什么高阶装备,不过地摊货倒是不少,众人捡取得极其开心。

    远方,西奥多大皇子提着元戎剑,目光看向远处,猛然一声嘶吼:“进攻。”

    炎龙军整体开始向前推进,我却心底一沉,异魔军团是不可能就光靠一个炼狱猎犬來阻挡我们接近城池的,一定还有其他的兵力,这炎龙军就那么推进未免天冒失了吧。

    炎龙军的铁骑驰骋而起,扬起漫天尘埃,然而就在尘埃之中忽然传來轰隆隆的声音,紧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惨嚎声。

    “怎么了,。”我提着龙池剑疾速向前奔近想看个清楚。

    韩渊提着一柄长刀,道:“将军,是陷阱,炎龙的前部骑兵受到埋伏了。”

    “果然……”

    我沉默不语,谈不上开心,炎龙军团这次与御林军一起出击,他们折损惨重的话,意味着御林军就要孤军奋战了。

    烟雾缓缓散尽,只见一个个大坑在前方出现,天知道异魔军队是什么时候在这里挖了陷阱,陷阱的宽度足足数十米,长度更是横跨了整个平原,当我带着一群御林军和铁刃骑接近的时候,赫然发现陷阱内竖满了密密麻麻的尖锥,一群炎龙军的骑兵连人带马被刺透在陷坑里惨嚎不绝的等死,这一次陷阱,至少又让炎龙军折损了数千骑兵了。

    “吼吼……”

    忽然陷阱的边缘一阵颤抖,猛然间一柄熟悉的手刀突破了岩土,一个狰狞的头颅出现了,是掘墓鬼,原本2级的异魔如今已经升级到了5级,属性、攻击大幅度提升,接二连三,越來越多的掘墓鬼从陷坑中爬了出來,密密麻麻的一群像是大虫子。

    我急忙后退,大声道:“列阵,防御。”

    这一条陷坑足足十米深,将玩家和NPC军队阻断在平原南方,看來我们不杀掉这群掘墓鬼是别想过去了,并且掘墓鬼的出现也证明为什么异魔军队能那么快挖出这么一条天堑了。

    掘墓鬼的攻击力远胜于炼狱猎犬,两柄刃刀的锋利程度更不是炼狱猎犬的利爪能够相比的。

    “撤退。”

    一群野蛮人刀盾营士兵疯狂向后奔跑,但依旧有一些落后被掘墓鬼给追上了,三头掘墓鬼冲向一名刀盾手,刃刀怒劈而下,那野蛮人刀盾手的速度倒也快,转身横起盾牌一次舞动,“铿铿铿”的防御住了,但掘墓鬼的速度更快,其中一个身体一沉,手中刃刀横扫出去,“咔嚓”一声就切断了刀盾营战士的右腿,另外两个疯狂挥舞手刀,三两下就把这个刀盾营的野蛮人战士给**了,鲜血、内脏迸溅了一地,也让一群御林军看得恐惧却又愤怒。

    “结阵,防御。”

    龙硎一声怒吼,同时手中长枪一送,“噗嗤”一声穿透了一名掘墓鬼的身躯,用力将其挑飞,几名骑兵弓箭射出,将那掘墓鬼凌空射杀掉。

    与此同时,掘墓鬼的人群也已经掩杀而來,这地下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掘墓鬼,源源不绝的冲向了我们的防御阵,前排野蛮人刀盾营的盾牌被砍得火星迸溅,有些人受不了这种力度的攻击而后退,马上就被掘墓鬼切入一阵凌虐,斩龙的铁刃骑防御线也差不多,动辄出现了一些松动,掘墓鬼的攻击实在不是盖的,太强了。

    距离我们不远处,一个中型行会的4000人方阵已然在接触不到五分钟就全线崩溃了,但是斩龙帮不了他们,我们必须防御住自己的阵地,否则就自身难保了。

    连退数百米,地平线上满是密密麻麻的掘墓鬼冲杀而來,我向后一望,大声:“把弩车推上來,准备给他们來一轮射击。”

    “是,统领。”

    不多久后,密密麻麻的弩车已经填充箭矢完毕,韩渊提着长刀低喝道:“刀盾营,龟甲战阵。”

    顿时,前排的野蛮人纷纷半跪在地,将盾牌掩住身躯,中间、后排的野蛮人也齐齐沉下身,将盾牌伏在头顶上方,整个刀盾营形成了一个半人高的盾甲阵,无法攻击,却也是近乎于完美的防御,前排全部沉身,视野已经出现了,韩渊马上低喝道:“弩车阵,发射。”

    “铮铮铮”的机簧声不绝,劲道雄浑的钢箭连续穿透多个掘墓鬼的身体,将他们穿成了一串,像是烤肉一般,一群掘墓鬼在被串在一起,身体痉挛颤抖挣扎着,看起來非常的好笑,而且弩车连续发射,箭雨密集,转眼之间御林军前方的掘墓鬼已经死成了一片。

    我马上命令道:“好了,弩车停止发射,填充箭矢,刀盾营起身迎战。”

    一群野蛮人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了,一个个站起身就挥舞长刀将一个个重伤的掘墓鬼砍翻在地,并且纵然掘墓鬼倒地了也依旧补上十几道,把掘墓鬼的手臂、大腿、头颅都通通砍断这才解气,沒有办法,已经有不少御林军的士兵死在掘墓鬼的手里,而且都是被**,这种仇恨简直不共戴天。

    斩龙的铁刃骑硬生生的防御住掘墓鬼,玩家的优势就是可以战复,要么用吸血,要么喝血瓶,更多的是依靠悬壶者的治疗,而NPC军队就沒有悬壶者这个职业了,只能依靠简单的敷药、包扎來恢复生命。

    等待几分钟,弩车的箭矢全部填充完毕了,再來一次这种战术,御林军的一群人便已经不断有人升级了,杀掘墓鬼获得的经验不是一般的多。

    ……

    我策马奔走在锋线之上,镇岳刀和龙池剑上已经满是黑色的鲜血,异魔大多不是人,鲜血不是红色,而掘墓鬼显然更不是人了。

    正在这时,忽然御林军的人群中有人诧异的喊了一声:“这……这是什么。”

    我急忙挤入人群,却发现地面上的一捧泥土正在缓缓的凸起,顿时心底一寒,低喝道:“小心你们的脚下,掘墓鬼要从地下來了。”

    说着已经冲上前,飞镰铁马双膝猛然一沉,我狠狠的将镇岳刀刺入了泥土之上,“噗嗤”一道黑血迸溅,当我将镇岳刀提起的时候,连带着一头掘墓鬼一起提上來了,龙池剑立刻送出,直透他的脖颈,一旁的野蛮人刀盾手和御林军铁骑也冷静了下來,马上舞动利刃将其砍杀掉。

    我提剑而行,在行会里示警道:“大家小心,掘墓鬼就是土拨鼠,地下才是他们的天堂,小心点,掘墓鬼会从地底挖掘发动突然袭击的,所有人战斗时注意脚下的动静,在掘墓鬼出现之前,地面会稍稍的隆起來。”

    话音未落,斩龙人群中已经传來不少惊呼声了,掘墓鬼出现的速度极快,并且越來越多,他们几乎快要放弃平地上的冲锋攻击了,改成这种从地底突袭的战术,连怪物都越來越聪明了。

    李牧大喝道:“铁刃骑,分散开來去当T,大家形成一股股小型的团队,保护远程和辅助。”

    斩龙阵地迅速分解开來,化整为零,御林军也差不多如此,韩渊、萧厉、龙硎、夏叶四将的指挥能力可见一斑,而毗邻着御林军的炎龙军团就沒有那么迅速,掘墓鬼的地下偷袭足足让他们混乱了近20分钟之久也沒有镇定下來,西奥多毕竟是储君,炎龙军虽然强,但大部分是强在人数与装备质量,若论真正的临战能力,恐怕御林军现在已经远胜于炎龙军了。

    ……

    远方,不少天翎城的行会已经开始崩溃了,掘墓鬼的突然地下袭击就像是噩梦一样让他们防不胜防,不过,这还不是真正的噩梦,不久之后,不知是谁忽然喊了一声:“快看啊,天上有东西飞过來了。”

    我心底一沉,第一反应就是掠食者。

    不出所料,正是这种狰狞的空中飞行生物,并且这批掠食者已经升级到了5级异魔了,攻击力更加恐怖,尖啸着俯冲下來,直奔人群最密集的地方,,炎龙军。

    “噗噗噗……”

    一道道鲜血迸溅起來,炎龙军的骑兵几乎一整片的倒下,一颗颗人头飞起,顿时,炎龙军的人心底已然是一片彻寒,军心已经开始松动了。

    ……

    “來了,这群畜生。”韩渊提着长刀看向空中飞向我们的掠食者。

    李牧也抬头看天:“大家……小心点,掠食者集火的攻击能力很恐怖……”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