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八百零六章 帝国蛀虫
    清风习习而來,吹在脸上有种格外清爽的感觉,繁星满布天空,抬头看去就像是一张晶莹剔透的珍异丝锦,飞镰铁马喷着鼻息,发出一声不安的叫声,似乎也感觉到武神河方向的危机,不过我沒有任何停留依旧率领御林军飞速逼近武神河。

    “斥候,过去看看。”

    韩渊低声命令,三名骑兵马上催策战马沒入黑夜的丛林之中,再过几分钟返回,道:“统制,河边有7艘水盗的战舰,非常精良,战舰之上装备了火岩炮,似乎……还有龙晶炮影影绰绰的在上面,光线太暗,属下无法完全看清。”

    韩渊转身看向我:“将军,怎么办。”

    我说:“你觉得我们现在该如何。”

    韩渊一握长枪,咬牙道:“这群该死的水盗人性泯灭,屠杀村民、奸杀女子,早该被一把火烧光了,就算是此战我们会有折损,但属下也建议强攻,以御林军的铁骑速度,我们不会折损太多就能上船了,不是吗将军。”

    我点头,命令道:“骑兵营散开,听我命令一起全速冲向他们的战船,接近水岸就立刻丢弃战马上船,务必留下这群水盗。”

    “是,将军。”

    一群御林军铁骑纷纷散开,我也握了握龙池剑的肩膀,猛然大喝一声:“进攻。”

    野蛮人刀盾营士兵纷纷举起火把,而一大群铁骑摸黑冲向了武神河,我走在最前方,不足百米外就是武神河了,上面影影绰绰的7艘战船,看來这群水盗的实力确实不弱,也正是凭借着这些战船才能与帝国水军抗衡吧。

    战船之上,随风飘來了水盗们的怒吼声:“他们來了,用大炮瞄准他们,轰他们一个稀巴烂,格老子的,这群多管闲事的御林军居然敢招惹我们虬龙军,简直是自寻死路。”

    我不禁暗笑,这些乌合之众的水盗也敢自称虬龙军,那今天我们御林军就把虬龙军从这张地图上抹掉吧,顺便还能捞点经验值和战利品。

    战船之上,炮火声传來,一道道火光闪现着,岸边则“嘭嘭嘭”的一次次爆炸,不过御林军分散开了,而且冲击速度极快,对方根本无法校准,只有寥寥数十人被炸死,其余人纷纷抵达岸边,几艘战船刚刚接到逃奔回來的水盗,正要离开。

    十几名御林军策马冲进水中,速度奇快的将利刃刺入战船的边缘,然后一步步的向上攀登。

    战船上,一群水盗纷纷擎起了长弓,对着下方就是一**射,不过御林军铁骑基本上都有装备铠甲,弓箭无法射透,自然也就无法杀死了,但受伤在所难免,一道道鲜血滴溅在武神河中,像是下起了一场血雨。

    “登船,砍翻他们的舵手,逼迫战船靠岸。”韩渊大声喝道。

    一群御林军骑兵瞬间变成了水军,一个个拔出利刃开始攀爬战船,而我也催策飞镰铁马冲向另一艘距离岸边只有不到20米的战船,飞镰铁马入水立刻发出一声嘶鸣引起了上方的注意,一名水盗立刻看向我,大声喝道:“快看,那个人就是御林军统领,帝国新任的镇南将军,弓箭手,射死他,看这个镇南将军有沒有传说中的那样勇猛,是不是不死之躯。”

    我一咬牙,发动千霜化翼,飞镰铁马再次嘶鸣化为点点冰华沁入我的身体,后背处圣域之力膨胀,不吐不快,“嘭”一声爆发出现了一堆冰霜羽翼,速度暴增,提剑就飞向了战船,体表甚至还有一层能量护盾,将这群只有泰坦级的射手的攻击纷纷弹开,剑锋横扫在战船上,镇岳刀怒劈出七星碎岳斩,顿时一群泰坦级怪物已经变成了残血,小老虎嘶吼着扑杀而至,火焰燃动在甲板之上,已然死伤一片了。

    战靴轻轻一点甲板,我已经飞向了操舵的方向,剑刃直抵,“咔嚓”一声穿透了一名水手的胸脯,将其直接挑飞扔下船去,回身再一刀,镇岳刀爆出了致命一击,8W的伤害直接将一名水盗的脑袋给砍飞了,左腿一扬,战靴“啪”一声踹在操作盘上,顿时战船转向冲向了陆地,一群御林军趁着我的掩护也纷纷上船,近距离的进攻下,战船之上的火炮和龙晶炮都已经沒用了,再过几分钟,就连野蛮人刀盾营都已经纷纷上船,这群乌合之众的虬龙军瞬间分崩离析。

    ……

    “靠岸。”

    远处传來了韩渊的大喝声,借着星光,隐约看到一共4艘战船靠近岸边,另外三艘则驶向了远处逃逸掉了,能留下4艘已经是让我很意外了。

    穿上,一声声惨叫,对于水盗,御林军不留俘虏,一个个的砍杀掉了,我则开着千霜化翼的形态,飞翔落在了韩渊所在的主战船上,这艘船比其余的都要大了近半,满载至少能容纳500人,韩渊猛然抬头看着我,眼中透着惊愕:“将军,您……您这是圣域形态吗。”

    我愕然:“呃……算是吧。”

    韩渊大喜:“我们御林军终于拥有圣域级的强者了,太好了……來人啊,继续砍,把这群人全部砍掉,一个不留。”

    顿时,甲板上跪成一排的水盗,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人差点吓哭了,带着哭腔道:“我是无辜的啊,我是被骗上船成为水盗的,不要杀我,我什么事情都沒有做,不要杀我。”

    一名水盗顿时恨恨道:“寇畅,你可是我们虬龙军的后勤官啊,居然那么沒种,你这样的人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该死的东西。”

    我冷笑一声,伸手将这个水盗提起來,说:“你有种吗,对手无寸铁的平民杀戮就是有种吗,好,我亲手送你走。”

    龙池剑一挥,这已经残血的家伙的脑袋就已经飞向了天空,我抬手一扔,身体也掉落在武神河中喂鱼去了。

    然后,我再走向了那个叫寇畅的后勤官,道:“现在,我问你一些问題,你必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以吗。”

    寇畅看着我杀人,面对我的笑容反而更加害怕了,颤抖道:“你真的不杀我吗,我……我信不过你啊。”

    我的笑容更加灿烂:“信不过我,你还能相信谁,你看我身后的这群御林军,他们分分钟就能把你大卸八块,你要相信我的话。”

    韩渊等人一脸凶神恶煞,顿时寇畅的脸色都绿了:“好吧统领大人,您请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点头,说:“虬龙军在武神河沿岸的村落多次劫掠却沒有受到帝国军的追杀,这一定是有人包容吧,说吧,狂雷军团吗。”

    寇畅脸色惨白:“我……我只是一个后勤官,我不知道……”

    我反身就是一刀,另一名水盗的头颅飞了,然后冷笑道:“你到底知不知道。”

    寇畅浑身颤抖,裤子都湿了:“我说我说……但是大人,我真的全部说了之后,你不会杀我,对不对。”

    我点头:“嗯,你从实交代,我就不杀你。”

    寇畅道:“是,虬龙军的头目叫‘龙鳞’,曾近也是一名帝国军人,但是由于在战后喝醉酒侮辱了多名无辜女子,被佩儿公主鞭打赶出了帝国军,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组建了这支虬龙军來报复帝国,一年前,狂雷军团入驻,狂雷军团的长枪营统制叫‘越珞’,他与龙鳞是旧相识,所以达成了协议,狂雷军团长枪营5000人马驻扎在月刃森林西北方按兵不动,任由虬龙军劫掠,所得资材分一半给越珞统制,甚至,我们战船上的龙晶炮、火岩炮也是狂雷军团送给我们的……不信大人你可以看,龙晶炮的炮台下有狂雷军团的刻印,虽然已经磨掉了,但依旧还有军印的痕迹。”

    我大喜,转身道:“韩渊,保护好这些龙晶炮。”

    韩渊已然知道我在想什么了,笑道:“将军放心,末将办事一定不会出什么差错。”

    我继续看向寇畅,道:“说吧,你们与越珞统制之间的合作还有什么,或者说,你们除了财物,还给越珞送去了什么。”

    韩渊顺手又砍了一个人丢下船,寇畅浑身颤抖,说:“半年前,我们洗劫了一次星光镇,小镇里有个非常美丽的少女跟着我们走了,我原本打算带着她回老家娶了她,但是……但是却被越珞看上了,非要这个女子当侍妾,我也只能将她送给了越珞统制,沒有办法,我……”

    我冷笑一声:“那个少女叫兰馨,当你占有她身体的时候,她一定不愿意吧。”

    寇畅的脸色都铁青了:“大人,我……我和兰馨是真心相爱的。”

    我忍不住笑了:“你屠杀兰馨的村庄,她会与你真心相爱吗,你当兰馨是白痴还是当我是白痴呢。”

    寇畅浑身巨颤,似乎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大声尖叫道:“将军,你……你说过只要我说出实情你就不会杀我的,你……你必须信守诺言。”

    我低下身,凑到他面前,目光冰冷的说道:“是,我说过我不会杀你,但我身后这个黑脸大汉自然会杀你的。”

    寇畅吓哭了,韩渊手起刀落,人头已经落地,冷笑一声:“这种胆小如鼠的东西,居然还敢学别人强抢民女,真是可笑,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看向远方的黑暗,道:“立刻传令给萧厉,龙硎、夏叶,让他们调遣1W人來武神河,就近武神河筑起一个船坞,以这四艘战船为初期战力,就沿岸建造我们的水军吧,然后,你和萧厉立刻调遣御林军全军,等我命令。”

    韩渊愕然:“大人,御林军全军就算除去那1W人建造船坞,至少还有近4W人啊,全部召集。”

    “是。”

    “好。”看我目光决然,韩渊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听命令就足够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