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七百九十四章 无法归还的不归海
    事实正如叶來所说的,海妖王塞林似乎对功勋榜靠前的玩家特别感兴趣,先是百里若风,随后便是剑锋寒、简简单单、慕萱,功勋榜前十的玩家已经快要被这个君王级异魔给杀掉一半了。

    ……

    “又是你,。”

    塞林猛然转身,目光落在我身上,提着水神戟便冲了过來,嘴角带着桀桀的大笑:“小子,这次我看谁还能救得了你。”

    “哗”一声,水神戟破风声凛冽,我急忙横起镇岳刀横在胸前,我现在是功勋榜第一人,塞林想杀我是意料中事,并且我还有另一重身份,帝都御林军统领,这就更让塞林想置我于死地了,毕竟我们都已经差不多猜出來了,塞林之所以葬送那么多海妖族的士卒冲锋陷阵攻击天翎城,之所以会向异魔领地投诚,那是因为他得到了筹码与许诺,这许诺便是天翎城,达伦、兰娜瑟尔、希芙等异魔君主把天翎城许诺给海妖族,然后以天翎城为跳板大军入侵夺取七大主城,这是合乎情理的推想。

    “铿。”

    握着镇岳刀的左手传來一阵酥麻的感觉,镇岳刀差点脱手,我身在战马之上连退数步,塞林的攻击非常凶悍,长戟自上而下的又是一次轰斩,顿时我的肩膀上犹如压下了一座泰山,紧接着紫霄斗篷锁住肩甲的铁环几乎就要崩飞了,肩膀上鲜血迸溅,被水神戟一下就轰掉了50000气血,血条也刷一下见底。

    “洪。”

    龙吟声仿佛从地底升起,紫霄斗篷上神力氤氲,两条神龙形态的能量飞速环绕在我身周,保护我免受下一击的伤害,不过双龙护主的韧性与攻击力有关,显然这韧性绝对经不起塞林的狂轰滥炸。

    “还是要死。”

    塞林眼中杀意大盛,猛然伸手就抓住我的战袍衣襟向回拉,扬起战靴就是一次脚踹。

    我急忙双臂招架,同时沐雨术12级血瓶一起使用,气血跳动了一下,以免被这一击就给杀掉了,。

    “20435。”

    “20000。”

    基础攻击力决定沐雨术的治疗效果,瞬间恢复到了大半气血,然而被塞林一次猛烈攻击之后再次残血,连人带马的后退。

    塞林的双腿周围萦绕着一道道风刃,又要发动群杀技能了,我心底一沉,这么一來我可能就真的要跪在这里了,开无敌技能吗,。

    正在这时,忽然塞林猛然身躯一颤,头顶上浮现着一个眩晕效果图案,但仅仅持续0.4秒,月倾浅的身影一掠而过:“逍遥哥哥快跑,打不过这个BOSS的。”

    塞林暴怒,转身就将水神戟扫荡向了月倾浅,月倾浅注定挡不住一击,风声猎猎,一个美丽身影横在月倾浅前方,林婉儿单臂横起铁伞为月倾浅挡刀,“嘭”一声火星迸溅,她连人带伞被砸得飞退出去,顺势一把抱住月倾浅,两个MM瞬间跌飞很远。

    塞林愤怒的继续追杀,旁侧一抹雪白飞出,是骑乘着月照千里的抹茶,神圣挑衅直接吸引BOSS仇恨,塞林怒吼一声:“讨厌的虫子,给本皇去死吧。”

    水神戟连续激荡三次攻击,“啪啪啪”的轰在抹茶的狮王盾上,此时的抹茶反应能力已经臻于一流了,狮王盾落地、玄天盾墙、圣盾等技能瞬间完成,结果狮王盾就那么硬生生的承受了水神戟的三次攻击,抹茶居然依旧还有20%左右的气血,这生命力已经差不多是天翎城的巅峰水平了。

    “抹茶,快走。”宋寒在远处大声喊道。

    幸好,这时候叶來命令一群冰霜战羊骑掩杀过來,为抹茶争取了宝贵的逃命机会,下一刻水神戟的凌烈风暴再次在铁刃骑、冰霜战羊骑、青牛骑等天翎城知名骑兵的人群中迭起,确实完全是以命换命的打法,至于东城月、林小舞等人都在远方输出着,而且并不是站着输出,而是发动一次技能就必须一次走位,否则很容易被水神戟的戟风锁定,一次就差不多秒杀了。

    ……

    “我去……”

    骑乘着飞镰铁马,我距离战场大约100码外静静的看着,这次不再轻易上前了,紫霄斗篷的双龙特效冷却10分钟,必须等冷却完毕了再上,否则我可沒有信心來抵挡塞林的下一次进攻了。

    李牧、林婉儿也纷纷走了过來,他们都是功勋榜前20位的玩家,塞林对我们这群人的仇恨值特别高,再去就是送死,即使要去也要等塞林接近弥留之际再说了。

    结果,海滩上风起云涌,天翎城的玩家风云人物一一前往挑战海妖王,结果又一批批的阵亡,转眼不到20分钟,已经至少超过10W之众的玩家丧身于海妖王的手里了,尸体一层层的叠加,并且快速消失掉,塞林的水神戟也仿佛血染了一般,低吼声不绝,这位不归海之主的骄傲不是我们能够理解的,大家盯着的不过是他手里的水神戟而已。

    李牧握着缰绳,侧身道:“望月城的人在两个小时出发了不少人來中国战区,似乎是想捡便宜,不过估计等他们到天翎城的时候这里的战斗早就结束了,还有,临海城、火云城也有不少人想穿过武神河來不归海战场,但是至少上千人被卷入武神河的水底淹死了,他们太小瞧武神河的暗流了。”

    我不禁一笑:“嗯,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干掉塞林,就算是大功一件了。”

    “嗯。”

    ……

    几分钟后,天翎城军队再次发难,洛克大帝手臂一挥,又是一支至少5W人编制的军团猛攻向BOSS,与玩家的团队一起进攻,顿时箭落如雨,塞林的护身气盾已经快要起不來了,浑身浴血,伤痕多不胜数,但是他体内蕴含的力量却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依旧在挥舞水神戟肆虐在人群中。

    洛克大帝站在高台之上,握着剑柄,大声喝道:“塞林,你看到了沒有,你在这里孤军奋战,你的同盟去哪儿了,我怎么沒有看到兰娜瑟尔,我怎么沒有看到银戈和盖文,他们完全是把你当枪使,枉你塞林一世英名,最后居然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真是可叹可悲。”

    塞林转身挥出一道气芒,将一群天翎城骑兵轰成了一堆烂肉,冷笑道:“洛克,你这个虚伪小人,你以为藏在天翎城就能安享晚年了吗,哈哈,别做梦了,异魔军团会砍下的脑袋悬挂在天翎城大门上示众,就算是你死了,我们也一定掘开你的坟墓将你曝尸三日。”

    洛克愤怒不已,额头上青筋暴起,道:“鹿木统领,给我杀,今天我要用塞林的心脏來下酒。”

    塞林也是一凛,依旧在人群中冲杀着,不过让我们诧异的是,塞林虽然是神级强者,但由于长期居于水底,似乎并不擅长飞行的样子,否则就算是打不过也可以逃走的,至于海面上密密麻麻的天翎城战船横起铁索來拦截,事实上这种拦截形同虚设,大家都知道。

    ……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再过不久,塞林的气血已然低于10%了,斩龙、审判、神话等公会的玩家围住轰杀,再加上NPC军团的攻击,塞林的气血下降速度肉眼可见,而且浑身满是伤痕,血流不止,差不多算是接近弥留之际了。

    “铿。”

    李牧拔出镇海刀,说:“我们该出场了吧。”

    我摇头:“再等等,BOSS的大招还沒有出呢……”

    “嗯。”

    结果我说完沒多久,塞林怒嚎一声,水神戟的光芒冲天而起,紧接着他厉吼着:“滔天巨浪,给我淹沒这一切虚伪。”

    大地缓缓颤抖,紧接着众人后方的不归海猛然掀起了数百米的巨浪,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海啸了,塞林单手一挥,巨浪席卷大地,我急忙在行会频道大声道:“所有人,把兵刃刺入地底,固定住自己的身体,憋气,别被潮水冲走了,那样就会被带到不归海里,不归海里的夜叉军团应该沒有死绝。”

    一群铁刃骑纷纷下马,将兵刃深深刺入地底,我也一样,伸手将林婉儿包入怀中,她的匕首太短小,恐怕不足以抵挡海啸的冲击力。

    几秒钟后,数百米的海潮轰然而过,我甚至能看到远处的天翎城中军帐在海啸中土崩瓦解,那什么九锡之礼的物事也被席卷而去,长风军团等NPC军队在海水中惨嚎不绝,纷纷被淹沒,佩儿则抓住老国王的手,然后紧紧的抓住一颗光秃秃的椰树。

    海啸仅仅持续了不到3分钟就平息了,大地重回眼前,沒有被冲走的玩家纷纷抖动身体甩掉一身海水,这一次海啸洗礼至少让玩家减员70%以上,NPC军队更是所剩无几,佩儿公主的长风军团总人数一定不会超过2W了,这损失太过于惨重,以至于佩儿都已经失魂落魄了。

    ……

    “嘎嘎……嘎嘎……”

    塞林喘着粗气,单膝跪在地上,握着水神戟的手臂微微颤抖,发动这次禁咒级的攻击对他自己的消耗也非常之大。

    佩儿咬着银牙,剑锋一指:“杀。”

    仅剩的长风军团士卒继续猛攻,神话的方歌阙、纸上画魅等人也纷纷杀过去,塞林以生命力量发动禁咒,现在只有不到3%的气血了。

    但是,面对着玩家、NPC的冲锋,塞林却忍不住的发出一声狂笑:“我是深海之主,我就在不归海的边缘,在我的地盘上你们还想杀我,哈哈,简直痴人说梦,这一战你们折损了多少士兵,而我不归海深处的水族却多不胜数,我只需一个月就能再次拥有50W水族大军,你们拿什么來抵挡不归海的复仇。”

    洛克大帝浑身一颤,脸上一片死灰。

    ……

    却在这时,空中传來了流霜淡淡的声音:“塞林,你杀掉那么多人,确信真的还能回不归海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