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七百八十七章 苦战不休
    凌乱的马蹄声敲打在海滩上,我率领着抹茶、王翦等一群铁刃骑在海象骑兵的人群中进行着最后一轮冲杀,龙池剑、镇岳刀砍掉的海象骑兵已经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了,浑身都是鲜血,长时间的战斗导致龙隐青岩铠上布满了斑驳的刀痕,身后的主宰者斗篷更是像从血水里捞出來的一样。

    ……

    “咔嚓。”

    剑刃平过,将一名海象骑兵连枪带头一起砍成了两段,他嗷嗷的惨叫着落地,身体痉挛抽搐着,同时爆出了一条铁枪,给李牧顺手拿走丢给一名铁刃骑去了,他看向我,说:“我们杀海象骑兵杀了多久了,好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一般……”

    我点头:“整整6小时。”

    月倾浅提着正在滴血的匕首走來,说:“逍遥哥哥,斩龙的战损非常严重,只还剩下1W人不到了,你的御林军好像也好不到哪儿去哦……”

    我不由得心中一痛,是啊,这支御林军差不多是我看着成长起來的,这一战他们折损得太多太多了,不得不心疼。

    林婉儿一双星眸看着海面,手中铁伞撑起來抵挡中午的太阳,悠悠道:“不归海里还有多少海妖呢,按理说已经死了几十万在岸上了,应该不会更多了吧。”

    我走上前,抱了抱略显疲倦的她,笑道:“婉儿辛苦了,你的功勋值冲到第6名了哦。”

    林婉儿扑哧一笑:“还不是因为斩龙挡住了海象骑兵的冲击了……对了,雄霸风云、千人冢、仙人谷在内的不少公会,他们在三小时之前阵地就被冲垮了,损失惨重……”

    我沒有多在意其余公会的情况,却沒有想到损失会这么惨,皱了皱眉说:“居然会这样……”

    月微凉MM一边弯腰捡取地面上的战利品,一边眨了眨眼睛,说:“千人冢可是拥有3W贪狼骑的公会,居然抵挡不住海象骑兵,真奇怪……”

    林婉儿莞尔一笑:“并不奇怪,贪狼骑注重进攻与爆率,对防御的加成远远不如铁刃骑,而且千人冢扩充人数的速度太快,良莠不齐,配合也沒有太多的默契,一开始就在秋收军团旁边占据了很大一段防线,密度太低,被冲垮了也是正常的。”

    李牧道:“算了,反正这一波异魔进攻咱们是抵挡下來了。”

    我点头:“嗯,婉儿你负责准备下一轮的防御,我去御林军那里看看。”

    “好~”

    ……

    提着血迹斑斑的龙池剑策马來到御林军阵地,只见到处都有伤残士兵在哀嚎着,韩渊、龙硎、夏叶、萧厉等将领都是一脸的凝重,看到我过來之后,一个个恭敬道:“统领。”

    我点点头,翻身下马,问:“情况怎么样。”

    韩渊的眼睛都红了:“我们带來的八千名新兵,被杀得只剩下四千不到了……刀盾营、铁骑营等两万老兵,经过这一场战斗也伤亡惨重,死了七千多人多人,伤了九千多人,现在还能战斗的已经不足一万人了,这还是在轻伤者继续战斗的情况下乐观统计。”

    我深吸一口气,拍拍韩渊的肩膀,说:“立刻让民夫护送受伤的士兵回天翎城接受医治,其余人留下,继续准备下一场战斗,异魔军团绝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我们的,帝国军已经折损到那么严重的地步,他们一定会乘胜追击。”

    韩渊的眼中掠过一丝绝望,道:“将军,我们这次真的会全部死在这里吗,不归海已经是一片绝地,我们……我们如果死在这里,我们的父母家国是不是就真的沦陷了。”

    我咬咬牙,说:“放心吧,还有大量的冒险者在战斗,帝国一定不会落入异魔手里的,我们的损失很大,海妖却更大,别忘了,他们几乎全军覆沒了,而且敬畏者国度所督造的战船也有限,我就不信罗林有天大的本事在折损那么多战船之后依旧能有多少战船。”

    韩渊的眼里涌现出希望,不但是他,就连萧厉、龙硎、夏叶几个万夫长的脸上也有光彩了,似乎我这几句话倒是鼓舞起了不少士气,让大家看到了希望,嗯,这种时刻让他们看到希望应该比什么都更加重要了。

    这时,传令官再次如约而來,远远的喊道:“御林军统领李逍遥将军还活着吗,如果还在,请速速到中军帐议事。”

    韩渊立刻策马过去一声斥候:“白痴,你在说什么,我们统领大人怎么会轻易就战死,哈哈,我们的统领大人文武无双,才不会死。”

    传令官一脸骇然,看着韩渊,似乎觉得这个万夫长有病似的,不过韩渊的军衔在传令官之上,他倒也不敢说什么,我却有些小感动,看來韩渊已经真正的把我当成自己的兄弟了,否则不会如此的激动。

    ……

    翻身上马,让韩渊、萧厉等人继续整军备战,我则策马飞奔向中军帐,整个海岸线的战场上已经可以用人间地狱來形容了,到处都是尸体,但我却只能看到战场的冰山一角,真正的情况还要在中军帐才能得知。

    直入中军帐,当佩儿公主看到我的时候,我能看到她的俏脸上掠过一丝欣慰的神色,虽然只是一闪即逝,不过我还是看到了,想來佩儿公主也不希望我这个得力战将就这么挂在这场战争中吧。

    踏着中军帐里雪白色的地毯,我每走一步就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血色脚印,杀的鱼人和海象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现在还有不少鲜血沿着我的战铠与战袍往下流淌着,剑鞘、刀鞘上也是血迹斑斑,來不及清理,只能用披风的布帛在上面擦拭一下,使得不要握起來太滑手便是了。

    顿时,一名侍卫官皱着眉头,说:“李将军,为何进中军帐之前不把身上的血迹擦拭干净,你污秽了帝王军帐,你可知罪。”

    我抬头看看他,笑了:“对不起,实在是太忙了,沒有來得及细细擦拭再换一身干净衣服。”

    佩儿冷笑一声:“青侍卫长,闭上你的嘴,否则就出营去迎战异魔,这种时刻居然还讲究那么多的繁文缛节,我到底该说你不懂事,还是该说你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那侍卫长被小公主说得哑口无言,一句话也说不出來了,而洛克大帝沒有表态,应该是默许了佩儿的说法了,毕竟佩儿手握长风军团、御林军两大兵权,算是帝国第三号人物,大帝还需要自己的小女儿帮自己守好江山呢,又怎么会责怪于她。

    不久之后,一个个统领级的战将纷纷进入中军帐,其中也包括火斧军的禁侯,不过火斧军所剩无几,想必他也沒有出什么力,我数了数,竟发现少了三个人。

    禁侯一脸悲切,匍匐在地,道:“陛下,秋收军团全军覆灭,夏瘣统领阵亡,西梁军团折损超过九成,统领梁萧被围,自刎身亡,海秦军团战损超过八成,统领王陆战死,这三个军团已经沒了,都沒了啊……”

    洛克大帝身躯一颤:“夏瘣统领、梁萧统领、王陆统领都战死了。”

    西奥多咬牙道:“父皇,三位统领战死殉国,实为我帝国军人之楷模,儿臣建议将他们的尸骸收还,以侯爵之礼厚葬。”

    老国王眼中涌现出无数苍凉:“准奏。”

    欧恩道:“父皇,当务之急是部署下一步的战斗计划,这一次至少超过50W的海象骑兵战死,海妖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恐怕下一次就是他们真正的主力了,说不定,塞林那老东西也会御驾亲征,届时我们将会面临最恐怖的进攻,我的夏禹军团还保存着10W人的编制,尚有一战之力,父皇不必过于担忧。”

    老国王看向大皇子:“西奥多,炎龙军团战况如何。”

    西奥多脸色一沉,说:“父皇,炎龙军团受到海象军团重点攻击,折损较为惨重,但依旧还有9W人可以一战。”

    洛克大帝叹了口气:“佩儿,你的军队呢。”

    佩儿道:“长风军团尚余6W人可战。”

    “御林军呢。”老国王似乎很关心御林军的样子。

    佩儿看向我:“李逍遥,你亲自回答父皇吧。”

    我点头,走上前道:“陛下,御林军折损严重,尚余1W人可以战斗。”

    “什么。”老国王吓了一跳:“御林军原本拥有近三万人,居然只剩下一万人了啊……”

    西奥多忍不住冷笑:“果然只是夸夸其谈之辈。”

    佩儿怒了:“大皇兄,请不要那么说御林军,清点战果的龙骧将军何在,你來说说,御林军与炎龙军团的对比吧。”

    人群中,一个身穿红色铠甲的中年人走出來,单膝跪地,道:“启禀陛下,据末将统计,炎龙军团14W人参战,战损5W,一共击杀17W异魔,而御林军,一共2.8W人参战,战损1.1W人,斩获异魔首级一共14W。”

    人群中传來了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似乎谁也沒有想到区区3W人不到的御林军能杀死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当然,其中其实还有不少是斩龙铁刃骑冲锋助战的结果,而且50架弩车起到的作用也不容忽视,否则御林军是绝杀不掉那么多异魔的。

    ……

    惊愕之色在老国王的脸上一晃而过,他想了想,说:“此战之后,低于1W人的军团全部解散,加入御林军,以李逍遥将军为统领,御林军要建成规模超过5W人的正规军团。”

    佩儿大喜:“多谢父皇。”

    她拉拉我,我也便说道:“多谢陛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