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七百八十二章 火斧军,惨败!
    一列列骑兵沿着海岸线在狂奔着,执旗尉手执着战旗,上面浮现着一柄战斧的模样,火斧军的四万人迅速在海岸线铺开,骑兵们怀抱着粗重的鹿角树木,催策战马进入大约一人深的海域之中,然后将鹿角用力轰砸在海滩上,不过沙土太过于松软,这种鹿角对异魔战船的防御能力并不算是太乐观。

    ……

    “退守,结阵。”罗特站在阵前,骑乘一头战马,大声的命令着,一面转身对着观战台看了一眼,他在寻找我的位置,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似乎在嘲笑我,他如今是火斧军的统领,并且带镇南将军之名,比我高出了2级,自然是春风得意了。

    我不禁觉得好笑,这游戏里的NPC情商越來越高了,与真人几乎无异。

    “要來了……”

    佩儿的红唇微微一颤,说:“就看我们帝国大炮到底有多大威力了。”

    洛克大帝微微一笑:“佩儿不用太过于担忧,龙晶炮、火岩炮的威力应该不会让你失望的,何况火斧军可不是什么散兵游勇,由他们來镇守防线就放心吧。”

    佩儿点头:“嗯,我知道了,父皇。”

    我手按在龙池剑的剑柄之上,就站在佩儿身边,一动不动的看着远处的战船不断接近,同时给我身后的亲信传令兵下命令,让御林军加强戒备,随时准备堵住缺口,对于火斧军的战斗力,事实上我并不是非常的信任。

    几分钟后,异魔战船的轮廓已然越來越近了,距离海岸线大约300米,进入我们的火炮攻击范围了。

    “哗。”

    洛克大帝猛然站起身,一身重铠哗啦啦的作响,他扬起了手臂,猛然落下,低喝道:“龙晶炮,给我用力的轰。”

    传令兵在高台之上摇曳着旗语,顿时海岸线上炮火连连,无数龙晶炮、魔晶炮、火岩炮纷纷发作,火舌吐个不停,下一刻,海上不断传來火光,诚如洛克大帝所言,龙晶炮、火岩炮的威力非常惊人,正面命中便能直接把异魔战船轰个支离破碎。

    海面上,火光阵阵,龙晶炮巨大的威力形成了范围内的冲击波甚至席卷到岸上來,炎龙军团、夏禹军团、御林军等军团的旗帜哗啦啦的作响,甚至有不少直接就那么折断了,远处,神话、英雄冢、斩龙等公会的防线也被冲击得连连后撤,这场战争的开场就让大家大吃了一惊。

    不过,面对着如此猛烈的炮火,敬畏者军团却似乎是不要命了一般,战船依旧满帆航行冲向了南岸,并且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战船仿佛永远轰不完似的,沉了一艘却有更多艘从不归海的迷雾中冲了出來,战船之上敬畏者的战旗随风摇曳,杀气腾腾。

    很快的,我们就已经能看到战船之上被魔化的士兵了,原本都是八荒城的士卒,现在却有了统一的名字,,敬畏者勇士,清一色的2-4级之间的异魔,实力也有高低之分,一些小头目甚至已经拥有7级异魔的实力,等级则在135-145级之间,与目前玩家的主流比较相符。

    ……

    “就要短兵相接了。”

    佩儿握着粉拳,再也沉不住气了:“父皇。”

    洛克大帝的目光中也透着寒意,说:“佩儿,镇定,你看看你的大皇兄和二皇兄,他们便沒有你这般的坐不住。”

    佩儿咬着红唇,道:“对不起父皇,女儿做不到。”

    “沒关系,很快你就会学会如何从容面对这些天杀的异魔了。”

    海面上,一艘艘战船快速冲向了岸上,“嘭嘭嘭”的撞击在鹿角之上,然而这些战船的前端都包裹着铁皮,迅速将一支支鹿角防御撞断,铁皮陷入泥沙之中,一块块巨大的跳板落在水中,随后战船之上一个个握着战斧、长剑、短弓的敬畏者勇士跳上了甲板,密密麻麻的开始向岸上冲击。

    火斧军已经在岸边构筑了防御线,一大群持盾士兵守在那里,他们手里拿的盾牌都是足足有一人高的方盾,并成一排仿佛是一道盾墙一般,盾墙的缝隙间透过一道道來自北方的暮光,照耀在士卒的脸上,却映照出他们的惊恐与不安。

    火斧军虽然是帝国军的主力军团,但几乎沒有与异魔有过什么交手,所以看到这群穷凶极恶的异魔自然不会太过于冷静了,甚至许多士兵的脸上渗满了汗水,眼中也涌现出热泪,仿佛知道自己肯定是熬不过这一夜了。

    夜幕降临,黑压压的敬畏者军团涌至,远处炮火不断,岸上的重炮依旧在轰击海上的战船,敬畏者军团至少拥兵10W以上,想在海上就把他们全部击杀是不太可能的。

    ……

    “准备。”

    禁侯罗嗣握着长剑,颤声道:“迎接冲击。”

    下一刻,无数敬畏者勇士撞击在盾阵之上,用长刀、利剑猛烈突刺盾牌,打开缝隙的一刻马上就像是虫子一样的钻了进來,张口就用尖利的牙齿咬在了火斧军士兵的脖颈之上,惨叫声形成了一片,而火斧军的人也沒有等死,纷纷以长矛來刺击,结果异魔也不是刀枪不入,马上便有不少人像是蚂蚱一样的被穿在长矛之上颤抖着。

    “挡住。”禁侯怒吼着,手持长剑就冲上前,将一名敬畏者弓箭手一剑砍成了两段,鲜血迸溅了一脸,使得他显得更加狰狞,不过禁侯也沒有去多想,依旧在盾阵处帮助士卒守御着。

    “父亲,小心。”罗特却大声喊了一声。

    黑暗中,一个巨大的身影猛然从战船方向冲上岸,手中握着一柄战斧,怒吼一声,“嘭”的战斧扫荡在盾阵之上,顿时十多名火斧军的士兵被打飞出去,血肉模糊,月光下,这黑色巨影显得愈发可怖,发出的怒吼声也仿佛穿透人心。

    我站在观战台边缘,看得有些着急,大声道:“举起火把。”

    岸上火斧军以外的军团纷纷高高举起了火簇,火光下,赫然看到了那巨影是一个浑身都刺满了钢针的怪物,像是一头腐烂的巨大半兽人,名字叫“扫荡者”,7级异魔,144级的怪物,难怪火斧军会抵挡不住,这怪物的属性已经相当强悍了。

    扫荡者不断的出现,火斧军的盾阵也迅速出现了一道道缺口,距离崩溃也相距不远了。

    ……

    禁侯罗嗣浑身浴血奋战,惨哼一声,被三头扫荡者追杀,战斧都被一斧头劈成了两半,自己更是被斩断了持剑的手腕,惨叫着跌落马下,被一名统制级的将领迅速救援后撤,罗特更是吓得浑身颤抖,手中的宝剑崭新,未曾饮血就大声喊道:“不行,火斧军挡不住了,撤退。”

    就这样,号称5W军团的火斧军在接触罗林军团不到10分钟就已经以失败告终了。

    “杀死他们,全部杀光。”黑暗中,传來了一声低喝,很熟悉,是罗林,但是我们却不知道这个异魔君王到底躲在什么地方。

    敬畏者军团发疯般的追着火斧军猛攻,结果败军带着敌人反而对本方阵地的军团形成了一次不小的冲锋,事实上火斧军既然首战,面对强大的敌人,要么被全部杀死,要么就别退后,速度不如对手就反而成了本方的拖累。

    “该死。”

    大皇子西奥多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來,拔出长剑对着前方一挥,大喝道:“炎龙军团,听我将令,立刻以箭矢射杀攻过來的异魔,别让他们轻易的接近我们的阵地。”

    马蹄声中,禁侯罗嗣失去了一条手腕,鲜血淋漓滴溅,他滚落马下,眼睛血红的看向西奥多,大声喝道:“大殿下,我们火斧军的将士与敬畏者军团混战在一起,此时你命令射箭,岂不是连我们火斧军一起射杀掉了。”

    西奥多一声冷笑:“败军之将,何必多言,若是让敬畏者军团接近我们的中军营盘,威胁到父皇的安全,这个责任你禁侯担当得起吗。”

    禁侯一愣,怒吼道:“西奥多。”

    西奥多却手臂一挥:“放箭。”

    顿时整齐序列的炎龙军团中飞起一阵凌厉的箭雨,噗噗噗的刺入血肉之躯中,敬畏者军团的士卒纷纷被射杀,火斧军也一样,几乎是1:1的比例在死亡着,禁侯看得肝胆俱裂,猛然跪倒在地,大喊道:“苍天灭我帝国啊,怎能如此的自相残杀,。”

    我咬咬牙,走上前道:“陛下,如此杀人确实有损军心,不如,停止放箭吧。”

    西奥多却冷眼看向我:“李统领,你未免太过于妇人之仁了吧,敬畏者军团的凶残你也看到了,假如让他们与我们短兵相接,这后果你有想象过吗,这个责任莫非由你來担当。”

    我看向西奥多,一瞬间觉得这个大皇子无比的冷血,已经完全不认识这个人了,而佩儿公主则在我身边拉拉我的手臂,示意我不要再多说了。

    洛克大帝却站起身,皱眉道:“李将军之言也不乏道理,但不射杀这些火斧军,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深吸一口气,说:“我愿意率领御林军去抵挡敬畏者军团,为火斧军争取撤退的时间。”

    洛克大帝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一言既出,如白染皂,李统领想清楚了。”

    “是。”

    “那便去吧。”

    ……

    我上前数步,翻身跃下了高台,在空中召唤飞镰铁马,战马一声长嘶,我抓住缰绳跃上马背,一起沉沉落地,再召唤出小老虎,迅速冲向了御林军的营地,同时拔出龙池剑、镇岳刀,沿途砍杀正在冲击防御线的敬畏者军团,这些都是罗林的走狗,一想起流霜被杀时的惨痛,我便怒不可遏,不管我们能不能抵挡得住北方异魔,但罗林必须要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