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七百七十二章 反其道而行之
    在我的命令下,斩龙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由抹茶、梦瑶、月妖颜、死神挽歌等人所组成的盾战系玩家,他们走在前方用作护盾作用,第二波则是则是林婉儿、东城月、月倾浅等人坐镇的主战场团队,第三部分我和李牧、王翦、冉闵、白起、月翎、星辰刃等人组成的纯攻击系铁刃骑方阵,这样的目的很简单,凭借狮王盾的防御阵防御住对方最强猛的一次居高临下冲击,然后以远程系轰住他们的阵脚,之后第三部分冲击系的铁刃骑进攻,一举击溃新月公会的这1.5W玩家团队,而且这一次,我们斩龙一共2.7W人参战,在人数上绝对优势,这也是我敢这么打的最大原因。

    ……

    “呼呼……”

    强风吹拂在草原上,前方的地形也越來越高了,远远的,能够看到白云之间一座连绵不绝的山脉,如同神龙遨游于彩云之间,这也是盘龙岭的名字由來,这张地图盛产着130-145级的怪物,是近半个月來中国战区的主要练级地,但现在却被日本战区的人占据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就要夺回來。

    飞镰铁马喷着灼热的鼻息,马蹄一步步的向上飞跃着,一群铁刃骑也呈现着登山的姿态,巨大的坡度也让我暗暗的心惊,这里陡峭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过我的预料了,如果新月公会的骑兵冲击我们,确实会造成极大的威胁,战雷应该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一定会选择居高临下的冲击,不过我今天就是要斩龙当这块硬骨头,崩掉新月公会的利齿,让他们知道中国战区有的是能收拾他们的人。

    ……

    远处,大地缓缓颤抖,震动声由远及近,李牧提着镇海刀,一双有神的眼睛看着远方,说:“新月公会的攻势,很快就要出现了……”

    我扬起龙池剑,大声道:“不用前进了,就在这里结阵,立刻。”

    一群骑士系玩家纷纷下马,将盾牌砸入地面,人与兵刃重盾后方,这样虽然牺牲了坐骑的属性,但是重盾步兵如果能顶得住冲击,将会是骑兵的一个噩梦,特别是在拥有后方玩家驰援的情况下。

    林婉儿提着匕首,大声说:“给前排全部加上BUFF,快点,时间紧迫。”

    于是,一个个百战BUFF落下,苦行僧职业的玩家也一个个吟唱梵音,将佛光破晓技能加持给周围的右方单位,提升100%的生命回复速度。

    等待了约5分钟,终于在上面的野草地平线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新月玩家,王翦深吸一口气,说:“他们大约拥有8000名重骑兵,其余职业的玩家就在后面了,是打算利用8000重骑兵的一波冲锋把我们切成几块,然后一块块的吃掉了,快看,最前面的那个人就是战雷。”

    我定睛一看,一名135级的剑士系玩家舞动战刃冲在最前方,身上的铠甲氤氲着神光,显然不凡,胯下则是一头火红色战马,浑身浮现着烈焰,看起來杀气腾腾,这么看來,这战雷确实无愧于是JBN排名第3位的玩家了,就不知道操作、技战术意识上能达到什么样的造诣了,想來应该也不错,不然不至于排名那么高。

    “來了。”

    抹茶看向我,说:“老大,什么时候用群狮之盾。”

    我微微一笑:“短兵相接之后再用,大家做好战斗准备了,有必要的话,我也会用镇岳刀特技的,不过区区一个新月应该不至于让我们狼狈到那个地步。”

    拍拍飞镰铁马的脑袋,我策动战马向后退,带着一群进攻系的铁刃骑分成了两股,我带人在左翼等待机会,李牧则带着另一拨人在右翼等待命令,而在锋线上,3000铁刃骑则在抹茶的带领下正在紧张的看着远方,8000新月铁骑居高临下的冲锋,速度惊人,可以想象这可怕的冲击力了。

    ……

    我身处战阵的侧翼,已经看不到主战场的情况了,只听到一阵阵激烈碰撞,杀声震天,双方已经碰撞在一起了,距离我不远处,一群新月骑兵的冲击力强得惊人,直接将第一排的铁刃骑撞飞,紧接着是第二排,直到撞击到第三排的时候才耗尽了冲击力,而林小舞、雪域千阳、邢烈等远程系玩家马上发动技能招呼,魔法、箭矢光芒在空中乱舞,杀成了一片。

    看着大地图上的小点,斩龙的方阵只是前3-4排被撞击得失去了位置,整体还算是防御住了,抹茶的群狮之盾也已经降临,大大提升防御力,直接就让那战雷失算了,他原本打算一次性冲破斩龙的阵容,却低估了我们的防御强度,也高估了自己的杀伤力。

    “铿。”

    龙池剑出鞘,我高高扬起了长剑,大声命令道:“进攻组冲锋,两翼包抄,杀他们一个片甲无存。”

    众铁刃骑纷纷拔出了利刃,大喝道:“片甲无存。”

    铁蹄声再次响彻起來,我们以低度的劣势发动冲锋,但是冲击力依旧非常恐怖,分为两路冲击从侧翼就切入了新月公会的两肋之间,这是一次非常痛的攻击,至少战雷绝对想不到斩龙居然那么大胆,就在这半山腰上就跟他们拉开阵仗开干,大约之前他们遇到的中国区公会就沒有斩龙这么大胆的公会了。

    “轰。”

    镇岳刀包裹着七星碎岳斩的光芒轰杀在人群中,龙池剑配合切割,我一个人带着上古神虎就像是一阵旋风般的卷入,冉闵、月翎、星辰刃等斩龙营的铁刃骑也纷纷跟着我向前突进,黑色铁刃骑、黑色墨焰套的光芒闪烁着,加持着炙炎的效果,在牺牲了近百骑之后硬生生的冲破了对方的封锁,进入新月铁骑的中部到处肆虐砍杀起來。

    我以最快的速度杀人,冲锋陷阵中不再讲究什么技巧,就是一刀一剑的拼杀,以吸血來恢复,给对方以最强的杀伤就算是成功了,而以我为核心的斩龙营铁刃骑确实非常勇猛,犹如一柄尖刀一般的刺透了新月公会的左翼方阵,不久之后就看到了另一把尖刀,正是李牧提着镇海刀正在率领忠烈营铁刃骑冲杀,兵分两路,将新月铁骑方阵硬生生的切成了三部分。

    “该死的。”

    远处,战雷大声的怒吼着,却根本就沒有办法,他不断的杀着我们的铁刃骑,让他杀,我和李牧会杀更多人來还击。

    抹茶、月妖颜、一秒英雄、死神挽歌骑士系玩家也纷纷上马,带着我们东城月、雪域千阳、邢烈等远程系向敌人方阵的心脏部位猛切,让新月公会的玩家彻底了解到什么叫做拼命,他们以为占尽天时地利的优势,却被我们一次大型特技群狮之盾就轻松化解了。

    ……

    不久之后,铁刃骑开始遭遇对方的远程火力,沒关系,继续冲,死伤在所难免,能拿下这场胜利就是我们为中国战区的玩家复仇了。

    “噗嗤。”

    镇岳刀将一名新月骑兵的腰部几乎斩断,我横的一拉,血淋淋的让人作呕,继续向前冲杀,只见对方一群弓箭手、灵术师聚集在一起,由一名团队长级别的弓箭手率领着,那团队长大约25岁上下,睁大眼睛看着我,怒吼道:“看准那个拿刀带老虎宠物的人,那就是这个行会的盟主,齐射秒杀掉他,用七星箭、睡眠术,晕死他。”

    我不禁一笑,提着镇岳刀就身体一斜,战马身体倾斜的一次弧线走位,直冲向对方的队列,这群远程系玩家至少超过500人,我能为铁刃骑多吸引火力也算是一件功德了。

    “刷刷刷……”

    密集的箭矢飞來,我无法全部躲避掉,依旧不断有七星箭落在我的龙隐青岩铠上,头顶上不断飞起MISS,但也有不是MISS的,则是身体周围“刷”一下荡开一层碧绿色涟漪,原本应该眩晕的效果就那么被化解无形了,那是英雄盔英雄之心特效的效果,如今的我不吃任何眩晕系负面技能。

    眼前的这群日本玩家绝对想不到我拥有英雄盔这种神器级别的鬼器,结果在我身上白白的消耗了大量的技能CD和火力,当他们觉悟的时候,就要面对忠烈营、斩龙营的双重掩杀了。

    “杀。”

    王翦挥剑大吼着,5000名铁刃骑席卷而过,简直虎入羊群般的砍杀着新月公会的远程系玩家,他们阵亡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想,并且,林婉儿、东城月、月倾浅等玩家也快得惊人,一样刺入了对方的方阵心脏部位,迅速击透对方所有的防御,2.7W斩龙玩家以惊人的魄力就那么把新月公会的1.5人按着暴打,根本不给对方一点还手之力了。

    甚至,就连副盟主战雷也被林婉儿、月倾浅一个配合给击杀掉了,双拳不敌四手,何况林婉儿、月倾浅的自身实力原本就不逊色什么,战雷也算是死得不冤枉了,JBN战网第三人死于乱军之中,这是他的归宿,换言之……中国战区CBN战网第三人是截脉流宗师小妖,如果她在这种情况下大约也沒有什么作为,直接就被乱箭射杀掉了。

    ……

    “滴。”

    一条消息,來自于布拉格盟主燕赵无双:“李逍遥,你们在盘龙岭跟新月主力干上了。”

    我回复:“是啊,怎么啦。”

    “沒事,他们大约有7W人逼近万仞渊了,也就是你们的后方,布拉格和审判开始掩杀了,你们快点解决盘龙岭的战事。”

    “好,我们会的,你们顶住。”

    “放心,我们可不是软柿子。”

    “哈哈。”

    爆更周只剩下最后一天了,目前的票仅仅爆出两章,大家努力,两章我都不好意思称之为爆发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