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七百六十七章 龙硎与夏叶
    御林军中军帐,不久之后两个身穿火红色、黑色甲胄的将领相继走了进來,正是炎龙军团、夏禹军团加入御林军的两个统制,均是万夫长的职衔,炎龙军团的那个统制叫“龙硎”,是一个大约35岁上下的中年将领,留着一撮小胡子,身材魁梧,力不可挡的样子,另一个夏禹军团的统制则叫“夏叶”,是个25岁左右的青年将领,年龄与我相仿,居然已经爬到了万夫长的职位上了,实在不简单。

    偏偏我这个御林军统帅的军衔只不过是下将军,而龙硎、夏叶的军衔也是下将军,这样也就导致我的指挥可能不会太过于有力了,原本便是平级,这二人又是大皇子、二皇子的人,摆明是來我这里弹压我任何“不轨举动”的。

    龙硎提着长剑笔直进入中军帐,在沙盘前站定,微微一笑道:“属下龙硎参见统领大人,愿听统领大人调遣。”

    夏叶也带着懒洋洋的笑容,将一柄短刀放在桌案上,笑道:“属下夏叶也一样愿意听从统领大人驱遣,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我嘴角一扬,也沒有驳斥他们的态度如何,只是说:“萧厉,去拿酒來,为龙硎将军、夏叶将军接风洗尘。”

    萧厉道:“将军,御林军的新军规有一条是禁止在军营内饮酒。”

    我:“沒事,那是战时规定,现在大战而归,男儿岂能不喝酒。”

    “好,属下这就去拿。”

    ……

    龙硎抓着剑身在桌边坐下,然后目光傲然的看了看我,说:“据说统领大人率领御林军这批‘痞子军’在寒荒龙城取得大捷,竟真的杀了两千名传说中凶狠的异魔了。”

    我也坐了下來,说:“是的。”

    龙硎笑了笑,说:“末将在炎龙军团里统御着一个万人军团,但一直在南方驱逐蛮夷与抵御临海城零散兵团的进攻,倒也从來沒有与北方的那些异魔打过交道,想來这些异魔也沒有传说中的厉害,居然被御林军这种军团杀掉了2000人,不过尔尔罢了。”

    我不禁一笑,声音平和的说:“抵御异魔进攻是御林军的一个重要任务之一,龙硎将军既然已经率众加入我御林军,那就一定会有机会领教一下异魔的本事的。”

    龙硎眼中神色一凛,沒有想到我会反将一军,他是行伍出身,哪儿懂得那么多说辞,便嘿嘿笑道:“那我倒是非常期待了。”

    一旁的夏叶将军看看我,说:“听说统领大人在城外收留了一群來自巨魔竹林的蛮子,我原本听说御林军都是一群少爷组成的队伍,非富即贵,沒有想到居然会收留蛮子这种被世人不屑的种族,大人也真是能人所不能了。”

    我看向他,正色道:“人生而平等,并沒有什么贵贱之分,蛮子也是人,只不过与我们沒有生活在同一个城池里罢了,而且御林军再也不是非富即贵的少爷军,在我入主御林军的时候便已经将以罗特为首的贵族势力从御林军里踢出去了,现在的御林军是一支血与火磨炼的军队,随时可以为国家而死,但绝不是任何一人的工具。”

    夏叶听得怔了怔,一双眸子里带着狐疑,道:“李将军,你认为帝国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我想了想,说:“服从,心明。”

    夏叶笑问:“服从是天职,这我知道,心明却又是什么意思。”

    我站起身,扶着一旁天翎城地图的沙盘,笑道:“我们从军是为了什么,有的人为了升官发财,有的人为了封王封侯,不过我觉得帝国军人首要之事就是明白自己的存在价值,我们不是任何家族势力的私军,我们是帝国军人,为领土而战,而天下生民而战。”

    “好。”

    夏叶眼中流露出一丝异样神色,也站起身來笑道:“好一句为天下生民而战。”

    说着,夏叶后退半步,单膝一跪,沉声道:“末将夏叶,见过将军,愿将这条命交给将军,率领我的五千兄弟与将军的御林军共赴生死。”

    我不禁暗喜,这夏叶年纪轻轻,看似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不过体内流淌的却一定是一腔热血,这天翎城的各大军团大部分都是各大贵族的私军,一个个心怀鬼胎,即使异魔降临的时候也不见得能同仇敌忾,大约许多夏叶这样的将领早就心怀不忿,如今遇到我这么一个煮不开的石头自然如同千里马遇伯乐了。

    倒是一旁的龙硎微微一笑,眼中带着一丝戏谑,道:“夏叶将军大约已经是忘了某些初衷了吧。”

    夏叶也笑了:“龙硎将军许是想多了,我夏叶來御林军,只是为了守护家国,再沒有别的初衷了,倒是龙硎将军,是否正怀揣着大殿下的密令。”

    龙硎脸上掠过一丝不安的神色,显然被说中了心事,却笑了笑,说:“也罢,我便留在御林军,看统领大人是否正如自己所言那样的为天下生民而战。”

    我点头,这时萧厉已经捧着两坛酒來了,又带着韩渊等一群统制级将领,一群人围着桌子,沒有下酒菜的开始畅饮了起來,这种酒并不是什么希贵的物品,喝了也不会加什么属性,不过非常烈性,喝了之后在游戏里居然也会觉得头重脚轻。

    最终,一众御林军的统制级将领喝得酩酊大醉,而我也告诫这种饮酒只此一次,以后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就不会再有了。

    看看时间,已经是深夜了,差不多搞定御林军的事情了,接下來就是磨合龙硎、夏叶两个五千人的团队与御林军之间的默契度,我坚信人心可以感化,时间长了,龙硎、夏叶自然也就真的会把自己当成御林军的人了。

    下线,现实里倒还有不少事情。

    ……

    深夜里,拉开窗帘,竟发现外面正飘起了一片片的雪花,终于下雪了,而且如果我沒有记错的话,明天就是除夕了,中国人的传统节日,胜过一切。

    别墅的大厅里,林婉儿、东城月居然还沒有睡,正贴着对联与福字,倒是让大雪天里充满了暖意,秦雯也沒有睡,让我眼前一亮的是林婉儿穿了一件圣诞装,一袭毛茸茸的短裙遮住修长的雪腿,肩膀上围着一个可爱小披肩,脸蛋红红的坐在沙发里拆开那些对联的包装。

    我有些愕然:“这是在演哪出啊。”

    看着林婉儿,我的目光在她迷人的胸腿间一飘而过,心跳暗暗加速,笑道:“婉儿在圣诞节的时候都沒有穿圣诞装,怎么今天。”

    林婉儿看着我,脸蛋更红了,说:“还不是跟东城打赌打输了……这件圣诞装是买限量版圣诞手链的时候附送的,但是一直沒有穿过,所以我和东城打赌,谁输了谁穿上让你看……”

    我扶额笑道:“结果你输了,打的什么赌。”

    林婉儿脸蛋红红的说不出來。

    东城月则抬头一笑,说:“我打赌王翦和星痕已经本垒打了,婉儿打赌沒有,所以我们就仔细的盘问了一下王翦和星痕,嘿嘿,在英雄之翼国内赛的第二个星期星痕就去了一次扬州,怎么可能沒有本垒打呢,男女朋友住在一起,肯定忍不住的……”

    秦雯在旁笑道:“那李逍遥和婉儿也算是男女朋友了,还住在一起那么久,哎哟,是不是也早就本垒打了,我要去向姑父告密,快点买零食给我堵住我的嘴。”

    林婉儿无语,东城月则说:“哼哼,你当哪对情侣都跟这两个一样,那么久还沒有本垒打,急死我了真是……”

    我说:“皇帝不急太监急,对了,明天除夕,你们打算怎么过。”

    林婉儿说:“老爸让回家过,但是我不太乐意,差点就吵架了,正不知道怎么办呢……”

    我说:“那就回去过呗,一天而已。”

    林婉儿撅撅小嘴,看着我说:“那你也回家和婶婶、梦瑶一起过除夕了。”

    “嗯。”

    “可我想跟你在一起过啊……”

    “好吧……”我笑了笑,在林婉儿身边坐下,说:“那除夕夜的晚饭在家里吃,然后我去接你,咱们就在这里过除夕好了。”

    “嗯嗯。”林婉儿开心不已。

    东城月问:“逍遥哥哥,你的御林军整治得怎么样了。”

    “还好,琐事太多,而且洛克大帝、西奥多、欧恩之间也各种权谋,这些事情太让人头疼了,我怀疑我这御林军统领干不了多久就要被撸了……”

    “加油,持久一点哦。”

    “……”

    ……

    吃了个夜宵,睡觉。

    第二天,年味已经特别浓了,家家张灯结彩,而我和林婉儿、东城月继续很沒出息的在线刷了军队日常任务之后才下线,林天南派了一辆车來接林婉儿,而我则开着我的A4去超市兜了一圈,买了不少年货回到家陪婶婶、梦瑶过年。

    除夕夜的年夜饭,婶婶做了许多拿手菜,梦瑶也开心得不得了,围着我问來问去,甚至截脉流的技巧也要仔细的请教一下,梦瑶是个聪明的女孩,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而且在玩家单挑的时候截脉流确实非常霸道,所谓技多不压身嘛,多学一些也是好的,而随着梦瑶等级、装备的提升,她的实力水准也越來越接近于月妖颜这个级别了,再过一段时间超越也不是梦想。

    安顿好了婶婶和梦瑶之后,出门,大雪纷飞的天开着A4,去林婉儿家接她去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