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五百四十一章 流霜的眼泪
    

     “绝望……”

    罗林坐倒在碎石废墟之上,浑身血迹斑斑,却依旧扬起手,对着神器的方向:“绝望……绝望……”

    一边轻轻呢喃着,这位身怀梦想的八荒城王子猛然扑倒在地,再也不复往日的威严与强大,顺着地面向前爬行,他距离绝望也只有十步之遥,但是以他现在的伤势,这十步却像是千万里一般,双臂支撑着破残的身躯,几乎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

    ……

    凌寒嘴角扬起,带着不屑的神情:“哦?罗林,你带着这千军万马来到英雄墓园,莫非就是为了寻获这柄绝望?哈哈,我似乎明白了……不过,你觉得自己真的配得上战神阿尔硫斯的兵刃吗?就凭你这种渣滓,你配得上这柄旷世神兵吗?”

    说着,凌寒猛然飞扑上前,“嘭”一脚踩在了罗林的肩膀上,扬起手中镰刀的尖利刀柄,“噗嗤”一声直穿罗林的胸口,铠甲崩碎,就那么将他钉在了地上,鲜血顺着山体向下流淌,罗林喷出一口鲜血,瞳孔不断的幻化放大,整个人已经接近弥留之际了。

    “罗林……”

    流霜扶着斩华剑,看得泪水横流,一瘸一拐的向前走了过去,苏克等人更是看得眼角瞪裂:“罗林王!天杀的凌寒,你这畜生……”

    四面八方的NPC包括玩家一起涌向了山脉上方,我们都知道,不能让罗林战死,否则这个人任务就失败了!

    “沙沙……”

    踏云靴踩碎了细石,我第一个登上了高耸的岩石,镇月剑一横,利刃空旋已经冲了过去,“噗噗噗”的穿插着凌寒的护体气劲,右手紧握龙池剑,低喝一声杀至BOSS前方,脚下白色气芒波荡开来,S级连招发动——一骑当千!

    可惜,一骑当千出手的一瞬间,凌寒猛然一次掌击,“嘭”的直接拍散了技能前奏,这BOSS已经强得让人发指了,就连连招都可以轻松破掉!一骑当千被拍散,我没有任何犹豫,剑锋一转,猛然就是一次寒冰烈巽风斩轰杀在凌寒的胸前!

    “2716!”

    “2231!”

    防御力太高了!

    凌寒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找死!”

    右臂一横,带着死亡力量席卷而来,我看得真切,身体猛然低沉,剑刃突进精准的MISS掉BOSS的这一击,身体已经在他身后,却冷不防凌寒的转身速度快绝,左拳一抡,轰然砸在了我的肩膀上,如同千钧重击一般,整个人直接飞出撞击在岩石之中,斗气之壁破碎,气血暴跌一大截,即使不用兵刃,这凌寒对我的攻击依旧如此致命——

    “19787!”

    ……

    后方,苏克率领一群龙城甲士纷纷杀至,然而凌寒却只是轻轻的一次拳劲冲击,苏克身后的数十名龙城甲士顿时就被轰杀掉了,并且,斩龙的星辰刃、王将、若雨几个人也一起被轰杀掉了,呜呜的倒在了血泊之中,更加告诉我们,这BOSS不是我们能够对付得了的。

    燕赵无双提着长剑飞掠而来,低喝道:“我们来拖住BOSS,李逍遥,你去解救罗林,不能让他挂掉,否则大家都会死得毫无价值!”

    我转身看去,罗林被厄运穿插在地面上,鲜血横流,已经奄奄一息了。

    燕赵无双擎剑扑杀,武安宣威连招挥洒在BOSS的后背之上,布拉格的盖世英雄、落幕两个人则被凌寒横扫一拳带出的死亡烈焰所击杀,凌寒狂笑声中抬起战靴就是一脚,“嘭”一声踹得燕赵无双连连后退,斗气护体的情况下依旧掉了1.8W的气血。

    “啊……”

    燕赵无双急忙后退,凌寒贴地飞行而来,嘴角带着狞笑:“死!”

    两侧,李牧、王翦两个人猛然掠至,战戟之旋覆剑斩一起降临,但是攻击输出不够高,依旧没有能够拖延住BOSS,眼看燕赵无双即将被命中的时候,月倾浅猛然掠至,擎着双匕首:“不要杀我们家大叔……”

    燕赵无双惊骇:“倾浅不要!”

    “刷!”

    又一道绝美的身影挡在了月倾浅的前方,林婉儿已经凝聚出凡尘之盾技能,诸神之临技能加持,双足离地,飞行状态下提升20%全属性,抬手抓起身后的铁伞,美女大小姐是要凭着一个刺客的身体去承受异魔君王的一击?!

    “嘭……”

    火光冲天,凌寒的愤怒一击,林婉儿经受重击,呜呜后退撞击在一块巨岩之上,气血瞬间见底了,好在还没有挂掉。

    另一侧,花枪一壶酒提着长枪杀至,猛然一个纵跃,“嘭”一声撞击在BOSS身上,是百岳跳斩技能,并且眩晕BOSS高达3秒钟,提着重盾,花枪一壶酒喝道:“还等什么,谁去拿绝望,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我在这里拖着!”

    李牧、王翦一点头,急忙窜向了绝望的方向。

    凌寒醒来之际,嘎嘎的狞笑,双拳同时抡起,直接轰击在花枪一壶酒的重盾上!

    “嘭!”

    “21237!”

    花枪一壶酒口吐鲜血,险些被秒杀,岩壁之盾也被轰碎了,但依旧扬起铁枪,千重浪呼啸冲击向凌寒,造成的伤害值还算是不错。

    凌寒暴怒着,抡起钢铁手臂又是悍烈一击,这次是真心要杀掉花枪一壶酒了!

    猛然间,一个手持长剑的人突然掠至,“啪”一声撞开花枪一壶酒,喝道:“让我来挡!”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兵临城下的盟主,飘渺云烟一声低吼,左臂之上浮现出一道道龙纹,青龙臂直接横扫而出,“嘭”一声直接砸开了凌寒的一次猛攻,啧啧,这青龙臂100%的破除一次攻击,强悍的效果不是该的。

    但下一刻,凌寒愤怒低吼一声,双臂贯穿大地,山体颤抖,“嘭嘭嘭”的冲击波肆虐,林婉儿、月倾浅、飘渺云烟等人纷纷被冲击得滚下山脉去,而我也急急的扶住山岩。

    转身冲向了罗林的方向,我伸手抓住满是鲜血的镰刀把柄,奋力向上拔起,“丝丝”的声音不绝,这厄运在灼烧罗林的身体,罗林吃痛呜呜惨叫,而我则全力想上提起镰刀,终于“噗嗤”一声,厄运已经离开了罗林的身体,上面血迹斑斑,惨不忍睹。

    正在这时,身后一声巨响,李牧、王翦接近神器绝望的那一刻,一道道雷电肆虐开来,两个人几乎一起跪倒在地,就那么挂了,李牧睁大眼睛:“怎么……怎么了!?”

    罗林抬头看去,眼里带着愤怒:“糟了,他们的身躯承受不了神器的反噬,必须有剑圣之体的人才能不能神器反噬……”

    我咬牙切齿,身后,凌寒飞扑而来,怒吼道:“找死,你们这些蝼蚁也敢亵渎神器?!”

    我急忙横起厄运镰刀在胸前,凌寒满含力量的一拳就那么轰在了镰刀的把柄上,“铿”一声金石交鸣,我被震得连续后退,凌寒一样后退了一步,看来这神器的力量倒是真的不差,但是凌寒单手一张,厄运便已经脱手而飞,不是我的东西,就终究不是我的。

    罗林缓缓的站起身,全身满是重伤,一瘸一拐的走向了神器绝望,口中喃喃道:“只要……只要手握神器,就……就可以拯救大陆了,我……我不能死在这里……”

    ……

    “想染指绝望?做梦去吧!”

    凌寒冷笑着,手握厄运,正要移动,猛然间双足间一条冰色巨龙盘旋而起,直接钳制住了他,山坡下,流霜一步一步的走了上来,一身伤痕,五指张开,咬着银牙道:“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也要为罗林争取一些时间,一点点就够了……”

    她几乎是以哀求的口吻对我说着,我点点头,紧握双剑。

    “冰龙破海!”

    流霜五指一收,冰龙肆虐在凌寒周围,将这个强悍的异魔君王身体席卷,一片片战甲被撕碎,身上也能看到一道道的伤痕了,流霜这一击着实的是伤到了凌寒了。

    “吼……”

    低吼声中,凌寒的脸上罩上一层血色光芒,愤怒得无以复加,提着镰刀就冲向了流霜,而流霜站立在原地没有动弹,红唇轻启:“冰极!”

    “嘭!”

    以流霜为中心波荡开一层冰霜,直接冰冻住了凌寒的双足,但这个BOSS的强悍程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发力震碎了冰块,再度擎着镰刀冲向了流霜。

    流霜的美目中带着决然,举起斩华剑,娇喝一声:“神羽盾!”

    “刷刷……”

    一道道冰霜力量汇聚成一面剔透的盾牌,并且冰华凝聚成了羽毛状,盘旋在盾牌周围,十分璀璨华丽,然而,凌寒挥舞镰刀就是愤怒一击,“嘭嘭嘭”连续三次轰砸在神羽盾上,终于,这美丽的盾牌瞬间崩碎,同时流霜口吐鲜血后退,直接跪坐在地上,斩华剑拄在青岩之上,她体内的斗气几乎已经被耗尽了。

    “去死!”

    凌寒怒吼一声,镰刀掠向了流霜颀长雪白的脖颈。

    我看得心跳都快停了,张手就是一次龙须钩效果,“嗖”的龙锥飞出,直接穿透了凌寒的胸口战铠,往回一收,硬生生的把BOSS给拉停了,但是接下来承受的就是凌寒猛然一手抓住龙须,发力拉扯,跟君王级拼力量是稳输的,我身体失衡,直接就被甩了出去!

    “嘭!”

    重重撞击在山体之上,口吐鲜血,凌寒却玩得极为开心:“蠢货,你这种雕虫小技怎奈何得了本君,简直可笑……”

    ……

    “不要啊……”

    看着我被凌寒肆虐得在山脉之间来回撞击,流霜跪坐在地,无能为力,眼泪恍若珍珠般滚滚而下。

    由于叶子在厦门参加老湿的婚礼,码字受到影响,所以30-1号三天每天一更,在中午12点,希望谅解。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