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斩龙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战问剑
     “他们,不会玩真的吧?”王然看着我们,小声问道。

    林婉儿咬着红唇:“不知道……看样子,不太乐观……”

    东城月抱臂胸前,微微笑道:“逍遥加油,力挺你哦!”

    问剑抿抿嘴,无语笑道:“东城,好歹剑叹跟你是一个公会啊,一个副盟主,一个长老,说起来人家还是你的部下,你居然为对方加油……”

    东城月浅浅笑:“盟主,逍遥是我的朋友,仅此而已,不为朋友加油,那显得我太不够义气了……”

    林婉儿扑哧一笑,没有说什么。

    问剑无语摇头,拿这两个漂亮副盟主没有什么办法了。

    ……

    “沙沙……”

    布底鞋踩踏在地面上,剑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露出一身壮硕的肌肉,缓缓抬起右手,淡淡笑道:“河南北辰家,形意拳,北辰洪,请赐教!”

    我皱了皱眉,脱下外套,挂在一旁的架子上,上身只是一件休闲衬衫了,把袖子向上一撸,负手而立,微微笑道:“我不知道我的拳法套路源自何门何派,但知道是北方拳,来吧,让我领教一下北辰家的形意拳到底有多厉害!”

    “好!”

    剑叹二话不说,脚底一滑突进了至少两米,右拳猛然出击,直奔我的胸口部位,并且拳头周围萦绕着淡淡的气流!

    御气级!?

    我微微惊愕,万万没有想到剑叹已经达到御气级的地步,不过从气息强度上判断,应该是初入御气境界,因为还不够雄浑。

    “啪!”

    搭手,我顺势一带,左足发力,右膝猛然抬起直奔剑叹的胸口。

    “吓?!”

    剑叹一怔,急忙横起双臂交叉胸前来抵御我这一击。

    “嘭”一声爆鸣,剑叹被我一击震得连续后退,双臂微微颤抖,眼中充满了惊愕与怒意,猛然一振手臂,双臂狂龙出海般袭来,脚底步伐变幻不测,出拳角度更是出奇,果然深得形意拳的精髓,形随意走,变幻出奇。

    我运气双拳,瞬间发出两拳,“嘭嘭”两下直接轰退了剑叹的两击,同时欺身而至,横起手臂发力狂猛一拳!

    “喝!”

    剑叹胸前中拳,整个人几乎是滑了出去,脸色苍白,这一拳已经完全打乱了他的气息,甚至连御气的能力都暂时失去了。

    问剑猛然扶住剑叹,惊愕道:“三叔,没事吧?”

    剑叹缓缓摇头,目光看向我,淡淡道:“这李逍遥……确实是高手,我的气被他压制得几乎提不起来,他的出拳套路糅合了太极拳、形意拳两种,是个难缠的对手!”

    说着,剑叹看了一眼问剑,说:“阿风,你要去试试吗?”

    “正有此意!”

    问剑一握拳头,微微笑道:“李逍遥,可否让我领教一下你的绝学?”

    我负手而立,方圆自定,淡淡道:“英雄冢的盟主远来是客,想切磋一下那就来吧,不过点到即止,我不想伤了你,也不想被你所伤!”

    问剑哈哈一笑:“那是自然!”

    ……

    问剑脱掉外套,目光决然,手臂缓缓发力,肉眼几乎不可见的气流萦绕在双拳周围,又是一个御气级的高手,并且他的气息强度甚至要比剑叹高出了许多!

    林婉儿似乎也看出了什么端倪,皱着秀眉:“问剑、逍遥,到此为止吧,再切磋下去,恐怕会伤了和气的……”

    问剑不禁失笑:“婉儿不需要担心,我难得遇到那么年轻、那么强劲的对手,今天要是不较量一下,我会遗憾一辈子的!”

    林婉儿看向我:“李逍遥……”

    “嗯,婉儿?”我笑着看她。

    “小心吖……”她充满紧张的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放心吧婉儿,我没事。”

    ……

    似乎林婉儿也看得出来,问剑虽然不怒不喜,但实质上我差点打伤了剑叹,问剑在心底已经是微怒了,一旦动起手来,问剑几乎是不可能手下留情的,断胳膊断腿的事情在切磋里时有发生,特别是我们这种超越了炼体级境界的高手对决。

    “沙沙……”

    问剑猛然近身,脚底踩着场馆里的细尘,意动身随,右拳横扫而来。

    我意海清明,手臂一振格挡开去,但是问剑脚下游离,手臂发力,猛然又是迅猛三击,拳头上包裹着浓郁的气流,他知道我也是御气级,根本就不留余力了。

    急攻下,我不能强行反击,便横起手臂,“啪啪啪”的承受了三击,问剑的力量太过于猛烈,我的脚底不受控制的向后滑动,“嘭”一声撞击在身后的训练铁人上,问剑看在眼里,一声低喝,抬脚就是重重一踹!

    “哗!”

    猛然闪身躲过,身后“嘭”一声,铁人剧颤,上面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铁皮都被踹得严重变形了!

    脚踏太虚,我右移一步,背对问剑手肘迅猛后击!

    “嘭”一声问剑中招,整个人倒向了铁人,我没有任何滞留,行云流水的转身就是一拳,直接轰向了问剑的背部!

    “呃……”

    问剑一声低低闷哼,手臂摆动扶着铁人,借力向左躲避!我的迅猛一拳直接击出,“嘭”一声爆响,铁人从中折断,螺丝钉、铁片叮叮当当的滚了一地。

    ……

    “天啊……”王然张大了小嘴:“这……李逍遥和问剑还是正常人吗?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居然……居然会那么强横……”

    林婉儿一双美目看着我,默不作声。

    东城月紧握着粉拳,轻声道:“逍遥,不要输啊……”

    ……

    “哗……”

    风声起,问剑的下一轮攻击已经来了,身体微微跃起,大力劈下一拳,形似斧劈,正是形意拳中以意显形的精髓。

    我横起手臂格挡,“嘭”连退两步,问剑步步紧逼,身体微微一沉,双拳自下而上的暴起,犹如猛虎的一式崩拳!

    我急忙将双拳分开,顿时一道凛冽气劲几乎贴着我的鼻间掠过,问剑连消带打,身体后仰,又是两次迅猛攻击。

    “呼……”

    气息在体内缓缓流淌,生生不息,意海中一片空明,电光火石间我感应到了周围的气息变化,左拳变化为掌,“啪啪”两下荡开了问剑的攻击,骤然间身形快速移动,右拳往后一摆,贯注了几乎100%的力与气,猛然轰出!

    “啊!?”

    问剑大惊失色,身形没有停稳,双臂交叉于胸前承受我这一击!

    “嘭!”

    一拳出,问剑的身体几乎就这么被轰飞了,连续后退十几步,“嘭”一声撞击在场馆里的竹剑架上,顿时架子破碎,无数竹剑纷纷折断,问剑的身体颇显狼狈的倒在断剑之中,脸色苍白,双臂微微颤抖,剑眉紧锁。

    “阿风!”

    剑叹急忙掠至,扶着问剑:“怎么样,没事吧?”

    问剑脸色不太好,大口的喘着粗气,道:“李逍遥确实是个高手,他能洞察到我换气的契机,否则我不会那么容易就落败……并且,他……”

    “他怎么了?”剑叹问。

    问剑深吸了一口气:“李逍遥恐怕已经是御气级巅峰境界了,气的强度远远超过我和你!”

    剑叹一脸惊骇:“晕,不……不是吧?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我没有听说过中国现代还有御气巅峰的高手啊,而且还那么年轻……”

    ……

    我走上前,伸手一笑:“没事吧?”

    问剑抓住我的手,顺势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笑道:“没什么大事,不过李逍遥你的拳法确实比较厉害,我和三叔输得心服口服!”

    一旁,王然笑道:“其实李逍遥的拳法不是最擅长的,他最强的应该是剑术吧?问剑你也是剑士的战复流宗师级高手,要不要跟他较量一下?”

    问剑急忙摇头笑道:“别了,我专注形意拳,最后还输成这样,论剑术的话,李逍遥的剑法应该可以当我老师了。”

    说着,问剑看看双臂,无语道:“呃,刚买的阿玛尼衬衫,钮扣全被你的一拳给崩掉了,真可惜,1.7W一件呢……”

    我心底一颤:“你……你不会让我赔吧?”

    问剑哈哈一笑,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放心吧兄弟,我没有那么刻薄,再说今天是领教了你的功夫,我都没有交学费,这件衬衫就算是交了学费吧?”

    我点头:“嗯,英雄冢的盟主确实心胸敞亮,比锋芒强多了!”

    问剑略一错愕,忽地笑了:“你是说剑锋寒那小子吧?嘿嘿,剑锋寒就是杭州人,我跟他切磋过一次,通臂拳力量浑厚、大开大合,打得非常过瘾,不过剑锋寒的为人……我们就不评判了,君子不背后言恶,总之李逍遥有空来我们河南洛阳做客吧,我让我太师爷领教一下你的功夫……”

    我嘴角一抽搐:“好……”

    其实心底是另一种说法,那太师爷多半至少是阳炎级,应该是中国屈指可数的高手了,我去挑战无异于自寻死路,还是免了吧,做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

    下午,送问剑、剑叹离开杭州。

    回来的路上。

    东城月特别开心,笑着说:“逍遥,那一拳太过瘾了……轰得问剑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之前你节节败退,我都担心你会输了呢!嘻嘻,幸好赢了……”

    林婉儿在旁说:“哼哼,东城,盟主输了,你却开心成这样!”

    东城月嘴角一扬:“少来了,李逍遥一拳击败问剑的时候,某人不是也笑了吗?”

    林婉儿:“……”

    我揉了揉拳头,剑眉紧锁。

    “怎么啦?”林婉儿关切问。

    我沉吟一声:“一拳落空打到铁人的时候,被螺丝钉搁到了,疼死我了……”

    林婉儿:“……”

    东城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