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3046章 金圣城
    两个人打定主意之后,就直接启程了,而风绝羽在离开之前,也把自己在哪的消息,通过传讯符通知给了刚刚进岛不久的饭五斗等人,打算和他们在金圣城中汇合,这样一来,几乎好几件事都可以一起在金圣城办了。

    因为风绝羽也有自己的目的,他来这是来追查越幽澶和车辕候的,一来是为了《黑蛟图》,二来是查清五色气团势力的背后主使之人,三来现在也可以跟失散的同门汇合,而第四,顺便也能帮帮沈天悲的忙,最起码先把沈青奇的下落打听到。

    至于两个人的分析,其实他们都知道,这种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虽然四位圣使的嫌疑最大,并且已经可以确定,定是他们当中的人出的手,但那个谁不在城中谁就最值得怀疑的说法,暂时来看,还是站不住脚的,毕竟四位圣使也是大活人一个,谁敢保证他们没有自己的事,万一四位圣使都不在城中,这样就不好再往下推测了。

    不过风绝羽和沈天悲也是想碰碰运气,碎乱星岛就这么大,四位圣使就住在圣城之中,如果只有一个人离开了,其它三位还在,那么就等于有了新的线索,可以从另一个方面着手,再次彻查沈青奇失踪一案。

    有了这个打算,两个人几乎马不停蹄,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赶到了金圣城当中。

    碎乱星岛的核心陆地,金圣城,是一个极其雄伟的城池,这个城池的城墙高达十数丈,墙体表面罗列着大量复杂而又深奥的符箓,站在城外,远远一看,整座圣城宛若一整块巨大的金山雕琢而成似的,从里到外,都散发着耀眼夺目的金色光芒,再配上那复杂多变、密集深奥的符箓,稍稍扫了一眼,风绝羽就看出来,在这座城池上,最起码充斥着成千上万种保护结界,从里到外把金圣城打造的固若金汤。

    如此大规模的城池,光是守护城池的结界就有成千上万种,不难猜到,这是几十任金圣君加在一起的智慧结晶。

    由沈天悲领路,风绝羽跟着他很轻松的就进入了金圣城,刚刚穿过那高大到足有十丈高的城门,城中的车水马龙、人流的汹涌,一下子就把风绝羽给惊呆了。

    偌大的金圣城,从外面来看就极大,到了里面,更是雄伟巍峨,高大的楼殿如山中树木密集林立,数不清的修士,行走在金砖打造的平整地面的闪亮街道之上,这金圣城无比的庸俗,所有的建筑,几乎用的都是掺了各种各样特殊灵石的精金,远远一看,闪闪发光,无比的奢华,而城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殿四塔。

    一殿是金圣殿,座落在城池的最中央,高耸入云,最起码有好几十层,仅次于金圣殿的四座圣塔,分布在城中四个角落当中,一样的巍峨如山,触及云空,但相比金圣殿,四座圣塔还是稍微矮了一点,可这并不妨碍路过圣塔之下的人,纷纷仰天长叹。

    圣城中的人口多如蝼蚁,随处可见身背长剑、腰挎法囊的修士,城池中的商铺林立,一眼望不到,大街上高大马匹骑乘妖兽也是数都数不清,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口密集的城池,却很少听到吵闹打架的声音,在城池中的修士,严格恪守城池中的规定,根本没有人起刺闹事,影响治安。

    “我们去哪?”一进金圣城,风绝羽就多少有些发懵,他本就对此地人生地不熟,所以求助性看了一眼沈天悲。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沈天悲此时也无比的纠结:“突然回到这,我还真不知道现在去哪?”

    “你爷爷不是圣君亲卫吗?他应该时常陪在圣君身边,你怎么对金圣城一点不熟呢?”风绝羽疑惑的问道,突然感觉到异常好笑,沈青奇是圣君的亲卫,肯定是一直住在金圣城中,可是他的孙子,看样子对金圣城一点不熟悉,甚至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对于此,沈天悲也是无语的一叹,道:“前辈有所不知,正因为爷爷是圣君亲卫,以历任亲卫的一惯惯例,亲卫的家人是不允许住在金圣城的,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圣君亲卫利用自己的身份,为家人行方便,更加是为了杜绝圣君亲卫产生私欲,所以每一任的圣君亲卫,基本上都不跟家人有所来往,就好比我的爷爷,我出生之后,他的一身所学,我根本就不能染指,更加不能窥视,往常爷爷想见我,必须去圣人村才行,而且几年也见不到一面,要不是数十年前,爷爷遭遇暗算,没了一身的修为,他也不会离开这块是非之地,跟我在一起生活,因为他的功力不再了,所以对任何人的威胁也就降到了最低点,所以四位圣使没有拦着,如若不然,恐怕我爷爷手中的权利,早就被人给拿掉了。”

    “这……”风绝羽听完足足愣了三秒,方才无语道:“看来这圣君亲卫,也不是什么好差事。”

    “当然不是好差事,做圣君亲卫者,不说断了七情六欲也差不多,当年爷爷娶了奶奶之后,两个人一辈子加在一起就见了六合面,那还是圣君大人首肯之后,匆匆一见罢了,所以我真不想爷爷再掺合这当中的事,还不如把新的圣君选出来之后,彻底的归隐山林,来的轻松自在。”

    沈天悲说完,看着那满是车水马龙的城池苦笑道:“这么多年,我到金圣城的机会也很少,圣君亲卫的家人,要自觉的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这个规矩,还真是没有什么人情味啊。”

    “所以你在城中也不认得什么人吧?”风绝羽替沈天悲的身世惋惜道。

    “没关系,最起码我还认得几个好友,他们也在城中住,不过很久没见过了。”沈天悲说着,就要奔着一个方向走去。

    而这时,风绝羽伸手给他拽了回来:“算了吧,你认识的那些朋友也是泛泛之交,你现在是为了追查沈老的下落,必然已经站在了与某个圣使对立的位置,你的安危尚且无法保证,又怎么好意思去牵连别人呢?再者说了,此事要调查下去,必须找人四处打听,就靠我们两个,肯定是玩不转的,你觉得你的那些朋友,会帮你吗?或者说,你好意思吗?”

    被风绝羽这么一说,沈天悲顿时不吭声了,他知道风绝羽说的没错,救爷爷的事,可能会触犯到碎乱星岛四大强者,这么危险的事,如果是朋友,绝不会跑过去牵连人家,更遑论让人帮忙调查。

    “不找他们,我就更没有落脚的地方了,要不然,咱们先去客栈?”沈天悲无奈道。

    “不用,咱们去城东,找一户姓汪的人家。”风绝羽微微一笑道。

    “你不是外来者吗?你怎么在这还有熟人呢?”沈天悲闻言一愣,眼神瞬间不善了,他突然觉得风绝羽一直在欺瞒自己,因为一个外人,是不可能认得碎乱星岛的修士的。

    风绝羽看出沈天悲神色不善,当下意识到他在想什么了,于是把那块圣君亲卫的身份玉牌取了出来,拿在手里晃了晃道:“你别误会,这户人家是沈老介绍的,他原本答应让我留宿在村子里,后来不是发生了一些事吗?沈老过意不去,就给我指了条路,这块身份玉牌也是他给我的。”

    沈天悲一听,这才松了口气,看着玉牌道:“的确是爷爷经常带着的玉牌,你果然没骗我,这样也好,如果是爷爷当年的关系,他有可能会帮助我们,追查爷爷的下落。”

    “那就走吧。”

    进城之前不知道在何处落脚的风绝羽并没有把自己去向完整的通知饭五斗,但现在二人似乎只有一个去处,所以,风绝羽再度祭出一道传讯符,把自己将到城东汪家的消息转达给了还在路上的饭五斗等人,而且他算算时间,可能饭五斗等人也快要到了,所以赶紧带着沈天悲往城东赶。

    沈天悲虽然不经常来金圣城,但他毕竟是碎乱星岛的修为,以往也来过几次,目的是换些修炼用的物资,购买一些自己能用到的法器,所以他肯定比风绝羽更加熟悉金圣城的格局。

    两个人一路疾奔,没过多久便来到了城东,又花了将近半个时辰打听,最后在一所高门大户的府邸门前停了下来。

    这座府邸看起来很大,一样是金碧辉煌的外院砖墙,跟金圣城的景致不谋而合,临街大开的两扇大门也是金光闪闪,但像是涂着金漆,并非什么灵矿所制,大门两侧摆着一对一人多高的飞狮兽像,威风凛凛,而门前,到也没有站着多少守卫,只有两个打扮的宛若家丁一般的仆人,守在门口的一左一右,至于门内,能看到一块屏风壁石,挡着院中的风景,而门顶的匾额上,写着“汪府”两个大字。

    两个人找了半天,也就这么一个地方明目张胆的挂着“汪府”的匾额,看来就是他们要找的地方了。

    于是风绝羽上前,手里拿着玉牌,拱手对两个仆人道:“两位小兄弟,汪府主可在?”

    ……

    就在风绝羽拜府的时候,饭五斗领着林烈等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金圣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