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70章 你们真的只聊了数学?
    可控核聚变不是飞机大炮,也不是导弹原子弹,虽然这名字里面带着“核聚变”三个字,但却不是什么需要偷偷摸摸搞的东西。

    因此,相关研究单位的选址,不一定要在戈壁滩上,也不可能放到戈壁滩上。

    人才是其一。

    至于其二,便是交流。

    就好比国际空间站计划,这种重大的系统性工程,往往不是某个国家或者组织便足以承担的任务。可控核聚变工程也是一样,在iter中,竞争永远存在,但合作依然是主流。

    如果开个会都得转几次飞机再转几趟动车,那这个会恐怕也不用开了。

    当初华科院物质研究所要搞托卡马克,在庐阳风景秀丽的蜀山湖畔圈了一座岛。

    陆舟觉得金陵不错,于是便在紫金山的旁边画了个圈,这个项目也就落户在了金陵。

    正式的书面文件还需要等一会儿才能出来,在此之前,陆舟打算回一趟母校。

    一来是他投资一个亿的计算材料研究所的大楼终于竣工了,二来是为了可控核聚变的计划以及他心中那张关于华国的普高所的蓝图,他还需要争取到金陵大学方面的支持。

    将陆舟送到了酒店门口,王经理笑着说道。

    “陆教授不多留几天吗?”

    陆舟笑了笑说:“不了,工作繁忙,闲不下来,告辞了。”

    王经理:“那您慢走。”

    陆舟点了点头,走向了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红旗。

    随身携带的行李箱已经在后备箱里,这些琐事不需要他亲自操心。

    看着陆舟系上安全带,坐在驾驶位的王鹏便发动了汽车。

    “去哪?”

    “机场!”

    ……

    金陵大学,行政楼。

    坐在办公桌前,戴着眼镜的许校长,正在一丝不苟地处理着公务。

    这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停下了手中的笔,许校长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请进。”

    门推开了,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意料之外的身影。

    看着站在门口的陆舟,许校长微微愣了下,随即放下了手中的笔,笑着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

    “陆教授?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请进。”

    看着许校长桌上的文件,陆舟礼貌地笑了笑:“来的时候有点突然,我也才刚下飞机,没有打扰到您的工作吧?”

    许校长笑了笑说,“诺贝尔奖得主要来咱们学校访问,咱们欢迎还来不及,怎么会嫌打扰了?不过您这回来的确实挺突然的,怎么都不提前说一声,搞得我们这边一点准备都没有。”

    “提前准备啥啊,我就是回来看看母校,不用搞得那么麻烦,”陆舟笑了笑,将提在手中的茶叶放在了办公桌上,“我带了点茶叶回来。”

    许校长推辞道:“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不能收,你还是拿着送老唐和老卢去吧。”

    陆舟笑着说:“这有什么贵重的,就是两包茶叶而已,唐教授和卢院士的那份我都留着呢,您就别客气了。”

    一番寒暄之后,两人在沙发上坐下。

    许校长吩咐自己的秘书,去泡了两杯热茶过来。

    用闲聊的口吻,陆舟开口说道。

    “大概明年,我就要从普林斯顿回国了,如果许校长不介意的话,以后可能要多多打扰了。”

    “怎么会介意?”许校长笑着说道,“你要是愿意回来,把我这校长的位置让给你来坐都没问题。”

    陆舟连忙道:“这就不必了,让我当个研究所所长倒是没问题,让我去管一所大学那还是算了吧。”

    他的研究已经够忙了,真要当了这校长,怕是得把他劈成两半才能忙得过来了。

    而且,用行政岗位消灭人才,正是他自己所反对的。

    抿了口茶水,任何润嗓子之后,陆舟整了整脸上的神色,开始说起了正事。

    “这次去上京,我见到了长老。”

    听到这句话,许校长也收敛了说笑的神色,换上了认真的表情。

    “你们聊了……我方便问吗?”

    “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书面文件大概不久之后便会下来,提前说说也无妨。”

    顿了顿,陆舟继续说道,“……除了一些技术上的事情之外,我们主要聊了聊学术方面的事情,包括一些数学史。”

    许校长:“数学史?”

    陆舟点了点头:“没错。”

    “纵观文艺复兴之后的历史,数学家都是一个对环境极其敏感的群体,上个世纪的数学中心在欧洲,法国的布尔巴基学派与德国的哥根廷学派在学术造诣与影响力上平分秋色,然而不到四分之一个世纪,哥根廷学派几乎全军覆没,布尔巴基学派也走向衰落,世界数学的中心从那时起便从欧洲转移到了北美。”

    “在普林斯顿游学的这些年,我学到了不少东西。无论是关于知识本身,还是关于学术文化。”

    “借鉴历史与现实中的经验,我个人最大的感受便是,学术的繁荣与一个开放的学术环境是不可分割的。于是当时我便向他提出,要在金陵打造华国的普高院,从事纯粹的学术研究,在学术上做到去官僚化,去政治化。”

    听完陆舟说的话,许校长点了点头。

    科研出生的他,很清楚学术官僚化对科研效率的影响。

    而身为教育改革的支持者,他对于改变这一点也有做出过一定的努力。

    虽然一些政策可能制定的不尽人意,但在态度上,他对于陆舟提出的观点毫无疑问是支持的。

    尤其是对于陆舟打算建立华国的普高院,很久以前他们便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他便表明了自己赞同的立场。

    只不过支持归支持,真正执行起来,恐怕会很难……

    “你说的这些我很认同,但实施起来恐怕很难。尤其是去政治化,就国内的大环境而言,这基本是不可能——”

    陆舟:“他同意了。”

    许校长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顿了顿,陆舟继续说道:“他说我自己的研究所,自己随便怎么搞都可以。搞砸了无所谓,如果成了,倒是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推广。”

    这个有限范围,自然指的是金陵大学。

    但其实推不推广,对于陆舟来说都是次要的。

    他对自己的定位不是一名教育家,仅仅只是一名学者。

    他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对他来说舒适的学术环境,让他可以安静地从事自己的研究。

    至于政治上的诉求,他并没用那种东西,也不是很感兴趣。

    然而,在许校长看来,陆舟提出的这些条件简直是不可思议。

    尤其是高层还能答应,这更是匪夷所思。

    许校长忍不住问:“你们真的只是聊了数学?”

    “当然不只是数学,”陆舟不好意思笑了笑,“在此之前……我们还聊了聊可控核聚变。”

    -

    (手残……挑战爆更失败,但今天……我一定!)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