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64章 引以为戒(求月票!)
    斯德哥尔摩市彻底进入了黑夜,而远在地球另一侧的华国,天空正朦朦亮着。

    由中央为诺贝尔奖的性质定调,经过了一晚上的剪辑与修改,最终定稿的新闻登上了六点档的新闻联播,以及八点档的国际新闻。

    虽然因为时差的原因,ctv没有像欧洲部分电视台那样,对诺贝尔奖的现场进行直播,但ctv却拿出了整整一集新闻联播的时间,对这个举国同庆的时刻进行了报道。

    电视荧幕中,身着燕尾服的陆舟走上颁奖台,从卡尔十六世的手中接过诺贝尔奖牌,并且赢得了全场宾客的掌声。

    在看到那全场宾客起立鼓掌的瞬间,目睹着眼前的一切,不少人都激动的热血沸腾,甚至是热泪盈眶。

    尤其是各大高校的学生,尤其是刚刚毕业踏入学术界的博士,尤其是那些奋斗在科研岗位上的科研工作者……

    从那年轻的身影中,他们不只是看到了诺贝尔奖的荣光,更是看到了希望。

    华国的学术界正在崛起,华国的学者正在走向世界,华国的声音正在重新定义着科学。

    对于真正从事学术领域工作的人而言,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值得高兴呢?

    没有任何意外,在网友们的热议讨论中,陆舟的名字再次登上了当天围脖热搜的头条。

    尤其是转发新闻联播的央视官微,几乎已经被占领。

    【666!】

    【陆神流弊!】

    【卧槽,九百万克朗!有没有吊大的来说下,这得多少软妹币?】

    【华国v5!】

    【我们导师说一个研究人员的黄金时期只有30岁到40岁这十年。24岁诺贝尔奖,简直太可怕了。】

    【最可怕的不是他才24岁,可怕的是他每一年都能拿出足够出色的成果,即便是爱因斯坦,奇迹年也只有26岁那一年而已。但陆神,从二十岁那年开始,似乎就没停过……】

    当然了,就算是天大的喜事,也难免会有那么一两只苍蝇在你眼前到处飞,试图炫耀自己那芝麻大点的脑子。

    尤其是在围脖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只要拿着键盘,人人都是领导人。

    然而不同的是,这类人看似站在了国家的高度考虑问题,但唯独缺乏领导人的“高度”,以及国际视野。

    虽然说起各种著作的名字似乎如数家珍,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看似“了如指掌”,甚至还能给历史上的学者像梁山伯好汉一样排个高低座次,但事实上,这类人对于政治和科学乃的理解,却基本上源于“红色警戒”和“帝国时代”这类电子游戏……

    因此,在一片祝福声中,总是少不了冒出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发言。

    【垃圾!不就是一个诺贝尔奖吗?不过是洋人发的奖,有什么好领的!呵呵,怕是和那个姓杨的物理学家一样,只会写写论文而已,整天研究些基础科学,有什么用?能造飞机导弹大炮原子弹吗?不能的话干脆别回来了!回来了也是浪费国家的粮食和钱!】

    类似的帖子永远代表着一部分人的观点。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这类人并不是大多数。

    他不但没有获得任何赞同,甚至很快便淹没在人民群众的口诛笔伐中。

    【惊了,楼主是吃飞机大炮长大的吗?好奇楼主是用的什么型号的导弹发的这条围脖。】

    【九年义务教育任重道远。】

    【扛着红旗反红旗,打着爱国的名义碍国,楼猪这种人可以说相当典型了。还捎上了杨老,杨老也是你配评价的?】

    【那么问题来了,楼主有什么用?除了浪费国家的粮食?】

    【楼主家的阿黄:我也就不小心生了楼主而已,我……对不起。】

    【……】

    最后,帖子不见了。

    也不知道是被管理员删了,还是楼主见自己一句话引起了公愤,赶紧息事宁人。

    但事实也证明,即便是全国人民都喜闻乐见的事情,也并不一定所有人都喜闻乐见。

    有的人是出于无知的宣泄。

    但也有的人,是出于自身利益。

    比如王海峰,大概便是其中之一。

    陆舟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耗。

    走在折大的校园里,每每听见那些毛都不懂的本科生们在那儿兴奋的议论着那位新晋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时,他的心里就憋着一肚子火。

    然而,他火不火,对于这个世界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从陆舟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之后,他就彻底失去了与陆舟平等对话的权力,更不要说是诺贝尔奖了。

    折大化学院的实验楼。

    坐在昔日导师的办公室里,看了眼桌上的那份报纸,王海峰用闲聊的口吻试探道,“你说这陆舟,该不会打算回国了吧。”

    “什么叫打算回国了,”听到王海峰这句话,刘院士笑了笑,“人家的家在这边,马上又要过年了,不回来能去哪儿?去你家过年啊?”

    王海峰:“您这话说的,我说的回国又不是过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懒得回答你这个问题,”刘院士淡淡笑了笑,“不管回不回来,腿都长别人身上,他想去哪,你还能管得住?”

    王海峰急了:“可是,您真觉得他回来是件好事儿?您也看见了,那次锂硫电池的研讨会上,吕局长就差没把他的意见当圣旨了!”

    刘院士淡淡地看了王海峰一眼。

    “好或不好,都不是你我能决定的。”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王海峰愣住了。

    很快,他的心中便泛起一阵无力的感觉。

    正如刘院士所说的,除了陆舟自己之外,这件事不是任何人能够决定的。

    无论是影响力还是人脉,一个诺贝尔奖得主的能量,都不是他能比较的。

    至于背景……

    除去两个稍显没落的,c9强校这个圈子里,又有哪个背景弱呢?

    要说这家伙和真正的学阀的差在哪里,可能也就是差在时间的积累,以及他本人对于学术界之外的事情不太上心罢了。

    当然,恐怕这些甚至都是次要的了。

    无论是学术界还是文化界或者别的什么圈子,只要这个圈子在国内,恐怕着所有的一切,都抵不上圣眷正浓这一个词吧……

    “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就事实而言,他确实做出来了,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慢吞吞地说着,刘院士看了自己曾经的学生一眼,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

    停顿了片刻之后,他缓缓开口说道:“对了,我和你说个事情。”

    王海峰微微愣了下:“什么事情?”

    “你可听说过马长安这个人?”

    王海峰皱了皱眉,仔细寻思了一会儿,然而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没有。”

    刘院士笑了笑:“没听说过很正常,他既不是我们学校的,也不是搞材料这块的,只是个数学教授。”

    数学教授?

    王海峰皱着眉毛,有些不解,刘院士为何要突然和自己说起一个圈外人。无论如何,数学界和材料学界,之间隔着还是太远了。

    看着一脸困惑的王海峰,刘院士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

    “就在不久前,大概就在那个什么国际数学家大会结束之后半个月吧,他因为经费方面的问题出了事,已经被震旦大学那边内部低调处理了。”

    “因为经费问题被处理了?”王海峰迟疑了下,“这人怕是得罪了什么人吧。”

    现在科研经费的管理相当严格,甚至矫枉过正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在经费上出问题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而且除非实在是穷的揭不开锅,或者实在lowb到一定境界,否则现在也很少有教授会蠢到从经费里a钱。

    除非……

    是被“翻旧账”了。

    刘院士笑了笑说:“得罪了谁我不知道,现在那个马长安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也没详细关注。不过很有意思的是,你猜这个马长安,是谁的学生?”

    王海峰:“我……猜不出来。”

    刘院士笑了笑,若有所指地说道:“谷老前辈生前,在数学界也是个风云人物啊。”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王海峰心头巨震。

    谷老前辈?

    即便他不了解数学界,在学术界这个圈子里待时间长了,他多少也知道一点数学界的江湖,比如三个山头什么的。

    而谷老前辈,毫无疑问是震旦学派的领军人了。

    哪怕仙逝已经六年,他的影响力依然不弱。

    虽然他不知道这马长安在震旦的人缘如何,但能够让震旦如此果断地处理掉这个麻烦,恐怕他得罪的人少说也得是一个菲尔茨奖级别的……

    想到这里,王海峰背后感觉有些发凉,冷汗不自觉地便冒了出来。

    “你和那个人的私人恩怨我不了解,但冤家宜解不宜结,哪怕你咽不下这口气,我希望你不要干一些蠢事儿,”看着坐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王海峰一眼,刘院士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语重心长地说道,“引以为戒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