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60章 12月10日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正文卷第460章12月10日东一区12月10日15时许,斯德哥尔摩已进入北欧冬季漫长的黑夜。

    然而,黑夜与寒冷并没有驱散人们的热情。

    斯德哥尔摩大酒店的门口,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他们手持摄像机或话筒,正安静地等待着一个时机,等待着一个身影。

    “老哥,外面好多人。”

    站在酒店的窗前,平日里一向很活泼的小彤,这会儿却是有些怯场了。

    虽然这两年半的时间里,她也经历了不少锻炼,但金陵大学的校级活动和这种世界级的盛会相比,还是显得“寒酸”了点。

    陆舟:“怕了?”

    小彤点了点头。

    陆舟笑了笑:“那你和老唐他们一起走吧,实在不习惯的话,没必要勉强自己。”

    前往斯德哥尔摩音乐厅的车队有两拨,一拨是诺贝尔奖得主与他们随行的亲人,另一拨则是受邀前来参加颁奖仪式与之后晚宴的宾客。虽然区别只是在仪式上,但给人的感觉还是不同的。

    小彤摇了摇头。

    虽然有些胆怯,但很明显,她还是不想错过这场盛会。

    看着小彤纠结的表情,陆舟笑着摇了摇头。

    停顿了片刻之后,他开口说道:“一会儿跟在我后面就好,其它的不用多想。”

    或许是因为陆舟的语气比较可靠,一脸忐忑的小彤多少有了些安全感。

    盯着酒店外人山人海的人潮,她忽然开口道。

    “老哥。”

    陆舟:“又怎么了?”

    食指捏着窗帘,小彤小声说道:“你这些年来都经历了些什么啊。”

    听到这个问题,陆舟微微愣了下,随即飒然一笑。

    “这就说来话长了,真要说的话,别说是一时半会儿,怕是一本书都不够。”

    小彤吐了下舌头:“又装逼。”

    “这到不是装逼,”说到成长这个话题,陆舟心中也是充满了感慨,停顿了片刻之后,笑着打趣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变得不像我了?”

    小彤摇了摇头,别过头不再开口,嘴角却是翘了起来。

    虽然老哥确实改变了很多。

    但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的老哥,还是那个可靠的老哥……

    另一边,同样站在窗前。

    比起小彤的忐忑,透过窗帘缝看着外面的老陆,脸上神色倒是淡定的多。

    若是在配上一根烟,那表情就更有神韵了……

    但遗憾的是,如果他在这里点根烟,明天多半会跟着一起上新闻。

    看着老公那表情,方梅忍俊不禁地调侃了句:“你倒是淡定啊,一会儿可是有记者要采访,你就不紧张?”

    老陆面不改色,淡定说道:“儿子这么给我争气,咱也不能给儿子丢脸不是?再说了,咱们出门在外,面向世界,代表的是国家的脸面,总不能让人家看轻了不是?”

    方梅揶揄道:“你这老头子,去后勤部看了一年的报纸,芝麻官没当上,倒是把你们领导那套学来了。”

    “什么老头子,”老陆斜了方梅一眼,和老婆拌嘴道,“五十岁能算老吗?”

    戳了下他的胳膊,方梅眉目含笑地说道:“白头发都有了,还不老。”

    正说话间,出发的时间也到了。

    带着父母和小彤,跟着斯塔凡院士一同来到了楼下。

    看着越来越近的酒店大门,感受中胸中渐渐激荡的情绪,陆舟轻轻理了理胸前的领带,深呼吸了一口气,向前走去。

    这一刻。

    终于来了!

    ……

    酒店外,天气很冷,但气氛很热。

    费力地挤到了前排,穿着羽绒服的ctv记者手中握着话筒,站在了同伴的摄像机前,用自己情绪高昂的声音,向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观众们,传达着现场的盛况。

    “这里是斯德哥尔摩大酒店现场,我们正在等待的是即将前往斯德哥尔摩音乐厅出席诺贝尔奖颁奖仪式的获奖者。”

    “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大家的情绪都很激动,也很兴奋。除了其它媒体的记者之外,还有斯德哥尔摩当地的市民,以及华侨同胞快看!”

    来不及解说了。

    随着门口人群的一阵骚动,一群身影从酒店的门口走出。

    镜头迅速移动,锁定了那个身影。

    在父母与小彤的陪同下,沐浴在镜头之下的陆舟从酒店贵宾通道走出。在他的旁边还有其他诺贝尔奖得主,有的独自一人,也有的是一对夫妇。

    然而毫无疑问,即便是站在一群人类心智丰碑的中间,那个身影也是最独特的。

    无论是因为他的年轻。

    还是因为他的自信。

    或许是察觉到了ctv的镜头,陆教授看向了这边,向镜头以及镜头背后的观众们微笑着点头示意。

    捕捉到了陆舟的视线,那记者更激动了,声音甚至因为激动带上了几丝轻轻的颤抖。

    “正在从我们面前走过的是本届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陆舟!他的家人正陪伴在他的身边,与他共同分享这荣耀的时刻。”

    “毫无疑问,年仅24岁的他,将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诺贝尔奖得主!”

    “这是华人的又一枚诺贝尔奖!”

    “也是华国籍学者的第一枚诺贝尔化学奖!”

    为了从嘈杂的环境中脱颖而出,说到最后的他,声音都有些声嘶力竭,甚至因为激动而破了音。

    但,没有人会因此而责备他。

    在这个振奋人心的时刻,很多人与他同样激动着。

    如果可以的话,他非常渴望能够将话筒凑到陆舟的面前,采访这位年轻的诺奖得主,此时此刻的感想。

    然而遗憾的是,前进的队列不会停下,想要近距离采访这位享誉世界的学者,只能等到颁奖仪式结束之后了。

    向那些从走道两侧伸来的话筒微笑着点头致意,随后陆舟便登上等在酒店门口的专车,和其它诺贝尔奖得主一道,前往了颁奖仪式的现场。

    和往年一样。

    16时30分许,在瑞典王室乐曲“国王之歌”的歌声中,诺贝尔奖颁奖仪式正式拉开了帷幕。

    包括诺贝尔家族成员、王室成员、政界领袖以及文化界与学术界各界人士,超过一千三百余人出席了颁奖仪式。

    而为了让这场仪式显得足够庄重,仪式中的每一分钟都经过了精心安排,无论是获奖者的戴白色领结和黑色燕尾服,还是装点仪式的花冠。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是,诺贝尔奖颁奖典礼本身的开销,甚至超过了它每年发出的奖金。

    而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

    在宴会开始的前几周里,诺贝尔基金会的典礼秘书处就像是陆军的总参谋部一样忙碌,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个颁奖仪式有条不紊地进行。

    在这个国际化的舞台上,首先走上颁奖台发表致辞的是诺贝尔基金会主席亨里克·赫尔丁。

    在开幕的致词中,他称赞获奖者们是榜样,是权威,希望他们继续各自的工作,在未来做出更大的科学发现,写出更优秀的作品……

    站在颁奖台的幕后,陆舟轻轻地深呼吸着,平复着因为情绪而有些紊乱的呼吸。

    对于他而言,赫尔丁先生说了些什么,他已经听不太清楚了。

    直到诺贝尔化学奖评审委员会的委员长克拉斯院士走上了颁奖台。

    直到他用庄严而洪亮的声音,面向大厅的宾客们宣读道。

    “长久以来,化学界都被显而易见的问题所困扰着,如何确立结构和性能的定量关系,是21世纪化学所必须思考的最重要的难题之一。”

    “而正如我们所知道的,电化学界面的理论是现代电化学的重要支柱。无法透彻的阐明界面上发生的各种电化学过程的微观实质,就意味着我们无法得知发生在我们面前的化学现象究竟是因为什么。”

    说到这里,拉克斯院士停顿了大概两秒钟。

    “然而,他用数学的方法,为我们的研究开辟了一条崭新的思路。而无数的研究成果已经证明,他是对的。”

    回应着台下一双双看向自己的视线,拉克斯院士提高了音量,宣布了诺贝尔化学奖评审委员会的决定。

    “本届诺贝尔化学奖的得主是,来自华国的陆舟教授!”

    “让我们把掌声,送给他吧。”

    后面一句话,并不是演讲稿中的内容,甚至完全是多余的。

    因为就在克拉斯院士前一句话落下的瞬间,金碧辉煌的斯德哥尔摩音乐厅内,已经被雷动的掌声填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