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47章 你看我家闺女咋样?
    中奖?

    听到陆舟突然蹦出的这句话,陈宝华愣了下,下意识便问道:“中什么奖?”

    没有隐瞒,陆舟如实回答。收藏本站

    “诺贝尔奖……”

    空气安静了大概半分钟。

    虽然没有掐表,但陆舟估摸着绝对有那么久。

    终于回过神来,陈宝华眼睛瞪大地看着陆舟,声音有些语无伦次地问道。

    “诺……贝尔?那个诺贝尔?”

    “嗯。”陆舟再次确认地点了点头。

    说实话,在接到电话的时候,他也相当的意外。

    虽然埃特尔教授向他承诺过,会向瑞典皇家科学院提名他的名字,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一天会来的如此之快。

    以至于,现在他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

    激动?

    那是肯定的。

    作为学术界的最高荣誉,若是哪个人说自己对诺奖不感兴趣,那要么是在装逼,要么便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但此时此刻,他心里恐怕还是以懵逼的成分居多。

    一想到自己差点两次挂了诺奖电话,陆舟的表情便充满了说不出来的古怪。看来以后这陌生来电还真不能随便挂了,至少得听听它说的是啥……

    这时候,一直处在懵逼状态的陈玉珊也回过了神来,小声问道:“诺贝尔有数学奖吗?”

    “没有,”陆舟摇了摇头,“是化学奖。”

    “哦哦,化学奖啊。”

    听到是化学奖,陈玉珊松了口气。

    不过这口气还没出到一边,她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妈耶!

    不管是什么奖,那也是诺贝尔奖啊!

    以前她虽然知道陆舟的数学很强,而且是国际知名的那种强,但却没想到他强的竟然不只是数学,连化学也强的恐怖如斯。

    一时间,陈玉珊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看向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厉害了,学弟……”

    不是很擅长应对别人当面夸自己。

    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行吧。”

    陈宝华:……

    ……

    就在陆舟收到电话的同一时间,远在华国内陆的江陵小城,一座不起眼的工厂大院。

    自从从一线岗位上退到后勤岗位之后,老陆每天都闲的发慌,整天不是扛着鱼竿和钓友们一起去钓鱼,要么便是去单位的办公室里坐着喝茶看报。

    正逢国庆小长假,又赶上了个好天气,钓到了两条肥到不像话的鲫鱼,高兴的不亦乐乎的陆邦国便拉着和他一起出去垂钓的钓友去了自己家。

    让方梅帮忙把鱼烧了,再炒了两个下酒菜,老陆接着从他珍藏的好酒里匀了二两出来,在客厅摆了一小桌。

    品了一口那陈年佳酿,坐老陆对面的周平,感慨说道。

    “还是你这日子过的惬意啊,隔三差五出去钓个野味,回家里再整上两杯小酒,要是搁我身上,拿神仙的日子和我换我都不换。”

    “惬意个啥,每天闲的光长膘了,再养几年又得退休了,时间更多。我倒宁可厂里给我找点活干。”说这话的语气虽是埋怨,但老陆脸上的表情却是笑着的。

    夹了块鱼肉进自己的碗里,周平笑着道:“得了吧你,可别折腾咱吴书记了。市里、省里的领导隔三差五下来慰问的老同志,换你是这厂子的书记,敢给你安排在一线岗位上放着?”

    老陆笑着摇了摇头,也不说话。

    他自问这辈子没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也不太会说话,一辈子勤勤恳恳在厂里当了颗螺丝钉,最大的荣耀也不过是在工厂里评了个先进,而且还是从一线岗位上退下来的前年才评上的。

    这样的老同志,可没什么好慰问的。

    哪怕没有人和他说过,他其实也清楚,自己也算是沾了儿子的光。

    给自己的杯子再倒上了一杯,周平继续说道,“话说这都国庆了,你家那个大数学家回不来,那个在金陵上大学的闺女也没回来啊?”

    老陆笑了笑,不怎么在意地说:“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我不操心。有时间就回来过个年,没时间就往家里打个电话,差不多也就行了。”

    “这哪能行啊?一出门就把家给忘了,”说到这里,老周又是忍不住炫耀起自家的闺女,“你瞧我家那闺女,也就这一点好,离不了家。不管长假短假,一到放假,就往家里跑。”

    斜了老周一眼,老陆说道,“你那闺女就在江城读书,坐个高铁回这儿比市内做个地铁去郊区还快,这能比吗?”

    老周哈哈笑了笑,摆摆手说:“地方在哪儿不是关键,重要的是心在这里。”

    老陆撇了撇嘴:“呵,你等她有对象了再和我吹这牛。”

    老周眼睛瞪大,气势瞬间变了:“我看哪个臭小子敢!”

    二老正吹着牛,搁在不远处的电视,也在放着新闻联播。

    刚刚播完一段新闻,正巧这时候,主持人从旁边接过了一张纸。

    在迅速看完了纸上的内容之后,惊讶的表情从主持人的脸上一闪而逝。

    不过很快,她便从惊讶中调整了过来。

    “下面临时插播一条新闻。”

    “就在十月四号的今天,大概15分钟前,瑞典皇家科学院公布了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的名单……”

    当说到这里的时候,主持人停顿了一秒钟。

    仿佛是为了克制心中的激动。

    仿佛是为了坚守新闻工作者的矜持。

    她用平稳的声音,继续宣读着手中的这份临时新闻稿。

    “因为在‘电化学界面结构的理论模型’研究上的突出贡献,毕业于金陵大学且现于普林斯顿大学任教的陆舟教授,将以唯一获奖者的身份,独享900万克朗全部奖金!”

    “与此同时,他也将成为世界上首位同时获得诺贝尔奖,以及菲尔茨奖的学者!”

    新闻联播继续放映着,客厅里却是安静了下来。

    虽然没听说过什么霍夫曼勋章,也从来不知道什么菲尔兹奖,但诺贝尔奖这个几乎被神化的奖项,就算是没怎么离开过江陵小城的老陆,却也是知道的。

    沉默大概持续了一分钟那么久。

    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陆邦国的钓友。

    周平:“老陆啊……”

    陆邦国:“……怎么了?”

    周平:“我听说你那儿子,还没结婚?”

    陆邦国:“嗯。”

    周平:“不考虑……找个对象?”

    陆邦国斜了他一眼:“啥意思?”

    周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要不你看……我家那闺女咋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