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44章 我就是想请你吃个饭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学生公寓,正在熟睡中的陈玉珊被手机铃声叫醒。

    现在是凌晨十二点。

    小声嘀咕了一句谁这么晚还打电话过来,一只白皙的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迷迷糊糊地摸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下接通键凑到了耳边。

    “喂——?”

    听到女儿没睡醒一样的声音,电话那头的陈宝华迟疑了下。

    “你睡了?”

    听到老爹这句话,陈玉珊打了个哈欠,无力吐槽地说道。

    “爸,你打电话好歹算下时差啊……我们这边都十二点了诶。”

    陈宝华干咳了一声:“我以为你们那边只是晚上,没想到这么晚了……”

    “没事没事,有什么事情你就和我说吧,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就睡了——”说着说着,陈玉珊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

    对于这个粗心大意、不会照顾人的老爹,她早就习惯了,也不知道他当初是怎么追到妈的。

    最近,她正在写毕业论文,每天工作量都很大,所以到了晚上一般都很困。

    不过相比起那些被当免费劳动力、卡毕业时间的师兄师妹们,她无疑还是幸运得多。

    说实话,米歇尔女士无微不至的关怀,让她莫名有点慌。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必盗,虽然这句话不一定准确,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每次和她对上视线,陈玉珊都能从她眼中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以至于她总怀疑她是不是对自己有超越师生友谊的企图……

    总之,为了自己的节操着想,她打定了主意,一定得快把这毕业论文写完,早点毕业早滚蛋的好。

    听到女儿困得直打哈欠,陈宝华也有些心疼。

    于是,他也就没再在电话里绕圈子,开门见山地说了。

    “我打电话过来主要就是想向你打听件事儿。”

    陈玉珊:“嗯嗯。”

    换上了严肃的语气,陈宝华继续说道:“你告诉爸,你和那个陆舟,究竟是什么关系?”

    听到这句话,缩在被子里的陈玉珊,差点没咳出声来。

    “就是……朋友啊,还能是什么。我上次不是说了吗?”

    陈宝华不相信地问:“只是朋友?”

    陈玉珊哭笑不得地说道:“爸,你到底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吧。”

    听到女儿的话,陈宝华的表情有些尴尬。

    说实话,对于笼络陆舟的这个任务,他心是拒绝的。把这个任务交给自己的人,明摆着就没安好心,在打他女儿的主意。

    但没办法,这个人不是老何,而是组织部的一把手。

    虽然他很理解像陆舟这样的人才对国家的重要性,但毕竟是自家闺女,而他也只有这么一个闺女。

    如果两人本来就看对眼了,那倒也就罢了,但现在看来显然不像是这回事儿……

    “……没什么,我就是想打听一下。”

    左思右想,这种卖闺女的事情,他陈宝华还是干不出来。

    他宁可自己去一趟美国,公事公办地和他聊聊回国的待遇。

    “过几天我来一趟美国,你帮我把那个姓陆的……咳,帮我把那个陆教授约出来一下,有些事情我想和他当面聊聊。”

    陈玉珊倒没想那么多,打着哈欠说道:“那行吧,有什么事情你和他当面聊,我没别的事我就睡了……”

    陈宝华点了点头:“嗯,晚安。”

    “安!”

    将手机丢在了床头柜上,陈玉珊缩进了被子里,继续睡觉。

    然而就在这时,她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藏在被褥下的脸颊迅速升温,飘上了两抹红霞。

    刚才满口答应下来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注意。

    这玩意儿该咋说啊?

    难道直接说“我爸想见你”?

    还是说“我想带你见我爸”?

    有毛病啊!

    睡意全无的陈玉珊,忍不住把头埋进了被褥里,恨不得用被子把自己压死。

    妈耶,这可咋办?

    ……

    清晨,陆舟准点来到了实验室中,开始今天的实验。

    在康尼的帮助下,他通过对石墨烯材分别进行了n型、p型掺杂,然后再从大量的样品中筛选出小角度的扭曲双层石墨烯进行标注,再分别放置于扫描电镜下对其微观结构进行观察。

    他们需要寻找两个能带结构接近于零色散的能带。

    理论上,这两个能带的位置应该是确定的,分别处在相对于石墨烯狄拉克点的负掺杂和正掺杂上。

    不过实际操作起来,却很困难。

    但如果能够找到的话,对于整个超导材料研究的帮助却是巨大的。

    不只是康尼在他的实验室里,奇里克教授也在这儿。

    为了早日完成数据的收集,也为了早日完成超导材料的研究,现在陆舟将这位有机化学方向的大牛也拉上了他的战车。

    虽然奇里克教授主要研究的并非石墨烯方向,但在听说了陆舟的项目之后,他依然表现了相当浓厚的兴趣。

    尤其是在听说了项目经费高达1000万美元之后,他二话不说把自己手上的项目给暂停了,带着自己的研究团队投奔了进来。

    实验室,站在陆舟旁边的奇里克教授,忽然开口说道。

    “已经到十月份了。”

    正在摆弄着扫描电镜的陆舟,随口回道:“是啊。”

    奇里克:“你的反应只有‘是啊’吗?”

    摆弄扫描电镜的手微微顿了下,陆舟疑惑道:“不然呢,十月份有什么活动吗?”

    奇里克教授一脸奇怪道:“今年的诺贝尔奖,你完全都不关注吗?”

    听到这句话,陆舟叹了口气:“我亲爱的奇里克先生,如果我从现在开始就关注这东西,只怕等我变成老头子了,都别想睡一天好觉。”

    奇里克耸了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好吧,和你讨论这个问题真是无趣,我还以为你多少会期待下。毕竟,你去年做的那个理论模型,确实不错。”

    陆舟:“这种东西还是交给时间去判断吧,诺贝尔奖并不是我做学问的理由。”

    两人正说话间,陆舟兜里的手机震了起来。

    听到了震动的声音,奇里克教授的表情有些古怪。

    一眼便看穿了奇里克教授脸上的表情,陆舟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这是不可能的……我出去接个电话。”

    奇里克教授开玩笑道:“要不就在这里接吧,万一是瑞典皇家科学院打来的呢?”

    “醒醒,今天才一号!”

    来电人显然不可能是诺贝尔皇家科学院,一般而言诺奖电话都是在获奖名单公布前的几分钟内打给获奖者。

    而诺贝尔化学奖的获奖者身份,得等到四号才公布。

    更何况,陆舟心里也很清楚,一次提名便拿到诺贝尔奖的概率究竟有多小。

    接通了电话,陆舟将手机凑到耳边。

    “喂?”

    “学弟……”

    听到电话那头带着些不自然的声音,陆舟略微迟疑了下:“怎么?”

    陈玉珊小心翼翼问道:“你这个周末有时间吗?”

    陆舟一脸古怪道:“有是有……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陈玉珊腼腆地笑了笑,罕见的有些忸怩,“好久不见了,我就是想……想请你吃个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