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32章 申请超算
    收到了陆舟的回信之后,卡尔森基本上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千禧难题大奖颁奖的事情也就这么搁置了下来。 小 说

    然而,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克雷研究所取消原定颁奖计划的消息就这么传了出去。

    而且最后传着传着,就传成了陆舟拒绝领奖。

    自从ns方程被解决之后,不少媒体一直都在关注着那个关于千禧难题的一百万美元的悬赏。毕竟对于并不关注数学的大多数人来说,ns方程解是否存在被证明,远远没有一百万美元更具冲击性……

    《纽约时报》记者撰文评论。

    【……继俄国数学家佩雷尔曼拒绝领取一百万美元的悬赏之后,华国数学家陆舟同样拒绝了一百万美元的奖励。千禧难题仿佛萦绕着一股神秘的魔咒,解开这些命题的人,最终都失去了对金钱的兴趣?】

    当从哈迪的手中接过这份报纸,陆舟在看完了之后,便将它随手扔进了垃圾桶,摇头道。

    “简直是一派胡言,我什么时候说过拒绝领奖?我只是让克雷研究所等一等,因为我很忙,最近抽不出时间再飞一趟巴黎。”

    哈迪:“教授,您是因为抽不出时间去领奖所以才推掉了克雷研究所的奖金吗?”

    陆舟强调了一句说道:“是推迟。”

    哈迪无奈地耸了耸肩:“好吧,是推迟……教授,其实我有个建议,只是不知道该不该说。”

    陆舟看了他一眼:“什么建议?”

    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哈迪腼腆地笑着说道,“我的意思是,如果您实在抽不出时间,可以派我去巴黎替你领奖。您的研究很忙,但我是不介意出一趟远门的……”

    陆舟:“……”

    这家伙……

    最近是不是太闲了?

    ……

    关于外界的传言,对于陆舟而言只是一段小插曲。

    正在忙于等离子体湍流研究的他,可没有时间去开个什么新闻发布会,专门去澄清这种无聊的事情。

    除了颁奖这见事情之外,ns方程给他带来的麻烦并不仅仅只是媒体的过度关注,也有来自其它方面。

    比如,自从他带着菲尔茨奖从巴西回来之后,他的邮箱里便塞满了从各种地方寄来的邀请函。

    其中有的是来自国内外研究机构,也有的是来自数学学科全球排名top100的某所大学,更有的甚至根本不是来自学术界,而是来自某个电视剧剧组和某个脱口秀节目……

    将这些邮件统统扔给小艾去处理之后,陆舟感觉轻松了许多。

    在人性化的拒绝以及处理垃圾邮件上这点,小艾简直就像他的贴心小棉袄,在他示范了几次之后,现在已经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将这些琐事安排妥当之后,陆舟继续回到了研究工作中,开始了对等离子体湍流问题的研究。

    值得一提的是,湍流问题的困难主要来自于两大类问题。

    第一类来自于系统与环境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来自湍流运动系统的多样性。

    以航天器为例,随着飞行高度、速度、甚至是区域、材料表面温度的变化,航天器所处的气体环境以及宏观力学环境是不断变化的。

    至于第二类复杂性,则是来源于经典物理的方法论。

    传统的还原论都是从物质运动的最基本组元出发,从基本组元之间的相互作用规律出发建立运动的演化方程。这听起来似乎很简单,毕竟经典物理的很多公式甚至连高等数学的方法都用不着。

    然而在物理中,“多既复杂”。

    同样以飞行器为例,一台波音747周围的流场将包含10^15~10^24个微流元,对每一个微流元做力学分析,并且考虑彼此之间互相造成的扰动,即便是将全球所有计算机全部用上,也很难完成如此庞大的运算量。

    所以大多数做流体力学分析的研究人员,所建立的一切模型都是唯像的,不同的学者使用同样的d方法,甚至能得到截然不同的结果。

    也正是因此,基于工程化封闭理论的湍流d计算,常常被称为是“艺术”,而非科学。

    人们对于ns方程解的光滑性与存在性研究之所以如此的痴迷,并不仅仅是想知道那个求不出来的解究竟是否存在,而是寄希望于数学家能够在研究这个方程的时候,能够得到点什么。

    它也许是一个计算亚音速区和音速区边界的构造量,也许是一个在有限范围内适用的近似弱形式,至于陆舟得到的,则是l流形以及微分几何方法对偏微分方程的处理。

    对于仿星器内部的等离子体来说,第一类问题倒还好说。虽然说处在高温压状态下的等离子体是不稳定,但至少整个等离子体环流在宏观上各组分的力学环境也是均匀的。

    至于第二类问题,则是核心困难的所在。

    不过,这里的困难也仅仅是对于一般人而已。

    当陆舟将l流形运用到ns方程中,并且基于微分几何方法对那些实验数据建立数学模型之后,发现整个工作虽然充满了复杂,但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时间一天天过去,日历翻开了新的一页。

    九月上旬。

    坐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的办公室里,陆舟目不准将地盯着电脑屏幕,手中的笔时不时在纸上写写画画着。

    当他在电脑上敲下了最后一行算式,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放下了夹在指尖圆珠笔。

    “搞定!”

    听到教授的声音,哈迪一脸懵逼地抬起头,和旁边的秦岳对视了一眼,然后又默默地低下头去。

    杰里科和薇拉则是偷偷地向陆舟投来了崇拜的视线,尤其是后者,眼中仿佛闪烁着小星星。

    虽然不知道教授在干什么,但总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至于魏文,正在写硕士论文,对此无动于衷。对于有志于今年毕业明年开始读博的他来说,这些事情都是无关紧要的。

    总之,教授又研究出什么牛逼的东西就是了……

    并没有注意到学生们的反应,陆舟将自己的数学模型快速检查了一遍,然后便将数据拷贝到了u盘中,带着u盘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对方程的推导是凭借人脑便可以完成的工作,但一旦涉及到数值的求解,那恐怖的计算量便超出了人力所能企及的范畴。

    为了验证他的数学模型,同时也为了收集到第一手的模拟数据,他现在需要一台超算。

    越快越好!

    ……

    作为北美最有钱的大学没有之一,普林斯顿的财大气粗不仅仅只是体现在舍得花钱挖人上,更是体现在对校园硬件设施的建设上。

    虽然坐落在其貌不扬的普林斯顿小镇,但这里从等离子体物理实验室到超算中心却是应有尽有。

    由此可见,有一个财力雄厚的校友会在背后支持,对于一个大学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普林斯顿的校用超算,全称为约翰诺曼超级计算机研究中心,这里主要做凝聚态物理、等离子体物理、天体力学等等方面的模拟研究。

    虽然在陆舟认识的人中,有大卫肖这种并行计算领域的牛人,但anton强大的运算能力仅仅体现在计算化学领域,在通用计算领域的表现并不理想。

    更何况大卫肖本人,对等离子体物理或者流体力学模拟也不一定感兴趣,所以陆舟也就没有麻烦他。

    在拿骚堂填写了申请表格之后,陆舟没有等待很久,很快拿到了校方的批准申请。

    任何与pppl实验室挂钩的研究项目,审批都是最迅速的。

    更何况是一位菲尔兹奖得主。

    带着书面文件来到了约翰诺曼超算中心,陆舟找到了研究中心的主任阿迈尔格林教授,向他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听完了陆舟的请求之后,格林的眉毛惊讶地挑了挑。

    “难以置信……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你为仿星器中等离子体湍流成功建立了数学模型?”

    虽然他不是物理学家,但依然知道这是一件多么惊人的事情。

    陆舟叹了口气,晃了晃手中的申请书:“距离愚人节还有半年,我确定我不是在开玩笑。”

    格林教授没有废话,打开了工作用的电脑,“那个模型你带着吗?”

    将u盘放在了桌子上,陆舟说道:“当然。”

    接过u盘插在电脑上,打开里面的文件之后,看着电脑屏幕中的数据和图像,格林摸着下巴上的胡渣,思忖了片刻之后说道,“恕我直言,这看起来很难。我不确定我们的约翰诺曼有没有能力承受这种量级的运算,你需要的恐怕是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summit……就没有办法将这个模型简化一下吗?”

    陆舟摇了摇头:“这已经是我能够做到的最简形式了。”

    “好吧,你代表pppl实验室给我们出了个难题,”格林教授转着手中的笔,思索了片刻之后说道,“算法部分我可以解决,不过,你不要指望这个工作能在短时间内完成。”

    陆舟点头:“我知道。而且,我会向你们提供帮助。”

    格林教授笑着说道:“这是必须的,毕竟我们是搞大规模并行计算的,可不是等离子体物理专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