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30章 大会闭幕
    薇拉的报告会结束之后,不只是在大会上引起了热烈的反响,更是引起了国际数学家大会现场的媒体们的关注。

    长久以来,数学界一直被认为是男性的领域,很少有女性能该领域做出突出的成果。而这也就意味着,任何成果所带来的影响都会被放大。

    更何况,作为曾在北美风靡一时的数字游戏,角谷猜想这一命题的难度本身就不低。

    然而令媒体们遗憾的是,这位年轻的女数学家似乎并不喜欢被采访,或者说有些恐惧那种被摄像头对着的感觉。

    不过好在,虽然没能采访到薇拉本人,但她的导师还是比较好说话的。

    报告会结束之后的第三天,也就是国际数学家大会的第四天。

    bbc科学栏目的记者与陆舟预约了一个时间,在巴拉达蒂茹卡酒店附近的咖啡馆进行了一个简短的采访。

    bbc记者:“……我们都知道,有两场报告会是和您有关的,其中角谷猜想的证明是由您的学生薇拉·普尤伊小姐完成的报告。请问,您如何评价您的学生?”

    陆舟:“薇拉是一名很出色的学生,包括她的另外两名合作者秦岳和哈迪,在数论方面的天赋也相当优秀。我认为性别并不是一个需要被过渡关注的问题,在我认识的学者之中,也有很出色的女性。”

    bbc记者:“听说她在研究角谷猜想的时候得到过您的指导,不少人认为这个猜想其实是您解决的,请问您如何看待这些言论或者说传言?”

    陆舟笑了笑:“我所提供的仅仅是解决问题的思路,以及对他们进行方法上的指导,而整个证明确实是他们自己完成的,这点毋庸置疑。而且,事实证明,群构法也确实是一门优秀的数论方法,可以被用于解决很多加性数论方面的问题。”

    记者:“那么关于群构法,请问您最看好它被用来解决哪一个问题?或者说,研究哪一个领域的命题?”

    陆舟笑着说:“真的要我说吗?其实我觉得就算我不说,我的同行们大概也能看出来吧。”

    记者抿嘴笑了笑:“您还是说一下吧,照顾下我们这些外行。”

    陆舟想了想,简短地回答道:“华林问题。”

    在诸多加性数论问题中,华林问题可以说是其中的经典命题之一。

    这一命题最早源于1770年华林发表的《代数沉思录》,在著作中爱德华·华林本人猜想,对于每个非1的正整数k,皆存在正整数g(k),使得每个正整数都可以表示为至多g(k)个k次方数之和。

    作为加性数论中的经典问题,从事这一问题研究的人不在少数。

    其中g(k)的存在性已经被希尔伯特用复杂的方法证明,g(2)=4的情形就是四平方和定理,早在由十八世纪拉格朗日证明。

    在后来研究者中,韦伊费列治、巴拉苏布拉玛尼安、陈景润分别证明了g(3)、g(4)、g(5)的情况。

    如果要问陆舟最看好被用于解决哪一个问题,那么毫无疑问是华林问题。

    “那还真是令人惊讶……”记者惊讶地看着陆舟,虽然她并不是学术界的人,但毕竟是做科学栏目的记者,对这一问题在数学领域的地位还是有所耳闻的。

    停顿了片刻之后,bbc记者继续问道:“那么,关于您的另一场报告会,我们都知道您已经证明了ns方程的解是存在的,学术界也普遍认可了您的证明……但如果,我是说假设,这个命题没有被证明,而是被证伪了,对我们的生活会产生什么影响吗?”

    十指在膝盖上交叉,靠在椅子上的陆舟笑了笑,用轻松地口吻说道:“其实如果这个命题被证伪,意义反而会更大。以光滑性为例,如果我们发现在某一个特殊的时间点上,我们的方程不再光滑,这可能意味着我们不只是解决了一个悬而未决的数学难题,更意味着我们发现了新的物理。”

    记者:“那您有没有觉得遗憾?”

    陆舟叹了口气:“是挺遗憾的……其实在与费弗曼教授合作研究这个课题的时候,我们一度以为自己发现了这个特殊的时间点,结果很遗憾证明那只是个错觉。”

    “是什么让你发现的?”

    “在湖边慢跑的时候,至于更具体的思路……”陆舟四处看了下,询问道,“这里有黑板吗?如果有的话,我倒是可以详细说明下这个问题。”

    记者汗道:“这……就不必了吧。”

    相关的报道在采访结束后的第二天便放出来了,经过了bbc科学栏目的剪辑,穿插了一些报告会上的片段,倒也算是把采访的的原貌还原了出来。

    陆舟在油土鳖上看过了新闻视频之后,顺便看了眼评论区。

    然而遗憾的是,外国网友们对数学和学霸这两样东西似乎并不是很感兴趣,关注的焦点全部都在薇拉的身上。

    而获赞最高的几条评论,意译过来也基本上都是“小姐姐好漂亮!”、“想组团去乌克兰旅游”、“有男朋友吗?”、“想找女朋友吗?”之类的内容。

    他承认,努力克服着心中的软弱,站在台上勇敢地做着报告的薇拉确实看着有些耀眼。但真正值得被关注的地方,根本就不在这些无聊的东西上。

    实在是太肤浅了!

    摇了摇头,陆舟关闭了视频,对于自己竟然被外网网友们无视了这件事情,不想说话……

    ……

    国际数学家大会的核心还是在学术交流上,在大会期间也确实涌现了不少精彩的论文和报告。从各种意义上而言,这次大会中陆舟都可以说是收获颇丰。

    在学术交流中充实的度过了每一天,为期九天的国际数学家大会,终于在一群南美艺术家们的载歌载舞声中落下了帷幕。

    闭幕式结束之后,巴拉达蒂茹卡酒店外的大会logo撤下,来自全球各地的学者陆续坐上了返程的航班。

    值得一提的是,最终比尔卡尔还是没有找到他遗失的奖牌。

    不过主办方很大方地举行了一个特殊的颁奖仪式,为他补上了丢掉的奖牌,也算是没有让这次大会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

    “……里约的治安令人失望,甚至还有与会者在海滩上遭遇抢劫,毫无疑问,这绝对是史上最糟糕的一届icm大会。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菲尔茨奖被盗的事情,而且竟然就在颁奖仪式刚刚结束的半小时内。”坐在返程的飞机上,费弗曼教授摇头说道。

    南美数学界在动力系统这一方向上一枝独秀,其中以巴西为首,而这也是本次数学大会选择在里约热内卢举行的原因之一。

    虽然国际数学家联盟此前对于里约热内卢的治安状况也有所顾虑,但没想到竟然会如此的严重,更没想到会发生如此尴尬的事情。

    尤其是里约热内卢当地警方敷衍的态度,更是让人失望透顶。

    如果不是因为大会上那些出色的报告,这一届的icm大会只能用糟糕来形容……

    陆舟笑着说:“为什么不来上京举办?我敢保证,就算是挖地三尺,遗失的奖牌也会被找到。”

    当然,陆舟觉得,更大的可能性是小偷还没出手就被盯上,刚一伸手就被干掉了。

    在外面待了这么久,除了那些亲朋好友之外,最令他怀念的便是国内的治安环境了。

    费弗曼教授笑了笑。

    “这是个好主意,而且我相信,未来一定有这个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