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29章 角谷猜想的报告
    虽然中午酒喝得醉醺醺的,但多亏了强大的代谢功能,最终陆舟还是赶上了晚上的宴会。

    作为这次大会开幕式上的主角之一,若是连他都缺席了,这场晚宴也没什么意义了……

    宴会从六点一直开到了晚上8点,后来在还没有玩尽兴的费弗曼的提议下,普林斯顿的几个教授拿宴会上发的巴西特产巧克力豆当筹码凑了两桌桥牌。

    因为听起来很有意思,陆舟也参与了进去。虽然一开始因为规则不熟悉险些输光了筹码,但等他是熟悉规则之后,很快便开启了“大杀特杀”的模式。

    不得不说,和数学家打牌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也正是在牌桌上,陆舟才从费弗曼那里听说,除了自己之外,他们都是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桥牌俱乐部的会员。

    在此之前,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生活了这么久的陆舟甚至都不知道,就在他的附近竟然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俱乐部。

    一边洗牌,费曼教授一边说道:“如果你对桥牌感兴趣,可以加入我们的俱乐部,除非是有特别的安排,每天下午2点到点的下午茶时间,在高等研究院的一号活动室里你总能凑齐一张牌桌。”

    陆舟:“可我已经是无人机俱乐部的顾问了。”

    “没关系,俱乐部这东西参加多少个都没问题,”在普林斯顿人缘很好的费弗曼教授笑了笑,用风趣的口吻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至少拿到了二十多个俱乐部的荣誉会员。”

    听到费弗曼教授这么说,陆舟总感觉,同样是菲尔兹奖得主,自己似乎错过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就这样一直玩到十二点钟,直到巧克力豆塞满了口袋,陆舟才忽然想起来明天早上还有一场不容错过的45分钟报告会要听,于是便意犹未尽的离开了牌桌。

    回房间休息了一晚上。

    次日清晨,顶着两坨黑眼圈,洗漱完毕的陆舟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

    乘坐电梯下楼,在前往餐厅的走廊上,正巧碰见了也在往餐厅走去的莫丽娜,于是陆舟便随手打了个招呼。

    “早。”

    “早,”看到陆舟脸上的眼袋,莫丽娜眉毛挑了挑,用调侃的语气说道,“昨晚熬夜了?”

    “没有,只是有点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陆舟随口说道。

    就在这时,刚刚吃完早餐的薇拉,从餐厅里出来,正好与两人碰上。

    看着陆舟,小姑娘脸上露出笑容,很有礼貌地打招呼道。

    “早安,教授。”

    “早,”陆舟笑了笑,用鼓励的语气说道,“一会儿加油!”

    “嗯!”干劲十足地点了点头,但最终薇拉还是没忍住,打起了哈欠。

    虽然昨天晚上她很早就回房间睡下了,但一想到自己即将登上国际数学家大会这个国际化的舞台,她便紧张得睡不着觉。

    就这样一直熬到了凌晨三点,她才架不住困意睡去。

    现在她只觉得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仿佛站着都能睡着。

    看了眼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与他们擦肩而过的薇拉,莫丽娜看向了陆舟,表情有些古怪。

    “……老实说,你昨天晚上究竟干了什么?”

    听到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陆舟愣了下:“什么干了什么?”

    张了张嘴,莫丽娜原本似乎是打算说些什么的,但忽然摇了摇头,改口说道:“……算了,我什么也没看见,当我什么都没问。”

    陆舟:……?

    看着她那一脸纠结,似乎是花了很大力气才从正义感和友情之间做出了抉择的样子,他总感觉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

    薇拉的报告会是上午十点,在解析数论的学科分组。

    在此之前,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陆舟当然不打算就这么浪费了,于是在大会现场闲逛了起来。

    逛着逛着,不知不觉就逛到了代数几何的学科分组。

    当他走进报告厅的时候,正在台上作一小时报告的,恰好是他的熟人彼得·舒尔茨教授。

    对白板上的那行标题产生了兴趣,陆舟便在会场后排找了个位置坐下,饶有兴趣地听了起来。

    简单的来说,舒尔茨报告的内容是基于他创造的“拟完美空间理论”,解决了朗兰兹纲领中关于伽罗瓦表示的部分问题,其中很多东西与bsd猜想紧密相关。

    此前陆舟对他的“理论”有过简单的了解,所以对他讲述的内容,倒是没有像其他学者那样感觉太过难懂。

    听完了舒尔茨的报告会之后,陆舟又去偏微分方程的学科分组那边转了一圈,不过并没有看到什么有意思的报告内容。

    据说此前有人申请过三维ns方程解的性质的研究报告,但现在这只会下金蛋的鸡已经被陆舟给干掉了,那篇原本有资格登上国际数学家大会的论文,也就这么不幸地流产了……

    很快,到了十点钟。

    数论分组的报告厅内人头攒动。

    陆舟在后排找了个位置坐下,安静地等待着报告会的开始。

    手心捏着汗,薇拉有些紧张地走到了台前。

    当看到这位报告人时,会场内不少人都在惊讶这位报告人的年龄,不过考虑到数学本身就是年轻的学科,在座的学者们惊讶归惊讶,也没有过度地反应。

    深呼吸了一口气,想到教授对自己的鼓励,薇拉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加油……薇拉·普尤伊,你可以做到的!”

    小声给自己打气,薇拉眼中换上了坚定的神采。

    很快,角谷猜想的报告会开始了。

    虽然一开始有些生疏,但很快她便掌握了其中的诀窍,表现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不得不说,她确实是一个很善于学习的姑娘,无论是数学还是演讲。

    而她唯一的缺陷,仅仅只是性格上的胆怯。

    坐在台下,看着渐入佳境的薇拉,陆舟赞许的点了点头。

    不愧是他带出来的学生,确实有那么一点儿他当年的风范。

    半个小时过去了,报告会逐渐进入尾声,然而台上的薇拉,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因为接下来的提问环节,才是整场报告会的核心部分。

    首先发问的是来自巴黎高师的赫尔夫戈特教授,这位曾经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弱猜想的解析数论大师,也曾经是陆舟那篇哥德巴赫猜想论文的六位审稿人之一。

    起身之后,或许是为了不给报告人太多压力,赫尔夫戈特用没什么波澜起伏的声音,看着手中那份做了许多记号的论文,简短地开口说道。

    “我注意到第9页7行有一行表述很有意思。Φ是复平面f的开子集,Φ的每一个最大连通子区域均为Φ的分支……关于这一行表述,请问你是如何得出来的?”

    不敢有任何松懈,薇拉迅速将论文翻到了第九页,条理清晰地迅速回答道。

    “Φ为超越整函数g正规点z0的集合。而在第7页15行推论4中,我证明了函数列∞/k=1存在子列在点z0的某邻域中局部一致收敛于解析函数s……”

    在听完了薇拉的陈述之后,赫尔夫戈特赞许地点了点头。

    “谢谢。”

    赫尔夫戈特的提问结束之后,提问环节继续进行。

    毕竟是国际数学家大会,坐在这里听报告会的学者水平上限很高,所以问的问题通常也相当有水平。

    当然,也并非所有问题都问的那么有水平。

    一位来自蒙特利尔大学的博士站了起来,开口问道。

    “请问第11页1行,任何整函数h均使得g=z/2+/2+1/πsinπz+hsin2πz满足:nΦ这一推论是如何得出的?”

    听到这个问题,报告厅内不少人发出了笑声。

    微微愣了下,薇拉叹了口气:“关于这一部分的内容请参见文献,莱泽曼教授已经给出了完备的证明,我在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问出这种问题的人,显然是根本没有仔细看论文的。

    意识到了自己问了个很蠢的问题,那个人涨红着脸坐回去了。

    总的来说,这场报告会相当顺利。

    报告会结束之后,薇拉一脸兴奋地跑到了陆舟面前。

    “教授!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紧紧地捏着拳头,她的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红晕。

    看着兴奋的小姑娘,陆舟也由衷地为她能克服自己心中的软弱而感到高兴。

    身为一名教授,再没有什么比看着自己栽培的小树苗,茁壮成长成一颗参天大树更有成就感了。

    可以说,对于他而言,这便是他今天最大的收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