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26章 菲奖还行陆教授
    就在陆舟与舒尔茨从代数几何聊到了朗兰兹纲领的时候,旁边另外两位菲尔茨奖得主也在小声交流着获奖的感言。 小 说

    “……从库尔德逃出来的时候,我根本没想到会有今天。初进诺丁汉大学的时候,我甚至不会英语。”看着手中那枚奖牌,回忆着本科最后一年逃离伊朗前往英国的经历,比尔卡尔唏嘘不已。

    从背井离乡和语言不通,到成为双有理几何的主要贡献者,他证明了fano簇的有限性,以及对极小模型纲领(也称森重文纲领)的许多难题的解决有着杰出贡献,而后者也是他获得菲尔茨奖的主要原因。

    “这很不容易。”坐在旁边的文卡特什安慰了一句,“澳大利亚从来没发生过这么悲惨的事情,相比起你的过去,我们太幸运了。”

    八十年代正是两伊战争时期,在炮火纷飞的年代保持对数学的热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没事,这些都已经过去了,”将奖牌放进了公文包里,比尔卡尔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库尔德是一个不太能让孩子对数学产生兴趣的地方,我希望这个获奖的消息能让4000万人的脸上露出笑容。”

    在此之后,国际数学家联盟还颁发了纳瓦林纳奖。作为计算机科学数学领域中的最高奖项,获奖者是麻省理工大学的达斯卡拉基斯教授。

    在颁奖典礼结束之后,开幕式也进入了尾声。

    里约热内卢当地艺术团体,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者带来了独具巴西特色的文艺演出。

    看着打扮成印加土著,还有那如同孔雀开屏一般的头冠,陆舟总觉得比起舞蹈,这玩意儿更像是一种行为艺术。

    至少他是完全感觉不出来,这有什么好看的。

    可能,这就是文化差异吧。

    ……

    文艺演出之后,联盟主席森重文宣布了开幕式的结束。

    大部分与会者都尽兴离场。

    从座位上离席,陆舟正准备离开会场,去餐厅享用午餐的时候,很快被等有已久的记者们围住了。

    最先发问的是tv的记者。

    只见记者小姐姐的脸上带着职业化的笑容,彬彬有礼地问道:“您好陆教授,请问作为首位获得该荣誉的华国籍学者,您此时此刻有何感想?”

    这个问题有点难。

    激动?愉悦?如愿以偿?

    好像都有点,但又不怎么准确。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看着对着自己的镜头,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感觉还行吧。”

    听到这句话,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小哥险些没把镜头扛稳。

    可以的……

    菲奖还行陆……陆教授!

    这采访播出去,只怕明天就得变成段子吧。

    记者小姐姐手中的话筒也抖了下,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换了个问题,笑盈盈地继续问道。

    “听说您在金陵大学很有名气,不少年轻学子都将您视作奋斗的榜样,请问站在这个国际化的舞台上,您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的吗?”

    陆舟笑了笑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被记者包围的不只是陆舟,另外三名菲奖得主也是备受关注。

    尤其是比尔卡尔。

    虽然相比起另外三名获奖者在学术上的成就稍显逊色,但特殊的身份标签让他意外地更受西方媒体的欢迎。

    虽然这种受欢迎,对他来说并不一定意味着好事就是了。

    被记者们纠缠的有些烦不过了,比尔卡尔正准备找给机会开溜,然而就在这时,却是发生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等等,我的奖牌呢?”

    一声惊呼的响起,让附近所有镜头都对准了比尔卡尔这边。

    无视了那些镜头,比尔卡尔焦急地四处寻找刚刚到手还没捂热的奖牌。

    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大会组织委员会主席维亚纳教授走了过来,看着一脸着急的卡尔比尔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奖牌,它刚刚还在我的公文包里……”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着,正要去找公文包的比尔卡尔忽然愣住了。

    因为他很快发现,不只是那14k的奖牌没了,他那装着手机、钱包的公文包整个都没了。

    维亚纳教授很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和旁边的秘书相视一眼,叹了口气。

    “报警吧。”

    那秘书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虽然身为会议的主办方,他们并不想把事情弄大。

    但此时此刻除了联系警察之外,他们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

    菲尔兹奖被盗的消息很快传开,并且在会场内引发了不小的骚动。

    虽然公文包很快在酒店附近被找到,但里面的手机、钱包还有奖牌却全都不见了。

    本着公开交流的原则,数学家大会本身并不限制入场者的身份,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学术观点,并且与大会上的人交流学术上的问题。

    然而,谁也没想到,大会中竟然混进了小偷。

    面对多家媒体的采访,国际数学家联盟的发言人对里约热内卢的治安状况表示了失望,并且同时表示如果奖牌最终找不到,会举行一个特别的仪式为这位不幸的获奖者重新颁奖。

    刚刚摆脱掉记者的陆舟,也是从哈迪那里听来了比尔卡尔的遭遇。

    在为这位库尔德兄弟深表同情之余,陆舟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兜里的奖牌。

    还好,他的奖牌还在。

    听着旁边议论纷纷的的声音,哈迪脸上的表情有些难受。

    “……教授,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里约热内卢的治安确实不怎么好。如果您打算出门,请一定得记得保管好自己的奖牌和钱包。”

    看着哈迪脸上罕见不像是开玩笑的表情,陆舟默默点了点头。

    “……我会的。”

    从举行开幕式的大厅内出来之后,陆舟决定在大会现场四处逛逛。

    国际数学家大会上的报告通常质量都很高,除了固定时间开始的1小时报告和45分钟报告之外,还有面向一般学者的10分钟报告会,任何与会学者都可以在自己感兴趣的分组上申请。

    大会上的学科分组一共有二十多个,再细分的话可以分得更多。

    对于这种可以直观了解到学术界最新研究动向的机会,陆舟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

    刚刚来到走廊的时候,就在陆舟思索着先去哪个学科分组的报告厅转转时,忽然从旁边传来了熟悉而热切的声音。

    “陆教授,好久不见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