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21章 存在!光滑!
    陆舟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

    结果没想到的是,当他站在这里的时候,还是难以克制那汹涌澎湃的心潮。

    与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一号报告厅的那场报告会不一样,这一次他面对的不只是数论界,而是整个数学界……

    站在报告台上,陆舟做了一个深呼吸,让心率渐渐平静了下来。

    第n次看向了手表。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秒针,他的脸上换上认真的神色,打起了精神。

    “要开始了!”

    九点整。

    根本无需人去维持纪律,当时间到达整点的瞬间,原本因为小声讨论而显得嘈杂纷乱的会场,顷刻之间便安静了下来。

    在万众瞩目之下,银白色的幕布中,浮现了一行清晰的标题。

    回应这台下那一双双视线,陆舟缓缓开口,开始了报告会的开场白。

    “高速行驶的汽车为何不会自我分解,静止的湖水为何不会突然爆炸。”

    “长久以来,我们被显而易见的东西所困扰着,因为我们所渴求的真理,总是披着显而易见的伪装。”

    “即便早在19世纪,我们便已经总结出了归纳流体运动规律的方程,并且使它看上去足够的简洁,然而时至今日,我们对方程背后更深刻的数学、物理内涵,依然是一筹莫展。”

    “数学是一门严谨的学科,涉及到数字的命题,不应该用也许或者可能这种暧昧不清的词语来描述。”

    “回归最初的问题,为什么高速行驶的汽车不会自我分解?为什么静止的湖水不会突然爆炸?在无限的时间尺度上是否存在那么一个神秘的奇点,让我们的方程在有限的时间内发散?”

    “现在,是时候回答这个问题了。”

    简短的开场白结束,幕布上的ppt翻开了下一页。

    而报告会,也进入到了正题之中。

    用三秒钟的时间,陆舟在大脑中迅速整理了一遍发言的思路。紧接着他面对着全场观众,用一分钟的时间对自己的证明思路做了一个简单的综述。

    台下听众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凝视着幕布上的图片和算式,所有人都在仔细地听着,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瞬间。

    “当我们对方程给定一个施瓦茨无散度向量场0,设置时间间隔i【0,﹢∞),进而可以继续定义navier-stokes方程的一个广义解h10为一个服从积分方程的连续映射,即→h10df……”

    幕布中的ppt一边放映着,手中握着激光笔的陆舟,一边用均匀的语速在旁边解说着。

    前面的部分没什么需要特别说明的。

    不少关于ns方程研究的论文中,都能看到类似的东西。

    无论是采用抽象证明方法构造抽象的双线性算子b,还是他采用的“l流形”方法,这一部分都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接下来的部分,便是整个证明思路中的关键!

    他会将微分流形的概念,引入到偏微分方程的问题之中。

    而这,也正是“运用拓扑方法研究偏微分方程”理论的核心所在!

    ……

    台下,徐辰阳面色凝重,手中的笔尖,在笔记本上轻轻点着。

    过了一会儿,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向坐在旁边的张玮低声问道。

    “你看懂了吗?”

    张玮摇了摇头:“我对偏微分方程的研究并不比你多多少,如果你开始感觉吃力,那么我也差不多了。”

    张玮擅长的方向和他的导师张寿五相似,主要集中于表示论、朗兰兹纲领,对狄利克雷l函数也有所研究。

    偏微分方程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对ns方程他也只是因为兴趣使然而了解过。

    毕竟,不可能所有人都像陶哲轩那样天才,可以一边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弱猜想,一边研究ns方程的抽象证明,甚至还能抽出时间读完望月新一的论文……

    数学界中,全才不是没有。

    但却比大熊猫还要稀少……

    看着幕布上的算式,许辰阳忍不住感慨:“简直难以置信……”

    张玮:“难以置信什么?”

    许辰阳:“数论、抽象代数、泛函分析、拓扑学、微分几何、偏微分方程……还有他不擅长的方向吗?”

    “或许……代数几何?”说这话的时候,张玮的声音充满了不确定。

    因为这句话他才刚说出口,便想起来陆舟的导师是德利涅,祖师爷更是传说中的“现代代数几何学之父”、“数学界的教皇”格罗滕迪克!

    现代代数几何学的核心理论,基本上都源自于格罗滕迪克几本尚未失传的著作。

    要说他不会代数几何,张玮是打死也不信的。

    顶多,是暂时还没研究到那块去,成果还在酝酿中……

    ……

    台上,报告会继续进行。

    陆舟的语速越来越快,思路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流畅。

    l流形的引入,对于整个命题的解决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它就如同一柄铁锤,在那牢不可破的迷宫墙壁上,轰开了一道缺口。

    随着这一刻的到来,原本扑朔迷离的局势,瞬间变得清晰明朗。

    而与此同时,会场内的气氛也被推向了高hao。

    坐在会场角落,费弗曼脸上露出了笑容,从这一刻开始,他已经看到了最后。

    会场另一边的陶哲轩,嘴里小声默念着“原来如此”,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神采。

    会场的后排,感受到现场气氛中的那一丝炙热,薇拉捏紧了右手,原本平复的心跳开始怦然加速。在这一刻,她发自内心地为她的导师感到自豪……

    同样坐在会场的后排,法尔廷斯原本绷紧的嘴角,忽然勾起了一丝不常见的角度。

    注意到了老朋友脸上表情的变化,德利涅随口问道。

    “感觉如何?”

    法尔廷斯面无表情道:“一般般。”

    “说这话你不脸红?”德利涅淡淡笑了笑,将先前他送自己的见面礼,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

    嘴角抽搐了一下,法尔廷斯没有理会老朋友的调侃,看了眼手表,慢吞吞地站起身来。

    德利涅:“马上就要结束了,不看到最后?”

    “没那个必要。”

    反正,自己已经全听懂了。

    无聊的问题,还是留给别人去问好了。

    留下了这句话,法尔廷斯教授没做停留,穿过过道上席地而坐的人群,径直走向了会场的出口。

    而几乎就在法尔廷斯教授离开报告厅的瞬间,整场报告会也迎来了最后的尾声。

    当最后一行算式映入全场听众的眼帘,几乎已经无需陆舟再多做任何的说明。

    因为就如全场听众所看到的那样,最后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综合以上所有的推论,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三维不可压缩navier-stokes方程的解是存在的,并且如我们期待中的那样光滑!”

    那声音,清晰而肯定。

    虽不算嘹亮,却带着一种令人信服的魔力。

    而那魔力的源泉,便是知识。

    几乎就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

    听众们唰地从座位上站起。

    如雷鸣般的掌声,顷刻之间响彻一片,在这宽阔而拥挤的报告厅内,经久不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