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20章 举世瞩目的盛会
    2018年7月31日上午。 小 说

    巴西里约热内卢,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学家,因国际数学家大会齐聚与此。

    虽然明天才是大会的开幕式,但此时此刻,巴拉达蒂茹卡酒店外的停车场,却已经有些拥挤。

    原因无他。

    即将在主会议厅举行的以“ns方程”为主题的报告会,将由来自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陆舟教授,在会上报告最新的研究进展。

    对于不少人而言,这场报告会的意义甚至比明天的开幕式还要重要。

    这关系到的不仅仅只是一百万美元的归属。

    更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虽然大会的主办方为所有受邀参与会议的学者,以及部分申请与会者提供了住宿的房间,但毕竟房间有限,并非所有人都有条件住在这里。

    绝大多数慕名而来的与会者都是自费参加,通常都会选择住在附近的宾馆或者快捷酒店。

    这些人中有的是某个大学教授或者某个研究所的研究员,有的是跟随导师参会的在读博士,也有的是组团或者以游客身份前来瞻仰学术氛围的学生。

    对于不少在数学领域学术排名靠前的大学,偶尔会组织类似的集体参会活动,比如根据绩点或者别的什么考核标准挑选几个能力出众的学霸,跟着与会的教授一起出发。

    毕竟这样的机会四年才有一次,哪怕去了之后什么都听不懂,也能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增进国际视野,开阔眼界,为以后的学术生涯做铺垫。

    上午七点整,一辆旅游中巴在酒店的门口停下。

    在一位年轻教授的带领下,几名年轻的华人学生走下了大巴,在酒店的门口集合。

    这些学生来自燕大,并且无一不是同龄人眼中的学霸。

    而带队的那为教授,更是非同一般。

    作为国内年轻学者中的佼佼者,身为八零后的许辰阳教授不但是国内代数几何学界的领军人之一,更于16年获得了拉马努金奖的荣誉。

    本届国际数学家大会,国内受邀做45分钟报告的教授有五人。

    而许教授,便是其中之一。

    这次许辰阳也是受到燕大数院院长所托,由他和另一名数院的教授负责,带这些学生在大会上到处逛逛。

    正好赶上了这场举世瞩目的报告会,原本就没打算错过的他,顺便把这些学生们也给带上了。不管有没有机会把他们带进报告厅,对于他们而言,哪怕是在外面等结果,也比等新闻报道有意思的多。

    看着酒店门口来来往往的人群,一名戴着眼镜的男生看向了许教授。

    “教授,陆教授的那篇论文您看过吗?”

    许辰阳点了点头,简短地回答道:“看过一点,不过我是代数几何方向的,对偏微分方程这个领域了解不多。”

    另一名女生接着问道:“那您觉得他能成功吗?”

    “说不好,”许辰阳摇了摇头,“关于陆教授的那篇论文,学术界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定论。因为它采用了一个很新颖的方法,而但凡是新的东西,往往都少不了争论。”

    那戴眼镜的男生继续问:“比抽象证明法还新颖?”

    许辰阳眉毛挑了挑,意外地看了这学生一眼:“你还知道抽象证明法?”

    那眼镜男不好意思笑了笑,挠着后脑勺说,“平时看过一点这方面的文献。”

    “那你挺不错的,偏微分方程是一个很有潜力的方向,无论是做应用还是做理论都很有前途。”说着,许教授笑了笑,就在他打算和这些学生们详细说明两种方法之间的区别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许师兄,别来无恙啊。”

    循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在看到那人之后,许辰阳眼睛顿时一亮,笑着伸出了右手。

    “张师弟,好久不见!”

    看着与许教授握手言笑的那人,那个戴眼镜的学生一眼便将他认了出来,不由小声惊呼道。

    “玮神!”

    听到这个名字,旁边几名学生纷纷向那人投去了惊讶的视线。

    玮神!

    燕大只有一个玮神,那便是张玮!

    在燕大数院,这个名字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29岁获拉马努金奖,34岁被哥伦比亚大学破格聘为数学系终身教授,35岁获晨兴数学金奖……这位开了挂一样的牛人,和云神并列为燕大数院学子心目中的偶像。

    看着热情的师弟师妹们,张玮友好地笑了笑,然后继续看向了许师兄。

    “来的这么早?还有两个小时才开始呢。”

    “你不也一样吗?”许辰阳笑着说道。

    和许辰阳一样,张玮也是这次大会上的45分钟报告人。

    将这些学生们带进了大会现场,约定了集合的时间之后,两人便一同前往了主报告厅。

    一路上,两人倒是没有聊ns方程,而是聊起了明天的开幕式,以及开幕式上的重头戏菲尔茨奖。

    许辰阳:“这届有希望吗?”

    张玮叹了口气:“牛人太多,很难。”

    一个德国最年轻的w3教授,一个普林斯顿大学最年轻的正教授,这两位大神几乎没有任何悬念。

    留给其他人去竞争的名额,从一开始就只剩下了两个。

    而除了这两位之外,其它的竞争对手同样不是等闲之辈。如果说上一届菲奖评选是强者云集,那么这一届便是神仙打架,能脱颖而出的,只可能是强者中的强者。

    看着表情有些惆怅的张玮,许辰阳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试着安慰了一句:“你可是玮神,这么没自信?”

    站在报告厅的门前,看着黑压压一片的会场,张玮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称呼还是算了吧……”

    坐在这里的,又有谁不是呢?

    ……

    八点整。

    会场内人头攒动,连座位两侧的过道都开始拥挤。

    虽然距离报告会正式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但会场内已是座无虚席。

    除了参与会议的学者之外,在报告厅的两侧靠墙位置,陈列着满满一排的摄像头。

    向ns方程发起挑战的人不少,但鲜有人成功过。

    如果这位挑战者成功,那么这些影像都将成为宝贵的历史资料。这样的机会不只是媒体不愿意错过,甚至连一些著名的影像博物馆都提出了拍摄申请。

    坐在会场的后排,看着台上的那个身影,薇拉深呼吸了一口气,平复着有些紊乱的心率。

    两天之后才是她的报告会,然而此时此刻,她却比自己站在台上还紧张。

    “……加油。”

    小声默念了一句,薇拉的手紧紧捏着,在心中默默地为他祈祷。

    就在这时,一位老人走了过来,坐在了她的旁边。

    “在担心他?”

    “……”

    惊讶的看着这位老人,薇拉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皮埃尔德利涅!

    她导师的导师……

    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时候,她倒是见过这位老人几次。

    在她的印象中,他大概属于那种不苟言笑的类型,很少与人主动搭话。

    看了眼报告厅的正前方,德利涅淡淡地说道。

    “没什么好担心的,他是我最得意的学生。”

    话音刚刚落下,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便毫不客气地从旁边传来。

    “说这话你不脸红吗?你只教了他几个月。”

    根本不用去看,光是听到那傲慢而刻薄的语气,德利涅便猜到了是哪位老朋友。

    罕见地勾起了嘴角,德利涅看了那人一眼。

    “你也来了?”

    “你的问题很奇怪,我怎么可能不来。”在德利涅的旁边坐下,法尔廷斯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有人在台上胡说八道,自然得有人在台下指出来。”

    听到这句话,薇拉下意识不满地看了他一眼,显然很不满他的说法。

    然而她的存在感实在太过弱小,根本没有人注意到……

    至于德利涅,只是淡淡笑了笑。

    “那恐怕你得失望了。”

    法尔廷斯眉毛挑了挑:“这么有信心?”

    德利涅:“要打赌吗?”

    盯着老朋友看了一会儿,法尔廷斯最终没有接这句话,转而看向了台上。

    “……马上要开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