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15章 两封邀请函(1/3)
    四月初,数学界发生了一件大事。

    刊登在最新一期《数学年刊》上的论文,宣布了角谷猜想的解决。

    所谓角谷猜想,便是任意写出一个自然数n,如果是个奇数,则下一步变成3n+1。如果是个偶数,则下一步变成n/2。经过有限次的循环,最终都会不可避免地跌入【4、2、1】的谷底。

    这个数字游戏,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曾在北美风靡一时。

    在此之前,已经有人借助超算对11000亿以下的自然数进行过检验,并且确定无论期间数字膨胀到何种程度,最终都无法摆脱“421”的诅咒。

    因为这种神奇的特性,这个猜想也被称之为“冰雹猜想”,因为数字的跌落就像冰雹一样迅猛而不可阻挡。

    而现在,薇拉等人的论文,用数学的语言给了这个命题一个确定的证明——

    即,角谷猜想是成立的。

    这篇论文一经发表,便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让外界纷纷诧异的不只是角谷猜想的证明,更是这篇论文的主要完成人是陆舟的学生。

    按照惯例,这种重大的数学猜想的证明,往往不是一篇论文就能搞定的。除了权威期刊的认可之外,证明者还需要得到整个数学界的认可才行。

    通常情况下应该是普林斯顿为薇拉等人安排一场报告会,来汇报相关的研究成果,并且回答同领域学者的提问。

    不过正好赶上八月份是四年一度的国际数学家大会,这场报告会便由更权威的国际数学家联盟来代劳了。

    就在论文登刊之后的第二个星期,普林斯顿终身教授、《数学年刊》总编彼得·萨纳克教授,找到了陆舟,并且带来了一封来自国际数学家联盟的邀请函。

    很少有人在同一届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同时收到两张邀请函。

    至少在萨纳克的印象中是没有的。

    “……imu大会组织委员会主席维亚纳教授向我发来了一封邮件,希望我将这封书面信件转交给你。角谷猜想这种重大数学猜想的证明应该被更多人知道。正好机会难得,马上就是国际数学家大会,他们特别为你安排了一场四十五分钟的报告会,看你这边有没有时间?”

    看着萨纳克教授,陆舟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有一场一小时报告会了,而且我最近很忙,恐怕没有时间准备第二场报告会。”

    萨纳克眉毛挑了挑:“关于ns方程?”

    “ns”课题组在高等研究院是正式申请了开题的,对于陆舟和费弗曼教授之间的合作,在普林斯顿并不是什么秘密。

    只不过令萨纳克意外的是,这个课题在前年年末才开题,到现在甚至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很明显,他不认为陆舟和费弗曼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那个千禧难题的证明。

    然而陆舟的回答,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陆舟点头:“是的。”

    听到了这个意料之外的答案,萨纳克教授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这么有把握能在八月份之前解出来吗?时间会不会太短了点。”

    陆舟笑了笑,语气轻松地继续回答了这个问题。

    “当一件工具被完成,履行它的使命只是时间问题。我有这种预感,你应该清楚这种感觉吧。”

    萨奈克教授微微皱眉,随后立刻便反应了过来。

    “你所说的工具,难道是你最近投稿在《数学年刊》上的那篇关于‘l流形’的论文?”

    陆舟笑着点了点头:“正是,在我看来,它是解决ns方程的关键。”

    听到这肯定的回答,萨奈克教授心中感慨万千。

    那篇论文他之前是听说过的,因为它在《数学年刊》编辑部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虽然这个特殊的微分流形的新颖性是毋庸置疑,但不少学术编辑都看不出来,这东西到底有什么意义,或者说有什么用处。

    萨纳克同样看不出来,即便他对偏微分领域并非一无所知。

    不过最终,他还是拍板接收了陆舟的稿件,安排它进入了同行评审的环节。

    现在看来,他当初的决定还真是一件富有远见的事情……

    ……

    与萨奈克教授告别之后,陆舟拿着imu大会的邀请函,前往了高等研究院的办公室,将他的三名博士生召集在一起开了个内部会议。

    “我手上是一封关于国际数学家大会四十五分钟报告的邀请函,虽然大会主办方邀请我作相关报告,但我觉得比起我,你们更需要这个机会。”

    停顿了片刻,陆舟的视线在三名学生的脸上分别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继续说道。

    “按照惯例,报告会由主要论文完成者进行汇报,我会向国际数学家联盟推荐薇拉作为报告人,你们的意见呢?”

    秦岳:“同意!”

    哈迪:“附议!”

    投票以压倒性的优势通过。

    看着举手的两位学生,陆舟点了点头,欣然道:“看来我们达成了共识。”

    见自己一瞬间被两名队友给卖了,薇拉顿时有些着急:“等一下,我……”

    哈迪咧嘴笑着说道:“你就不用谦让了,论文的主要部分是你完成的,这个报告自然应该由你去。”

    有些窘迫地看了陆舟一眼,薇拉的声音因为紧张变得有些结结巴巴:“可是我从来没在imu大会上做过报告……我甚至根本没参加过。”

    “这没什么,我也是第一次参加,甚至是第一次去巴西,到时候恐怕还得麻烦哈迪当向导,”陆舟笑了笑,用鼓励的口吻说道,“你在伯克利分校的报告会做的不是挺好的吗?我记得你还拿到了最佳青年报告人的证书。你只要记住,在台上正常发挥就可以了。”

    听到陆舟的鼓励,薇拉变得稍微冷静了一些,不过脸上紧张的表情,依然没有彻底缓和下来。

    看着薇拉那副忐忑的样子,有时候陆舟真的忍不住怀疑,她真的是斯拉夫人吗?

    虽然他没深入了解过其它斯拉夫人是什么样子,但根据他在各种电影中得到的印象,他怎么也无法将胆小、怕生这两个单词和毛子这个单词匹配上。

    顿了顿,陆舟继续说:“总之,别太将它当一回事,就当成是普通的报告会去准备就好。更何况你还有四个月的时间可以慢慢准备。”

    手指捏着衣角,薇拉小声问道:“你可以帮我吗?”

    陆舟摇了摇头:“这次恐怕不行。”

    看着薇拉脸上略微失落的表情,陆舟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

    “等过了今天,我会继续开始闭关,这次报告会,你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