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08章 2018的新年
    高铁站,停车场。 小 说

    从后备箱里取出了行李箱,陆舟回头看向了王鹏。

    “就送我到这里吧。”

    “好的。”王鹏回答的声音很干脆,转身拉开了车门,动作标准的没话说,就差没有行个军礼。

    眼看着他坐上车去,陆舟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说道。

    “等一下。”

    刚准备坐上驾驶位,王鹏又从车子里面钻了出来:“还有什么事情吗?”

    陆舟轻咳了声说:“你待会儿……不会开车去江陵吧?”

    王鹏点头,理所当然道:“当然,首长吩咐过我,务必保证您的出行便利以及安全。”

    果然!

    还好自己特么的问了句!

    陆舟立刻劝道:“马上就要过年了,全国人民都要放假,你也回家过年去吧,就别跟着我了。”

    王鹏爽朗一笑,说:“您不用这么客气,我的工作性质就这样,这年过不过都可以!”

    陆舟急了:“这怎么能行!”

    王鹏笑着说:“您真不用客气。”

    陆舟:“不不不,这不是客不客气的问题。你还是听我的,老老实实回自己家过年,这大过年的我也用不上车,你去了我家还得添双筷子,而且……”

    王鹏愣了下:“而且?”

    陆舟轻咳了一声:“我老爹一直惦记着我找个对象,我这今年突然带个人回家……我怕家里人误会。”

    王鹏:“……”

    ……

    最终,陆舟还是说服了王鹏,让他回上京过年去了。

    无论工作再怎么重要,这年还是得过的。

    上了高铁之后,一路向东,不多时便到了江陵古城。

    呼吸着那故乡熟悉的空气,归心似箭的陆舟一刻也不想停留,在车站门口拦了辆车之后,便一路直奔家门口。

    当提着大包小包的他站在家门口,按响门铃时,很快便从门背后听到了拖鞋啪嗒啪嗒踩着地板飞奔的声音。

    门猛的拉开,看到出现在门口的陆舟,小彤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哇,老哥,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有些是别人送的,有些是机场免税店里买的,你的礼物在行李箱里,老规矩,自己拖进去找……”将大包小包丢在地上的陆舟长出了一口气,这时他忽然注意到,小彤一直在往自己的身后探头探脑地瞄着,不由奇怪地问了句,“你在找什么呢?”

    从楼梯口收回视线的小彤沉重地叹了口气。

    “哎,老哥,你这样下去,我会心痛……哎呦!”

    在小彤的额头上敲了下,看着夸张地捂着头蹲下去的小姑娘,陆舟无语地收回了伸出的右手。

    “少和我皮,让道!”

    将行李箱扔给了小彤之后,陆舟穿过客厅,径直走向了厨房。

    看着突然出现在厨房门口的儿子,右手正握着菜刀的方梅愣了下,惊讶地连按在案板上的鳊鱼都溜回了盆子里。

    看着许久未见的母亲,陆舟忽然鼻梁有些发酸。

    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的脸上展开了一抹笑容。

    “妈,我回来了!”

    “回来好,回来好啊!”回过神来,看着突然回家的儿子,方梅乐得合不拢嘴,“你这孩子,咋不提前打个电话,我都没准备啥好菜。”

    食指蹭了下鼻子,陆舟笑着说道:“我这不是为了给你们个惊喜嘛。”

    “惊喜啥啊,心脏病都快被你给吓出来了!”方梅白了儿子一眼,重新伸手回池子里,一把捉起了那滑溜的鳊鱼,“你先去客厅歇着,妈给你烧鱼吃。”

    说罢,手中的菜刀手起刀落,干净利落地剁下了鱼头。

    逃过了初一,终究逃不过十五,那不老实的鳊鱼尾巴扑腾了几下,便趴在案板上不再动弹。

    时间打了五点半,从单位下班的老陆,才慢悠悠地回到了家中。

    当他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儿子,老陆的反应并不比方梅矜持多少,乐得嘴角快咧到了耳朵根子,拉着陆舟问东问西地说了一大堆。

    终于注意到了茶几上的那些茶叶,老陆忍不住数落了句。

    “你咋带了这么多茶叶回来,家里还有一堆没喝完。”

    陆舟奇怪地看了老爹一眼:“爸,你终于舍得买茶叶了?”

    老陆摆了摆手:“自己买多亏,单位发的劳保。”

    听到这话,陆舟表情更古怪了:“你们单位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一说到这事儿,老陆不由得意一笑。

    “这就说来话长了,我前段时间不是被领导安排去了后勤岗位吗?福利待遇什么的都比以前好了不少,反正家里现在不需要操心,你以后回来少带些东西,提这些大包小包的路上又不方便。你真想孝顺我,下次就给我带个儿媳妇回来。”

    陆舟轻咳了声,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话题。

    “对了爸,我问你件事儿。”

    老陆:“咋了?”

    蹲在了行李箱旁边,陆舟拉开了拉链,从里面取出了一封信拆开。

    “我这有副对联,你看咱家里有没有浆糊之类的东西,一会儿咱把这对联贴门口去。”

    接过了那叠正丹纸,老陆拉开对联瞅了眼,评头论足道:“哟,这字写得不错啊,你写的?”

    “那倒不是,”陆舟笑了笑,“是我以前的硕导卢院士写给我的。”

    “院士写的?那可不得了,我这就去挂上。”一听是院士写的,老陆顿时乐了,一拍大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便朝着他搁在阳台上的工具箱走去。

    老陆这辈子没出过几次江陵,更没有见过院士,只是听人吹牛时说过,院士都是共和国最顶尖的学者。类比一下古装剧,大概便是什么翰林学士这一类有身份又有学问的大人物。

    这样集学术之大成者的墨宝,不但贴出去有牌面,更能招来才气。

    看着贴在门口上的两副对联,老陆摸着下巴欣赏了半天,怎么看怎么的喜欢。

    可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摇头道。

    “可惜了。”

    站在他旁边,陆舟疑惑看了他一眼。

    “可惜啥了?”

    老陆叹了口气:“可惜咱家小彤高考都已经考完了,就算请来了文曲星的才气,也没地方用了。”

    陆舟轻咳了一声:“爹,你儿子好歹也是个科学家,咱能不这么迷信吗?”

    “这不是迷信,大家都是这么说……”老陆用手比划了半天,最终也想不出来该如何解释这种感觉,最终放弃地挥了下手,“哎,算了,不跟你小子说这个,解释不通!走,你娘那边也该把菜做好了,咱端菜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