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06章 飞哥这一生中最风光的日子
    婚礼前一天,史尚将伴郎伴娘们请出来一起吃了顿饭,在婚礼之前互相混个脸熟。 小 说

    男方这边请的伴郎有三位,女方那边请的伴娘也是三位,而且正好也是新娘的大学室友。大家虽然毕业之后便各奔前程,但朋友结婚的时候,还是从天南地北赶了回来。

    很久以前,陆舟还在读本科的时候,飞哥搞过一次寝室联谊,大家一起吃过饭。

    两个寝室彼此虽然算不上有多熟,但基本上都认识。

    戴着圆框眼镜、那个看上去最秀气女生叫邓乐。那个留着黑长直,穿着很有女神范儿的是肖芸芸。再往旁边那个留着过耳短发的女生是钱。

    这么多年不见了,406的女生颜值依然高的没话说。

    “哇,陆神真的在这里耶!”盯着陆舟看了半天,邓乐有些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雅静之前和我们说你也在伴郎团里,我们都不相信。”

    坐在她旁边的肖芸芸也笑着说道,“是啊,没想到你真来了。”

    陆舟笑了笑说:“飞哥可是我的好哥们儿,他结婚我怎么可能不来?”

    邓乐好奇地问道:“对了啊,陆神,其实我们一直想问你,在普林斯顿当教授的感觉怎么样?”

    陆舟想了想,说道:“生活上很闲,工作上很忙。”

    肖芸芸抿嘴笑,调侃了句:“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女朋友吧。”

    “也许吧!”

    微妙地挪开了视线,陆舟打了个哈哈,将这个话题敷衍了过去。

    总的来说,一桌的人聊的很愉快。

    即便没有啤酒带动气氛,打开了话匣子的众人们也聊的停不下来。

    除了钱,曾经因为吴言的事情,单方面地和陆舟之间有点儿小不愉快。

    虽然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她早就已经不粉那个凉透的“小鲜肉”了,也不再是那个幼稚的女孩,但这时候和陆舟再见面,难免还是有些尴尬。

    礼貌地聊了几句之后,两人之间便没了交流。

    一群人吃完饭之后,还去附近的ktv唱了会儿歌。

    不过因为明天还有大事儿要办,所有人都很默契地没有玩到很晚,九点出头的样子便散场了。

    从ktv出来之后,陆舟给他的司机王鹏打了个电话,让他一个人先回去之后,便和史尚他们一起回了紫金山大酒店,在那边临时开了间房住下。

    次日清晨,婚礼当天。

    被敲门声叫醒之后,陆舟换上了一身西装,在镜子面前梳了个帅气的发型,然后踩着点来了酒店的门口集合。

    一行人上了车之后,先是开去了史尚在市区的本家,然后浩浩荡荡地杀向了新娘娘家的方向,又浩浩荡荡地一路杀回了紫金山大酒店。

    这一路上,史尚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后视镜中的车队,时不时地傻笑着。

    这大概是他过去二十多年人生中,最风光的一幕了……

    ……

    伴郎的工作说起来很多,但其实做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麻烦。通俗点讲无非是接亲的时候跟着车队壮声势,婚礼上替新郎挡酒,再帮忙照应下参加婚礼的宾客。

    两位新人都是金陵本地的,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婚礼开始之前的间隙,刘瑞把手放在了史尚肩膀上,用力拍了拍。

    “飞哥,紧张不?”

    史尚深呼吸了一口气,理了理胸前的领带。

    “紧张,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紧张过!”

    黄光明凑了过来,贱贱地一笑:“那飞哥,还去不?”

    史尚斜了他一眼。

    “废话!”

    都到这份上了,能不去吗?

    不过被黄小贱皮了这么一下,原本紧张的情绪,倒是散去了不少。

    没过多久,史尚被婚庆团队的工作人员叫走了,很快和新娘一起登上了会场前方的舞台。

    随着婚礼走上正轨,伴郎团这边反倒是清闲了下来。

    按照惯例,他们原本是需要帮忙招呼宾客的。但现在婚礼都是扔给专业的婚庆团队操办,招呼宾客这点小事儿,婚庆团队的工作人员加上酒店的服务员就已经够用了。

    试了几次都没有帮上忙,陆舟几个干脆就不添乱了,坐在婚礼会场的角落嗑着瓜子,胡天侃地地聊着永远聊不完天,就和曾经在寝室里的时候一样。

    等婚礼结束之后,陆舟还要去赶高铁。

    下次再见面,也不知道得什么时候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婚礼的流程走过了一小半,就在刘瑞刚说到自己在燕大读研的见闻时,穿着西装的工作人员从旁边走了过来。

    “请问谁是陆舟?”

    吐掉了瓜子壳,陆舟举了下手。

    “我,怎么了?”

    那工作人员眼睛一亮,看向他笑着说道。

    “我找你半天了,马上下一个流程是伴郎的代表上台发言,一会儿你就上去随便说点什么呗?”

    陆舟愣了下:“说什么?”

    伴郎团代表是什么鬼?

    之前他都没听飞哥说过这事儿。

    工作人员笑着说:“你的好朋友结婚了,就没什么想对他说的话吗?你就代表你们寝室,随便说点什么就行了。也不用说很多,一句话都行。”

    站着说话不嫌腰疼,黄光明在那儿幸灾乐祸地笑着说道:“肘子,你就代表我们随便说两句就行了,意思到位就行。”

    陆舟无语道:“为啥是我?”

    刘瑞理所当然道:“我们两个都是硕士,就你是博士,而且还当了教授。你最有文化,你不上谁上。”

    黄光明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嚷嚷了一句:“靠!搞得我没文化似得。”

    刘瑞看了他一眼:“那要不你上?”

    一听要自己上去,黄光明瞬间就怂了,讪讪一笑:“我还是算了吧。我这一开口就冷场,一控制不住就怼人,我怕误了飞哥的终身大事儿……咱还是稳一点,让肘子来吧。”

    就在伴郎团这边还在磨蹭着的时候,不远处的婚礼舞台上,拿着话筒的主持人继续说道。

    “……下面有请新郎官的大学室友,特地从千里之外的美国,漂洋过海赶回国内的陆舟教授,代表新郎官的挚友以及大学室友,对他说两句祝福的话吧!”

    婚礼现场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其中有人听过陆舟的名字,正一脸兴奋地往舞台附近瞅着,用目光搜寻着那个传说中的克拉福德奖得主,解决了哥德巴赫猜想问题的大数学家。

    也有人根本没听说过陆舟,不过却是知道能在美国大学当教授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婚礼的主持人都已经这么说了,再墨迹下去就矫情了。

    拍了拍身上的瓜子壳,从椅子上站起来的陆舟整了整胸前的领带,穿过人群踏上了婚礼现场的舞台。

    站在众宾客们的面前,他从容地从主持人的手中接过了话筒。

    看了眼满脸期待的史尚,又看了眼一脸感激的新娘,盯着话筒的陆舟,陷入了沉思。

    虽说怯场是不可能的。

    但这种场合……

    该说些啥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