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405章 久别重逢
    之后的这些天里,陆舟基本上都在金陵大学附近活动。 小 说

    要么拜访以前认识的那些老教授,要么便是宅在酒店里钻研ns方程。

    回国之后,因为应酬上的事情比较多,以至于他都没什么时间去碰数学问题。

    而现在,他总算是有了那个时间,继续去钻研学术上的问题。

    除了在酒店里关着门钻研这些问题之外,偶尔陆舟也会回金大的图书馆坐坐,找找以前做学生时的那种感觉。

    也正是这种感觉,能够让他站在一个与平时截然不同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而这往往能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灵感。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星期,很快到了1月18号。

    在婚礼开始的前两天,201寝的小伙伴们,时隔一年之后终于再次聚首。

    依然是校门口的小鱼庄。

    点了一锅烤鱼,四个人将啤酒摆上桌。

    一边喝酒,四个小伙们一边胡天侃地地吹起了牛。

    “肘子,我先敬你一杯。”举杯和陆舟碰了下,刘瑞语气洒脱地继续说道,“几天前在新闻上偶然看到了你,我就和实验室里的师姐吹牛,说咱一起睡过。一开始她不信,直到我拿出了照片。这一杯,一是恭喜你又拿下了一枚国家级大奖,二来也是感谢你,让我在师姐面前装了个逼。”

    差点没被这一口啤酒给呛到,陆舟干咳了两声:“……不客气,下次记得换个不那么让人误会的说法。”

    不得不说,考上燕大研究生之后,刘瑞的心态变化了很多。

    若是以前的话,看到陆舟出现的新闻联播中,他就算不关掉电视,也会抑郁一小会儿。

    但现在的话,他已经能够处之泰然,面无表情地把新闻看完。

    从最初的看不懂陆舟在研究什么东西,到现在连他拿的都是些什么奖都已经看不懂了,刘瑞对于两人之间越来越大的差距,已经学会了坦然面对。

    当然了,要问羡不羡慕的话……

    那肯定还是羡慕啊!

    陆舟:“对了,你在燕大的导师是谁?”

    刘瑞想了想,回答道:“王熹平院士。我在跟着他在做偏微分方向的课题。”

    “王熹平?王院士也在研究偏微分方向?”

    陆舟也没想到,刘瑞的导师,他竟然恰好就认识。

    刘瑞点了点头:“是的,不过比起纯粹数学,他的研究更偏应用一点。怎么?你最近没研究数论,也开始研究偏微分了吗?”

    陆舟:“算是吧。”

    刘瑞饶有兴趣问:“哦?什么课题。”

    陆舟不好意思一笑:“这个,还是不说了吧。”

    刘瑞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没事儿,我现在的内心已经足够强大,你直说就好。”

    陆舟:“ns方程。”

    沉默了好一会儿,刘瑞有些勉强地开口:“……ns方程解的存在性和光滑性问题?”

    陆舟点了点头:“嗯。”

    刘瑞:“……”

    mmp!

    千禧难题。

    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看了眼情绪低落的刘瑞,黄光明轻咳了一声:“我们还是聊点轻松的话题吧。”

    史尚也是一脸懵逼地点头:“赞成。”

    在往后,四个人没再聊学业上的事情。

    毕竟现在发展的方向都不一样了,就算想聊也聊不到一块去,聊的越多越打击人。

    黄光明和以前没什么变化,或者要说唯一有什么变化,大概就是现在即便不笑的时候,也给人一种贱贱的感觉。

    刘瑞看着晒黑了点,长得也比以前结实了不少。据他所言,是因为打篮球的缘故。以前读本科的时候他是从来不打篮球的,没想到去了燕大之后,现在也开始打了。

    至于史尚,大概是四个人中变化最大的。或许是被社会打磨了棱角,已经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蜕变的他,整个人气质看上去成熟了许多。

    按黄小贱的话来评价,就是“留点胡渣可以去当导演,戴副眼镜可以去卖保险”的那种感觉。

    说到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史尚也是不由感慨万千。

    毕业之后,生活的节奏并没有按照他预想之中的那样发展,或者说从一开始就偏离了他计划中的轨道。

    原本,他是打算先打工攒一笔钱,然后做点小生意,再然后买套婚房,到了那时王雅静正好读完三年硕士,两人顺理成章结婚领证。

    结果,毕业还不到一年就闹出了人命。

    雅静肚子里的小生命,彻底打乱了史尚原先的安排。

    不只是如此,在金陵打拼了快一年的他,最终也没能攒下多少存款,在金陵开上一家一小店,过上他梦想中的小资生活。

    不过可喜可贺的是,最终他还是在市区买了套婚房。

    虽然,不是靠他自己的双手,而是老爹老娘的赞助……

    “……别的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做兄弟的我只想说一句话,我的前车之鉴在这里。等以后你们有了女朋友,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无论如何,千万不要闹出人命。”

    一边喝着酒,史尚一边向他的三个室友倒着肚子里的苦水。

    然而陆舟、黄光明和刘瑞三个人却是相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几分古怪。

    终于,开口打断他的是黄光明。

    “飞哥。”

    史尚打了个酒嗝:“怎么了?”

    黄光明:“为什么我总感觉……”

    刘瑞:“……你是在装逼。”

    陆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史尚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一笑。

    “……装逼什么呀,我又不是肘子,我像是会装逼的那种人吗?”

    黄光明:“……”

    刘瑞:“……”

    陆舟:???

    这顿饭一直吃到了晚上8点。

    菜没动几筷子,酒倒是喝饱了。

    原本三个人是打算联起手来把史尚灌倒,然而遗憾的是,带着刘瑞这个坑货,他们注定是没这个机会了。

    最终,第一个歇逼的依旧是刘瑞那小子。

    和以前一样,只见他喝着喝着忽然整个人咚地一声趴在桌子上,然后就没动静了。

    来的时候,黄光明和刘瑞是坐的史尚的车,但现在这情况,显然没一个人能碰方向盘了。

    无奈之下,陆舟只好给王鹏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代驾,将史尚他们送回紫金山大酒店。

    直到婚礼结束之后的这几天,黄光明和刘瑞都住在那边。

    在上车之前,喝的醉醺醺的史尚,拍了拍陆舟的肩膀。

    “后天的婚礼,就拜托了!”

    史尚:“我说的是伴郎。”

    陆舟:“……?”

    那不然呢?

    不是伴郎还能是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