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92章 你俩什么关系?
    经过了十数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降落在了上京国际机场的跑道上,标志的声音从机舱的上方响起。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很快就要到达上京国际机场。厕所即将关闭,请您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收起座位前的桌子,室外温度2c,感谢你乘坐本次航班!祝您旅途愉快!”

    就在舷梯接上了之后,坐在陆舟旁边的那个中年男人如释重负,匆匆起身,逃也似地走掉了。

    看着他的背影,陆舟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他做生意做到现在,究竟是怎么才没破产的。

    “我们下飞机吧。”

    “嗯。”

    站在了走廊上,两人跟着其它乘客一起向出口的方向走去。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前面的人动的有些慢。

    就这样磨蹭到了机舱出口,陆舟正准备走下舷梯,然而前脚刚刚跨过机舱门口,看向舷梯外面的他便愣住了。

    只见舷梯之外,站着一群西装革履的人,正满脸笑容地看着他这边。

    此前陆舟虽然听说会有人来机场接自己,却没想到来接自己的人这么多……

    站在他旁边的陈玉珊,也明显愣住了。

    不过她愣神的理由,倒是和陆舟不一样。

    令她没想到的是,那个和自己说有事儿没空接自己的老爹,此时此刻就在自己眼前不到十米。

    父女俩相视了一眼,双双陷入了沉默……

    站在那群接机阵容的前面,向华南院士看着走下舷梯的陆舟,哈哈笑了笑,热情地伸出了右手。

    “陆教授啊,好久不见了!”

    陆舟惊讶地看着老人家。

    “向院士?”

    “哈哈,看来你还记得我。”

    “您这话说的,我怎么可能把您忘了。”陆舟不好意思笑了笑,松开握着行李箱的手,和老人家握了握手,“别来无恙,您老身体还好吗?”

    “好得很!”向华南院士爽朗地笑着说道,“听说你在德国获得了霍夫曼奖章,可是为我们华国学术界在国际上争了口气啊!”

    陆舟谦虚道:“那都是些虚名,就不用再多提了。”

    向院士摆了摆手:“谦虚的话就不用说了,那个电化学界面结构的理论模型,我们华科院为了这件事儿还专门开了个会,召集了化学研究所的几个老教授研究过,认为你的理论模型在表面化学以及高分子材料领域,必定会大有作为!”

    听到这句夸奖,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这时候,另一位身份看起来不低的老人,面带微笑地走了过来。

    “陆教授,欢迎回家!”

    没有见过这位老人,陆舟不由问道:“您是?”

    向院士笑着介绍道:“这位是组织部人才局的一把手,马高阳同志。”

    人才局的?

    陆舟也不是很懂这部门具体是干什么的,更不清楚这个局级单位在部门里什么地位,只是依稀记得“千人计划”是由他们牵头的,而且联合了十多个部门……

    总之,级别不小。

    “什么一把手,”马高阳摆了摆手,看着陆舟平易近人地笑了笑,“你不介意的话,叫我一声马叔就好。”

    陆舟从善如流道:“马叔好。”

    马高阳笑着点了点头:“做了这么久的飞机也累了吧,咱们有什么话到车上继续说……”

    就在陆舟与向院士一行人碰上的时候,在旁边全程目睹了这接机的阵仗,吃瓜群众们纷纷议论了起来。

    “那谁啊。”

    “好像是个数学教授。”

    “数学教授?数学教授有什么好接的,搞的这么煞有介事,又不是什么国际巨星。”

    这时,旁边有人忍不住插了句嘴:“你当他是普通的数学教授啊,可不比什么明星牛逼多了。”

    “那还能是谁?”

    “陆舟。”

    “卤肘?啥玩意儿?”

    “那个解决了哥德巴赫猜想的陆舟!陆教授!”

    说克拉福德奖和霍夫曼奖章可能没多少人懂是什么,不关注学术界的人恐怕也不会记得某一期新闻联播表扬了谁,或者某一期人人日报点名了谁。

    但要说到哥德巴赫猜想……

    只怕上过小学的人都不会陌生。

    “握草?!是他?!”

    ……

    上了车之后,向华南正和陆舟闲聊些有的没的。

    “最近在研究什么呢?”

    “ns方程。”

    “ns方程?”向院士诧异地看了陆舟一眼,“该不会是那个克雷研究所的千禧难题吧。”

    “正是的。”陆舟点了点头。

    “……还是你们年轻人有闯劲,”向华南教授呵呵笑了笑,“这要是真能研究出来,对世界可以说是功德无量啊。”

    顿了顿,向院士继续说道。

    “数论我还懂一点,但偏微分方程已经超出了我的研究范围,我也没什么可以和你交流的。不过我们华科院倒是有不少博士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有没有兴趣去我们那边坐坐?”

    “现在?”

    虽然陆舟很感兴趣,但现在他更需要休息。

    “当然不是现在,”向院士哈哈笑道,“先送你去下榻的酒店!你做了这么久的飞机,哪能现在就麻烦你,怎么也得缓两天再说!”

    另一辆车上。

    父女两个大眼瞪着小眼,互相对视了半天,谁也没开口说话。

    最终,打破沉默的是陈玉珊。

    “爸。”

    “嗯。”

    “你不是和我说……你今天要开会吗?”

    陈宝华轻咳了声:“单位只说是有事,我也是中午开会的时候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

    陈玉珊:“……”

    神色整了整,陈宝华拿出了父亲的威严,继续说道。

    “你认识他?”

    虽然很不满老爹审问的态度,但看他脸上严肃的表情,陈玉珊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嗯。”

    陈宝华严肃问:“怎么认识的?”

    陈玉珊小心翼翼地说道:“同学。”

    陈宝华板着脸,小声训斥了一句:“你怎么不告诉我。”

    陈玉珊哭笑不得道,“爸,你又没问我啊……我总不能把我通讯录里的所有人都数给你听吧。”

    似乎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很蠢的问题,陈宝华表情尴尬地岔开了话题。

    “……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

    “普林斯顿的数学教授……爸,他违法了吗?”说这话的时候,陈玉珊一脸紧张的表情。

    从刚才陆舟上了那辆车之后,她就看不到他了。

    说实话,到现在她都还在担心着,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问。

    “那倒没有,”陈宝华干咳了一声,“要不也不是我们来接他。”

    陈玉珊松了口气。

    没犯法就好。

    陈宝华并没有放过女儿,继续一脸严肃地审问:“你们什么关系?”

    陈玉珊迟疑了下:“……老同学?”

    陈宝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