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91章 回国
    随着普林斯顿这边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之后,时间也到了28号的当天。

    给自己的学生们放了一个月的长假,陆舟依旧是拜托了杰里科开车,将自己送去费城国际机场。

    在前往机场的路上,陆舟正无聊地刷着围脖,忽然接到了杨旭的电话。

    “老板,你今天回国?”看到陆舟的朋友圈,杨旭立刻就打了这个电话过来。

    陆舟:“嗯,正在去费城机场的路上。”

    杨旭:“明天几点落地,我去机场接你。”

    陆舟:“不用了,这次我直接飞上京,金陵那边得等到月中才回去。”

    “上京?”忽然想到了什么,电话那头的杨旭,神色微微动容,“难道是……”

    陆舟:“嗯,8号的大会。”

    “牛逼啊老板!知道是什么奖了吗?”说这话的时候,杨旭的声音中充满了羡慕。

    没办法,不得不羡慕。

    8号的大会,除了共和国的科学技术奖励大会,还能是什么大会?

    最高科技奖不太可能,自然科学奖或者技术发明奖可以争取下,至于科学技术进步奖应该是稳的。

    不管是五大奖里面的哪一个、哪一等,只要能够拿到其中之一,放到国内学术界里都是妥妥的大神,去哪个研究所人家都是倒履相迎。

    陆舟不好意思笑了笑:“还没人跟我说具体是什么奖,我暂时不知道,反正去了就知道了。”

    “老板,你去领奖了,也别忘了我们呀,”杨旭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我就替研究所里的同志们问一句了,今年发不发年终奖啊?”

    陆舟大方道:“发,必须发。”

    “发多少?”

    “等我回去你就知道了!”

    到了机场旁边的公路,陆舟让杰里科就把自己送到这里,然后便拖着行李箱,向着机场的方向走去。

    先前在微信聊天的时候,他已经和学姐约定过碰面的地点。

    当陆舟穿过机场前的人行道,来到了机场入口之后,一眼便从人群中认出了那道身影。

    熟悉的无框眼镜搭在秀气的鼻梁上,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洒下,越过米色的围巾垂在深黑色的大衣上。再往下是黑色的加绒棉裙与裤袜,以及一双深棕色的短靴,整体给人一种时尚而不失青春靓丽的感觉。

    似乎是察觉到了陆舟的视线,站在机场入口四处张望着的陈玉珊,与陆舟对上了视线。

    眼睛一亮,她顿时掂起脚尖向他招了招手,拖着行李箱迎了上来。

    小跑到了陆舟旁边,陈玉珊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说。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又放我鸽子了。”

    陆舟汗道:“……这话说的,我有经常放你鸽子吗?”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一双明亮的眸子顿时直勾勾地盯住了陆舟的双眼。

    “没有吗?”

    emmm……

    好像……

    没有吧?

    可能是以前放过的鸽子太多,具体有没有放过她的鸽子,陆舟也记不大清楚了,下意识地便挪开了视线……

    ……

    本来就不剩多少时间,终于等到陆舟的陈玉珊,立刻拉着他去换了登机牌。

    原本陆舟以为陈玉珊的票是头等舱,结果没想到她和自己一样,买的都是商务舱的票,因此在选座的时候,便选在了一起。

    看来她虽然家境不错的样子,但大概还是没她表妹那么壕。

    至于陆舟自己为什么不买头等舱……

    倒不是不差头等舱那点钱,只是对坐在机舱的哪个部位也没那么多讲究。除非是别人帮他买好了票,否则要是他自己买的话,一般都是习惯性地买商务舱的票。

    领了登机牌之后,通过安检,两人一路小跑着穿过候机大厅,顺利地通过舷梯登上了飞机。

    将靠窗的位置让给了学姐,陆舟在中间的位置坐下,正准备闭上眼睛眯一会儿。

    这时候,一个夹着皮包的男人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

    因为说话的嗓门太大,不少人向他投去了不满的事情。

    然而那人并无自觉,依旧旁若无人的嚷嚷着。

    这时候,乘务员走了过来。

    “先生,飞机马上就要起飞,请您关掉手机。”

    那中年男人皱着眉头,一脸很不满的样子,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照办了。

    从旁边默默的目睹了这一幕,陆舟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坐这种旁若无人的话唠旁边,这一路上怕是难得清静了。

    被空乘人员要求关掉了手机,那男人一脸无聊的样子,眼睛四处瞄了下,打算找个人吹吹牛打发时间。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了坐在旁边的陆舟,便笑着主动搭话道。

    “兄弟,你是干什么的呀?”

    “教数学的。”

    “哦,数学老师啊。初中老师还高中老师?”

    “大学。”

    那中年男人愣了,看了陆舟一眼,一脸不信的样子。

    “你这年龄教大学生?我不信!”

    然而,陆舟并没有如他所愿地和他争论。

    见自己遭到了无视,那中年男人表情有些不悦,眼睛在他身上转了转,忽然停在了他的手表上。

    “兄弟,你这表,什么牌子的?”

    陆舟:“不知道,别人送我的时候,没和我说是哪个牌子的。”

    中年男人:“不是我说你,送你这表的朋友,八成是从那个地摊上买来的吧?”

    陆舟:“……?”

    这人是神经病吗?

    见陆舟不说话,那中年男人以为自己说中了,咧嘴一笑继续道:“看这成色,明显就不是纯银。”

    本来是不想理他的,但听到了这句话,陆舟脸上顿时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这你都能看得出来?”

    那中年男人笑了笑说:“那是必须的,我在外面做了这么多年生意,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那你再猜猜,这表是谁送我的呗。”

    “这我哪猜得到,你直接说呗?”

    “美国化学学会。”

    那中年男人用看神经病一样地视线看着陆舟。

    “兄弟,吹牛逼也打个草稿吧,你先前说你是搞数学的,这会儿又说成化学家了,你咋不说是联合国送你的呢?”

    陆舟淡淡笑了笑:“研究数学的也可以研究化学,这并不冲突。”

    那中年男人笑道:“扯什么淡啊,你当我没读过的大学呢。行吧,你说这表是美国化学学会送你的,那你继续说说,他们为啥送你这表啊?”

    “因为,亚当斯化学奖?”

    “哈哈,兄弟,装逼装过头了呀,”那男人笑着说道,“来来来,你说说,你拿的哪一届那什么亚当斯化学奖,我帮你在谷歌上查查。”

    陆舟淡淡笑了笑:“就今年四月份那届吧。”

    那男人也不说话,摸出了先前关掉的手机,开始谷歌了起来,准备戳穿他的牛皮。

    然而,手指划着屏幕的他并没有如愿以偿,反倒是脸色越来越古怪了起来。

    墙外的消息翻过了,他接着又翻了翻墙内的新闻,终于找到了一张照片。

    看了眼手机,又看了看坐在旁边的陆舟,那中年男人脸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卧槽?

    竟,竟然……是真的?!

    陆舟笑了笑,不再去理他,合上眼睛继续闭目养神。

    注意到了手机的光亮,先前那位空乘人员又走了回来。

    只不过这次,她措辞中已经带上了警告。

    “先生,请您关掉手机,如果您执意捣乱的话,我们可能会请你下飞机。先生?您听得见吗?”

    那中年男人当然是听得见的,只是已经彻底傻眼了。

    看着那人脸上的表情,陈玉珊再也憋不住了,很没形象地一头磕在了桌子上,肩膀不住地抖着。

    都是憋笑憋的,她肚子都快憋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