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85章 数学已经够难伺候了
    成功了!

    那欢腾的呼声是如此的美妙。

    就在这一个瞬间,无数个日夜的努力与汗水,全都被那闪烁的信号灯赋予了真实的意义。那些来自pppl实验室内部,关于他们在做无用功的质疑,也都将在顷刻之间化作泡影。

    看着那闪烁的信号灯,陆舟捏紧的双拳缓缓松开,又因为胸中澎湃汹涌的激动而缓缓捏紧。

    实验并没有因为欢呼声而结束。

    有了第一次成功,很快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一颗颗被加速到极限的氦3粒子携带着庞大的动能,击穿了等离子体,以微弱幅度的偏移,轰击在作为靶材料的钨钛合金上。

    一连串的数据被收集,并且叠加,以固定的格式被导入数据库中进行保存,等待着理论工作者将其整理。

    看着电脑屏幕中的图像,拉泽尔松教授拍了拍陆舟的胳膊。

    另一边,站在一片欢腾的人群中央,布罗格主任愣愣地看着屏幕上铺开的数据,久久没有说话。

    “先前我和你说什么来着,”走到了布罗格主任的旁边,拉泽尔松教授拍了下他的肩膀,咧嘴笑道,“我说过,这条思路一定是可行的!现在你总算相信了吧。”

    回过了神来,布罗格主任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板着脸纠正道,“……只是阶段性成果,现在说这话还太早了点。”

    “是是是,只是阶段性的成果。”拉泽尔松教授哈哈笑了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等我站在斯德哥尔摩的颁奖台上,你可别羡慕我。”

    “这句话等你接到诺贝尔奖的电话再说吧。”

    赶走了得瑟着的拉泽尔松教授,布罗格主任沉默了好一会儿,向陆舟的方向走去。

    走到了这位年轻的学者旁边,他呼吸了一口气,用歉意的声音说道。

    “对于我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必须向你道歉。”

    虽然一开始听到布罗格教授那句话的时候,陆舟确实有点生气,然而当氦3粒子成功命中靶材料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坏心情都被成功的喜悦给冲淡了。

    “这没什么好道歉的,你只是做了你该做的事情,”看着电脑屏幕上不断积累的数据,陆舟用轻松的口吻继续说道,“就像我们,同样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感谢你能理解……我也衷心地祝愿你们,能取得更加惊人的成果。”

    感激地看了陆舟一眼,布罗格主任转身离开了实验室,没有再提解散课题组的事情。

    如果“he-3原子探针技术”问世,全球各大等离子体物理实验室对高温等离子体的认知,将视线从“诊断”到“观测”的飞跃。

    两者在精度上,完全属于不同的量级。

    毫无疑问,这将是一个“准诺奖级别”的发现!

    如果真将这样的项目砍掉了,哪怕没有人来谴责他,他也一定会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后悔一辈子……

    ……

    当天傍晚,吃过晚饭的陆舟来到了卡内基湖旁边,如往常一样沿着湖边的小路慢跑。

    心情舒畅的他跑着跑着,便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到了最后,放开速度全力奔跑的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

    仿佛只有那迎面吹来的寒风,才能让他的情绪平静下来。

    然而,系统的药剂虽然改善了他的代谢功能,却并没有将他便成运动健将。

    绕着湖边一侧的小路冲刺了不到五分钟,陆舟便气喘吁吁地停在了路边的长椅旁,抓着扶手慢慢坐下。

    汗水从前胸后背渗出,黏在了贴身的衣服上,被冷冽的寒风渐渐吹冷。

    那冰凉的感觉,冻的陆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然而依旧没法浇灭他心头的热血。

    这时候,同样沿着湖边慢跑的莫丽娜,注意到了坐在长椅上喘个不停的陆舟,不由逐渐放缓了脚步,停在了长椅的旁边。

    “……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莫丽娜用揶揄的口吻看着他问了句。

    “没有,我现在感觉好得不得了。”双手撑着膝盖,喘着粗气的陆舟咧嘴笑了笑,表示自己现在非常好。

    只是,好的有点过头了而已。

    用看神经病一样的视线看了他一眼,莫丽娜却是没有再说什么,在长椅的另一头坐下,

    从运动腰带上摸出了一瓶矿泉水,她优雅地拧开瓶盖凑近唇边抿了口,接着侧脸看了气喘吁吁的陆舟一眼,用闲聊的口吻说道。

    “马上就是圣诞节了,你打算怎么过?”

    “就在普林斯顿过吧,我的学生提议开个派对,然后……”想了半天,陆舟也没有想到什么更好的安排,“然后就回家休息。”

    一脸无语地看着陆舟,莫丽娜叹了口气,“这样的圣诞,听起来还真是可怜……你就没打算找个女朋友一起过节吗?”

    这算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不过无所谓,陆舟都快习惯了。

    “数学已经够难伺候了,女朋友这种生物,等哪天我闲下来再考虑吧。”用感慨的语气说到了这里,陆舟忽然意识到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不由斜了莫丽娜一眼,“我倒是差点忘了,你自己不也是单身么?有啥资格说我。”

    “我不一样,我是独身主义者,感情对我来说是累赘。”轻轻甩了甩被汗水打湿发梢的金发,那淡蓝色的眸子里印着漠不关心的神采,“而且,可能就如你说的那样,数学已经够难伺候了。”

    陆舟一听这话,顿时乐了。

    “可我也没见你把数学伺候的多好啊。”

    从最初认识到现在,他已经从本科生变成了教授,而她依然跟着自己的导师扑死在黎曼猜想的哈代临界线上,以至于连篇博士论文都没写出来。

    当然,陆舟不是在幸灾乐祸,相反出于善意已经劝过她不少次,选择一个相对简单的目标入手。

    结果很明显,她从来没听过。

    莫丽娜愣了下,回过神来之后,恼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

    她本是打算反驳的,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反驳的底气,最后只能把银牙咬得咯咯作响,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

    “你等着……今年八月imo大会的报告会,我会让你收回这句话!”

    撂下了这句狠话,她便站起身来,愤然跑掉了。

    “我静候你的佳音。”

    冲着那渐渐消失在湖边小路上的背影喊了声,陆舟笑着摇了摇头。

    还说我呢,现在看看到底是谁受了刺激?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受点刺激就能做出成果来的话,受点刺激也好。

    抹了一把额前的汗水,恢复体力的陆舟从长椅上重新站起,心情舒畅地沿着湖边的小路继续跑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