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84章 看不见的子弹(3/3)
    实验开始当天,普林斯顿高等小镇的上空压着厚厚的乌云,仿佛正在酝酿着一场大雨。

    踩着点来到pppl实验室,走在走廊上的陆舟,忽然觉得这条路有些陌生。

    就好像自己不是在前往实验室,而是在前往医院产房的路上一样……

    仔细想了想,陆舟觉得这么形容,似乎也没什么毛病。

    为了这个项目,或者说只是为了这么一个虚无缥缈的可能性,整个“he-3”项目组的工程师、研究员,已经奋斗了无数个日夜。

    包括他自己,已经不知道倾注了多少精力在这个项目上。

    毫不夸张的说,“he-3原子探针”技术,就是他的孩子。

    沿着走廊来到了控制室门口,陆舟推门向室内走去。

    室内的布局很乱,电线混乱地缠绕在一起,用几根塑料绳分类扎着,尤其是用于控制原子枪电磁场的计算机,主板和电线都暴露在外面。

    毕竟是赶工拼凑出来的东西。

    这里的工程师只能确保没有故障,并不能确保来这里参观的人会惊叹的鼓掌。

    环视了一眼控制室内的人,陆舟很快便看到了拉泽尔松教授。

    不过,除了拉泽尔松教授之外,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位陌生的男人。

    注意到了向这边走来的陆舟,那个男人面无表情地伸出了右手。

    “你好,陆舟先生。”

    同样发现了陆舟,拉泽尔松教授很有眼色地向他介绍起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这位是pppl实验室主任,特里·布罗格教授。”

    意外得看着这个男人,陆舟握住他的手晃了晃。

    “你好。”

    关于这位特里·布罗格,陆舟是听说过的。

    大概就是去年,pppl前主任斯图尔特·普拉格教授因为nstx-u设备故障,给美国能源部造成了38亿美元的损失,主动辞职甩锅不干了,特里·布罗格“临危受命”地接替了pppl实验室主任,以及聚变能科学(fes)的负责人一职,扛起了未来能源的大旗。

    而接任之后,他干的第一件事便是收拾前任扔下的烂摊子,同时加强科研经费的管理。

    那些看起来不实用的项目都被果断砍掉,如果“he-3”项目组没有表现出足够潜力的话,这把刀子恐怕也会落在他们身上……

    想到这里,陆舟忽然隐隐猜到,这家伙是为什么事而来的了。

    看着陆舟,布罗格教授清了清嗓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首先,恭喜你们成功走到这一步。”

    陆舟:“谢谢。”

    “不用急着谢我,我并没有帮上忙,而且我接下来要说的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停顿了片刻,布罗格教授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如果这次实验依然失败的话,我希望能够将项目暂停,pppl的科研人员不是你的私人员工,我们不可能在没有潜力的项目上浪费时间。”

    陆舟眉毛微微皱了下:“即便我愿意承担经费?”

    盯着陆舟,布罗格教授不为所动地说道:“没错。”

    眼见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察觉到这一点的拉泽尔松教授轻咳了声,连忙上来打圆场,并且将陆舟拉到了一边。

    看着拉泽尔松教授,陆舟皱眉问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也许……”拉泽尔松教授犹豫了下,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他是盯上了科研账户上的四百万美元……”

    虽然不想这么揣测自己的上司,但很明显就是如此。

    “四百万?”陆舟微微愣了下,不过关注点却和拉泽尔松教授有些不太一样,“怎么还剩四百万没用完?”

    听到这句话,拉泽尔松教授差点没被一口气给呛到。

    还剩四百万?

    怎么听你的语气还有点不满?

    “一千万那是我随口报的价,事实上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和我们的关系不错,那些淘汰下来的旧设备除了我们之外他们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买家。算上原来账户上的钱,我们总共只花了七百多万美元……”

    说到这里,拉泽尔松教授的眼神有些躲闪,“问题不是在这里,而是在我们科研账户上的剩余资金。你知道的,虽然我们的日子看起来过的很舒服,但可控核聚变这种投资未来的技术短期内很难看到商业化的前景,国会的预算委员会一直在找我们的麻烦……”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陆舟头疼道。

    拉泽尔松教授一本正经道:“当然有关系,如果砍掉了我们的项目,这笔经费就能挪到更有潜力的项目上去了。”

    陆舟微微愣了下,心中忍不住卧槽了一声。

    “还能这样?”

    “谁想到你打钱的速度那么快,”拉泽尔松教授躲闪着看向了一边,轻咳了声,“如果当时我们签个协议,规定清楚这笔捐赠资金的用途,情况可能会对我们更加有利一些……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我们只要成功就好。”

    这笔经费在“he-3”项目组的科研账户上自然没人能动,但只要将项目组本身砍掉就行了。这么做虽然不道义,但也算是程序正义的一部分。

    不过也正如拉泽尔松教授所说的那样,现在讨论这个根本没有意义。

    如果他们的项目一直出不了成果,就算没有那四百万美元研究经费的结余,布罗格教授也会想办法砍掉这个项目。

    毕竟,pppl实验室有很多更有潜力的项目正在进行,不可能在一个没有潜力的项目身上浪费科研资源,哪怕不用承担这个项目的经费。

    身为这里的负责人,他必须从全局出发考虑问题。

    所以,对于“he-3”项目组而言,他们需要一次胜利来证明自己!

    ……

    随着陆舟的到场,在经过了简短的会议之后,拉泽尔松教授宣布了实验正式开始。

    工作在各自的岗位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生怕惊扰了那真空室内的等离子体,以及即将发射的氦3粒子。

    当一切准备就绪,拉泽尔松教授没有说话,只是向陆舟投去了视线。

    陆舟同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竖起了拇指。

    明白了他的意思,拉泽尔松教授深呼吸了一口气,伸手按下了那个按钮。

    所有的工作已经完成。

    剩下的……

    也只剩下祈祷了。

    通过闸门的液氦逐渐浸泡了导线,处在超低温环境下的导体,也渐渐逼近了超导的临界温度。

    磁轨温度达到超导临界温度的瞬间,通过超导线圈的电流开始急剧上升,为轨道内盘旋着的氦3原子酝酿发射的初速。

    在1号信号灯亮起的瞬间,氦3原子的速度都被提升至极限,与此同时,“原子枪”也完成了它的装填。

    一切就如子弹上膛,干脆利落。

    拉泽尔松教授向陆舟投去了视线。

    在无声的交流中,陆舟点了点头。

    这一次,是由他来。

    深呼吸一口气,陆舟走到了电脑前,按下了这第二个按钮,也是最后一个按钮。

    就如同扣下了扳机,运动在轨道外侧的氦3原子,骤然脱离了加速轨道,移动到了与加速轨道相切的发射轨道上。

    没有任何声音。

    也看不见任何现象。

    然而就在原子枪发射氦3的瞬间,那颗被加速到极限的氦3原子,就如一枚出膛的子弹,携带着庞大的能量,撞向了灼热的等离子体。

    探测器上收集到的电磁波信号,泛起了一层层抖动的涟漪。

    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之间,却如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在这一瞬间,无论是陆舟,还是拉泽尔松教授和实验室里的其他研究员,亦或者pppl实验室主任布罗格教授,呼吸无一例外地顿住了半秒。

    也正是在同一瞬间,击穿等离子体的氦3原子核,悄无声息地撞在了靶材料上……

    那微弱的波动,迅速被靶材料背后的探针敏锐捕捉,将撞击数据反馈在了实验室电脑屏幕中。

    时间,仿佛在这一秒凝固了。

    而下一秒,实验室里便爆发了沸腾的欢呼声。

    拉泽尔松教授将他的帽子狠狠地丢到了天上,用与他年龄不符的激动,挥舞着拳头欢呼。

    “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