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83章 合作研究的邀请(2/3)
    毫无疑问,这是个意料之外,且让人为难的请求。

    沉默了好一会儿,陆舟开口说道。

    “……回答navier-stkes方程解的存在性与光滑性是一个很复杂的命题,虽然我确实围绕它做过一定的研究,但这些研究并不是奔着千禧难题去的。”

    他说的是实话。

    之所以研究ns方程,主要是为了在研究过程中创造一个合适的理论工具,用来研究复杂的等离子体湍流现象。

    而这也是邱老先生对他的建议。

    至于完全解决关于ns方程设立的千禧难题……

    陆舟还真没有往这方面考虑过。

    “我知道,如果不难的话,它也不会被留到现在还没被解决。就算是我,以它做对手也没有多少信心。”费弗曼教授笑了笑,语气轻松地说道,“不过,如果我们俩联手的话,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试一试。”

    陆舟无语道:“你确定这玩意儿是联手就能解决的。”

    “我不知道,但直觉告诉我,这条思路大概是正确的。”

    再次看了眼罗列在白板上的算式,费弗曼教授像是在肯定自己先前说的那些话一样,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接着,他看向陆舟,伸出了右手,再次发出了邀请。

    “你意下如何?”

    教室里很安静。

    不只是费弗曼教授在等待陆舟的决定,教室中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等待着。

    盯着那只手,陆舟陷入了沉思。

    说起来,自从解决哥德巴赫猜想,数学等级突破lv之后,他已经太久没有在数学上挑战更高的山峰了。

    想到这里,陆舟忽然笑了笑,握住了那伸来的右手。

    “这听起来似乎很有趣。”

    千禧难题……

    这听起来确实很有趣的样子。

    和费弗曼教授一样,如果独自挑战这一难题的话,他确实没多少信心。

    但两个天才加在一起,就完全不一样了。

    “哈哈,很高兴与你合达成一致!”费弗曼教授用力握着陆舟的手,欣喜说道,“看来这个世界又少了一个未解之谜。”

    陆舟倒是没他这么乐观,只是淡淡笑了笑。

    “但愿会这么顺利。”

    就在两人达成共识的同时,教室里就如同一锅烧开了的水,瞬间沸腾了起来。

    “噢,上帝……”

    一位雀斑脸的白人小伙取出了手机,兴奋地对着两人“喀嚓”拍了张照,迫不及待地记录了这激动人心的一幕。

    两位大佬决定联手攻克navier-stkes方程!

    这听起来……

    太特么的牛逼了!

    如果他们真的做到了,此时此刻坐在教室里的人,毫无疑问都将成为历史的见证者!

    而这张照片,也将记录这历史性的一刻!

    ……

    和费弗曼教授在合作研究上达成共识之后,“三维不可压缩navier-stkes方程解的存在性与光滑性”这一课题在高等研究院正式开题。

    课题组的名字非常好记,只有短短的两个字母“ns”。

    至于合作的方法,两人在讨论之后决定,决定采用“分别独立思考、定期交流成果”这种传统的研究方式来进行。

    另一边,就在“ns”课题组正式开题的第二天,“he-3”项目组新添置的小型粒子加速器终于到货了。

    最终拉泽尔松选择的是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的旧设备,虽然也考虑过ern,但因为ern的小型加速器需要报海关,走流程得等上不少时间。而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就在纽约,对方也很乐意脱手这些陈旧的设备。

    不过虽说是小型粒子加速器,那也是实验室意义上的“小”,等真家伙运到了之后,摆在实验室里占用的空间却是一点不小。

    毕竟粒子离开加速器的初速度,是由约束磁场的强度以及轨道半径决定的。

    新到货的加速器约束电磁场理论强度可达t,展开之后最大半径超过五米,足足花了“he-3”项目组五天的时间才算是组装完成。

    而且这还是拉泽尔松教授亲自上马,带着实验室的工程师加班加点干活,督促着赶工组装出来的。

    正常情况下,让这群工程师们磨洋工,少说也得要一个月才能将这东西组装好,这个速度可以说是相当神速了。

    pppl实验室内,拉泽尔松教授戴着安全帽,一边用专业的设备检查着超导线圈的电路状况,一边头也不回的对站在自己身后的陆舟问了句。

    “为什么?”

    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施工的陆舟,眉毛微微挑了挑。

    “什么为什么?”

    “这项技术不会给你带来任何专利。而且就算是忽略专利问题进行生产,它也注定不可能像冷冻电镜那样畅销。我甚至敢打赌,愿意为这台设备买单的实验室绝对不会超过十个。”

    这个问题,也是拉泽尔松教授一直在困惑着的问题。

    即便他已经清楚这个数学教授是多么的有钱,他也不明白他这么做的动机。

    只是为了一个诺贝尔奖吗?

    这未免也太肤浅了。

    陆舟想了想,忽然笑着说:“为了人类心智的荣耀……这个理由够不够?”

    眼睛瞪大,拉泽尔松教授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良久之后,他默默地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令我敬佩的华国学者这个世界上只有三个,你是其中最……”

    拉泽尔松教授思索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想用什么词比较来形容比较合适。

    年轻?

    显得不够郑重。

    聪明?

    这对其它两位来说不够尊重。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那个词,被卖了半天关子的陆舟,却是等不及了。

    “最什么?”

    憋了好一会儿,拉泽尔松才想到了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最……有钱任性的那个。”

    陆舟:“……”

    啥叫“最有钱任性的”?

    难道他就没有更值得称道的优点吗?

    比如智商,比如学识,比如帅气……

    哪一个不比有钱更贴切,更接地气?

    ……

    设备组装完成之后,实验被安排在两天之后进行。

    也就是圣诞节的前两天。

    如果实验成功,所有人都能舒舒服服地过上一个愉快的圣诞。

    如果实验失败……

    圣诞当然还是要过的。

    只不过假期的意义将不再是放松心情,而是调整心态。

    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去大幅度地修改实验,留给“he-3”项目组的只有这一次机会。

    如果无法把握住,他们将不得不等到明年六月份的螺旋石7-检修,重新安排新的试验计划。

    而这同时也意味着,他们将不得不在等待中荒废半年的时间。

    不过,陆舟倒是非常乐观。

    尤其对于重新改良之后的原子枪,他充满了信心。

    t的约束磁场绝对是够的。

    无论是他的直觉,还是他的计算,都在告诉着他这一点。

    就在这焦急与期盼的等待中。

    终于,“he-3”项目组,正式迎来实验的那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