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81章 圣诞节前的最后一堂数论课
    一千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到账之后,再没有人对项目抱有疑虑,也再没有人怀疑陆舟的数学能力是否真的能够处理那些看上去和“噪音”没有什么区别的电磁波讯息。

    甚至于,连开会的声音都小了许多。

    不过,这倒不是因为那千万美元带来的震撼,而是接下来已经没有什么东西需要讨论了。

    整个工程设计上的方案,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已经讨论的很清楚,复杂的物理细节与工程上的难题也都在讨论中得到了解决。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将讨论出的东西进行实现。

    理论工作告一段落之后,陆舟忽然意外地发现,在这最紧张、最关键的最后两个星期里,自己反而轻松了下来。至少在设备到货之前,没有更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做。

    不过相比起他的轻松而言,却是苦了那些工程师们。

    为了避免加速器约束磁场与等离子体的约束磁场互相干扰,他们不得不在实验室地墙上打了个洞,延长了允许粒子通过的发射轨道,并且将原子枪的“弹夹”放到更远的房间去……

    ……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

    哈迪和杰里科两人从外面抗来了一颗两人高的鱼骨松,和办公室角落那些装着灯饰和彩带的纸箱放在了一起。

    虽然陆舟给他们放了个假,但这个圣诞节似乎没有人打算回去。

    在哈迪的提议下,所有人一致决定,在圣诞节的当天,将办公室装饰的更有节日气息一点。

    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哈迪直起了腰,忽然发现最近很少出现在办公室的陆舟今天居然在这里,于是便打了个招呼说。

    “教授,马上要到圣诞节了,您会和我们一起过吗?”

    正在伏案写作的陆舟停下了手中笔,思索了片刻之后,回答:“不出意外应该会。”

    哈迪脸上欣喜,立刻热情地问道:“那教授,我们有圣诞礼物吗?”

    陆舟笑了笑:“当然,我会为你们所有人分别准备一件特别的圣诞礼物。”

    办公室里顿时骚动了起来。

    陆舟居然给他们准备了圣诞礼物?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所有人脸上的表情明显都很期待。

    当然,也有人脸上挂着担忧的表情。

    杰里科偏了下头,看着哈迪小声吐槽了一句:“礼物该不会是数学题吧。”

    哈迪微微愣了下:“大概……不会吧。”

    不过,这似乎还真有点像教授能干出来的事儿。

    原本很兴奋的哈迪,现在有点慌了……

    倒不在意送的礼物是什么,停下了手中的笔,薇拉满脸期冀地看着陆舟:“我也有吗?”

    陆舟微笑着点了点头:“当然。”

    对于自己的学生,他从来不会厚此薄彼的。

    哪怕总是让他感到头疼的哈迪,他也给他准备了一份礼物。

    脸颊略微有些发红,薇拉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也,给您准备了一件礼物。”

    哈迪吹了声口哨,不过很快被秦岳给按住了。

    向两人投去了询问的视线,陆舟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

    死死地按住哈迪的嘴,秦岳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没什么!”

    emmm……

    怀疑地看了秦岳一眼,陆舟总感觉这个平日里木讷老实的家伙,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过两个星期圣诞节就要到了。

    所有的谜底,都会在那天揭晓。

    ……

    圣诞节前的最后一堂课,陆舟拿着课本,久违地来到了阶梯教室。

    因为假期将近的缘故,教室里充满了浮躁的氛围。

    看来,无论是美国还是华国的大学,无论是平庸还是天才的学生,对于假期的感觉都是一样的。

    走进了教室之后,看着学生们眼中意外的表情,陆舟略微有些不好意思。

    说来惭愧,这学期自己实在是太忙了,前脚刚从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回来没多久,后脚马上又踏上了前往德国的航班。

    以至于那些冲着他才选了这门课的学生们,整个学期都没见过他几次面。

    这都已经是最后一堂课了,陆舟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履行下教授的职责的。

    反正这几天他也有时间,再往后拖的话,没准就更没空了。

    “……今天的课程是关于梅森素数部分,我主要会讲梅森素数的分布规律以及陆-周定理的推导和应用。这一部分不是什么重点,你们可以听得放松一点,反正我猜你们现在的心思已经飞到了圣诞老人身上去了。”

    听到了学生们善意地笑声,陆舟一边用记号笔在白板上写下了课程的标题,一边用闲聊地口吻和他的学生们继续讲了起来。

    新改版的国内教材大多数采用周氏定理一词来替换周氏猜测,不过陆舟来了普林斯顿之后发现,他翻了好几本数论教材,上面都是用“陆-周定理”或者“周-陆定理”进行描述。

    因为这些学生们下去已经预习过的缘故,也因为这本身就是自己的研究成果,陆舟讲的很快,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便讲完了课程的全部内容。

    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陆舟见离下课还有不少时间,便看向了自己的学生们说道。

    “这堂课还剩下一点时间,有什么问题的话,你们可以问我。”

    一名留着栗色长发的女生立刻举起了手。

    陆舟向她点头,示意她可以起来提问。

    “教授,您在研究ns方程吗?”

    对于这个意料之外的问题,陆舟笑了笑说道。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很多人很好奇,”眨了眨眼睛,那女生问道,“我们也很好奇。”

    陆舟环视了一眼教室。

    “你们好奇吗?”

    教室里大概三分之一的人都点了点头。

    陆舟重复问了遍:“真的?”

    或许是因为他脸上神秘的笑容,这一次几乎所有学生都好奇地点了头。

    “那行吧,”陆舟擦掉了白板上的内容,写上了一行新的标题,“后半节课,就讲讲我个人对于三维不可压缩navier-stokes方程的理解好了。”

    重新回顾一些基础性的内容,能够重新审视那些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否真的显而易见。

    尤其是将那些不便于用语言表达的抽象概念用语言表达出来的同时,陆舟自己也在回顾着研究中产生的思考。

    站在讲台上,陆舟讲的酣畅淋漓。

    不过对于台下的学生来说,就不是那么的友好了。

    即便普林斯顿的本科生很强,很多人大二便已经修完了本科阶段的全部内容,但对于他们来说,想要完全吸收白板上板书的内容,也存在着不小的难度。

    这还是对于那些对偏微分方程有深入了解的学生。

    如果是那些还没有开始学习偏微分方程,或者了解并不深入的学生来说,陆舟讲的东西几乎和天书没什么两样。

    对于这些经常能把教授问住的天才们来说。

    这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根据以上结论,我们能够得到在有限情形下,三维不可压缩navier-stokes方程光滑解的整体存在。”

    “至于如何将这个结论向更一般化的结论推广,还需要更进一步的研究。”

    “为了加深你们的理解,我希望在剩下的时间里,你们能够思考一道题目。他不是很难,但应该很有趣。”

    说着,陆舟提起了记号笔,在白板上继续板书。

    【amp;amp;lt;b(,v),wamp;amp;gt;:=-1/2∫((u·▽)v)w+(((v·▽)u)·wdx】

    【b(,v)=-1/2p(·▽)+(v·▽)】

    【……】

    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不是一道题目,而是他这两天在研究ns方程时遇到的一个偏微分方程领域的问题。

    他当然没有指望这些本科生能够给出一个答案,不过他希望听听这些学生们的思路,或许能给他的研究带来一些启发。

    一边板书着,陆舟同时一边做着简洁地说明。

    “其中p是无散度向量l的leray投影……我们现在要求的是,具有平方可积解的方程pi。”

    【……pi=?】

    写下了最后一个字符,陆舟将记号笔轻轻放在了多媒体讲桌上,看向了教室里陷入沉思的学生们,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如果你们之中有谁解开了这个问题,我会替他说服费弗曼教授,准许他提前毕业,直接来我这儿读硕士,或者直博也行。”

    费弗曼教授是普高院的研究员,同时也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数学系主任,是一个看起来慈眉善目、对谁都笑脸相迎的老人。

    虽然陆舟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这话,但在座的学生显然没有真的将它当成一句玩笑。

    以陆教授的本事,这点承诺还是能轻松办到的。

    在“富有传奇色彩”的陆教授门下攻读硕士学位,对于这些追求在数学上攀登更高山峰的天才们而言,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阶梯教室里陷入死寂一般的沉默,所有人都在绞尽脑汁地思考。

    然而……

    显然这道“题”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做出来的。

    看着这些陷入思考的学生们,就在陆舟打算在白板上写下自己的电子邮箱,将这个问题留到课后的时候,阶梯教室后排的角落,忽然举起了一只手。

    “……可以用下白板吗?”

    向那只手举起的方向看去,陆舟的眼中浮现了一抹意外的神色。

    倒不是意外于有人这么快就有了思路。

    而是意外于这个人的身份。

    坐在教室后排的那位仁兄不是别人,正是他先前说起的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主任费弗曼教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