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67章 燧石图书馆是个充满宝藏的地方(3/3)

第367章 燧石图书馆是个充满宝藏的地方(3/3)

    有些东西虽然是公开的资料,但那些东西毕竟是别人整理过的。

    陆舟希望看到的是莱曼·斯皮策在设计仿星器之初,对仿星器的最初设想。

    同时,也是以一名纯粹的物理学家的视角,设出的理论模型。

    “莱曼·斯皮策的手稿?”爱德华·威滕摸了摸下巴,思索了片刻,“我还真没有关注过这方面的研究,但我记得他在最后有将手稿捐献给高等研究院,这些东西在千禧年之初被转赠给了燧石图书馆保存。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应该能在燧石图书馆的藏书室找到。”

    陆舟:“在燧石图书馆吗?谢谢了。”

    “不客气,”威滕笑了笑,继续说道,“其实,如果你对仿星器感兴趣的话,为什么不考虑去相关的研究机构访问交流?现在普林斯顿已经没有人在研究这个东西,反倒是斯坦福和麻省理工,以及加州理工,对这东西研究的比较多。”

    陆舟:“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考虑,但在此之前,我得先确定自己的研究方向。”

    可控核聚变这个概念太大了,虽然笼统的描述只是五个字,但涉及到的研究项目,光是项目的名称都不下五页纸。

    从某种意义上,陆舟希望借阅莱曼·斯皮策手稿的原因之一,便是希望能从中获得启发。

    听完陆舟的话之后,威滕喝了口咖啡,笑着说道:“祝你能找到你想要找的东西。”

    “借你吉言。”

    笑着留下了这句话之后,陆舟便与威滕告辞,一刻也不停地向高等研究院的外面走去。

    ……

    在学术界有这么一类学者,他们在从事严谨的研究工作的同时,依然保持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对于一般人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们的第一想法绝非倾向于从专业的角度去证明这件事的不可能,而是会试着从科学的角度赋予幻想以现实的意义。

    莱曼·斯皮策,便是这样的人。

    而除了他之外,提出戴森球概念的弗里曼·戴森,以及提出太空电梯概念的齐奥尔科夫斯基,都可以归于此列中。

    相比起后两者,莱曼·斯皮策明显算不上出名,然而却没有人能忽视他在物理学,尤其是天体物理学的影响力。

    因为最早便是他提出把望远镜放入太空以消除地球大气层遮蔽效应的建议,而这在后来促成了“哈勃”太空望远镜的诞生。

    为了纪念他,大型轨道天文台计划的最后一台空间望远镜斯皮策太空望远镜(sst)望远镜,便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告别了威滕之后,陆舟前往了燧石图书馆的藏书区,找到了这里的图书管理员。

    负责管理这里藏书的,是一个看上去性情有些刻板以及古怪的老头。

    在普林斯顿虽然经常能见到各种各样的怪人,但像这样将睡袍当成工作服,穿到图书馆里的神秘主义者,着实相当罕见。

    尤其是那浑浊的双眼,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患上了老年痴呆,究竟还能不能听见别人说的话。

    然而令陆舟惊讶的是,当这位老人在听完了他的来意之后,不但没有任何痴呆的反应,甚至很快便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一座两人高的书架旁,借助梯子从上面取下了一本封面扎着牛皮的厚厚的笔记。

    回到了原木制的柜台旁边,老头板着脸,将手中的笔记本递向了陆舟。

    “这是你要的东西。”

    “谢谢。”

    陆舟感谢了一声,伸手去接那本手稿。

    然而,那个老头并没有令他如愿,就像是在钓鱼一样,伸出去的手瞬间又以夸张的速度缩了回去。

    陆舟:???

    无动于衷地板着脸,那老头干枯的手重新伸了过来。

    “这是文明的财富,请你妥善保管。”

    看样子,他只是打算给自己一句忠告。

    然而这时陆舟注意到,老人家握着笔记本的手一直在抖,就像是伺机而动一样。

    “我知道了……现在可以把它给我了吗?”一脸古怪地看着面前的老头,陆舟没有伸手去接笔记本。

    总感觉是老头,是在故意逗他玩一样。

    见陆舟没有上当,老头的眼中闪过一丝没能得逞的失望,轻轻咳嗽了一声,继续板着脸说道。

    “当然可以……但在此之前,你必须宣誓,借走的时候它是什么样子,还回来的时候它依然是什么样子。”

    陆舟竖起了三根指头。

    “我发誓……”

    “不是对我发誓,”老头从旁边取出一本不知从哪里买来的圣经,严肃地看着陆舟,“你必须对它发誓。”

    看着那本圣经,陆舟满脸的无奈。

    让一个无神论者对这玩意儿发誓有什么用?

    还不如给他一本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或者爱因斯坦的《统一场论》,还能稍微显得庄重一点。

    不过,为了节省时间,陆舟并没有废话那么多,还是依着他说的那样,将手放在了那本圣经的十字架上,用诚实地语气说道。

    “我保证,借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回来的时候它依然是什么样子。”

    虽然对陆舟不够庄重的态度有些不太满意,但在他完成了这个古怪的仪式之后,老头还是勉强地点了点头,将这本手稿交到了他的手上。

    “希望你记住自己的承诺。”

    “我会的。”

    一刻也不停留,接过了手稿之后,陆舟立刻向旁边的阅读室走去……

    ……

    由于时间已经赋予了它文物的属性,即便是从燧石图书馆借走了这本书,陆舟也不能将手稿真正带出图书馆,只能在藏书区的阅读室进行翻阅。

    若是一些上百年历史的文献,在借阅之前甚至还得通过相关资格的考核,以及戴上专门的手套。

    不过这份笔记相对来说倒还算是比较“新”,只有六十多年的历史。

    将它摊开在桌上,陆舟从第一页开始,仔细研究了起来。

    想要完全理解其中的内容并不容易,莱曼·斯皮策的笔记就和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一样,字迹潦草的同时,还夹杂着一些意义不明的简笔画。

    也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写下那份遗嘱,把自己的手稿全部捐赠给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

    陆舟觉得,若是换成了自己,他肯定不会容许这种“意义不明”的东西留在世上……

    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陆舟将它从头看到了尾。

    虽然很多地方难以理解,不过看完了之后,他还是感觉受益匪浅。

    尤其是对于完成仿星器最终设想的前置技术,莱曼·斯皮策的判断,和他自己总结出的结论基本上吻合的。

    “……难以想象,这竟然是六十年前的东西。”合上了这本陈旧的手稿,陆舟不由轻声感慨,给出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评价。

    哪怕是放在现在,将这笔记中的思想和对仿星器的设计理念提炼出来,依然可以得到一篇学术价值不小的论文。

    当然,这都过去六十年了,这个工作肯定已经有人做过了。

    将手稿放在一边,看着整理在笔记本上的内容,陆舟陷入了思考。

    可控核聚变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无论是它本身的意义还是背后所蕴藏着的广阔前景,都足够引起他的兴趣。

    然而问题是,他需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切入点。

    是更接近常温的超导材料?

    亦或者,从数学的角度出发,尝试着去研究“等离子体在仿星器中的运动规律”?

    前两者是应用层面,后者则是理论层面,无论是哪个难度都不小。

    尤其是后者,涉及到相当复杂的等离子体湍流现象的研究,可以说这是关于纳维-斯托克斯方程的诸多研究方向中,最困难也最复杂的一块。

    因为目前为止,人们对等离子体能采取的措施仅仅是“诊断”,而非“测量”。

    然而,一旦这个问题得到有效的解决,不仅将推动核聚变工程的进度,对纳维-斯托克斯方程的研究也是具有很大启发性的……

    就这么沉默着,时间大概大概过去了十分钟那么久。

    嘴角忽然勾起了一丝笑意,陆舟抬起笔,在“等离子体在仿星器中的运动规律”这行字上,画下了一个圆圈。

    合上了手中的笔记本,他带着那份手稿和自己的东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果然,还是更有挑战性的难题,更适合自己。

    自从解决了哥德巴赫猜想之后,还从来没有哪个无法回答的问题,如此地令他心潮澎湃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