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66章 你这辈子大概都体会不到(2/3)

第366章 你这辈子大概都体会不到(2/3)

    在格赖夫斯瓦尔德市并没有待上很久,拜访过螺旋石7-x实验室之后的第二天,陆舟便和克利青教授返回了柏林。

    来德国这边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对陆舟来说虽然收获不小,但普林斯顿那边还积攒了一大堆事情正等着他去完成,差不多也到了该返程的时候。

    将机票订在了周末,陆舟顺路去波恩大学访问了一趟之后,马普学会的斯特拉曼会长,亲自开车将他送到了柏林泰格尔国际机场。

    在下车的时候,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握着陆舟的手,笑着说道,“感谢你为柏林带来的演讲,我们衷心期待你下次的到来,也衷心祝愿你在学术之路上攀登更高的高峰。”

    “一定会的,”握着斯特拉曼会长的手,陆舟也友好地笑了笑,用风趣的口吻继续说道,“哪怕是为了沿途波澜壮阔的风景,我也会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与斯特拉曼会长告别之后,陆舟拖着行李箱,通过候机大厅,一路登上了飞机。

    经过十个小时的飞行,最终降落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这次回来没有提前通知任何人,陆舟难得地体验了一回那慢悠悠的小火车。

    一路辗转到了那熟悉的普林斯顿小镇,迎接他的,自然是他的学生们。

    为了庆祝他的霍尔夫奖章,在哈迪的提议下,一群年轻人们在陆舟的小屋前开起了派对。

    不过,这次派对上的食物,不是哈迪那自称正宗的巴西烤肉了,而是华国路边摊美食之一烤串。

    出国这么久了,陆舟还是头一回,在国外体验了一把撸串的感觉。

    唯一遗憾的就是,冰箱里没有啤酒,只有水果味儿的香槟,那种感觉还是不够正宗。

    坐在草坪上,撸着串的时候,陆舟不禁想起了201的三个小伙伴们。

    毕业之后生活的轨迹没了交集,平时也基本上没了联系,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嬉皮笑脸的哈迪,拿着一支香槟走了过来。

    “教授,我可以采访下您吗?”

    陆舟随口道:“如果是正常的问题。”

    “放心,肯定是正常的问题。”清了清嗓子,哈迪开口说道,“请问,以数学家的身份获得化学界的荣誉,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陆舟想了想,说:“大概……是一种你这辈子都体会不到的体验。”

    “噢,教授,你这么说实在是太伤人了,我好歹也是您的首席弟子之一,”哈迪一脸很受打击的表情,痛心疾首地说道,“您就不能对我更有信心一点吗?”

    看着表面很受打击、其实根本没把这当回事儿的哈迪,陆舟实在是有些心痛。

    倒不是替这个傻孩子心痛,而是替他自己。

    当时自己究竟是看上了这家伙哪一个优点,才给这家伙发了offer?

    这个问题,至今依然困扰着他……

    派对进行到了后半段,刚谈上新女友的罗师兄,终于姗姗来迟。

    只不过这次他倒是没有带女朋友过来,取而代之的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经过数个月的努力,在魏文的帮助下,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毕业论文。

    那篇《关于有限维希尔伯特空间q-畸变谐振子偶相干态的研究》的论文,最终被《phys-today》期刊接受,并且将于半年内登刊。

    这本期刊算是一本综合性期刊,虽然影响因子不高,只有3,但对于一名博士生而言,尤其是理论物理领域的博士,这个成绩已经相当不错了。

    况且影响因子并非衡量期刊学术价值的唯一标准,他的老板威滕偶尔也会在《phys-today》上“灌水”。

    等这篇论文登刊之后,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年初他就可以顺利拿到博士学位。

    “实在是太感谢你了,你简直是我的救星!”在派对上一见面,罗文轩找到了陆舟,激动地双手抱住了他的肩膀,“改天我一定得请你喝一杯!”

    “你没必要感谢我,帮上你的是魏文,”陆舟退后了半步,笑着说道,“当然,如果你一定要请我喝一杯的话,我也不会反对。”

    “其实我没帮上很大忙,”魏文轻咳了一声,似乎是很不习惯别人这么吹捧他,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顶多只是负责一些计算方面的工作,倒是我的名字挂在论文上,真的合适吗?”

    “不不不,‘仅仅是计算上的工作’,这句话我可不认同,”罗师兄摇头道,“数学物理的根本就是对物理问题研究其数学解法,你弥补了我在这方面的不足。如果没有你的帮助,也许这篇论文得等到年底才能完成。”

    见罗师兄如此坦诚地承认自己在数学上的不足,陆舟叹了口气,忍不住吐槽道:“老唐听到你说这句话会心痛的,你真的是搞应用数学出身的吗?”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拿到普林斯顿的offer的?

    而且还是威滕这种大牛的offer。

    听到陆舟这句话,罗师兄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厚着脸皮笑了起来。

    “没事儿,老唐有心理准备,他以前就没少训过我。”

    陆舟:“……”

    ……

    次日清晨,回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陆舟,并没有立刻开始自己的研究,而是找到了爱德华·威滕教授,打算咨询一些事情。

    仿星器的设计者莱曼·斯皮策曾经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工作过不短的一段时间,而且最早的仿星器概念正是在普林斯顿大学诞生的。

    按照常理来说,在他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多少应该会留下一些线索才对。

    “恭喜你,霍夫曼奖章可是个了不起的荣誉,”看着出现在门口的陆舟,爱德华·威滕笑了笑说道,“德国之行感觉如何?见到法尔廷斯那个老家伙了吗?”

    “见到是见到了,但我总感觉,他不怎么喜欢我。”陆舟无奈道。

    爱德华·威滕哈哈笑了笑,“请不要介意,那个老头对谁都是这样,就算是和他关系向来不错的德利涅,也经常受不了他这点。不过听你这么说,我反倒是放心了……看来他的身体应该还算不错,至少还有那个力气损人。”

    “我不介意,”陆舟耸了耸肩,停顿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事实上,这次去德国,我不仅仅是待在柏林,还去了一趟格赖夫斯瓦尔德。”

    “格赖夫斯瓦尔德?”听到这个地名,威滕的眉毛顿时感兴趣地挑起,立刻猜到了陆舟的目的地在哪,“你去了螺旋石7-x实验室?”

    “是的,”陆舟点了点头,“克利青教授带我参观了那里的螺旋石7-x仿星器,不只是如此,我非常幸运地看到了试验现场。”

    “你确实很幸运,这两年我去过欧洲五次,有两次是去德国。然而我每一次过去,都完美地错过了螺旋石7-x的实验,尤其是16年那次。”说起这件事,威滕教授的脸上一副遗憾的表情。

    对他的遗憾爱莫能助,陆舟轻咳了声,说出来自己前来拜访他的目的。

    “关于仿星器,我希望向您打听一件事情。”

    威滕和颜悦色道:“什么事情?”

    陆舟:“关于莱曼·斯皮策的手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