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59章 霍夫曼奖章
    报告会结束的第二周,地点同样是洪堡大学的礼堂。

    穿着正装,打着领带,站在同样的讲台上,陆舟缓缓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胸中澎湃激荡的心情依然不能自已。

    准确的来说,此刻应该叫颁奖台。

    在他背后幕布上,罗列着他在化学领域取得的研究成果。

    走到了台前,身为德国化学学会会长的克劳斯·米伦教授,用沉稳的声音,宣读着颁奖致辞。

    “……从改性pdms薄膜到空心碳球对多硫化合物扩散抑制作用研究、从并不完美的hs-1材料到完全解决锂硫电池技术瓶颈的hs-2材料、以及如今的电化学界面结构理论模型。”

    “他通过自己的学识,为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文明,做了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很少有学者,能够在这个年龄做出如此重大的成果,即便是追溯历史,我能数出的名字也不超过十个。”

    “现在电化学界面结构的理论模型已经完成,在它的帮助下我们将能取得更大进步和成果。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并不久远的未来,它将成为我们的理论中,不可缺少的一块基石。”

    停顿了片刻,克劳斯·米伦教授提高了音量,用抑扬顿挫地声音,宣布了德国化学学会的决定。

    “经过德国化学学会讨论,我们决定授予陆舟教授霍夫曼勋章,以感谢他为理论化学界做出的贡献。”

    “此刻,让我们,为他献上掌声。”

    米伦教授话音落下,会场内掌声雷动。

    坐在台下,埃特尔教授笑着拍着手,对台上的陆舟竖了个拇指。

    坐在他旁边的法尔廷斯则是一脸兴趣缺缺,坐在一群无聊的人中间,让这位老人甚至忍不住打了个哈切。

    不过,当掌声响起的时候,这位傲慢的日耳曼老头,还是象征性地拍了拍手。

    布尔巴基学派奉行对其它学科的光荣孤立。但即便抛开那个理论模型中关于其他学科的部分,那严谨的论证过程中,依旧存在着可圈可点的数学美感。

    掌声仅仅是献给这一部分而已。

    法尔廷斯勉强承认,这一部分在他这里是过关的。

    与此同时,颁奖台上。

    将奖章和证书交予了陆舟的手中,头发花白的老人笑着伸出了右手。

    “恭喜你,陆舟教授。”

    霍夫曼奖章,于1902年由德国化学学会设立,规定只要在化学领域中作出突出贡献的学者,无论国籍都可以获得这一奖章。该奖章不定期颁发,奖品为一本证书,和一枚金质奖章。

    至于奖金,并不多,只有1万欧元,然礼轻情意重。

    陆舟是该奖项设立以来,首个获得该荣誉的华人学者,也是所有获奖者中最年轻的那个。

    因为这两层意义的存在,这份荣誉背后的意义,更显得非凡了许多。

    怀中捧着奖章与证书,陆舟与米伦教授握了握,郑重地致以了谢意。

    “谢谢。”

    米伦教授笑了笑,用风趣的口吻说道。

    “不客气,这是属于你的荣誉。”

    在沸腾的掌声中,颁奖仪式走向了尾声。

    不过,作为庆祝的一部分,德国化学学会对陆舟的祝贺并没有结束。

    按照学术界历来颁奖的惯例,颁奖之后便是舞会。

    晚上,在距离洪堡大学不远的威斯汀博林大酒店,德国化学学会为他安排了一场庆祝性质的宴会,学会的会员基本上都受到了邀请。

    除了庆祝新一位霍夫曼奖章得主的诞生之外,这场宴会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给平时社交圈子比较封闭的同行们,提供一个交流的场所。

    不过身为霍夫曼奖章的得主,陆舟无疑是宴会中的明星。

    不少人在到场之后,多少都会端着香槟走到他的面前,向他送上祝贺。

    “……华国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我曾去过那里很多次。我去过最多的是沪上交大,那里的图书馆令我印象深刻,在闭馆之前永远都是座无虚席。在我看来,一个热爱书籍和知识的民族是值得尊敬的。”站在陆舟面前,先前在颁奖台上向陆舟颁发奖章的米伦教授,正用友好的语气和他闲聊着。

    一名杰出的学者通常会有许多身份,在身为德国化学学会会长的同时,米伦教授同时也是德国科学院的院长,马普学会高分子研究所的所长,以及沪上交大的荣誉教授。

    不管是不是社交辞令,至少他的语气是真诚的。

    陆舟微笑着说道:“很高兴您能喜欢我的故乡,有机会的话,我可以带你去金陵大学看看。那里是我的母校,我敢打赌,那里是个更美丽的地方。”

    “哈哈,请务必带我去看看,”米伦教授感兴趣地抬起了眉毛,笑着说道,“能培养出你这样出色的学者,一定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抬起了手中的高脚杯,陆舟和米伦教授碰了下杯,也笑了笑:“一定。”

    虽然他不确定米伦教授是否能从金大的教育模式中得到什么灵感,但对于他的母校而言,能与国外顶尖大学交流经验,相互学习,总归是一件好事儿。

    身为一名帅气的学长,他总得为自己的学弟学妹们做些什么。

    ……

    在宴会上被灌了不少酒,纵使陆舟自诩酒量还行,也有些扛不住了。

    在门口上了计程车,陆舟回到伯尼茨酒店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浴室冲了个热水澡。

    冲掉了一身的酒气,虽然没有完全驱散醉意,但感觉上也舒服了不少。

    将衣服随手扔进了装换洗衣物的框子里,陆舟便躺在了床上,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把玩着手中那枚金色奖章。

    忽然间觉得有些寂寞,他便打开了手机中的小程序,轻声感慨了句。

    “小艾啊,你的主人我现在有点头晕,马上就打算睡了。但这睡之前,我总感觉是不是忘了些什么事儿,要不你替我想想?”

    小艾没有立刻回复,大概是在思考。

    过了好一会儿,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一行字。

    小艾:【主人,我想到了,你还忘了和你的粉丝们分享喜悦!(??????)??】

    陆舟:……?

    咦?

    好像……

    还真忘了这事儿。

    想到这里,脸上带着几分醉意的陆舟,顿时不好意思笑了笑。

    这……

    多不好意思。

    霍夫曼奖章在学术界之外的知名度虽然比不上克拉福德奖,也比不上德国化学学会与美国化学学会联合颁发的齐格勒奖,但在化学界的地位却是一点也不低。

    毕竟,这个奖不是每年都发。

    考虑到“物以稀为贵”,这枚奖章在学术界的影响力,甚至比起亚当斯化学奖还稍强一点。

    这么一想的话,不和自己的粉丝们分享这份喜悦,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了。

    对着霍夫曼奖章和证书拍了张照,陆舟随手编辑了一条围脖。

    正好发了一万欧元的奖金,上次抽了十个华威,这次就抽十个苹果好了。

    点击了发送之后,陆舟便将手机扔在了床头柜上,打了个哈欠,翻身睡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