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48章 种下一个大学霸(1/3)
    【

    任务1:学霸养成计划

    说明:今天种下一个大学霸,明天便会收获一箩筐的学霸,想想真是美极了。

    要求:指导学生完成一篇毕业论文。

    奖励:1~???学科经验(最终数值与研究课题学术价值成正相关,与宿主在课题中的直接参与成负相关,与学生参与度成正相关)。500积分。抽奖机会(50%垃圾,9%样品,6%图纸)

    】

    看着刷出来的第一个任务,陆舟有些无力吐槽。

    这系统究竟把学霸当成什么东西了?

    韭菜吗?

    不过,“大学霸”这个词,姑且当做是在夸他吧。

    获得了来自高等文明的认可,陆舟也不清楚这是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

    任务2:绿茵场上的王者

    说明:橄榄球是美国的国民运动,超级碗更是这里家喻户晓的赛事项目。在超级碗上冲锋陷阵对宿主而言似乎有些太难了,既然如此的话,以秋季的常青藤联盟赛的冠军为目标总没问题吧?

    要求:参加任意普林斯顿的橄榄球俱乐部,至少在校内赛中获得晋级名次,并在联盟赛中获得季军以上的名次。

    奖励:1万~5万自由经验。500积分。抽奖机会(80%垃圾,10%样品,6%图纸,4%特殊)

    】

    陆舟:……

    这特么哪里叫没问题了?

    感觉哪里都是问题。

    联想到康尼那绿巨人一样的块头,陆舟觉得自己还是离橄榄球这种危险的运动远一点要好。

    这要是把他撞出了什么问题,那可不单单是自己的损失,而是全人类的损失了……

    将这个坑爹的任务直接剔除在了备选方案之外,陆舟继续顺着任务栏往下看去,看向了列表中最后一个任务。

    【

    任务3:锂空才是未来!

    说明:锂硫电池终将被淘汰,锂空电池才是未来!

    要求:解决锂空气电池存在的一系列技术问题,使锂空气电池在全球电池市场中占据5%以上的市场份额。(由系统规则完成判定。)

    奖励:0~???学科经验。500点积分。抽奖机会(50%垃圾,30%样品,10%图纸,10%特殊)

    】

    任务本身没什么槽点,不过这系统的论调倒是和萨罗特教授的观点有点像。

    也不知道是它高估了人类文明的科技水平,还是纯粹看自己赞的积分太多了,想从自己的积分储备中坑掉一点。

    不过,既然系统对锂空气电池这么有信心的话,陆舟觉得,自己或许应该认真考虑一下,将那个笼状碳分子的专利从斯坦利教授的手中买过来。

    反正大概也花不了多少钱。

    看着三个任务,陆舟在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最终选择了任务1作为自己的主线任务。

    相比起危险性过高的任务2和暂时看不到希望的任务3,任务1无疑是一个难度相对较低,又具有很强可塑性的任务。

    只不过关于“奖励经验与宿主在课题中的直接参与度成负相关”这点,系统的意思似乎是希望他将这个课题交给学生独立完成,而不是他亲自出手解决……

    陆舟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这就有些难办了。

    ……

    就在陆舟思考着该如何完成下一个任务的时候,在宾汉顿大学的材料学研究所内,响起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里卡多!你给我出来!该死……那个蠢货跑哪里去了。”

    挨个科室搜寻里卡多身影的斯坦利教授,眼中的怒火仿佛就要喷射出来,明明没有风吹过,他的胡子却是在一颤一颤地抖着。

    显然,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这段时间里,已经有不少实验室对他的论文表示了质疑,表示在重复试验中无法还原他的实验结果。

    对于这些质疑的声音,斯坦利教授自然是凭借自己的影响力压了下来,用“你做不出来不代表别人做不出来”给呛了回去。

    这种回应听起来似乎有些无理取闹。

    然而对于学术界而言,其实这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虽然科学的本质是在于可以重复,但并不是每一项“科研成果”都是可以被重复的。

    毕竟即便实验报告已经将操作流程写的事无巨细,一些细微的差别也可能会到导致同样的实验步骤得到截然不同的结果。

    而且事实上,笼状碳分子也确实有抑制穿梭效应的作用。

    只不过,它的效果远远不如斯坦利教授在论文中描绘的那么惊人罢了。

    就在学术界对他的研究成果渐渐失去兴趣的时候,工业界的反应也开始渐渐不耐烦了起来。尤其是埃克森美孚,看着无动于衷的市场,也越来越不耐烦了。

    为了扭转这种局面,这一个月来,斯坦利教授一边稳住了埃克森美孚,一边想尽一切办法,试图让那个笼状碳分子变得稍微有用一点。

    然而不幸的是,无论他用何种混合方式来制作正极硫材料的骨架,都无法阻止多硫化合物向电解液中扩散。往往电池才循环了两百多圈,正极材料就已经流失的差不多了。

    越来越肯定心中关于双面间谍的猜测,就在斯坦利教授准备找到里卡多摊牌的时候,那个可耻的叛徒忽然从他实验室失踪了。

    找自己的研究助理问过了之后,他才得知到。

    从前天开始,那个家伙便没有来实验室报道。

    一瞬间,斯坦利教授全明白了。

    他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想到自己当初竟然还对那个叛徒的人品抱有一丁点儿希望,他觉得几个月前的自己简直就像一头蠢货!

    看着发着脾气的斯坦利教授,实验室里的研究员们战战兢兢。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前往纽约曼哈顿岛参加了那次宴会之后,已经站在人生巅峰的斯坦利教授忽然性情大变,变得暴躁易怒了起来。

    即使是在同一个实验室里,负责同一个研究项目,也不是所有人对实验的具体情况了如指掌。

    除了名字会出现在论文中的核心研究人员之外,这座材料学研究所内的大多数研究员,对那个笼状碳分子的具体情况,了解的并不比那些从期刊中了解到的人更多。

    大多数人都认为,他们已经解决了锂硫电池的穿梭效应,这一世界级的技术难题……

    “该死,法克!”不断咒骂着粗鲁的词汇,斯坦利教授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椅上,食指按着眉心,平复着粗重的呼吸。

    就在这时,桌角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看着显示的来电号码,斯坦利教授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看上去冷静了些许,伸手拿起了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伍兹的声音便从听筒的那头传来过来。

    “我的工程师告诉我,你的电池根本就造不出来!别想用那些无聊的理由来搪塞我,我需要一个的解释。”

    从那次曼哈顿岛的宴会之后,这是他第五次将电话打到斯坦利教授的办公室。而且相比起前几次,他的语气已经不像前几次那么客气,甚至带上了明显的不信任。

    对于伍兹咄咄逼人的声音,斯坦利教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就在他终于下定了巨型,准备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向这位ceo摊牌的时候,他的心中忽然一动。

    里卡多前天才从他的实验室失踪,埃克森美孚大概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对他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他有了一个甩锅的对象……

    压低了声音,斯坦利教授语气沉重地说道:“我们被耍了。”

    听到这意料之外的回答,伍兹明显愣了下,紧接着微微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斯坦利教授阴着脸继续说道:“那个数据是假的,里卡多的真正身份其实是双面间谍,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从一开始就被那个人的演技给耍了!”

    伍兹背后一凉,立刻道:“不可能,他能跑到哪里去?而且有官司在身上,他就算想跑,也根本跑不远。”

    在美国,商业间谍可是一个很严重的罪名,尤其是涉及到知识产权的问题,严重地甚至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再这样的情况下,里卡多的出入境是受到法院限制的。

    而只要这个里卡多还留在美国,想要将他找出来实在是太容易了。

    “既然他是双面间谍,你认为星空科技还会继续起诉他?说不准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撤诉了……”结合了自己臆测出来的部分,斯坦利教授将所有隐瞒着的一切,都坦白了出来。

    听完了斯坦利教授的话之后,陷入思考的伍兹,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原本打电话过来,他就是准备兴师问罪的,在得知这一个月来斯坦利教授竟然在瞒着自己之后,他的心情更是怒不可遏。

    不过在听到了关于“双面间谍”的说法之后,他的愤怒则是转嫁到了里卡多的身上。

    如果斯坦利教授说的是真的,那么责任还真不全在他身上。

    毕竟从陆舟那里挖墙脚这个主意,也是有他自己一份的。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伍兹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说道。

    “关于里卡多的事情,我回头会向法务部门确认诉讼情况。至于现在……”

    对于埃克森美孚这样的能源巨头来说,几乎每天都面临着大大小小的诉讼,区区一个小职员的诉讼案件确实还不至于引起他的注意。

    除非特别吩咐自己的秘书紧跟这个案子,否则根本不会有人将这些琐事事无巨细地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当然,如果情况属实,他会让那个贪婪的家伙付出代价。

    至于现在……

    停顿了片刻之后,伍兹继续说道。

    “至于现在,我们必须稳住阵脚!关于那个新材料效果并不理想的消,息一定不能传出去!投资者对我们依然充满信心,我们有义务,不能让他们白高兴一场。”

    “另外,我了解到,陆舟最近的在进行的是理论方面的研究,锂硫电池并不是他研究工作的重点。我们即便走了一点点弯路,也绝对没有被甩开太远。”

    “我需要你重新开始实验。”

    “我们已经在浪费了大把的资源,我不希望得到的只是一件毫无意义的垃圾,我相信你也不希望最后以这样的结果收场!”

    听到这番话之后,斯坦利教授松了口气。

    显然埃克森美孚也不打算轻易承认失败,伍兹依然选择和他站在同一个战线上。

    换上了缓和的口吻,斯坦利教授继续说道。

    “我一直都在这么做。”

    他本来就没有承认失败的打算。

    就算是硬撑着,他也要撑到出成果的那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