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43章 登刊《JACS》!
    六月份,化学界发生了一件大事。

    或者也可以说是两件。

    在最新一期的《jacs》上,刊登了两篇重量级的论文。

    尤其是由斯坦利教授的研究团段撰写的《一种笼状碳分子与硫单质复合正极材料》,不只是在材料学界,在整个新能源领域都掀起了一场地震。

    早在一个月前,专利号下来之后,宾汉顿大学的材料学实验室就放出了相关的消息,现在材料学和工业界总算是看到了这篇论文的真容。

    虽然对于斯坦利教授是否真正解决了锂硫电池这项技术存在疑虑,但是学术界普遍持有乐观的观点。

    毕竟斯坦利教授本身就是锂电领域的大牛,再加上有着埃克森美孚的支持,论文的可信度还是相当高的。

    不少研究机构,已经开始对实验结果进行重复实验。

    也许用不了多久,锂硫电池就会走出实验室,彻底改变人们的生活……

    至于另一篇重量级的论文,则是充满争议的《电化学界面结构的理论模型》。

    在此之前,理论化学界没有一个完善的理论模型,可以对发生在“界面”上的各种电化学过程的微观实质进行透彻的阐明。

    如果这个理论模型被证明是有效的,将有助于推动整个理论化学界对电化学界面结构的研究。

    然而,这个理论实在是太过于新颖,甚至可以说相当的超前。

    也正是因此,这篇论文的登刊,在理论化学界引起了广泛的争议。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因为克拉福德数学奖和亚当斯化学奖的份量,《jacs》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地过稿,审稿人和学术编辑也确实一度拿不定主意。

    虽然数学的命题可以通过逻辑上的自洽判断真假,但数学领域之外的研究,尤其是涉及到应用层面,却不能简单地将“逻辑是否自洽”作为判断命题真假的主要原因。

    而且最难办的是,也没有几个人能从数学的角度,分析陆舟的数学模型在逻辑上是否自洽。

    在理论化学界找到一个精通数学的学者或许不难,但想要在化学界找到一个克拉福德奖级别的数学家,就相当困难了。

    至于通过事实的论据进行检验,听起来是个好主意,但难度依然不小。

    毕竟超算这东西,不是什么实验室都折腾的得起的。尤其是专门做分子动力学模拟的超算,哪怕是租金都不便宜。

    “anton”之所以能称霸计算化学界的江湖这么多年,还不是因为一个能打的对手都没有。

    不过,考虑到陆舟在数学界和材料学界的影响力,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检验这个理论是否可靠。

    这其中有理论化学方向的学者,也有应用数学方面的学者。

    据传言,德国的马克斯·普朗克科学促进学会(mpg),已经成立了一个跨学科的课题小组,聚集了几位在数学、化学、凝聚态物理方向的学者,对陆舟提出的这个理论模型进行检验。

    或许用不了多久,一切便能水落石出。

    但现在看起来,争议还得持续那么一会儿。

    不过相比起外界的议论纷纷,处在漩涡中心的陆舟本人,则是淡定的多,甚至还在不慌不忙地做着下一个实验。

    就在《jacs》新刊发行的第三天,他与研究所合作研究的第二个课题正好进入了尾声,关于碳硫材料与有机质电解溶液界面的分子动力学模拟也终于有了结果。

    将这些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实验数据打包发送给了远在金陵计算材料研究所的杨旭之后,陆舟正准备关掉笔记本,很巧地接到了萨罗特的视频通话请求。

    大概猜到了这位教授是为了什么事情找到自己,陆舟随手点了下接通。

    果然,出现在视频那头的萨罗特,表情有些尴尬。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语气惭愧地说道。

    “抱歉……我辜负了你的期望。”

    听到这句话之后,陆舟倒也没有责怪他太多。

    “没事,你不用感到自责,你已经按照我的吩咐,做了你该做的事情。”

    科研不是种地,播下去的种子一定会有结果,没必要对研究人员过分的苛责。

    就像计算化学界的核武器“anton”,对同领域的研究一路碾压一样,斯坦利教授作为宾汉顿大学的材料研究所主任,掌握着的学术资源是萨罗特无法想象的。

    再加上资本力量的支持,如果真让萨罗特拔得了头筹,那才叫中了彩票。

    不过,就如陆舟一开始猜测的那样,无论是谁研究出了这项技术,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影响。

    萨罗特不敢相信地看着陆舟,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困惑。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看上去……就像毫不在意这件事。这可是锂硫电池的项目,你在这个项目上也投了不少钱吧?”

    陆舟笑了笑,用轻松的口吻说道:“当然,我在你的实验室上投了不少钱,你的实验对hcs-1材料的研究也具有启发性,但我什么时候说过,那个笼状碳分子是解决锂硫电池问题的关键?”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萨罗特愣住了。

    虽然陆舟一直嘱咐他,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解决那个笼状碳分子的实验室合成方法,hcs-1材料也确实是在研究哪个笼状碳分子时诞生的副产物。

    但要说陆舟什么时候说过那个笼状碳分子就是解决锂硫电池穿梭效应的关键……

    他忽然意识到,陆舟好像还真特么的没这么说过。

    眼睛瞪大,即便是在迟钝,萨罗特也反应了过来。

    “等等,你的意思是……”

    “那个笼状碳分子是一个很有趣的材料,无论是它的几何结构还是它的理化性质。然而无论是哪一层意义上的有趣,都和锂硫电池没什么关系,”给自己的咖啡杯里丢了一块方糖,陆舟笑了笑说道,“至于它有什么用,以后我会告诉你。”

    萨罗特咽了口吐沫:“也就是说,斯坦利教授发表在《jacs》上的那篇论文……”

    “他们现在大概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吧,”陆舟笑了笑,语气不禁带上了些许同情,“不过会变成这样,他们也是骑虎难下了。”

    类似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

    而且比起主动的学术造假,斯坦利教授的论文即便被证明存在问题,也可以被解释为诚实的错误,情节不至于那么严重。

    陆舟猜测,为了抢在自己的前面,斯坦利教授大概“修饰”了一些数据,让论文可以尽快发表。不过这些数据到不至于完全是编造的,只能说是“不那么的可靠”。

    比如,根据他建立的那个“关于空心碳球孔径与比表面积对多硫化合物扩散作用影响”的数学模型,这种笼状碳分子对“穿梭效应”的抑制作用或许有那么一点,而这一点在斯坦利教授的实验中也得到了证实。

    然而,这所谓的一点,也仅仅只是一点而已。

    要说实际应用价值的话,它的价值甚至可能还比不上被陆舟当做阶段性成果发表的hcs-1……

    在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之后,萨罗特除了一句“牛逼”之外,什么话也不想说。

    什么是牛人?

    这特么才是牛人啊……

    当你以为自己挖到了墙角,其实只是把茅坑捧了回去,还兴奋地抱在怀里舔了一口。

    站在萨罗特的视角来看,这一切显然都是陆舟事先安排好的。

    包括盗走数据的里卡多在内,所有人都在老板的算计之下,无意识地参与了这场大戏的演出。

    如果不是陆舟亲自点破,甚至到现在他还都被蒙在鼓里。

    然而萨罗特不知道的是,其实事情的原委,根本就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不过,恐怕就算陆舟一本正经地和他解释,他大概也不会相信吧……

    “对了,关于那个里卡多的诉讼,就撤诉了吧。”笑了笑,陆舟继续说道,“帮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忙,再揪着他小辫子不放,有些过分了。”

    说是一件大忙可能夸张了点,但现在最有竞争力的对手被干掉了,金陵计算材料研究所那边的压力自然就小了一些。

    再加上看在他间接帮自己升了一级的功劳上,陆舟也确实懒得再追究下去了,索性便撤诉算了。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陆舟原本以为,对于自己的决定,萨罗特会有些不情愿。结果没想到的是,他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情愿,反而是一脸佩服地看着自己。

    “好的,老板!”

    忍不住,他在后面又接了一句。

    “妙啊,这计策,实在是妙……”

    陆舟:……?

    什么计策?

    妙个啥玩意儿?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陆舟总感觉,他似乎误会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